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7章 找到拿捏李夏延的把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gnefuiqnaud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吓得一阵肝颤。

    “各……各位大哥,你们抓我来到底是要干什么呀?真的没犯什么错误,我只是个本本分分的出租车司机……”司机明显很慌张。

    莫子聪走进来,盯着那个司机。

    周围的保镖纷纷恭敬地行礼:“莫总好。”

    司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看这架势也分辨的出来,莫子聪是这些人的头头。

    “这位老大,你为什么要抓我来?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没有得罪过任何人。”他慌里慌张的明显吓得不轻。

    莫子聪眉头紧锁:“你是李夏延派来的人吗?”

    司机愣住,一脸懵的状态:“这位老大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什么李夏延?”

    莫子聪眯起眼睛,神色有些狠厉:“你认不认识李夏延,或者是有谁指使你做过什么?从实招来,你要是敢骗我,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司机吓坏了,屁滚尿流连连求饶:“我说这位老大,你可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李夏延,你没认真是我做过任何事,我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抓我来?你放过我吧,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死了,可就没人养活他们了……”

    莫子聪有些无奈,不过看样子这个司机好像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更何况他这么胆小,李夏延再怎么样也不会蠢到派一个这么胆小的人来动手。

    “好,我相信你,那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女人?”他将韩若的照片递给他。

    司机吓得颤抖,连忙接过来,仔细一看,连连点头。

    “记得记得……这个女人是我今天晚上刚拉过的客人,她给我的印象最深。”司机连忙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那你还记得她是在哪里下车的吗?”莫子聪问道。

    “我印象特别深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女人是哭着上车的,当时好像是在那个什么泰宇公司大楼楼下,她上了车,好像特别着急的样子还在哭,而且她要去的地方特别奇怪,竟然要去系城郊公路,我当时还纳闷儿,一个这么年轻的女人,大半夜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干什么?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人住,很危险。”

    “西城郊公路?”莫子聪眯起眼睛。

    “是,就是那儿,我当时还以为我听错了,反复确认,她说就是西城郊公路,一路上还一个劲儿的催我开快一点,一边哭一边催,我是想着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就开的很快,然后她在西城郊公路的位置下了车。”司机回答道。

    “那么一个年轻的女人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你都没有怀疑吗?没报警吗?”

    “这位老大啊,我开出租车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过,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乘客说去哪儿我就拉他们去哪儿,更何况其实当时我看她一个女人,去那么偏僻的地方,我是想留下来看看的,可那个地方太黑太偏了,路灯都没有,我心里害怕就赶紧把车开走了。”司机缩了缩脖子。

    “那在那个地方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莫子聪继续问道。

    司机摇摇头:“她下了车我就赶快走了,什么都没有看到。”

    莫子聪叹了口气,不过非常有效的线索就是西城郊公路。

    “冷毅,你让这个司机带着你一起去他当时最后停车小若下车的地方,我们两个都让手下在那个附近的位置搜,或许可以缩小一下搜索范围,我还要准备和李夏延见面。”

    “好。”一群手下带着瑟瑟发抖的出租车司机,跟在冷毅身后离开了。

    莫子聪眯起眼睛,在见李夏延之前,他必须要拿捏住李夏延一个最重要的把柄,否则他根本没有办法安心,李夏延实在是太狡猾了,他必须有一个可以牵制他的东西。

    莫子聪睁大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

    ……

    依然是那栋破旧的小楼,坐落在这个繁华的城市,像是城中村一样的惨败落魄。

    莫子聪走进这里的时候,都有些微微的惊讶。

    没想到他们一家竟然落魄至此,从前他们可都是住在大别墅中的上流社会贵族,进出都有豪车接送,现在竟然住在这个城市最破旧的城中村。

    莫子聪不由得一边感叹一边往前走,也真是苦了他的妻子和女儿。

    李夏延自己闯下来的祸,竟然要他的妻子和女儿一起来承担这样的苦恼。

    莫子聪停在一扇破旧的门前,他伸手敲了敲门。

    一个声音在屋子里面响起:“来了来了……”

    随即房门被打开,开门的是李夏延的妻子。

    她是认识莫子聪的,虽然他的妻子自从结婚以后就做了家庭主fù,平时也很少chā手商业上的事情,但在公共场合见过几次。

    妻子愣住,没想到找来的人是莫子聪,她尴尬极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莫子聪连忙开口:“夫人,您别误会,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关于李夏延的事情。”

    她愣了一下,顿了顿:“你进来吧。”

    莫子聪走了进去,急切的将所有的一切都说了。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女人脸色由平静转向愤怒,再转向悲哀,最后他都说完了之后,这个女人已经泣不成声。

    “作孽啊……我怎么会嫁了个这样的男人?他怎么能做这么糊涂的事啊?”妻子哭着。

    “夫人,现在我的妻子和女儿都在他的手上,你也是当母亲的人,你应该能明白做家长的心情,我很担心我的女儿,她还那么小,才五岁半,我真的没有办法想象他在那里会多害怕,我求你夫人,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莫子聪说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