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2~四面楚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三只凹陷的糟孔被鲜血注满,满是岁月磨痕的巨石轮盘缓蜴扭转发出有些刺耳的摩擦声

    根根白色石柱支撑起的老旧神殿仿佛亘古留存。免-费-首-发→【求】【书】【帮】黑紫发少女静静地坐在几段台阶的石椅上。

    凹槽中的三种血yè流入更下低矮的槽孔之中,颜色逐渐变浅,逐级激活了朝里的圆轮,伴随着三股血yè汇聚最中心的一轮圆盘,泛起一圈圈满涟的血yè五彩斑斓,映shè着灰自凹凸不平的墙体显得有些诡谓。

    冰凉的室内温度瞬间变高以正三角形分布在石椅周边的三门火炬轰的一声亮了起来,也仅仅是给这惜大的殿堂带来了几丝明亮罢了。

    姬白接过士兵递来的毛巾与止血带,处理手腕上浅浅的割伤,叮着阶梯王座上的少女目不转情。

    “久违的感觉,“少女睁开眼眸,看着自己手心的线条。“不过还不够,

    “陛下。“带着白高帽的教皇将手中的万王之冠郑重地戴在了少女头顶,在三大护国家族成员与众长老的见证下,神罗氏族重新在众古兰后裔的拥护下加冕为王,宣称古兰帝国的继任者,井宣布古兰复辟。

    齐声而下,追随者们虔诚的跪拜在石椅前,这 刻,他们不再是无家可归的流民,效忠于古兰正统的女王。 忠贞不渝古兰的精神信仰,那便可被认同为古兰人。

    紫袍与王冠重新加在正统的复辟女王的身上,古兰帝国重新苏醒了, 哪怕只为这伟大的帝国延续国祚一天 ,他们都会感到无上的荣耀。

    “古兰之祖,神圣审判者赛普瑞尔,承蒙您的恩典,圣岚里亚宫的呼唤渐行渐远

    这里是赛普瑞尔的一座神庙废墟,他们在这里举行仪式,成功让姬月觉醒了全部的血脉之力,以及恢复了部分实力。

    仰视着下方的紫色眸子仿佛足以脾院天下,那股纯粹的血脉气场让跪拜的所有人感觉到心口的沉重。

    与此同时,少女眸子中的紫罗兰似乎颜色加深了些许,瞳孔发生了变化,样貌也发生了改变。

    纯种古兰人与人类的长相存在一定的差异 ,因此样貌发生细微的改变也是预料之中,绝艳的少女从石椅上支起身体,看着下方向自己献上忠诚的下属,

    不到百人,却都忠心耿耿。很好,这胜过十万雄兵。

    她弹了弹手指,手掌心中汇聚的光國飘至与神殿顶部几乎等高的庞大雕像前一一 那是古兰先祖 。赛曾瑞尔大帝的石像,古兰灭国之后伫立于此干年之久未倒。

    赛普瑞尔,曾作为古兰的帝都,也作为过人类的主都,最后彻底荒废,朝代更选如此颍繁,这座雕塑几千年之久依然坚韧不拔。

    谁也没想到多年之后,古兰人在这荒凉的故地,颓然一片的废墟教堂重新加冕为王。

    对比前世以强而亡的古兰帝国,虽然三名护国骑士到齐,他们只有不到五十名骑士,十余位祭祀长老,具备魔咒释放能力的长老不到十人。

    而神殿之外的山下便是精灵的大部队,他们于山脚各处安置了空间门,部下结界,属时将会四面是歌,

    不仅如此,两方之间的数量差距与战力差距让人绝望。

    虽然都是绝境,却比那个时候好太多了。至少現在,她是个有实权的帝王 还有群愿意为她赴汤蹈火的追随者。

    “全员普战。“时间紧迫,加冕本,神,成后的姬月开口的第句话不是振奋人心的演说 ,比起这些形式主义,她更倾向于实事求是。

    “陛下,长老们的护国大阵已经着手铺设,他们有把握能在精灵发起进攻之前将阵眼本,神,善,他们已经准备好费杀杀那些精灵的器张气焰了。

    “好,我相信他们不会让我失望。“姬月点了点头。

    事实上所有人,包括姬月在内都清楚明白,他们不过是在负隅顽抗罢了,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切小把戏都是徒势。

    他们这么做唯一的意义, 便是为古兰几千年的国祚延长几个小时罢了。

    这在别人看来或许很傻,可现在的每分每秒对他们来说都充满了荣耀。

    能以古兰人的身份自居,哪怕寿命只剩下不到一天 那也值了。

    “陛下,精灵的使者求见。

    “来的可真慢。“姬月高高坐在石椅上,嘴唇微弯。

    “陛下,如果您不想见,我不介意让精灵在战前先流流血。“木榫面色闪过 丝yīn狠。

    不,双方jiāo战不斩来使,我们可不是手段卑出不懂礼数的蛮夷说实话我也挺奇怪这种时候他们派遗使者是为了什么。“姬月满是好奇,在她看来,实力悬殊的双方胜负已定,根本没有派造使者谈得必要,波推过来就是了。

    两名骑士的带领下,名穿着斗篷的青年走进了荒废的神段。

    他无视两旁骑士向他投去的敌意摘下了兜幅青年长得很漂亮甚至可以用柔美一词来形容。

    天生面质是整个精灵族的种族天赋,无论男女,与精灵打jiāo道时间也不短了,姬月貌似就没看到过頗值低于水平线的精灵。

    在进入神段的一刹那他的目光就锁定了石座之上的姬月,虽然从没见过姬月, 但能从气质上认出这位便是他此次前来的目的。

    出于礼貌,精灵使者微微点头。

    “见了我家女妊却怡然不动,可真是讲礼貌的种族啊。“木榫盟眉讽刺。

    “失敬了。不知先生所说的女王是谁“精灵使者看上去有些困感,

    “明知故问使者会见他国女王必要的礼节看来你们根本没有啊。

    “这位尊敬的先生,你们所说的女王, 难道是这位坐在石头椅子上的小妹妹吗"精灵使者无视了木神的刁难,露出了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坐在石头椅子上小妹妹,这说辞当中充满了轻蔑,木榫直接怀疑对方那副悅然大悟的模样是故作的,但是他没有证据。

    “哼,丛林野人也知道穿衣服了啊。“直来直去的木樟本,神,全不跟精灵客气,直接用楚称称呼对方。

    不仅仅是他,在场所有的骑士与长老对精灵都没有好感,只是碍于姬月没有发生,不好发作罢了。

    “来者是客。“见场面气氛开始凝固,姬月开口。“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两军即将开战了。长话短说是谁将你派来见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您就是姬月小姐吧,幸会,我是精灵王国枫叶

    “说了让你长话短说,别做自我介绍了,开门见山吧,“木樺

    冷哼道。

    “好吧那我就将我家大人jiāo代我的事情概述遍好了。“被打断了,精灵使者也不恼,嘴角依旧挂着礼貌的微笑。

    “首先我想问问,对于即将发生的战事姬月小姐抱何种心态呢 "

    “你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啊。“精灵使者微笑着打量了一圈周围,分明是很友好的微笑然而看了这个微笑的古兰骑土都有种想冲上去揍他的冲动。

    “原谅我直言相告,贵方手上的人数不到百人,却打算跟数以干计的精灵精锐硬碰,这很不理智恕我失礼,直接与我们发生冲突,诸位可能连一一个小时都支撑不到就会被全 部歼灭,

    “真敞说啊,还能把这话笑嘻嗜的说出来,我佩服你的胆量。“木棉意味深长道,“但是别忘了, 你现在在哪,贵国的土兵就是再神通广大,这种时候也来不及救你你们大可以将我碎尸万段泄愤,可然后呢。“精灵使者铺了神手。“杀了我这个使者,什么也改变不了 不仅如此,你们还会彻底慧怒精灵王国。双方再无任何谈判余地。

    “谈判余地这么说你们精灵还给我留了条后路略。“姬月咧嘴笑了笑。

    “这正是我来找姬月小姐您的目的。

    “说吧,说出来,我蛮想听听的。“姬月好奇道。

    “姬月小姐,

    “请稍等一下,使者先生, 我无意打断你,可是你在称呼我家陛下的称谓中没有用上王的之类的头衔,哪怕开战在即我们也愿意对贵国抱有足够的尊敬,但也请你尊敬我家女王," 直待在姬月身旁没开口的金发骑士少女开口了。

    “您想必就是剑圣家族的传人了吧。“见着姬自对他说话,这名精灵表现出了足够的尊敬,姐白甚至觉得他对自己的尊敬超过了姬月。

    “我们没见过面吧。

    “没见过,只是圣lún家族的名号如需贯耳,上古遗族无人不知,

    “可以回答我之前问的问题么。”

    “圣lún小姐,这样称呼你可以么,你们称呼姬月小姐为女王,请问这个女王是哪个国家的女王呢又是否具备正统xìng呢,有国家认可么"精灵使者 道来。

    “一个都没有的话,那你口中的女王,请恕我没法认同媛月小姐的王位。

    “众所周知,古兰帝王早在第二纪元末就灭亡了,末代君王没有选择皇统继承人,姬月小姐所谓的古兰帝国皇帝头衔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承认。

    “各位难道认为你们是在延续古兰帝国么, 不,你们得不到任何国家的承认,史书只会记载你们的时候,只会以流寇词笔带过,不会被任何人铭记。

    “呐,既然如此,说说看吧,你们为我准备的后路,既然派遣使者,证明活着的我比死去的我对你们更有价值是么。

    “姬月小姐很有自知之明。“精灵使者微微一笑。 “如今我们算是在战场的谈判桌上,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合作。”

    “您想不想成为真正正统的古兰帝王登基之地不是在这han酸荒凉的废墟,而是在真正的宫殿”

    “怎么,你们精灵难不成还想把我复国那我可谢谢你们了,你们能将军队从赛普瑞尔撤离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

    “只要您同意与我们合作我们的军队不仅不会将矛头指向您反而还会为您所用甚至有能力让这片大陆重新认可您的地位古兰帝国重回嶺峰将不再是虚无縹缈的梦想。“精灵使者这样说道他不认为姐月会拒绝如此诱人的条件。

    “好好考虑下吧,您肯定不会拒她

    及时看

    前往本,神,本

    记得收藏我们哟,以免以后想看的时候找不到了。

    “送客。“姬月想也不想道。

    精灵使者愣了愣,姬月拒绝得如此果断是他本,神,全没想到的你们精灵扶持了人类联邦这么个愧儡政府,是打算如法pào制么“姬月冷然道。“我不知道你们这 么做具体是为了什么,至少在这冰冷的石头椅子上,我还能算是古兰入的帝王, 坐上了你们给我打造的宝石王座,只恐怕就成你们的提线木偶了吧”

    “我们可以给你所有想要的。“精灵使者还不死心。

    “给我所有想要的,你能给我整个大陆么“姬月讽刺的笑了笑。

    “小姐请三思。说白了你们不过是群不成规模的流寇罢了。没有人会承认你们的。“精灵使者在被骑士们赶出去之前仍不忘劝导。

    “我这个古兰帝国的皇帝身份难道还需要你们精灵承认才算是正统“姬月嗤笑了 声。

    "感谢各位在此陪伴。古兰的最后程将由我们见证。

    金轰轰  “话音未落,天地晃动,这座饱经风霸的大殿似乎受到了沉重的魔咒打击,顶梁的石块落下,石柱摇摇yù坠,狂风大作,仿佛为曾经诺大的帝国献上了最后 曲终末。

    “我感觉到赛普瑞尔神殿在呼唤我。“姬月仰首。“先祖赛普瑞尔。承蒙您的恩典。”

    “神罗氏族万岁,凯拉德三世万岁“骑士们迎风而立,高亢喊着古兰帝国开疆拓土先皇的名字,纷纷拔出长剑。

    姬白向姬月点了点头,一手持着破妄, 手持着月煌 , 跃下平台。与兰德里托,还有木牌两人并肩走出了残破的神庙。

    星火烟烧,月光酒下。一片银色甲青密集宛若巨龙的鳞片,密密麻麻将山头包围。

    数以万计的精灵围住了他们这只不到百人的部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