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终章~最后的执念(五千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皎洁的月牙悬挂在漆黑的帷幕,淡色的光为黑不见指的夜增添了-丝微不足道的明亮。「^求^书^帮^首~发」

    月光洒在黑夜之”下那-抹银色渐樱,狡黠微笑的女孩dàng着脚坐于树梢。

    闪烁的魔法荧幕将事件起因经过结果毫无保留的反映在观看人眼中。

    玉葱般的手指轻点下颚,女孩嘴角玩味的勾勒出一丝弧度。

    “让妾身帮你们一把好了,检验- -下你们这对假“兄妹”的感情能有多坚固,是否能超越与生俱来的血脉仇恨呢,呵呵,真是让人期待呢

    “遵循血脉反目成仇,还是说会有第二种结果呢,真麻烦~如果是那样的话妾身又得另外寻他

    六年前,老房内。

    “那个,母亲能跟你说几句话么?”母亲有些拘谨的推开房门,- -如既往的温柔和蔼却染上了几丝自己看不懂的异色。

    “嗯。”姬白合上了书本手册,示意母亲不必客气。

    两人-同坐在了沙发上。

    柔情似水的母亲今天看上去颇有心事,行为举止忐忑不安,话语略带吞吐,总是yù言又止,俨然是一副万言塞梗在喉咙口的模样。

    “小白啊,你呀,你看,你今年多少岁了呀。”

    “啊啊,是啊,+t岁了,这一眨眼的功夫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好像昨天还看着你跟小月在摇篮里边恬静的睡觉。” 母亲似是回忆似是惆怅的道。

    “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仿佛-瞬间斑白跟皱纹就爬上了我跟你父亲的脸你跟小月都是我亲眼看到大的,你俩如今这么懂事,母亲真的感到很欣慰。

    “嗯。

    “这么多年来,小月一直受你的照顾呵护,真是辛苦你这个做兄长的了。

    “职责所在。”姬白言简意赅的回答似乎让母亲更加为难了,像是不知道如何将话题进行下去

    “嗯,-眨眼你们就都长大了啊,双方之间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也有自己的隐私了,毕竟该懂得生理知识也都懂了,不能再向以前那般亲密了呢

    嗯。”姬白点了点头。

    “是呢,不能向以前那样亲密了,肯定不能像以前那般毕竟你们两个已经长大了,该有属于各自的生活,兄妹之间这样亲热总是有些奇怪的,被外人看到了也不母亲眼神飘忽不定,就像是在心虚似的。

    “嗯。”姬白迟疑了片刻,还是恭敬的点了点头。

    “小白你能理解就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孩子,不存在差别,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是希望你们两个都好好的,有属于自己的家庭与自己的生活。姬白沉默了,几个词语就像是刻意在反复强调似的不停在话语中出现,连傻子都看出来对方是

    “母亲可是有什么指示,但说无妨,姬白听着呢。

    “诶诶,我,我还能有什么指示啊,就是担心,担心你跟小月的未来,为你们两个着母亲话语有些支支吾吾, 像是被人chuō破了想法似的,显得有些慌乱无措。

    “你们两个啊,都已经长大了,兄妹之间关系亲密要好,真很好,可你们两个都已经过了懵懂间或许应该保持- 段小小的距离母亲不停地组织语言,似乎在盘思如何将这件事情说的委婉

    “事实上,父亲他也不止一-次向我表示,你跟小月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近了,这么大了还在-起睡觉什么的,你们两个都快成年了啊,这般做很不母亲也觉得

    “您认为我靠小月太近了么,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么。

    “好的,我明白了,以后会注意的。”姬白点了点头。“母亲大人还有什么事么? ”

    看着母亲为难的表情没有好转,,纠结的模样好似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白,你长大了。”母亲心中的沉重仿佛化作了这一 声长叹,她抚摸着姬白的脸颊,语重心长

    “你长大了,已不似当年那样不诸世事了,-些事情就算我们不说你也懂

    “这么多年来了,你差不多感觉到了吧,父亲对你的态度,多少有些微妙。

    姬白沉默不语,静静聆听母亲的诉说。

    “小白,跟母亲说实话,你是怎么看待小月的。

    “需要守护照顾的妹妹,亲人。”姬白- -五- -+的说出心中想法。

    “你没有非分之想么? 那种超越lún理的想法? ?”母亲盘问道。

    “没有。

    “真的一点都没有吗? ?

    姬白沉默了,在亲人面前,他说不了谎, 也不想说谎。

    “我会注意的,如果这是母亲与父亲的意思

    白,或许你真的只把小月当作是自己的妹妹,母亲也相信你这孩子的自制力,不会越过那条禁忌的线,可人终究是人,积年累月的陪伴难免心生情愫,小月对你的情感可能已凌驾于亲情至上,这是我跟你父亲都不愿意看到的,你懂我们的意思么?

    “明白了。”

    “你明白了么不,你根本没有明白。”母亲苦涩的笑了,仿佛心中有着无法言喻的难言之

    “我会保持距离的。”

    “不,情愫这种东西不是仅仅-句“尽量”就能把控的,人有时候感xìng更多于理? ?”母亲的喘息声伴随着情绪幅度起伏而急促

    那,您说吧,该如何是好。” 沉默良久,姬白开o

    你们两个不能在一 起,这是根绝的唯- -办法。”母亲深呼了口气,仿佛说出这句话已经耗尽了她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

    “这样么。

    “抱歉不然,不然这个家真的要被毁掉了。”母亲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哭腔,心中天人jiāo战,毅然决然只得将内疚抛开,厚着脸提出无礼的请求。

    姬白默默为她擦拭面颊上的泪痕。

    “为了这个家的和我求求你,离开小月吧 母亲哭诉着。

    “好的,我明白了。”如母亲意料的那样,姬白笃定的答应了下来。

    “真的,可以吗

    “母亲的请求,理所当然。”姬白将纸递给了母亲。

    “不着寸缕的我幸得母亲收养,离去也是子然-生,只可惜养育之恩只得日后在报。”姬白斩钉截铁,既没有死缠烂打也没有吞吞吐吐。

    “谢谢,谢谢愧疚涌上心头, 母亲泪流满面。

    “何谢之有。”姬白摇了摇头可是, 只是这样的话,小月会不计艰险的来找-原谅我这么母亲逐渐将目光移到了木桌上的水果刀。

    六年后,那个女人或许- -直饱受内心煎熬与折磨吧。

    “就是这样。”将当年的真相毫无保留的告知依偎在自2怀中的少女。

    “哦。”少女不咸不淡的回答了-声,低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她现在的脸色。

    “不相信么。”姬白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哪句话又说错了

    我一直都清楚。”怀中的少女小声嘀咕了-句,像是返巢的rǔ鸽。

    “为什么,现在才亲口对我说。”少女的声音有些哽咽。“我- 直在等,你对我的解释。

    “你以为我为什么生你的气为什么不将真相说出来?就算是事态所bī,私底下不行么?你还怕自己的妹妹不信你的话么? !”近几年来,近乎无yù无求的姬月在这一刻终于袒露了封闭的心

    “自那天你走之后,我每天都会在曾经常去的游乐场滑滑梯前等你,直到深夜,日复一日,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我,跟我解释清楚,我相信事实不是那样的-

    “可我没等到你,甚至我拉下面子主动寻你,却被你刻意的躲开,为什么吸

    “对他们养育之恩的报那你又曾想过我的感受吗? ? 你走了谁来跟我说话?谁能-眼就看出我的闷在心里的话,谁又能察觉到我的伤心难过?谁会在乎大呆子大笨蛋。”姬月低垂脑袋,微微颤抖的双肩证明了她此刻心情的不平静。

    这孩子总是故作坚强,不在任何人面前透露自己的脆弱,内心却多愁善感,容易收到伤害。

    【最新首发】

    ↘ 免费↙

    ↘ 首发↙

    ↘ 1 ↙

    ↘ 6 ↙

    ↘ 8 ↙

    ↘ 看 ↙

    ↘ 书 ↙

    姬白了解她,就像她了解姬白那样透彻。

    他拍着她的肩,默默承受包容她压抑已久bào发出的情感,什么话也没有说。

    fā xiè出来了好,人总会有七情六yù,封闭内心封闭情感,整个人迟早会因支撑不住而崩溃的。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向我如果早些,如果早些的话。”姬月抬起脸,挂在脸上的面具伪装被扯了下来,她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而已。

    “小月受委屈了,你的骑士回来了。”姬白将铁盔摘下,擦拭无暇脸蛋上的泪珠,僵硬的面部展露一丝柔和。

    “扑通。”姬月主动扑进了姬白的xiōng膛。r 2ksea,

    “哥别走,别离开我了好么,我好害怕,我感觉自己再发生改变,变得连自己都快要不

    “不会的,无论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有我在你不会消失,即使杀到炼狱之下,我姬白也要找到自己的妹妹。”骑士斩钉截铁的对自己所守护之人立下誓约。

    “啊咧,真是感人的重逢呐~醉卧美人膝,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脑海中的声音不适时宜的响起。

    “咚心脏宛若要从自己的xiōng膛里边进裂而出,浑身上下的血yè开始躁动不安,骨裂般的疼痛传遍全身上下。

    姬白动作一僵,痛苦的抱着脑袋在地上呻~吟不断。

    “呃

    “哥哥? ?你怎么了?”先是诧异,看着姬白不似假装的痛苦,姬月有些慌乱了,她想要帮助

    “不,不要过来! 1时间,仿佛有两个声音同时向她喊到。

    “怎么会这样,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姬月完全无法为其分担,只能在- -旁干着急-

    缕银丝若隐若现, 仿佛象征着诅咒的印记。

    不要,不要,不要这样至少不能再这个时候不能再跟她相逢的时候,不能在她面前

    “啊啊啊啊啊! 娇柔尖锐的声音响彻,发生的变化惊诧了姬月,以及不远处的木隼。

    “哥,哥? 姬月呆滞的缓步走向几步之遥内,那道包裹着宽大衣物的那-抹娇小银色。

    “咳女孩揉着生疼的脑袋,似是刚从疼痛中缓过神来。

    雪白无暇的银发披散而下,铺落地面,女孩用仅剩的布料遮掩自己的面容。

    “唔,不要,不要看过来,不要看咱了啦!‘

    “——你是,姬月呆滞的神色,仿佛被眼前的场面冲击到了世界观。

    “人类的骑士王,真实身份是披着人类躯壳的血族? ?哈哈哈,还真是个不多见的大新闻呢。” 从震惊中迅速缓过神的木隼玩味- -笑。

    “骑士王先生,你的真身原来是血族啊? ?噗哈哈哈你要笑掉我的大牙么,分明身为血,却毫不知耻的将骑士信条挂在嘴边? ?论伪装方面你还真是做足了功课呢。

    银发女孩掩着面,孱弱的挪动身体,完全没有理会木隼的嘲讽。

    “小月,你看清楚了!你这个男人,这个被你抱有爱慕之心的男人,他的真实身份是血族!是那群血灵的后裔,她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有目的的-

    团嘴。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这么巧? ?你是古兰族最后的末裔,她明显知道这-点!而血灵对我们的痛恨是源自血缘的,而且她的发色是银发不用我说你也明白, 她是皇室成员,所以她靠近你

    闭嘴! !”沉默的姬月情绪突然失控,十三柄尖锐凌厉的金矛呼唤而出。

    强横的神威之下,木隼十分明智的闭上了嘴,没有再继续刺激姬月。

    姬月双眸中闪过淡淡的金色,她将凌厉的眸子放到了小动作挪动身体的白姬身上,缓步走去。

    “瞪噔。

    “啊,好,好疼!快放开咱的头发啦,很疼的。”作为最熟悉她的人,白姬感觉到眼前的姬月

    “你,你是姬白,么。”姬月申请木讷,双目无神,无情的拽起白姬的银发将她整个拖拽到自己面前。

    “好

    “我问你呢。

    “当然咱当然血脉带来的恨意如同决堤的洪水淹没了白姬的心,她强忍着满溢的

    理智告诉她刺激现在的妹妹。

    “那么, 你,-直都在骗我,对么?”姬月凑近了脸,无神的眸子瞪的大大的,两张脸都快贴了一起,彼此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意在为自己的族人报仇,是么?“不, 不呜!”xiōng口喷涌的怒火与仇恨彻底失去了控制,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白

    “放开咱,放开咱!离咱远些,最好永远消失,你们这群该死的古兰后裔最好被放逐到邪神的位面永世为奴!”怒火朝天的声音好似已失去了控制,仿佛在说话的不是白姬,而是一 -个个潜藏于血脉千年的亡灵冤魂

    姬月眼神彻底失去了神采。

    “没听懂咱的话吗? ?拿开你的,脏,手!”

    “啪!” 巴掌声清脆而响亮。

    姬月难以置信的歪着头,缓缓转过脑袋,眼角划过- -丝泪珠。

    “你,你不要我了,又不要我了?”看着挣脱了自己的束缚,不断向外跑远离自己的银色身影姬月面目逐步黑化,与此同时,身上的气息大绽。

    “不要我了怎么可以不要我我等了这么久

    “哈哈哈哈! 第三道锁解锁成功了!” 木隼喜出望外的看着那道气息还在不断攀升的身影

    “原来这道锁是执念么? 这还真是要感谢你啊,骑士哦不对,血族的公主殿下。

    呼呼呼展开了双翼的白姬发疯了似的向外跑,仅凭本能的向外跑-

    路上很奇怪,瘫倒着很多粉碎的石像,就像是发生过打斗- -般。

    这些石像都是可以移动的话-有人将它们都清理掉了? ?

    没有多想的余裕,白姬凭借仅存的理智,飞向了那扇大门,快速按照记忆摁下四个删除键

    逃走,了?”快速移动到大门前的姬月看着空dàngdàng的门前双目无神。

    “小月,不冕下,没必要去管那只血族,不过是一个退化种罢了。

    “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你,有意见?”姬月脑袋像是上了发条似的,缓缓转动过来

    没木隼识趣的闭上了嘴,他明白,解开了三道绝锁的姬月已经彻底迈入了古兰帝皇模式,只是下,似乎跟传说中的绝对冷静并不一致。

    “哥哥不, 现在,应该叫你姐姐? ?嘻嘻嘻-令人感到惊悚的笑回dàng。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書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