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1 ~血脉通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冲我来好了,是我不好,-切都是不是我不小心让莉莉娅丝警觉起来了,是我的错,-切都是我的错,拜托你放过岚,让我做什么部好,求求你了子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真遗憾,栗子小姐,你很没有诚意。” 岚轻蔑的摇了摇头。“我们精灵最看重的就是合作中的诚,而与我合作共赢的你,自与我达成协定的第一天起就从来没有对我诚过哦 !”

    “不小心败露了?你以为这种话真的骗得过我么?我啊,可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你的行动的,在对方完全信任你的情况下,你居然演砸了,还说你只是不小心? ?呵。

    “你骟谁啊?~

    “拜托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岚吧子哭得梨花带雨不惜以磕头的方式希望对方放过自己的孩子。

    ”嘛,看在你们母女情深的份上就算了,下次长点记xìng。

    “真,真的吗?”

    是骗你的聪!哈哈哈哈!“岚在栗子绝望的神情下,七窍开始流血。

    “哈哈哈哈哈, 对!就是这副表情,我特爱看哈哈哈哈在空中狂笑。

    “感觉到绝望了吗?对,就是这种看着至亲之人一个个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说到底呀再次换了口吻,用着岚的口吻对着栗子说道。“我亲 爱的母亲,这一切都是你害得呀,优柔寡断的你若是能当机立断的一条路走到黑,无论如何都

    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你的丈夫,公公婆婆,甚至包括我的死,这-切,你才是罪魁祸首不是吗? 嘻,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暇,我的,母亲大人~心”

    “最轰轰!“伴随着一声震耳yù聋的bàozhà声,整个宅邸燃起了熊熊大火,

    熟睡的琳被这一声震破 耳膜的声音吵醒,朦朦胧胧感觉有人从床铺上抱起了自己,她完全清醒过来时,被郊外的冷风吹得透心凉。

    她看到了:身后的冲天大火。那栋在火龙之下逐渐消失的宅邸正是她们的房子!

    “母亲,母亲大人,妹妹,岚呢,岚在哪里? ? 扯着栗子的衣袖,得来的确实栗子的沉默,

    她抱着琳,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别走,别走,岚还在里面,岚还在里面呀琳嚷着哭腔想让自己的母亲停下脚步,然而无论她如何的与母亲说话,她的母亲对此充耳不闻,没有一点国应。

    栗子当然不能说话。

    就在大火蔓延开来的时候,她闯入琳的房间,发现早已熟睡的琳正坐在床铺上,笑眯眯的看着她。“保守秘密 ,如果你想连琳也一并失 去的话。

    “你也注意到了,我能附身在所有精灵皇室血脉拥有者的身上,所以,不要以为自己逃掉了。“琳嬉笑了起来。“我可愛的母上,今后也要与我继续努力

    昔日居住的宅邸在大火的吞噬下化作一片焦土 ,伴随着琳的心也一同自闭了。

    任由这个变得陌生的母亲抱着,两人茫然的看着-览无余的野外,仿佛这世界之大,却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处。

    这就是,几十年前,整个故事的流程始末。

    回忆的潮水退去,栗子缓缓放下了手中被剪掉两截的照片,将雪白的婚纱重新放进铁皮箱中封存起来。

    抹掉脸颊上的水,至少, 她不想在外人面前露出这副模样。

    “咯吱”门轴转动。门板被打开了。

    “我还说你到哪去了满屋子的找你呢,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看样子宠物哪怕是关得再久,也没办法将曾经的点滴忘掉,总是会对曾经抱有怀念啊。

    栗子没有转过头去,将铁皮箱子收好之后,凝望着窗外。

    “渴望外面的世界么。“开门的老头子拄着拐杖走了过来,“呵惜啊,你只看到了象征着自由的菊蓝天空,却不曾了解到,天空也不过是个囚笼罢了。

    “而对于被囚禁的宠物来说,都是囚禁,空间大小又有什么区别呢?呵呵。‘

    栗子没有理会这名老者

    干篇一律的模样,这不过是那个人的又一具可用身体罢了。

    “怎么,今天为何表现得如此的忐忑不安呢?让我猜猜,你想越狱出去,给吸血鬼报信是么?哈哈,这么多年过来了,你还是老样子,- -诈就出来,看你这脸色我差不多得出答案了。”

    栗子至始至终保持着面无表情然而她并不认为面前这个老者所说只是在诈自己。

    跟它相处了这么多年。她深知对方能探查-切细微之处,越是用常理攜摩。便越是会发现这只是它的冰山一角。

    “不过我并不反对你这么做。“老者’慈祥的笑了笑。“多年前。你那副失去了年yòu nǚ儿的样子,再看- -遍其实也不错。”

    “你很开心呢。”栗子看着窗外。

    “开心?

    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不算吧。嘛。说到底。取乐这种事情是顺带的,看着你们这些凡种的爱恨情仇。我也仅仅是感觉有趣罢了。开心什么的,说不上来呢。”。也是呢,我们不是同族,甚至不是一一个物种 ,或许在你看来,我只是一只比较有趣的蝼蚁罢了。”

    “你成功了,将-个幸福美满的家玩弄的家破人亡, 将我玩弄的众叛亲离,父亲,母亲,儿

    “我不会怪罪谁 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栗子望着窗外,缓缓转身,悲情的笑了笑。“你这个想当然的家伙,可别把家人之间的羁绊想得这么的简单啊!”

    “咔嚓!“有什么东西,被栗子捏碎了。

    “看着栗子的举动,老者默默地眯起了眸子……也许我们在你看来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但谁也没有资格恣意践錯任何一份真挚纯真的感情,包括你,精灵之祖,暮星先生!”

    栗子手掌进出鲜血,她将捏碎的血水晶碎片狠狠扔在了地上。

    老者伸出了手掌。

    “没用的,你死心吧。“栗子惨烈一笑。“这是我跟家人之间以血脉建立起来的通信吊坠,既不是魔咒,也不是魔法,已经不具备神格的你根本没办法干涉!”

    “你,想看着那孩子死去么。“老者冷然道。

    “哈,哈哈咳你用这招威胁了我一辈子 ,现在我终于可以告诉你了我不怕。“栗子捂住xiōng口。 她已经没办法说清楚话了,喘角不断溢出鲜血。她的五脏六脯已经开始清烂了。

    “你早就知道了吧,姬白就是白姬的事实,对么,此次,只怕对古兰人出手是假,目标恐怕另有其人吧。”

    “虽然我无法从表情上判断你如今的想法,但你现在-定很好奇是谁告诉我这些的对么?呵, 我总算是让你吃惊了一次明。”

    “至于, 你想对琳出手? ”栗子靠在角落里,双手沾满了鲜血。“不会的,我打赌你不敢。

    “那只吊坠是血脉之间的通话,是血族的秘法,任何魔咒与魔法都不得干涉,代价则是抽走我浑身上下所有的生力

    “我死了,你就再也没办法用琳威胁我了,留着琳对你来说还有用对么,利益至上的你会为了单纯的泄慎而杀掉琳?我,不信。”

    老者面色如常。

    栗子的生命力逐渐消逝,但她却仰天大笑,笑得越来越大声。“对,我就是喜欢看到你这副表情,你这副。事情完全超出了你计算的那样的表情!呵呵暗子笑出了眼泪。  虽已时日不多,她从来没笑得这么发自内心的开心过。

    小娅,姐姐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最后算是帮到你了么?

    这是我最后的留言,小娅,快去奥顿普斯,

    千里之外,血灵帝国的君临城。

    “米萝,今天早上君临城的庄户跟我说他们家中的番茄失窃了,且在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空中掠过去-道庞大的黑影,对此,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我散步刚好路过,什么也没看到。“米萝默默将脑袋撒到了一旁。

    “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雅娜皮笑ròu不笑的看着死龙不怕开水烫的米萝。“什么也没看到?不是你干的,那你翅瞒上挂着的番茄串是什么? ?”

    “那是我在城外采的。

    “这方圆百里除了君临城哪个地方种得有番茄?难道是你自己种的?你这条内衣内裤都要女仆帮你洗整天趴祭坛上晒太阳打盹的懶龙也会自己种番茄? ?”

    “你这是种族歧视。

    “少跟我扯这些,你就说番茄是不是你偷的吧。“雅娜审视着这条自打闲下来后就开始变得很皮很不老实的懒龙。

    在这个君临城,乃至于整个世界,能训得动这条臭龙的除了白姬,就剩下雅娜了。

    米萝脑袋-撒,目光回避,想要就这样装死装过去。

    “你不说是吧,好呀~~“雅娜-拍手,yīn沉的脸色瞬间喜笑顾开。

    米萝瞪圆了眼睛,脑袋上瞬间出现了-个危字。

    这些白汤圆笑起来准没好事,跟拉萨姆博的女入相处了数百年的米萝再清楚不过了。

    ”自打上次你大晚上跑出去扰民以来,这个月又添了几笔新账啊,我姑且找个小本子全部记下来。等皇姐回来。我就把这本罪状最呈始她,让她收拾你,你看如何?” “都是我干的。”

    “这承认得还真是果雅娜头疼的扶着额头。“米萝啊米萝 ,少给我整事好吗?皇姐走了以后。 那位悠哉悠哉的太上皇已经不管事了,整天就只关心她种的那些花花草草,整个国家的事情都落在我脑袋上了你知道吗? ?”

    “管理整个国家的同时我还要抽出闲暇来帮你擦pì gǔ。处理善后在补上人家的损失,跟人家道款,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累啊……

    米萝被雅娜- -

    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同数落,面无表情,脑袋却是越来

    越低,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双手抚膝,脑袋下垂。

    “你这孩子, 明明平时很乖的,为什么皇姐离开之后就变得这么调皮呢? ?”

    “我知道错了。你责罚吧。“米萝请罪。

    行了,去跟人家庄户赔礼道歉,别再有下次了。

    “我知道了。

    石着米萝的态度如此诚恳。雅娜叹了口气,她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条龙可是秉持着真诚道歉,死不悔改的xìng子。保准。不出一天。不。甚至是不出一个下午。立马就犯。

    别人或许不明白米萝这么做的道理。雅娜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君临城的居民几乎都抱怨,离开了女皇白姬之后,这条龙就遮掩不住本xìng了,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女皇白姬能压住她之类的。

    这就对了。

    米萝她大概就是想让大家产生这样的想法吧,她离不开白姬,一旦离开 了就会作乱,人民便会请命让女皇留在君临城看著这只作乱的龙,或者。要远行的话就把它带上,防止她四处闹事。

    这死龙看上去木讷兮兮的,脑筋可是多的很呢。

    雅娜也无力吐槽米萝了, 她如今是猩红帝国的代理女王 属于真的走不开的那种,跟着白姬-起去旅游什么的也只能想想,这个偌大的国家不能没入管,谁让那位太上皇阊下已经不管事情了呢?

    雅娜回到了自己办公的地方,坐到了椅子上打算开始-天的工作时,突然注意到角落悬挂的某个东西闪烁着猩虹的光芒。

    走过去一看,是一只造型别致的血色水晶吊坠

    这当娜不知道这只吊坠是谁的。但是这间房间属于太上皇莉莉娅丝,想必应该是她的。

    “这是我们血灵的秘法。“虽然与远古时期的造型不太相同,但只需要细细感应并不难辨认出来。

    雅娜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了。

    一般,这只吊坠只有皇室成员才有资格持有与使用,而每次发动的时候,会以血脉为引发送信息。而这种信息一般都是速

    想了想,雅娜还是决定让莉莉娅丝定夺,毕竟这是她的东西 发送血脉通信的人应该是她的某个至亲之人。

    雅娜并没有怀疑讯息是白姬发出来的,因为后者根本没有配备这只吊坠。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