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流言蜚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因为莫小丫吗?”她不甘心地追着他的要走开的背影,单刀直入地问。「^求^书^帮^首~发」

    她看到苏尧明显地愣了一下,却没有回头,直接走了。

    原来真是莫小丫?原来真是她

    第二天,她下班后,由于心情不好,去逛街,却在街上迎面遇到了神思恍惚的莫小丫,然后又看到了一直跟在莫小丫身后的苏尧。

    他的眼睛里只有莫小丫,他的目光只追随着她的背影,保持固定的距离,默默地一前一后走在人流中。

    何欣雨的情绪立刻就失控了,苏尧,原来你也有如此痴情的一面,可你却吝啬于给我一丁点儿。

    昨天刚分手,今天就向她告白了吗?

    哈哈,苏尧,你被拒绝了吗?否则怎么只是跟在她的身后?

    苏尧,只要你是真心爱她,我的伤心,就一定要加倍奉还给你。

    何欣雨没有回家,直接来到了她姐姐家,见了姐姐,忍不住就放声哭了起来。

    有男朋友的人还抢人家的男朋友?看自己妹妹伤心成那样,nǎinǎi的,就算不能让妹妹和苏尧和好,也得出了这口恶气,

    姐姐是个市场管理员,跟那些小商小贩打jiāo道久了,xìng格也变得粗砺起来,听了这个宝贝妹妹的哭诉,联想到前些年被自己丈夫背叛过的痛苦,她就旧恨新仇一起算在了莫小丫的头上,第二天专门抽了个空,她拉上妹妹,直接杀到了这个狐狸精的公司去。

    却没有想到,这样的狐狸精,竟然也会有人给她出头?而且也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只是这一闹,何欣雨觉得没有达到她的预期,她要的不仅仅是让莫小丫在公司的名声坏掉,她更要的是苏尧和她没有任何在一起的可能。

    如果,莫小丫告诉苏尧她们来闹了,也许会适得其反,所以,她又装备了自己的心,乘胜追击,彻底毁掉莫小丫对苏尧的希望。

    假如,她莫小丫对苏尧确实也有爱的话,她一定要毁掉,一定

    离开时,她看到了莫小丫苍白的脸色,她看到了莫小丫失望而痛心的表情,她知道,就算苏尧来收拾残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到时候,他苏尧所受的苦涩,就当是他在偿还欠她的感情。

    果然,何欣雨的观察和判断都没错,她走了好久,莫小丫都回不过神来,心里真是无味杂陈。

    独自坐了好久,才从座位上起来。

    莫小丫经历了今天这个当众被羞辱的场面,情绪本就差到了极点,现在被何欣雨的一番话,更弄得难过异常。

    在宿舍已经哭过,现在她一遍一遍告诫自己不许哭,如果自己只是别人戏耍的对象,这心无论怎么痛,都不可掉眼泪。

    但她脸上的笑那么苦涩,而心里更是一浪又一浪的痛苦。

    她装作轻拂脸前的发丝时,悄悄抹了一把眼泪,苏尧,原来你也这么幼稚无聊吗?

    不,她接触的苏尧,没有那么肤浅。

    可是,任何事情,都不会是空xué来风,如果不是她说的那样,她怎么会知道那个网络事件?

    莫小丫一路伤怀,一路思量。

    表哥?怪不得她昨天觉得那个人在哪里见过?也怪不得那个人看到自己时一脸莫测的表情,却原来他在得意自己被他们纳入游戏而不自知?

    可是,苏尧,你真是这样的人吗?

    你说,你只不过是帮那个表哥解决了一下谋生的问题,难道,这种忙你也帮?

    苏尧,你说还记得我们是校友,还说记得那年的那个学习经验jiāo流会,还有那封辜负了真主人的信,可是,演戏怎么可以演得这么用心?

    那天让自己恍惚的那束玫瑰和拥抱的图片,竟是苏尧的诱饵?

    点点滴滴啊,他和她相处太少,可每次都让她难以忘怀。

    苏尧,你到底是怎么一个人呀?

    莫小丫在回宿舍的路上,她想,所有这一切总是要亲自问问他吧,到如今,能做到潇洒一笑就置之不理,已经不是自己能做到的了。

    忍不住拨了苏尧的电话,没想到,电话竟然关机。

    莫小丫想到何欣雨离开时,还接到了他的电话,难道,他?

    莫小丫一路魂不守舍地回到宿舍,一进门,却见张敏敏抱着个枕头,不断在床上翻来覆去,还不时发出一些痛苦的shēnyín声。

    “张姐,你怎么了?”莫小丫大惊失色,尤其是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她在心里更加把张敏敏当成姐姐一样的人来关心。

    “小丫,我,肚子疼”张敏敏吃力地说。

    “张姐,我送你进医院吧?”

    “不用了,挺过今天就好了”

    到晚上,张敏敏肚子疼得更厉害了,莫小丫扶着张敏敏去了好几趟卫生间,她以为张敏敏来例假了。

    可是到半夜里,张敏敏终于挺不住了,她说“小丫,你送我去医院吧,我流产了,你别给别人说,女人流产,心里总会自责没有保住自己的孩子,我不想让别人问起”

    莫小丫一听,眼泪上来了“对不起,张姐,是不是今天你帮我,被那个女人伤着了?对不起,张姐”

    “别说对不起,不是你的错你快去叫出租车”

    半夜里,当莫小丫好不容易把张敏敏送进医院,看着她被推进了fù产科的手术室,看着张敏敏紧闭的眼睛,那眼睫毛颤动着,眼泪大颗大颗地滚了下来

    等再回到病房,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张姐,你好好睡一会吧,晚上也没有吃饭,要不输点葡萄糖吧,我看着”

    张敏敏摇了摇头。

    半晌,她才说“其实我,真的很想留下这个孩子,但却不能。小丫,明天,我不想回宿舍,也不想回家,还想在这个冰冷的病房里住一天,想好好想清楚一些事情,明天早晨,你回去给我拿件内衣和一套干净衣服吧。”

    “张姐,对不起,都是我害的,我知道你现在的年龄也到了该要孩子的时候”

    “小丫,别再说对不起了,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现在很想睡觉,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

    “好。我守着你。”

    张敏敏看了一眼莫小丫,也许,她现在真的太需要有人陪,对莫小丫的话没有说什么,定定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叹口气,翻个身面壁而卧了。

    其实,这一晚,对莫小丫来说,也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她想来想去,最后竟然又一次想到了辞职。

    经人这么一闹,自己还有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在这个公司呆下去吗?她自问不能了,她,没有必要委屈自己,她也不要被别人议论和猜测。

    只是,苏尧,她每想一次这个名字,心就痛一次。

    第二天早晨,她照顾张敏敏吃了早饭,赶快回宿舍给张敏敏找内衣,再急匆匆地赶回了医院,推开门,却发生总经理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正一边说着话一边给张敏敏削着苹果。

    只是他背对着房门坐着,并没有留意到莫小丫的出现,但张敏敏却看到了莫小丫,她没有说话,莫小丫连忙又关上了门,赶紧消失在楼道的另一个拐角处。

    她此时又打苏尧的手机,这次,手机通了,没想到人家张口就问“你是哪个?”

    莫小丫心怀忐忑地拨这个号之后,就紧张地一次次安慰自己要冷静,竟一时没有听出来这问话的人是不是苏尧,闻此言,只觉得脑袋无限膨胀,耳朵仿佛处在了失聪状态,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又咚咚地剧烈敲击着xiōng腔。

    没想到自己的情绪反应这么大,她连忙扶着楼梯窗口的护栏,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

    她疑惑地看了看手机屏幕,没错,就是苏尧的手机号,曾经多次打过这个号的,“苏尧?”终于还是艰难地问。

    “你打错了。”对方说完这句话,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莫小丫手哆嗦着再次确认这个拨出去的号码,千真万确,是苏尧的,就是苏尧的,苏尧,你怎么了?难道你真的是在耍我?

    可是,既然是耍人,好戏也才刚刚开始,怎么就草草收场了?难道是因为她告诉你,说我已经知道了真相吗?

    她目光透过窗玻璃,却正好看到总经理从这栋医院大楼出去,走了几步,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人来人往的住院大楼。

    张姐,你就是为这个男人痛苦吗?奈何女人都是这么痴情?偷偷流泪的也都是女人?

    她在那里又站了片刻,纷乱的心才慢慢有些宁静下来,这才又来到张敏敏的病房。

    张敏敏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呆呆看着天花板发怔。

    “张姐,你的衣服拿来了,你看现在要不要换上?”

    张敏敏摇了摇头,说“先放着,我下午就准备走了,走之前再换吧。”

    “张姐,你不出院,是不是就是为了证明,他是否敢来看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小丫竟然这么问张敏敏。

    经过这两天的事情,她和张敏敏之间似乎已经是最贴心的朋友。

    张敏敏眼睛依然盯着天花板,可一颗清泪从她的眼角再次滚落。

    答案不言而喻,莫小丫心里一声叹息。

    替张敏敏把那颗眼泪擦掉,没想到,仿佛冬眠般没有知觉的张敏敏,此时像是忽然清醒过来了,她的眼睛好像顷刻间注满了水一样,眼泪一颗一颗,终于流成了一条小河。

    张敏敏无语望天花板,她也找不出更好的话语来安慰她。

    这病床前一个默默流泪,一个轻轻给她拭泪,好久了,莫小丫才想起来刚才在楼道里想好的话。

    她说“张姐,我打算辞职,我也懒得写辞职报告了,更不想到你们办公室去说了,免得他们又乱猜测,给你说一下,以后,找到合适的单位,我的档案还要带走,张姐,能不能现在先放公司呢?”

    张敏敏这才奇怪地看了看莫小丫,有些艰难地问“就因为昨天的事情?其实清者自清,你何必在意那泼fù的话呢?你这一走,才遂了那些人的意”

    莫小丫没有回答张敏敏的疑问,而是反问到“张姐,爱一个人是不是有错?”

    “我也不知道,小丫,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最近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你的名字和李清流的联系在一起才没有多久,现在又被这么两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找来?是不是有人故意找你的茬呀?”

    “什么?什么意思?”莫小丫惊讶地忘了流泪。

    张敏敏一看莫小丫这付表情,她有些后悔说了出来。

    “张姐,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下午那会,我好像隐约也听到一些古怪的言论,到底咋回事情?”

    张敏敏只好把关于她和李清流的留言说了一遍,她说“今天告诉你也是想让你明白,如果是别人的造谣,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在意,否则,你就称别人的意了。”

    莫小丫心里那个惊讶和气愤,呵呵,真没有想到的是,原来自己早已经是别人眼里的妖精,原来,在别人眼里,她和心里尊敬的李清流主任之间却也是那么令人不齿?

    猛然间想起来了,那女人来昨天来闹的每一个细节,大脑里捕捉到的每个信息,耳朵里听到的每局善意的或者恶意的话,都慢慢回想起来。

    莫小丫一时气得眼泪又上来了,张敏敏极力去劝说她,她咬着自己的唇角好一会,才说“张姐,我也不知道我得罪了谁,李主任调走之前,我和我男朋友一起在那个酒店给他送过行,那时他们一家三口都来了算了,我懒得去理这些里,我不是想跟谁斗气,我也犯不着和谁较劲,她们的话都还没有那个份量,我想离开,是因为这里的人和事情,除了你,已经没有值得让我留恋的了,就是想走了”

    “因为感情?昨天那泼fù到底为了什么?你招惹了谁?”

    “张姐,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招惹,他我想,应该是他们误会了吧?”

    莫小丫现在什么也说不清楚,一脸的茫然和痛苦,张敏敏却似乎有些了然。

    “他是昨天那女孩的同居男友?你爱他吗?他爱你吗?”

    同居男友,其实也和丈夫的xìng质差不多,所以她忽然情绪激烈地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开心,觉得彼此很懂对方,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爱不爱我也不确定,也许是因为他要跟女朋友分手,所以,他女朋友姐妹俩就找上门了”

    “会不会因为小郎不在身边,有些寂寞才会?”

    “也许吧,张姐,我从来就习惯于一个人的世界,原来和郎彦斌在一起时,他总是说我不够爱他,说我根本不需要他,在不在一起,我好像也不觉得怎么样,可是,我现在怎么这么难受,这两天怎么忽然就觉得寂寞?”莫小丫喃喃地说。

    “两个人都不在眼前的时候,你更想念哪个?”

    苏尧。

    她心里立即闪过这个名字。

    有时候,哪怕是和郎彦斌在一起的时候,心里也会不间断地闪过这个名字,只是,她一直不原意面对而已。

    只是,这次,苏尧的那个拥抱,那些关于真爱的话语,使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内心,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想清楚时,就出现了这一系列的变化。

    人生无常啊,20岁的莫小丫不想过得这么复杂,她只想用离开的方式来结束这种纷乱。

    尽管,内心里有太多话想问苏尧,但两次电话未通,一次电话被挂断,她已经彻底失掉了勇气。

    面对张敏敏的问话,她说“我谁也不想,估计就是谁也不爱吧。”

    张敏敏听了这话,摇了摇头,又盯着头顶的那盏灯发呆。

    “小丫,其实,你还没有结婚,关于感情婚姻,有什么不能重新来选择?我觉的,人的一生,如果能遇到彼此相爱的人,真的很不易,你要真喜欢他,他也真喜欢你的话,就勇敢点吧,在这个事情上,千万不要委屈自己,女人的婚姻如果不幸福,就感觉像是白活了一场”

    “张姐,可是他的电话打不通,他女朋友说,他只是为了张姐,对爱情婚姻,我从来都是很胆怯的,我宁愿意选择一个爱我的人,我也不想找一个自己爱、可对方不爱自己的人,至少这样,我感情上没有那么多的患得患失,就算有天,他想离开我,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难过”

    “小丫,看来你是爱他了,可是,如果你逃避,以后找个不懂你的人,就算他现在包容你对你好,可他未必会爱你一辈子,只有懂你的人,才会经受住诱惑,两个人才会真心走下去”

    莫小丫忽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她换个话题说“张姐,流产也要好好坐月子的吧?要不会落下病根,下午我送你回家多休息几天吧。”

    说完,她又想起,以前张敏敏好像说过,她爱人在外省一个工程项目上工作,她连忙又加了句“如果家里没有人,我伺候你几天也可以,要不让你爱人回来陪你几天。”

    没想到张敏敏听了这话,又有些泪意,她说“我不想回家,我就回宿舍,反正别人也不知道,这次养好身体后,我打算离婚。”

    莫小丫惊呆了“为什么?就因为这个孩子没了?”

    那不是她莫小丫的罪过?

    “他当初追我时,那个热烈劲别提了,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可是呢,后来,他上了项目,在工地上没有一年时间,就直接跟一个女人好上了”

    “后来,他的父母也知道了,就建议我也上项目跟他在一起,也许这样就好了。

    其实,工地上很多人,因为常年分居的现实原因,感情多多少少有些问题的,我因为当时过多地把根源归结于客观原因,所以,也那么做了,想,如果他能改过,我就原谅他,以后他到哪里,我跟到哪里,不让他一个人寂寞。

    可是,没用,男女之间的事情,一旦开了头,不是那么容易断掉的,何况那个女人,是个很的人,反正,就算我在他身边时,他们还经常在一起,她丈夫对她那些烂事儿根本管不了,任由她胡来”

    “事情到这个地步,我想,我们两个人,当初过多地在意对方的外表,却忽略了真正去了解对方,所以才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所以,我多次提出了离婚,可他就是不同意,但毛病也改不了,反正,两个人都耗着,这辈子,好好过下去的可能xìng是没有了。也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一直没有要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他来得不是时候,也不该来,就算生下他,以后他的父亲也不能正大光明去关心他的成长,所以,我忍痛进行了yào流。昨天心情真是太低落了。没想到那个泼fù来欺负你,我正好找个借口发发心里的火,不是因为帮你出头才造成的流产,你不必内疚,也不要有负担。”

    “难道是?刚才那个人他爱你吗?”

    莫小丫问出了这句话就觉得有些唐突,毕竟那是公司的头儿,可是说出的话收回已经是不可能了。

    “他大我十来岁,应该对我是很好的吧,因为一年前,我想从项目上调回来,就是他点的头,他也知道我丈夫在外面的情况,所以平时对我多了点关照,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一起了。”

    “反正我对婚姻很失望,有人愿意把我当成宝贝一样,我就想让自己沉溺到里面了,过一天是一天,老公他在外面胡来,我为什么还要给他守身如玉?”

    张敏敏的话语里有些恨意,她仿佛跟那个不再珍视她的老公赌气,又仿佛在跟自己赌气,总之,声音平静,内心不平静。

    “要是你离婚了,他会娶你吗?”

    “我想他不会的,我没有问过,也从没想过嫁给他,他的爱人我也认识的,我不过是有个温暖的安慰而已,从来没有想过破坏他婚姻的事情。”

    可是,你已经在伤害她的婚姻了,莫小丫心里叹息。

    “再说,当官到那个位置,怎么会轻易离婚,大家都活在现实中,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男人不多,不过,我不管能不能离婚,也是打算以后要辞职的。如果他不离,我就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生活,反正我也没有再结婚的打算。”

    “我只是不想这么干耗下去了至于其他的,我绝对不会强求,没有什么是必须拥有的,最主要的是我要对自己好丫,我从来没有对他提出过任何要求,反正我是要辞职离开了,你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如果你忍一忍不离开,我可以帮你,一年后,让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