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0~乞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风咯吱-声将门给吹开了,飘来一阵冷不丁的声音。 “这样么。你已经知道我的秘密了啊。039栗子慌忙的捂住嚅,两目眼得老大不,你不是,你是谁?为什么这么做? ?”

    出现在栗子眼前的,是她那不到五岁大的小女孩,

    “我是谁,你不是已经心知肚明了吗?”看上去不到五岁大的孩子发出这种讥笑声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拎着布偶,像是一只坏掉的洋娃娃一 样战栗的笑个不停。 “真是没想到啊,我那可爱的子孙居然还弄了这一手 ,居然对-只血脉不纯的吸血鬼动了真情,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内疚呢? 拎着布娃娃的岗迈着小步子,-步- 步bī向栗子。

    “你,切都是你干的是么? 票子题抖着委屈的哭腔。

    “皇宫以内,茶水甜点都是由贴身亲信的女仆负责,著非皇室成员,根本没办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为什么要这么做? ?”

    “为什么?我的栗子小姐,哦不,我可爱的儿媳039 ,这个世界上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呢?难道你还不明白,仅因一个立场不同就能让人变得道貌岸然,一门心思的勾心斗角啊,你明白么?”

    “不要靠近了!“栗子咬着牙,-手捏着血魔咒警告道。

    °啊咧,你要干什么呀,不会是想对我动手吧?“岚立即装作一副楚 是可怜的模样,鸭子坐在地上泪眼汪汪的看着栗子。“母上大人,我可是您的亲生骨ròu啊,你真的會得对我动手吗?”

    “你再别演戏了,我知道你不是我的岚儿。“栗子退后了一步。

    “我才五岁酮,还没好好的睁开眼看过这个世界啊, 您怎么能这么狠心的就把我给抛弃掉呢?好吧,我的生命是您给的,母上大人若是想夺走,那就动手好了。

    “嘎通。”栗子双目无神瘫软无力的跪在了地上。

    “嚙啮嘻,果然是下不去手吗?”岗-改之前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放弃抵抗的栗子, 带上了几丝揶揄。

    “既然您下不去手,那母上大人最好乖乖听我的话哦,这样的话,您亲爱的岚还有琳都会相安无事的, 从身后取出- -把银光闪闪的尖刀比划起自己雪白纤细的脖颈,

    °嗯呢,这个年龄段的血族应该还没具备完全的自我再生能力才对。

    “你想干什么? ?”

    °嘻嘻,母上大人,您想看到岚被刺穿脖颈,在血泊之中因空息而痛苦挣扎,最后死去的样子吗? ?”

    “我倒是不介意你蛛续执迷不悟,岷睁睁看着自己年幼的亲身骨ròu在痛苦中死去,而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却无能为力,啊,那表情,想想就让人yù罢不能哦。

    “不过她应该是不会寂寞的,因为她的姐姐很快也会去陪她的啦哈 !”

    “你,想要让我做子低埋着脑袋。

    “很简单哦。

    莉莉娅丝翻看着桌案上这一沓沉甸甸 ,让人看着就脑袋大的文案,微微蹙眉,想喝点茶水的时候,突然发现杯子已经空了。☆叄=捌看书☆

    当她正要叫女仆重新续上茶水的时候,水杯被人接了过去。

    “小娅,老是喝一个品种的茶叶会腻的吧,来,我来給你泡点其他种类的吧。“栗子接过水杯。

    “好的,劳烦皇姐了。“莉莉娅丝揉了揉太阳xué。

    “嗯,小娅辛苦了。泡茶这种小事情jiāo给我就好。“栗子笑得有些不自然,但是莉莉娅丝并没有在意。

    栗子知道,因为莉莉娅丝百分百相信家人,所以哪怕自己表现得再不正常她也她不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她捏着莉莉娅丝的水杯, 出了房间。

    四通发达的血族宫廷对于长期侍奉皇室,或者自小在此长大的皇室成员来说再然悉不过了。

    理论上从莉莉娅丝办公的房间到准备茶水甜点的后腾室只有-小段直廊栗子却抱着茶杯走了小半个宫廷慢慢香香的抵达了后騰室拎着茶壼泡上-杯茶之后小心翼翼的从口袋中摸出了-包小粉末,将之加入到茶水之中。

    粉末溶于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渣。

    她目视周围确认没有人发现之后,回到了莉莉娅丝办公的地方。

    “小姬茶来了。”

    ”哦,谢谢莉莉姐。‘莉莉娅丝露出-个疲倦地笑容

    注意身体,别太过劳累了,如今家里能抗大梁的人,只有你了。“栗子有些苦涩的出声道,

    “放心吧,皇姐,我可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一定会保重身体的。°莉莉娅丝甜甜一笑。“况且, 我还没培养出自己的接班入呢,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倒下呢。

    “小娅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了女儿,而我跟她之间只能活下来-

    ter--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一个,你会选择谁呢? 039栗子好似不经意的问道。

    “首先,我会杀掉问我这个问题的人。“莉莉娅丝眸子一塞。

    “我只是做个比方啦

    “我当然知道呀,不过嘛我要是真的有了女儿。那我大概不会怎么待见她吧。“莉莉娅丝下巴搁在jiāo叠的双手上。呈思考状。

    “滨读?这是为什么。“栗子有些困感。

    莉莉娅丝是一一个对家人无微不至的女孩,无论是作为妹妹还是作为岚与琳的小姨都无可挑剔,为什么轮到自己的女儿就不待见了呢。

    “嗯,如果硬要说为什么,那大概就是不想让她也有一天,会坐在我这个位置上吧。“莉莉娅丝的眸子中出现了一丝落家。”皇姐,一国之君看似气派,但当事人真的很开心吗?”

    “至少,我不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因为一个人有才华就東缚了她终生的自由,让她去做-个她迫不得已的事情无视她的意愿,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一生都不要展现出自己的才能,做-个平淡一生。 却能知足常乐的公主不好么?”

    ‘不待见她,让她知道我不重视她,刻意的去淡化她,这样她就可以免受权利带来的纷争了吧。”

    “啊,好像说的有点多了。”。没有哦。“栗子摇了摇头……我-直认真听着呢。

    “皇姐还有事情要做吧。”

    “无妨,在这里陪陪你吧。

    “皇姐还是赶紧回去的好哦,不然那两个小家伙可又要找妈妈了。”莉莉娅丝调笑道,“琳倒是可以生活自理了,但是岚才不到五岁不是吗,nǎi妈毕竟还是没有亲妈照顾得体贴的,快回去吧,

    “哦,好的,那你自己注意身体,你呀,真是跟父亲一 -样愛矚茶,- -天喝这么多顿, 小心把肚子喝坏了。”

    “嗅嗅皇姐血族哪有可能喝茶把自己的肚子喝坏呀。”

    注意下身体。” 栗子最后看了莉莉娅丝, 她已经埋头凝神的重新开始工作了,关上了房门的那一刻,她像是失去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半跪在地上,紧咬唇齿。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 莉莉姬丝的身体不见好转,情况更加恶化,医师们依旧没办法查出病情,他们断定这是女王日夜cāo劳 疲慧过度导数的,开出的yào方大多是一些养身恢复精力的。

    在这种情况下,栗子依旧天天请愿给莉莉娅丝泡茶,莉莉娅丝也从不拒绝。

    日子过去,莉莉娅丝从伏案工作,查成了只能在女仆的服博下批改文案,終日被女仆照料的关系,莉莉娅丝的贴身女仆发现了栗子的异常。

    例如,栗子为何每天坚持为莉莉娅丝泡茶水,莉莉娅丝的身体状况为何在这么多滋补的yào材下仍不见好转,最可疑的一-点

    栗子泡茶从不去茶点室,而是硬要绕道去一处十分偏僻的房间。

    事实上不止是那名贴身女仆,宫廷内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栗子的行为举止不对劲,明显不合逻辑,然而因为对方是莉莉娅丝的皇姐,哪怕是怀疑也只能强行打消。

    在见莉莉娅丝的病情始终无法好转,一天,贴身女仆终于下定决心,她冒着会被处死的风险,尼随栗子到了那间位置偏僻的后瞎房,从门继中亲眼目睹了栗子将那包诡异的yào粉倒入茶杯之中。

    万幸的是,这名女仆十分聪明,她没有选择去向莉莉娅丝告发栗子的诡异举止她清楚,信任家人的女王大人不仅不会信这种话,可能还会以造谣皇室的名义将她处死,

    于是,她跟几名忠于皇室的将领侍卫串通一气,布下局,让莉莉娅丝亲眼撞见了栗子在自己的茶dú中撒yào粉的场面。

    房门打开的瞬间双方的动作都僵直了。

    “莉莉子段下,请问您这是在干什么? ”贴身女仆搀扶着病弱的莉莉娅丝质问道

    自己的行为被撞破,栗子没有任何惊慌,反而露出了-丝解脱的苦笑,紧接着,她将茶杯往地上一砸,破窗而出。

    ‘女皇陛下,要遍么?”

    莉莉娅丝看着破碎的窗户玻璃,却是缓缓播了摇头。“将消息传告出去。先皇长女莉莉子意團课杀本皇篡位夺权,即日起,开除她与她女儿的皇籍,永远驱逐出境。

    ”是“身旁的几名侍卫奉命前去。

    陛下需要追究调查么。“贴身女仆营了眼栗子遗落在地上的yào粉。

    莉莉娅丝什么也没说,将之拾起,点火将之烧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了。“聪慧的贴身女仆什么也没说,退出了房间。

    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莉莉娅丝-人,她遥望着似乎近在咫尺的月牙,好似自言自语的喃喃道。“皇姐,保重。

    事情败露后回到家中的栗子打开房门,喘着粗

    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气。

    “欢迎回来哟,母上大人~-辛苦了呢。“岚笑眯眯的看着显得有些狼狈的栗子。“怎么样,莉莉娅丝女皇今天死没死呀?”

    子默不作声。

    “还没死啊,啧嘖,居然撑到今天了,不得不承认她的命比她父亲硬多今天是怎么回事,母上大人是家里蹲蹲久了,到郊外跑步运动了?”。别开玩笑栗子重重的关上门。“我的事情波莉莉娅丝撞破了,如果不是我险险逃出来,这时候可能已经没命了。

    “啊~~明~ ?”岚眯着眸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开始收拾行李的栗子。

    ”赶紧逃吧,待会儿血族禁卫军包围了我的宅邸,就谁部违不出去了!””逃不出去等等哦。“岗039一 把将 栗子收拾好的行李推翻,

    “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呢,只是看着你,事情败露了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你看我现在的模样像是很高兴吗? ?我狼狈极了! ”栗子咆哮道,“别捣乱,等会儿血族军队来围剿我们,谁部别想跑出去。

    “捣乱?到底是谁在捣乱呢,栗子小姐。“岚的声音逐渐变冷。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哦,我呢只是单纯的怀疑栗子小姐你不想干了而已。“

    “要我说几遍,我的事情败露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信你就看着吧。待会儿血族禁卫军就会过来抓我了!不仅如此。说不定他们还会将我一 整家人全部开除皇籍,你以为我在骗你? ?”。也许真的是这样吧,又或许不是,嘛,算了,事情进展到这种地步了,都一样。“岚面无表情的歪了歪脑袋,身体悬浮在空中,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魔能正往她的体内迅速聚集。

    “你想干什么? ?快放岚下来

    栗子小姐,我们是不是做过约定,你帮我搞定你的妹妹,然后推自己的女儿上位,成功之后我保证不会再对你女儿的xìng命造成威胁,我们是这样约定的对么。

    “那你应该知道,事情败露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吧? ?“岗眼神逐渐变得空洞,

    “不要,不要我真的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还是被发现了,我真的没办法啊求求你。放过岚吧,她只是-个孩而子跪下乞求寄宿在岚身体当中的‘人”,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的原谅。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