手机上阅读

第1577章 何必跟傻瓜争长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eqeq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第1577章 何必跟傻瓜争长短

    萧二小姐一听,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所以……你的意思是,无论她说什么,你都不会在意喽?”

    “何必跟傻瓜争长短?”墨时琛答着。々、々小、说、网、々

    在他眼中许薇音向来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他从不会将她当一回事。

    萧二小姐看他的表情,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说:“可是人言可畏这四个字,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哦。特别现在环境下,网络暴民一冲动,你可能就分分秒的成为渣男。”

    墨时琛笑了,风轻云淡的,“我在乎吗?况且我本来也是个渣男。”

    “真正的渣男不会随口说自己渣,反而会在女人面前扮演柔情似水,好像他对每个女人都痴心一片。”萧二小姐一副她深有经验的样子。

    墨时琛笑了,摸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萧二小姐,一字一字,问的很是清楚,“你接触的男人应该不多,为什么会这么了解男人?”

    萧二小姐忽然靠近,双手搭在男人肩膀上,然后轻轻的点着脚尖儿,笑容微微的有些迷人,如同刚刚出来的小狐狸精一样。

    她红唇动了动,故意在墨时琛脸上吹了口气,笑道:“开玩笑,因为我足够聪明啊。而且……我有狐狸精的血统,你不知道的吗?”

    墨时琛

    被她这故作妩媚狡猾的模样逗笑了,宽大的手掌握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嘴角微微的一动,似笑非笑的说:“你知道狐狸精落到男人手中,会如何?”

    萧二小姐眨了眨眼睛,看着有些不谙世事的说:“会怎么样啊?哥哥……你慢慢告诉我,好不好啊?”

    “行,我这就告诉你!”墨时琛说着便将萧二小姐抱起来。

    然后故意使坏的将她放在桌子上,双手掐着她的小腰,刻意拉近两人的距离,眉眼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低声道:“小丫头,你想不想知道,你这种人落在我这种人手中会如何?”

    萧二小姐知道他是故意吓唬自己,她也生出了一种想要跟墨时琛斗法的心情,双手抱着男人的脖颈,主动凑过去,眼睛眨啊眨啊,抿着嘴笑笑:“当然知道啊,就是被吃了而已……我……想被你吃。”

    尾音拉长了,无比的勾人。

    饶是墨时琛在花丛中走了许多年,也有些抵抗不住萧二小姐的苏音。

    他必须说,这个小丫头不搞事情则以,一旦出手,他都无力招架。

    “阿琛哥哥,你怎么了啊,为什么不说话了呢?”萧二小姐的手轻轻的勾着墨时琛的领带,声音越来越软,大有一定要将这个男人给拿下的意思。

    墨时琛眸色不由的沉了沉,喉结不自觉的滑动着,握着萧二小姐腰的手也有松开的意思。

    萧二小姐看他要打退堂鼓,反而特别高兴,她得意的握住墨时琛的手,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阿

    琛哥哥……你到底是怎么了嘛,为什么都不说话啊。”

    墨时琛看她故意折腾自己,真是没办法了,只好举手投降,“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我投向,再也不招惹你这个小可爱了,行吗?”

    “噗……”萧二小姐仰头大笑,不停的摆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跟你闹着玩了,好不好?”萧二小姐又说。

    墨时琛点头,然后向后退了两步,转成朝着厨房走去,“想喝什么,我给你拿。”

    “什么都行啊,只要是阿琛哥哥拿来的,就是dú酒我也甘之如饴呢。”萧二小姐笑道。

    墨时琛真是要无奈了,他脚上动作一顿,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跟某个小姐说:“果果,别闹了。”

    “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你帮我拿瓶养乐多啊,我要喝饱了才可以睡觉呢。”萧二小姐说。

    墨时琛脸色微沉,略有些无奈的回头,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萧二小姐脸上,“你还要喝饱在这儿睡觉?”

    萧安心不扛着四十米大砍刀过来,萧安宇也可以完全把他给拆了。

    他是真想多活几年呢。

    “你想多了,我嫌弃你家,有很多女孩子来过呢。我才不要在你这儿睡。”萧二小姐笑道。

    但是墨时琛却觉得许多事可以被误会,但这件不行,他极其认真的说:“我这栋别墅,你是唯一有权限进来的女人。”

    萧二小姐闻言,眉梢微微向上一挑,他必须说,他

    非常高兴,有被这话取悦了。

    “哎呀……那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一下,好好的以身相许,报答阿琛哥哥呢?”萧二小姐笑盈盈的说着。

    一听阿琛哥哥,墨时琛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他感觉心口有个小猫儿在挠他。

    萧二小姐现在真是可以当个狐狸精了。

    好在他很快能调整好心态。

    他跟自己说,他所有的反应,是正常男人的反应,遇到这样一个漂亮姑娘,没有反应的才不是正常男人。

    如此一想,他就安慰了许多。

    “喏,萧二小姐,现在给你的饮料来了,喝完我送你回家。”墨时琛过来,静静的坐在萧二小姐旁边。

    萧二小姐看他刻意跟自己保持了距离,调皮起来,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眨了眨眼睛,“阿琛哥哥……”

    又是一声无比的娇软。

    墨时琛觉得自己真是要笑死了,他抽出手,突然严肃的看着萧二小姐,一字一字的说:“我是个正常男人,尤其还喜欢漂亮女孩,你不要把我当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明白吗?”

    萧二小姐闻言,抿了抿唇,轻轻点头,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这个火我不点了还不行吗?”

    看来差点把墨时琛给烧了呢。

    萧二小姐证实了自己的魅力,很是满意。

    不过她还是吃了外卖才被墨时琛送走。

    只是回到萧家门外的时候,不好的碰见了萧子琛。

    萧子琛刚跟一些老家伙见面讨论项目,一言不合的就吵了很久,此刻心情整不好。

    看到女儿跟一个男人回来,那张脸比一开始还要yīn沉,他气压极低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冷哼一声,“你干什么?”

    墨时琛看萧子琛那个眼神,就知道他已经误会了,他深吸一口气,态度特别好的走过来,对着萧子琛深深鞠躬,笑着说:“萧伯父你好。”

    “谁是你萧伯父,不要乱叫。”萧子琛的脸臭的可怕,此刻已然是将墨时琛当成了偷他家白菜的贼。

    这样被防备着的墨时琛也是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正在尴尬的时候,萧二小姐凑过来,一把抓住亲爹的手,笑眯眯的说:“爸比,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啊。我是刚好跟墨时琛碰到了,一起吃饭回来的啊。他是我姐夫的发小,不会有什么事的。”

    一听姐夫两个字,萧子琛又想起来,他的宝贝大女儿已经被猪给带走了。

    萧子琛的心情更差。

    墨时琛亲眼看到萧司琛的脸色在越来越差,他神色复杂的说:“抱歉,萧伯父,我可能引起您的误会了,请放心,我只当萧安果是妹妹,绝无其他想法,她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萧子琛听到这个解释,并没有多高兴,相反的,眉头一皱,冷哼两声说:“你的意思是,我女儿不够好?”

    墨时琛扶着额头,突然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他态度谦卑的说:“当然不是,萧安果是个很不错的女

    孩,但只是女孩,还没长大。”

    萧二小姐:“……”

    不禁要自我审查一番,她还没长大?

    她已经成年好一阵了好不好?

    哪里没有长大?

    这是赤果果的年龄鄙视。

    想到这里,萧二小姐就更加不爽了,她好想坑墨时琛一把,但是看到亲爹的反应,还是忍住了。

    她深吸一口气,挽着亲爹的胳膊,笑道:“那我也不喜欢他啊。我要找一个跟爸比一样帅一样好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爸比这样的男人最好。”

    被女儿拍了彩虹屁,萧子琛的心情瞬间大好,他抿了抿嘴,故作严肃的说:“你知道就好,外面的男人很多都是坏人,你一定要认清楚,爸爸管着你,也是希望你幸福,明白吗?”

    萧二小姐点头点头,顺便不着痕迹的给墨时琛传递信号,意思是让他先走。

    墨时琛自然看懂了,趁机说:“伯父,人我已经安全送回来了,那我先走?”

    “嗯。”萧子琛点头,反正现在听到女儿的彩虹屁了,他心情好,也可以不跟墨时琛计较。

    墨时琛得到恩典,那是跑的特别快了,他几乎是脚底抹油的,转身就跑远了。

    等着墨时琛离开,萧子琛父女俩也跟着进去了。

    萧二小姐很聪明,进去之后是一个墨时琛都没有提。

    不过她不提,不代表别人不会问。

    这不,萧安心还是将妹妹叫去了房间,开

    始一次灵魂质问,“你是不是喜欢墨时琛?”

    萧二小姐连连咳嗽,不敢跟姐姐对视,心虚的说:“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没有喜欢啊。姐……你对我无端的揣测,让我的小心脏饱受摧残啊。”

    “呃……你继续在我面前装,我保证打不死你。”萧安心盯着妹妹。

    萧二小姐鼓了鼓腮帮子,这下说不下去了。

    她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行吧,你……你既然看出来了,那我就不装了啊。”

    萧安心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妹妹,她还以为妹妹真要再装一会儿。

    这么快就不装了,让她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不过她也很感兴趣了,跟妹妹说:“好啦,好啦,现在说清楚,你对墨时琛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我想做他女朋友的那种,你觉得要不要命?”萧二小姐坐下,双手捧着脸,笑眯眯的说着。

    萧安心一听,愣了好一会儿,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听她说,还是有点……

    “你想清楚了?那是个情场浪子。”萧安心对墨时琛最大的不满,就是这个女朋友实在太多。

    但是萧二小姐却说:“没关系啊,他经历过许多,才会发现我才是最好的那个啊。而且……我也是觉得他好玩,可能还没有到达要结婚的程度。所以谈恋爱找个他这样的,应该还是很不错的。”

    “你还想结婚?”萧安心的手轻轻的敲着妹妹的额头,笑道:“你这年龄,如果早早结婚,爸

    爸一定会疯的。”

    萧二小姐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着:“我不管什么时间结婚,他都会疯。毕竟我们的爸比是个女儿奴。”

    萧安心闻言,真就点了点头,笑道:“嗯,你说的没错,我们家亲爹,还真是这样,没得救了啊。”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在你之后结婚。我还有很多事没有解决呢。”萧二小姐认真道。

    萧安心闻言,无奈的看着妹妹,“怎么……你还真想跟墨时琛结婚?”

    “都说不会了啊。墨时琛虽然好,但是没有外面的大森林好。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绝对不能直接吊死在一棵树上。”萧二小姐说着。

    萧安心哭笑不得,就看着妹妹,“你这有点渣男了哦。”

    “没事,我没有渣他。只是他好像还有点麻烦。不管了,等他的麻烦解决完了再说。”萧二小姐摆了摆手。

    想到许薇音那里,她还是有些同情墨时琛的。

    看啊,女朋友多,这就有副作用吧,谁都想让他喜当爹。

    幸好现在是有亲子鉴定的,要是在古代,他不被人冤枉死。

    深夜,墨时琛的别墅。

    看过公司报表之后,墨时琛都已经准备睡觉了,但是手机上却出现了一堆消息,全部来自许薇音。

    许薇音:“阿琛,对不起哦,今天碰见你妈妈了,她看到孩子,说跟你特别的像,所以有些事我就不好隐瞒下去了。”

    许薇音:“阿琛,你真的不打算

    看看孩子吗?他叫许念晨,我真的是为了纪念你才用这个名字的。看名字你也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啊。”

    许薇音:“我觉得,不论你喜欢或者是不喜欢,总要给我一个回复啊。孩子是你的,我不会骗你。我也没有那么无聊,跟卑鄙哦,我儿子需要你这个父亲。”

    许薇音:“如果你真不回应,那你妈妈找我们,我会让她带着念晨走。反正念晨需要一个家,需要人陪伴。”

    ……

    墨时琛轻嗤一笑,忍不住摇了摇头,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写了一串话出去。

    他说:“我去年买了个表。”

    接着就将手机扔到一旁,洗澡换衣服睡觉,动作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再理会手机上许薇音的消息。

    许薇音半天得到一句脏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坐在那儿,握着手机,冷冷一哼,然后咬着牙,气恼的说:“很好,墨时琛,这是你bī我的。本来我不想跟你变成这样的,你主动bī着我走到这一步,那就别怪我了啊。”

    说完,她重重的冷笑一声,脸上带着些许扭曲,轻轻拍着儿子的后背,在微信群聊里发出了一个消息。

    第二天一早,微博上不少人都zhà了。

    全是许薇音的消息,铺天盖地的。

    原来,是有什么内部人士bào料,说是许薇音在外面有私生子。

    这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许薇音的粉丝,加上许薇音的黑粉都快疯了,在微博上不停的讨

    论着,各种流言蜚语甚嚣尘上。

    萧二小姐跟唐可儿一起来办公室,当即就听到了外面的讨论声。

    “你说啊……这是真的吗?许薇音隐退五年确实去生孩子了?那现在复出是因为那边愿意帮她,所以资源才那么好的?”

    “这种事不好说啊,不过我觉得许薇音有些可怜啊,一个女人未婚生子,压力很大的,不知道要被人笑话成什么样。她当年很艰苦吧。”

    “也未必是未婚生子啊,可能人家结婚了,我们不知道啊。”

    “绝对是未婚生子,如果真爱她,又看在她生儿子的份上,怎么都会给名分的。可是你们也清楚看到了啊,这个名分没有给。一个男人不给一个女人名分,很明显不爱她。”

    “我现在就想知道许薇音孩子的父亲是谁,微博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版本的猜测,而且说……他们有证据,好像是亲子鉴定,说是叫墨时琛的总裁呢。”

    听到这话,萧二小姐眉头微微的一挑,脸上带着些许笑意,看着一旁准备吃大瓜的唐可儿,“这件事你怎么看?”

    唐可儿摸着下巴,一副吃瓜多年的专业瓜友表情,“我看就是许薇音想付出,给自己争取流量,方便联系广告商啊。

    你想哦,如果她只是歌后许薇音,很多广告商是不会理的。但现在不同了,满世界都在说她绯闻的事。

    她瞬间跟流量扯上边了,按照那些广告商的尿xìng,一定会趁机蹭一波的。他们蹭成功了,许薇音也就成功了。”

    萧二小姐点头,必须承认,闺蜜的这波分析很对。

    一般娱乐圈的女艺人也是会这样搞。

    什么想要结婚赞助的话,会先搞分手,然后来生出一波关注跟流量。

    许薇音这次也是一样,不过萧二小姐觉得,这样搞出来,还有一点,她是想赖着墨时琛。

    “果果,你的脸色怎么不好看啊。你是不是不舒服?”唐可儿看着萧二小姐,担心的问着。

    萧二小姐轻轻的摇头,笑眯眯的说:“没事没事,我很好。”

    就是想到许薇音这么作妖,想弄死她罢了。

    “真的吗?”唐可儿还是有些不相信,握住萧二小姐的手,很是认真的说:“不要硬撑着,你不舒服我就送你去医院。”

    “噗……好啦,我的傻白甜,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了,好不好?”萧二小姐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