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章 关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张敏敏有些悲悯地看着莫小丫,却又不知道再怎么劝她,看来,小丫她这次是动真感情了,只有真的动过心,才会这么极端地固执。免-费-首-发→【求】【书】【帮】

    有些事情,局外人是无法体会当事者的心情,她的规劝,她根本听不进去。

    下午,由于张敏敏坚持不回家,莫小丫只好陪张敏敏回了宿舍,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想尽快离开这个伤心地。

    张敏敏建议莫小丫先请几天假,回去冷静几天,给自己一个缓和的余地。她不知道莫小丫家里的经济情况,以为,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讲,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工作,丢掉了有些可惜。

    莫小丫感觉她就像自己的亲姐姐一样,她知道她是为她好,可她还是坚决地摇摇头“张姐,我不会再回来了,就是我的档案你先帮我放一段时间,至于你是打算先给我算请假还是给我停薪,我都无所谓了。”

    是呀,无所谓了,只是今天郎彦斌给她打电话时,她并没有给他说自己的打算,事情发展到现在,她也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她心里已经有了选择,所以,根本没有和他说的必要,要不要这个工作,都是自己的决定。

    而且,他和她,也已经不可能了。

    她变心,就是对他的变叛,她既然看明白了自己的心,就不能再和他继续走下去了。

    莫小丫,她,只是需要离开这个地方,好好地,好好地安静下来,找个安静的地方养伤,可是苏尧,我还能让你负责不成?你何必要躲我?她是纠缠别人的人吗?

    “那也好,我就先按照事假给你算一个月吧,凡事要留有余地,所以,你要跟你们部门的领导说一声,就说家里有事情,需要请假,这样,档案也可以理直气壮地放在这里”

    没有给自己过度考虑的余地,莫小丫立刻就给主任林志强打电话请了一个月的假,至于借口,莫小丫是想了一个,没办法,张敏敏的这番心意,她必须要领。

    随后,她又给程海燕发了个短信告知,反正,最近这段时间,她似乎对自己也还过得去,也许,是因为当领导了的缘故吧。

    莫小丫苦笑一下。

    再次,她拨打了苏尧的电话,竟然又处在了关机状态。

    仅有的一点希望也熄灭了。

    照顾张敏敏吃了晚饭,莫小丫却没有胃口吃东西,乘张敏敏睡着时,她来到街上转悠,却不自觉地上了一辆公jiāo车,下车后,她才发现,她竟然是站在了苏尧上班的地方。

    仰望那栋楼,看着苏尧办公室的窗口,里面灯光漆黑,她知道那里面现在肯定没有人,她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

    苏尧,你知道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吗?

    此时站在他办公楼前,凝望他的窗户,她似乎觉得他也正站在那玻璃窗前与她对望

    难道你还没有死心?

    她自嘲。

    刚要转身走,却冷不防差点碰到一个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

    莫小丫连忙说,等转过头时,却发现被撞的不是别人,正是何欣雨。

    “莫小丫?你怎么在这里?就你自己?”她有些狐疑地问。

    “我”,就像被人抓住了见不得人的把柄一样,莫小丫一时回答不上来。

    在苏尧办公楼前与她相遇,再一次让莫小丫尴尬和难堪。

    可何欣雨已经从莫小丫脸上瞧出了狼狈,她进一步试探道“你是来找苏尧的?”

    “没有,我只是路过这里。我还有事,再见。”

    “等等,你过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他出差了。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传份资料,要不一起上去到他办公室坐坐?”

    是么?苏尧,你不接我的电话,果然是躲我的意思么?在你心里,我真是那种纠缠别人的女人吗?既然你敢耍我,何必这么快就开始躲起来了?

    可是,她真的好想知道他在哪里,好想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看着何欣雨假装的大度,她找借口鼓励自己说何欣雨你不是不喜欢我跟苏尧走近吗?好啊,我现在就响应你的热情,看你拿我怎么办?

    她使劲咬了一下嘴唇,克制住内心的痛苦,笑着转过身说“还是小何姐体贴人,我反正也没事,而且苏尧也不在,那我就陪你上去?”

    何欣雨微微一怔,随即也笑着说“好,一起上去,我正好也还有别的事情和你聊聊。”

    两个人一同向苏尧办公室的楼上走去,到门口开门时,何欣雨在包里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钥匙,却从包里掉出一页纸来。

    莫小丫看何欣雨还在专心找钥匙,她只好弯腰帮她捡起了那张纸,由于纸没有折叠,拿起来的时候,页面正好朝上,就算她不想看,却还是用目光扫了一眼。

    要怪,就怪这楼道里的灯光太亮了,她这一扫之下,整个人就呆若木鸡了。

    而握住这轻飘飘一页纸的手,也僵在了那里。

    “哦,这个,真不好意思,这是7月26日,我做的检查,苏尧他要做爸爸了,他出差回来,我们就打算筹备结婚了呀,我的包怎么破了,钥匙难道掉了吗?”

    何欣雨的话,提醒了有些发呆的莫小丫。她这才有些反应过来,连忙把那片纸塞进何欣雨的手里,然后,说了声“祝福你和苏尧,再见。”

    然后,她不等何欣雨说话,快步向楼梯口走去,等拐过那个弯,估计何欣雨的视线扫shè不到她了,她立刻小跑起来,飞奔下楼,出了设计院的门,扶着一棵树大口喘了会气,又回望了一下这栋楼,然后拦了一辆车绝尘而去。

    何欣雨靠在苏尧办公室的门前,也是恨意满满苏尧,我有多痛苦,我就会让你多痛苦,你不接我的电话,你躲我,我也让你找不到她。是你先对我无情,我才对你无义的,我做不到忘记你,也不愿让你忘记我,既然你不爱我,那你就恨我好了。

    她昨天跟莫小丫谈过话后,想,万一莫小丫找苏尧质问,苏尧肯定也会反过来责问她,但一直都没有接到苏尧的电话,忍不住打了过去,却发现已经关机。

    他在躲她?难道他换了手机号码?难道他已经开始防她了?难道他和莫小丫已经达到了如此信任的程度,对她的话根本都不在意?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她得不到的,那个莫小丫也休想,休想

    她又哭说求姐姐帮她弄一张怀孕证明,她知道姐姐有个同学就在fù幼保健站工作,她说她要报复那个狐狸精,拆散苏尧和那个叫莫小丫的狐狸精。

    那位当姐姐的一听,不但不劝妹妹放手,反而火上浇油地说“小雨,你放心,这口气一定要出,就是不能让那狐狸精得逞,一个小地方来的臭丫头,还敢抢别人的男朋友?”

    今天何欣雨从姐姐那里拿到了怀孕证明,按照她的要求,检查日期就填写的是苏尧和莫小丫相跟着回公司的那天,在何欣雨的意识里,那个日子,实在太让她气愤了,想想他们当时的神情,简直嫉妒到要疯掉了。

    只是,天公作美,刚在想怎么才能让莫小丫看到这个怀孕证明,没想到,路过苏尧设计院门口,正好碰到了莫小丫。

    几句试探后,她心里再次冷笑道一切都是天意,所以,她又假意邀请,然后

    莫小丫回到宿舍,第一次,当着张敏敏的面痛哭了起来,自从外婆去世那些天后,莫小丫绝对没有这么放肆地哭过,可是,在她离开这个城市前的这一晚,她哭得抽噎难禁、肝肠寸断。

    一份情,没有意识到时,错过,或许并不觉得很痛苦,可是,为何此时她偏偏这么清楚地明白自己的感情?

    为什么,却是这样的结局?他和她已经有孩子了啊

    为什么回忆起相处的点滴,却分明有那么深刻的爱意?

    他却如此华丽转身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记得那天,苏尧曾在她耳边说“小丫,如果我们现在才发现真爱的人就在眼前,我们是不是该重新选择?”

    可如今,他已经是快要当爸爸的人了?是不是就在那天,他正好知道了何欣雨怀孕的事情,才这么躲着自己?

    她一会儿怪苏尧不该招惹她,一会儿又为苏尧开解,哭过伤过后,她知道,在一个尚未出世的苏尧的宝贝面前,她只有退出了。

    张敏敏第一次看莫小丫哭得这么伤心,她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她,只是坐在她的床边,一直用手轻轻拍着小丫的后背,看她终于有些安静下来了,她才说“小丫,既然很爱他,那就争取啊,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

    “可他女朋友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你知道吗张姐孩子啊,那是苏尧的孩”

    这是张敏敏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个她从来不曾听过的名字。

    张敏敏继续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却再也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劝解和开导她。

    想说郎彦斌也挺好的,未必那个人就会比郎彦斌好,可是,张敏敏知道,别人眼里的般配不般配,都不是最主要的,重要的是那个人让她这么痛苦,她还这么念念不忘地为他着想。

    “回家散散心也好,其实,多热烈、多深沉的感情,都有忘记淡化的时候,把一切jiāo给时间,慢慢地你就学会忘记了。”

    这一晚,莫小丫从梦里哭醒过好几次,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一个对感情看得很开的人,到头来,心竟然是这么地痛。

    第二天一早离开时,莫小丫抱了抱这个城市唯一让她有真实感的张敏敏,“保重,”她说,“姐姐一定要好好保重啊。”

    上了火车后,莫小丫最后一次拨打苏尧的手机,强装大度和轻松,假装祝福他时,最后再听到他的声音,但是,这次是机械化的声音提示“你拨打的用户已经停机。”

    失望之下,心疼了几下,就算是为了逃避自己,也没有必要停机吧?她觉得自己的自尊像一块被丢弃的破抹布一样,自己的心也是又一次低到了尘埃里,可是,一次一次,拨打他的电话,就是在自取其辱一次。

    为了让自己彻底死心,也为了彻底绝了自己的幻想,她直接从手机里取出电话卡,扬手就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内心的伤,她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疼痛。

    也才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她对这个城市就有了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

    努力不去想苏尧,可是听着火车广播里的那首《广岛之恋》,她忍不住再次泪流满面。

    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

    二十四小时的爱情

    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越过道德的边境

    我们走过爱的禁区

    享受幸福的错觉

    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是谁太勇敢说喜欢离别

    只要今天不要明天眼睁睁看着

    爱从指缝中溜走还说再见

    不够时间好好来爱你

    早该停止的游戏

    愿被你抛弃就算了解而分离

    不愿爱的没有答案结局

    不够时间好好来恨你

    终于明白恨人不容易

    爱恨消失前用手温暖我的脸

    为我证明我曾真心爱过你

    爱过你爱过你爱过你

    而车窗外,不知何时竟然飘起了雨,整个空气里漂着潮湿和雾气,就像她的心情,迷蒙而不再透亮。

    而所有的思念都不由她来控制,所有的记忆都一一在她脑海里回放,和他每一次见面和相处的细节都那么一次一次的清晰,仿佛触手可摸。

    只是让莫小丫没有想到的是,在她回到家的第二天,郎彦斌就到了她家所在的c市来找她。

    原来郎彦斌毕业离开时,不仅记下了莫小丫办公室的电话,而且还留了她家里的电话和地址。

    莫小丫上火车后把电话卡扔了后,他一天没有跟莫小丫联系上,就打到她办公室,才被告知,莫小丫请假了。

    幸亏还留了她家里的电话和地址,否则,要是莫小丫走掉后,她要不再跟自己联系,是不是从此就这么失去,最后再成为路人?

    如此一想,郎彦斌发现,有时候,有些方面,他和她还真像路人一样互相并不了解。

    当他打通莫小丫家里的电话时,他立刻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种萧瑟和萎顿来。

    见面是在一个距离莫小丫家不远的一个咖啡店。

    看着莫小丫那浑身掩饰不住的失魂落魄,他问“小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上去精神很不好呀,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

    看来他还不知道实情,也好,有些伤口,适合自己慢慢愈合,如果再生生撕开,真是很疼,不,哪怕是再回望一下那从未得到的失去,心都很疼很疼。

    “也没有什么,主要是最近公司不顺心的事情太多了,我自己觉得太累,不想在那里干了,所以,打算辞职。”

    莫小丫搅动着咖啡,闻着咖啡浓郁的香味,此时,却很惧怕那入口的涩味。

    “真的吗?小丫,你是怎么想通的?其实,我本来打算再过几天就要去北京了,原本打算等我在那里找好了工作,安顿好了住处,再来劝你辞职。既然你不想在那里干了,不如我们一起走吧,一起去北京。”

    莫小丫看着郎彦斌那热情的眼眸,有些失神,随之,不知不觉眼泪就涌了上来。

    才离别不到一个月,她和他已经完全地陌生了,他之于她,已经不再是她要爱的那个人。

    该怎么说,才是对你的不残忍?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硬是把眼泪bī回去,咬了咬嘴唇,猛地抬起头,竟然不知不觉说出了这么句话“我们分手好吗?”

    “什么?你说什么?”郎彦斌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胳膊,激动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bī视着她。

    担心了那么久,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你,为什么?难道我不够爱你吗?”他再问。不,我决不放手,他坚定地告诉自己。

    “我没有信心走下去了,我怕以后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告诉我,我想要的幸福是什么?”他的眼睛像要喷出火来。

    “不要bī我,可是我没有办法”

    可是我没有办法骗你,可是这个“骗”字怎么也说不出,她的心情她的感情,她无法说给他听,只能说她对他确实不是爱,可是,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莫小丫和郎彦斌的爱情故事到此结束,下面是郎彦斌的儿子郎晓东的爱情故事:

    陆小西今天的心情很糟糕。于是她努力地微笑,她积极地做事情,她想用快乐的行动带来快乐的心情。

    “老兄,怎么办,我自打前几天摔了一跤,这腿一直不利索呀,这么高的架子,我实在爬不上去呀。”陆小西的同事小贾正在冲架子上的安装工人喊着。

    “可是这么大一个广告牌,我一个人实在没法安装。”架子上的工人颤颤悠悠地扶着硕大的广告牌子,焦急地冲下面喊道。

    “咱们头简直是省钱省到家了,这么麻烦的活儿就找一个工人。”小贾冲着陆小西抱怨道,“成天把咱们抓来充当劳工。你说你一个搞文案的,我一个搞设计的,也得来干这些体力活,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的剥削。”

    陆小西笑了,其实在“诚艺”这样的小广告公司,根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文案和设计工作,每个人实际上都身兼数职,关键时刻,安装工的活儿也得干,今天她就和小贾被派到大马路上来协助安装广告牌了。她对小贾说“得了,我上去。”

    “你行吗?”小贾怀疑地看着她,“小西,你是女同志,又是大病初愈,让你爬这么高的架子,我可实在不忍心呀。”

    小贾这人是个很好相处的同事,就是嘴贫一些,陆小西也不和他废话,不由分说就爬上了架子。

    “小西,你可真是女中豪杰。”小贾在下面竖起了大拇指。

    陆小西其实今天浑身没劲,她刚刚生了一场严重的病,昏昏沉沉地睡了三天,今天才回来上班,可是,广告牌总要有人来安,她觉得自己还能胜任这活儿。

    陆小西帮安装工人安广告牌的当儿,小贾还在下面唠叨“小西,你知道咱们头儿最近为什么变本加厉地抠起来了吗?原因是她老婆想从海边买套房子,以备每年暑期去度假,咱们头儿可不就得想方设法地省钱,所以呀,他就把咱们一个人当三个使。”

    陆小西和小贾供职的诚艺广告公司的老板叫孙诚,人其实还不错,特别能干,就是有些妻管严。

    陆小西站在架子上说“那咱们就助咱们头儿一臂之力,等他从海边买了房子,咱们也跟着度假去。”

    “我跟着还有希望,你可没戏,咱们头儿他老婆,那是个特大号醋坛子,一见头后面跟着女xìng动物,马上就吐酸水。”小贾笑道,“更别说是你这样的待字闺中的美女了。”

    “谢谢夸奖。”陆小西大声冲小贾喊道。

    在高高的架子上忙活了半天,陆小西刚刚腾下手来,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看,犹豫了一下才接起来。

    “小西,你在哪儿呢?”尹建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一个离地面八米高的架子上呢。”陆小西尽量用愉快的声音回答。

    “架子上?”尹建勋的声音立即紧张起来,“你在架子上干什么?”

    “安广告牌呢。”陆小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一些。

    “我听三妮说你病了?”尹建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关切。三妮是陆小西舍友陆淑婷的小名,看来这个三妮又多嘴了。

    “奥,前两天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了。”陆小西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要注意身体。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干吗又爬到架子上去?你们公司安广告牌不找安装工吗?”尹建勋听上去有几分愤怒。

    “我可以的,已经安好了。”陆小西顿了顿,问,“哥哥,昆明那边很暖和吧?”

    “嗯。天气还行。”尹建勋换了更温柔的声音,“小西,你喜欢什么,我给你带回去?”

    “不用了,你好好陪曼茹姐度蜜月吧。”陆小西说,“好了,哥哥,我要回地面去了,再见。”说罢,她快速挂了电话,仿佛怕尹建勋再说什么似的。

    尹建勋刚刚挂断电话,新婚妻子苏曼茹就走了进来,问道“建勋,给谁打电话呢?”

    “给小西。”尹建勋面无表情地回答。

    “我发现你对你这个妹妹还真是关心,出来度蜜月还放不下她。”苏曼茹撒娇地说,“我都有些妒忌她了。”

    “说什么呢,她是我的妹妹。”尹建勋不耐烦地说。

    “可是只是一起长大的朋友而已,又没有血缘关系。”苏曼茹嘟囔。因为昆明的天气比云海暖和得多,苏曼茹穿了薄薄的裙装,更衬出她曼妙的身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