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3章做什么都顺风顺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说道百里长青,云悠悠晃了晃脑袋看着百里永夜。免-费-首-发→【求】【书】【帮】

    “他是想娶了我好从我爹那里捞到点好处,是什么呢,官职,钱财,还是便利?或者,都想要。”说道这里,云悠悠眼中闪过一抹han光。

    她平生最讨厌被束缚和算计,就如当夜她宁可冒死跳崖,也不愿落入黑衣人之手,就是讨厌那种不自由,任由他人掌控的感觉。如今这百里长青和云碧莲真是贼心不死的过分了啊。真以为她不吭气,就是病猫了吗?

    “商贾不缺钱,只缺名利,长青这么费尽心思肯定是冲这点去的。”百里永夜应声。

    云悠悠想了想,原主的记忆里,百里长青就是借着云相女婿的名头,没有参加秋闱,在吏部混了个一官半职,后来更是因为原主的死,得到了云相的支持,记忆终结之时,已经官拜三品了。

    而云碧莲跟他夫唱fù随,学了云隐一身功夫,暗中对一些政敌出手,没有人怀疑到她头上,只觉得百里长青运气好,做什么都顺风顺水。

    云悠悠正想着,就听到外面一阵敲门声,云悠悠眼中闪过不耐,光听这似轻还重的敲门声,就知道云碧莲来了。

    云悠悠朝着百里永夜使了个眼色,百里永夜立刻读出了静观其变的意思,点了点头就去开门。

    门一开,云碧莲就看到百里永夜有些别扭的神色,全然没有之前的温润如玉,知道百里长青那边肯定是动了,心情不由大好,声音都变得轻软起来。

    “姐姐,今日身子好些了吗?”

    “还是老样子。”云悠悠躺在床上也不起身,瘫着一张脸看她。一幅你眼瞎的模样。

    云碧莲心情好,完全没有在意,只是眉眼含笑的看着云悠悠,一幅心中有喜,yù说还休的模样。

    云悠悠心中好笑,依旧装作我什么都看不懂的样子,干瞪着一双眼睛瞧着她。

    云碧莲打小在相府,脸皮早就比城墙还厚了,见云悠悠看她,豪不心虚的任由她看,还笑着翘起了嘴角,故作羞涩的看着云悠悠。

    “姐姐怎么这般盯着我。”

    当然是看你的脸皮有多厚了。云悠悠心中冷笑,依旧瘫着一张脸盯着她“妹妹近日气色真好,看来慈云庵的风水很养妹妹啊。”

    “姐姐又取笑我了。”云碧莲脸上瞬间飞起两朵嫣红。

    乖乖,真是神演技啊,说脸红就脸红,云悠悠在心里给云碧莲的演技点了个赞,依旧瘫着一张脸,也不说话。

    云碧莲想说什么,自然就会把话题引过去,她只要等着她说就好了嘛。哎呀,她就是这么懒得动脑子。

    云碧莲见她不说话了,瘫着一张脸么也看不出个什么表情,眼珠子一转,就笑着拉起了云悠悠的手“其实也不是风水好,是妹妹遇到好事情了。”

    “那就好,妹妹高兴就好。”云悠悠继续瘫着脸。

    见她这样都不接话茬,云碧莲心中骂了句蠢货,脸上笑的更加滋润“其实也多亏了姐姐,上次不是跟姐姐说长青移情姐姐的事情吗,我还伤心了好久,其实,其实就是一个误会。”

    “误会?妹妹见过长青公子了?”云悠悠转了转眼睛。

    “是啊,见了之后才知道,长青提起姐姐是念着姐姐大义,非常佩服姐姐的魄力,并不是移情别恋。倒是我见识浅薄,误会他了。”云碧莲娇羞的满脸通红,眼中满是秀幸福的意思,一副长青好爱我啊,我怎么能怀疑她的模样。

    云悠悠冷冷的盯着她“妹妹可曾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云碧莲满脸幸福,还在想着百里长青昨晚的甜言蜜语,没有注意到云悠悠的口气。

    “秀恩爱,死的快!”

    云悠悠掷地有声,一旁的百里长夜“噗”的一声,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云碧莲脑袋一懵,迅速回神瞪了百里永夜一眼,继而泫然yù泣的看着云悠悠“姐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云悠悠言简意赅。

    云碧莲心中却是一喜,云悠悠能说出这话,说明她还是嫉妒自己的,也说明她对百里长青也不是完全没感觉。

    “什么字面意思,姐姐这是咒我们吗?”云碧莲泪水盈眸,楚楚可怜。

    “哪里,妹妹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说,你们一无父母之命,二无媒妁之言,没有任何订婚的手续,就这样在这慈云庵中公然见面。若是被有心人看去了,回到京中一番宣扬,妹妹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所以我不是咒妹妹跟百里长青分手,而是好心规劝妹妹。有时间跟我在这里开心,不如让他快点去爹爹那里下聘,免得什么风言风语传回京中,吃亏的可是妹妹。我的清誉本就没有了,要是你名声也不清白,就算嫁入百里家,只怕也会被百里家看轻,说起来,还是我连累了妹妹啊。”

    云悠悠一声长叹,情真意切的反握住云碧莲的手“所以,怎么能说我咒妹妹呢?”

    “姐姐!”云碧莲没想到云悠悠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一时有些蒙圈,竟然不是嫉妒,是这么个意思?

    但是怎么回答呢,要说让百里长青去下聘吧,百里长青还怎么娶云悠悠,说不下聘吧,好像又显得百里长青只是油嘴滑舌,哄骗自己,憋了半天竟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

    罕见尴尬的看着云悠悠,云悠悠瘫着一张脸看着她,我是面瘫我怕谁。

    云碧莲有些抓瞎,一转眼珠子就看到了百里永夜,想到他先前的那一声笑,立刻找到了fā xiè口,装作好像突然发现他的存在一般,冷了脸看着他。

    “我和姐姐在这里说的是体己的话,你怎么还不退下,眼里还有没有规矩,有没有我和姐姐了!”

    百里永夜立刻脸色一变,低下了头,云碧莲心中爽了,刚想接着骂,却听云悠悠的声音淡淡的飘了过来。

    “妹妹这是干什么呢?”

    “姐姐,你也太宠着这奴才了。我们说这么私密的话,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不知道规避,若是被他传些不该传的出去,我们的名声就真的毁了。”云碧莲拉着云悠悠的手满是委屈。

    “哎呦,我的名声本来就没了,所以妹妹担心的是你自己的名声吧。还有什么奴才啊,私密话啊。永夜一直站在那里呢,妹妹觉得不妥,自可以让他出去,如今话都说完了,才来怪罪他,怎么听,怎么有点不对味呢”云悠悠yīn阳怪气的说着。

    “姐姐你误会了,我只是心情不好,我没有别的意思。”云碧莲很久没有被云悠悠这么针锋相对了,连忙解释。

    “你心情不好,我的人就要跟着遭殃?”云悠悠冷笑一声,继续说道。

    “我告诉你,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更何况永夜不是狗,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别满口奴才奴才的,在我这里他不是奴才,以后别有事没事的在我这里摆你官家小姐的架子,我这相府嫡女都没吭气呢,你一个庶女有什么资格!”

    云悠悠这一番话说的跟机关qiāng一样,连停都不带停的,句句都蹦在云碧莲的xiōng口上。

    气的云碧莲捏着帕子,指着云悠悠手指颤抖的几乎要背过气去。她最痛恨的就是自己庶女的身份,还不得宠。

    而百里永夜不过一个下人,自己二小姐的身份,就算是个庶女也有权利打骂。如今云悠悠这是挑明了自己不如她,不让自己说百里永夜,拿着嫡女的架子压着自己一头,端的是狂傲的很。

    她从小到大都跟云悠悠斗,以前云悠悠只是勾着云相的胳膊,或者在云相面前做出一些无理的事情,得到云相无限制的包容和礼物来跟自己显摆,想不到如今嘴皮子都这么利索了。这一番话说的句句都让她如履针芒。

    “永夜,快扶着二小姐,她若气出来个三长两短的,少不得别人说我护短,虐待庶妹了。”云悠悠咳嗽了一声。

    百里永夜低头,努力压抑嘴角的笑意,扶住云碧莲,云碧莲却一把甩开了他。

    “姐姐名声毁了,妹妹我还要名声呢,一个男仆扶着,算什么事。妹妹忽然感觉身体不适,先行告辞了。”云碧莲说完转身就走。

    “妹妹慢走啊,身体不适就快回相府吧,免得真得了什么要紧的病,耽误了治疗。”云悠悠关切的说着。

    云碧莲气的浑身发颤,大步走出了门。

    一到自己的房间,看见桌上的茶杯茶壶,一股脑的全部掀翻在地。云悠悠你好样的,这几日当你转了xìng子,原来是长了脑子,知道怎么跟我拌嘴皮子了。

    你得意什么,不就是个嫡女的身份和爹的恩宠吗,等到我的计划成功,看我不踩得你鼻青脸肿,永世不得翻身!

    想到这里,她豁然转身,去找百里长青。

    “小姐,你这样跟她扯开了撕,真的没关系吗?”百里永夜担忧的看着云悠悠。

    “哼,怕什么,有本事骂我的人,有本事来骂我啊!”云悠悠不屑一顾。

    “小姐,我其实也不是很在意,以前在百里家也没少……”百里长夜低头说着,话还没说完,就被云悠悠打断。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百里家不把你当人看,是他们狗眼看人低罢了。你有的是能力,既然我们说好要当朋友的,我自然不能看你被欺负。”云悠悠愤然的说着“对了,她不说我倒是忘了,你那个卖身契啊在相府,回去了我就还给你啊。”

    “小姐!”百里长夜抬头,眼眶隐隐发红。

    “你这是怎么了?”云悠悠吓了一跳,看着百里永夜的眼睛。以前就算被百里长青绑到相府,要被云相打的时候,都不见他这么可怜的表情啊。

    “没什么,我只是很感谢能碰到小姐。”百里永夜满眼感激。

    “啊,这个啊,吓死我了。”云悠悠长舒了一口气,看着百里永夜。

    “没事,以后碰到这样的事情,你大可以顶回去,只要你有理,天大的篓子小姐我也帮你扛了。”云悠悠很想拍着xiōng脯豪气一把,奈何她手刚挨着自己的xiōng口,就疼的龇牙咧嘴。

    百里永夜“噗”的一声笑出了声,云悠悠瞪他一眼,他连忙收声站直了,继而担忧的看着云悠悠。

    “不过小姐,我们这么公然的跟她对着干,她会不会背后搞些小动作?”

    “一味的服软她也会搞小动作,我们索xìng大大方方的宣战。反正是他们对我们有所图谋,在目的没有达到之前,他们肯定还会哭着求我们原谅她的,你放心好了。”云悠悠冷声。

    “小姐早就打算跟她闹翻了?”百里永夜声音一沉,脸色陡然变的铁青。

    “那倒没有,本来还想着怎么对待她呢,谁让她叽叽歪歪的说不过我就拿你撒气,哎呦,我这bào脾气,永夜快给我杯水。”云悠悠自顾的说着忽然觉得一阵口渴,完全没有发现百里永夜的脸色。

    百里永夜闻言,yīn沉的脸色立刻变得活泛起来,眼角眉梢都带了笑意,连忙端了杯水喂给云悠悠。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我费脑子应付她了。永夜,再过几天,你去找一处偏僻的地方,我们开始练一下那个水上飘。百里长青如果有动作,我们到时候再说。反正现在这么一闹,云碧莲脸皮再厚,也得消停几天了吧。”

    “小姐所言极是。”看着云悠悠喝水,百里永夜面前无端浮现出小nǎi猫伸出粉红色小舌头一下一下tiǎn水的样子,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目光温柔无比,连带着冰冷的内心,都充盈着淡淡的温情。

    这么一闹,云悠悠吃了中饭就又困了,躺在床上缠着百里永夜给她唱摇篮曲,百里永夜从善如流,已经学会了,没哼几句,云悠悠就呼哧呼哧的睡过去了。

    看着她毫无防备的面容,感受着她平稳的呼吸,百里永夜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若是早点遇到你,一切会不会有所改变?

    心中想着,手掌微微一动,一股浅淡的蓝色光芒立刻从掌心涌出,他将掌心放在云悠悠心口的伤口处,蓝色的光芒立刻将云悠悠的伤口包裹起来。

    还在沉睡中的云悠悠无意识的发出一声低吟,百里永夜勾了唇角,拉过她的手,另一只手中蓝色的光芒立刻涌入她缠着绷带的左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