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5章 苦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谁知王雅琴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心里一阵苦笑现在事情没有落到你头上,你当然可以站着说话腰不疼。免-费-首-发→【求】【书】【帮】

    转念又想,会不会她都提前走了关系,所以才没有派她?

    腹诽一番,她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找出自己的u盘,把资料拷了过去。

    程海燕和赵雪梅又拉着她说一些安慰和鼓励的话,

    莫小丫不会做表面文章,尤其对王雅琴,她静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她们三个人的对话,心里一阵感叹。

    昨天苏尧还建议她上项目,她还没有来得及想好,领导们居然已经很有前瞻xìng地早做了安排。

    世界真是很奇妙,有心想去的人却没有被安排去,不想去的人偏又被安置到那个项目了。

    这难道是她和苏尧无缘于到那个项目后的彼此靠近?

    只是,这王雅琴的反应也有些太大了吧?有本事辞职不干,跟领导哭有什么用?

    时间就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中流淌着,可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用力推开了,门扇“砰”的一声砸在了门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同时惊扰了办公室这四个个怀心事的人。

    莫小丫有些诧异地抬头看去,却见进来一个满脸愤怒的中年女人,她后面则跟着苏尧的女朋友何欣雨。

    莫小丫一看,心下一阵慌乱,可她还是连忙走过去问“小何姐,你怎么来了?有事情吗?”

    何欣雨还没有来的及说话,前面这个中年女人已经说话了“你就是莫小丫?”

    那狠狠甩在脸上的耳光,还有那么难听的辱骂,绝对不是这个年龄的女孩能承受的。

    这一幕竟让这个遇事一向能灵活应变的莫小丫失去了反应能力,听着那女人不堪入耳的叫骂,她居然感觉不到脸上火辣辣疼,只是脑袋嗡嗡作响,像一个木偶一般被这个女人推推搡搡着。

    而何欣雨此时也恨恨看着她,竟然没有阻拦的意思。

    成本部的赵、王两个人此时更是看热闹的态度,倒是程海燕上前去拉那个女人,却被那个女人一把推到了一边去“今天你们最好都别管闲事,让我今天教训一下这个狐狸精,否则,你们的老公没准哪天也会被这个祸水给祸害了”

    也许这个女人的声音太泼太大,这一楼层所有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动静,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向这边涌了过来。

    正在看热闹间,却见张敏敏提了一个拖布冲了进来,用拖布挡开了那女人对莫小丫的攻击。

    “泼fù,是不是你男人丢了,在这里丢人现眼地欺负小姑娘,就你这样的货色,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也没有男人会看上你,活该你男人被人抢。”

    那女人愣了一下问“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姐姐,我告诉你,能看上你的男人,给我家小丫提鞋子都不配,有本事去管住你们的男人,少在这里出丑了,你们给我立刻滚,否则,我手里的拖布可不长眼睛。”

    那女人一听这话,看着围在门口的人,撒泼说“我要找你们领导,这个莫小丫,她抢了我妹妹的未婚夫,她就是个狐狸精”

    此时张敏敏却不依不挠地吓唬道“未婚夫?就是还没有结婚是吧?男未婚,女未嫁,要怪只能怪你妹妹魅力不如我妹妹,自己没能力留住男人,却在这里撒泼,欺负我们单位没有人吗?撒泼撒到家里来了,快滚,不然,我叫人废了你”

    何欣雨看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在她和莫小丫之间做着比较,不免有些又羞又气,她拉她姐姐说“姐,我们回去吧。”

    那女人还嚷嚷着要找领导,人群里不知谁说了句“今天领导都不在家,快滚。”

    有几个年轻男员工也起哄说“滚,到单位来闹,成什么样子?长得不如人,被人甩了,到这里来闹,真是好意思”

    那女人看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又看这些男青年在一旁起哄,也弄不清楚他们和莫小丫啥关系,所以也怕吃亏,她拉起妹妹何欣雨的手,拨开人群灰溜溜地走了。

    何欣雨出门之前,回头说了一句“莫小丫,我恨你”。

    可是,莫小丫呆呆站在那里却回不过神来,这样壮观的场景,这样的被围观,她不是没有见过。

    可是,可是这个事情牵扯到了感情啊,牵扯到了苏尧,她就失去了反抗应变的能力。

    难道,他们真的分手了?

    一时思维混乱,却恍惚中听到人群里有人悄悄议论说

    “人长得好就是不安稳,红颜祸水,连李清流那样的人都败在她手上,看来,勾男人的本事不小呀。”

    “这张敏敏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居然如此为这个丫头出头,别人分享她老公时,也没有见她这样发过火,她那样子还真没有见过”

    “张敏敏倒是同情起做小三的来了”

    莫小丫就像被孙悟空念了定身咒语,从这种状况中清醒不过来,背对着门口,定定站在办公室。

    她一直没有解释一句,也没有哭喊,她就那么站着。

    后来,她依稀觉得有人在拉自己。

    哦,是张敏敏,是她给自己解的围,她冲她笑笑,糊里糊涂跟着她来到宿舍,然后哆嗦着慢慢摸着床沿,扑到床上,将脸深深地埋在枕头里。

    他就真跟女朋友分手了?

    “小丫,如果我们现在才发现彼此真爱的人就在眼前,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选择?”

    苏尧的话,一遍一遍回放在心里。

    他分手了,是不是就该她了?

    张敏敏坐在莫小丫的床边,在她背上轻抚了两下,安慰她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对于这种女人,你犯不着跟她生气”。

    莫小丫本没有哭,听了张敏敏的这话,所有的委屈一股脑都涌上来了,眼泪再也忍不住地哗哗流了下来,湿了枕头。

    她一边流泪,一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默念着苏尧的名字。

    苏尧,你让我怎么办呀?

    第一次,觉得心里的感觉这么难以形容,痛苦和幸福掺杂着,内疚和快乐齐飞着,羞耻和释然共舞着

    不仅仅是因为刚才那女人打骂自己,更重要的是,苏尧,他真的分手了?

    妖精哦,自己现在获得了这个桂冠呢。

    曾几何时,自己对chā足别人感情的人也是不齿的,可是,可是,心怎么这么乱呀,如果说这之前,她不敢想念他的名字,可现在,却是何欣雨硬把她和苏尧的名字连在一起,并展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所有的这些,都让她必须面对苏尧的感情,面对自己的内心。

    莫小丫只知道张敏敏又去上班了,可她却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整个宿舍楼安静地让人窒息。

    再然后,她听到了楼道里传来了王雅琴无比愉悦的笑声

    有人哭泣,就有人欢笑,没想到自己以这种方式让王雅琴找到了平衡。

    不知在床上爬了多久,迷糊中她又被一阵电话铃吵得有些清醒过来。

    不想接,电话却一次一次固执地响,电话在包里,包是张敏敏帮她拿回来的,就在她的床边放着。

    估计是郎彦斌的电话吧,自己的状况已经乱成了一团麻,说什么好呢?

    摸出手机,却原来是苏尧女朋友何欣雨打来的。

    “莫小丫是吧?我是何欣雨,刚才的事情,非常抱歉,我姐她太冲动了,现在你可不可以出来我们见个面?你别怕,就我自己,我只是告诉你一些关于苏尧的事情,我想你还是知道的好。”

    对方的声音很平缓,却也听不出什么情绪在里面。

    莫小丫本想回绝,思想却又被她后面的话拌住她是苏尧的女朋友,上次一起吃饭,还说以后有机会一起玩呢,现在却彼此成了情敌?

    也许因为理亏和内疚,她无法说出拒绝的话来。况且她心里本就迷惘,此时一听又和苏尧有关,心里居然涌上一股视死如归的勇气来。

    也好,莫小丫从来就不是个怕事的人,去就去,今天这种场面都经历了,还有什么更可怕的呢?

    “好,地方你定。”

    何欣雨定的地方就是莫小丫公司附近的一个露天茶座。

    也许,在如此阳光的地方,才能说出不阳光的话吧?

    等莫小丫赶过去,何欣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入座后,就是一阵沉默。

    “要说什么,尽管说吧,不是事情告诉我吗?”莫小丫看她不说话,只好先开口。

    也许最沉不住气的人往往是那个心虚的?莫小丫实在是想知道何欣雨会说什么?那会是关于苏尧的什么事?

    果然,何欣雨抬起头,盯住莫小丫问道“你真喜欢苏尧吗?”

    没想到她这么直接,莫小丫心里一怔,随后,满脸尴尬,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她很喜欢苏尧,可是,她毕竟无法理直气壮地在何欣雨面前说出来。

    莫小丫还是个善良的女孩,她还是要顾及对方的感受,何况刚才她说她恨她时的表情,简直要把她吞下去一般。

    不过此时,无声胜有声,她的沉默就是肯定回答。

    何欣雨没等她再开口,就接着说“小丫,我看你跟郎彦斌挺般配的,所以忍不住来提醒你,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你还记得今年春节后,你因为网络续费的事情,把十几个人都送进派处所的事情吗?那些人中有个叫张涛的,大家都叫他老张,他一直都想找到你修理你一下。

    苏尧是他表弟,他跟苏尧打赌,说如果苏尧能成功追到你,然后再把你甩掉,他以后在省城的一切,就完全听苏尧的。这些话,是他们两个人打赌时被我听到的。”

    何欣雨说到这里,她观察到莫小丫脸色逐渐发白,浑身还有些轻颤,当然不是因为害怕吧,她心里一阵冷笑。

    “苏尧是我的男朋友,我当然不喜欢他去追别的女孩,哪怕是一场游戏,我也不喜欢,另外,我也不喜欢张涛利用苏尧去报复你,所以我提前告诉你,希望你能早点清醒过来,假如苏尧他表现出追求你的意思,请你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要参与这个无聊的游戏,别到时候鸡飞蛋打一场空,所以,小丫,想办法尽快和男朋友到一起吧,不要给苏尧任何靠近你的机会”

    何欣雨继续观察着莫小丫的表情,继续痛心地说“今天,苏尧跟我说假分手,说这两个月我们暂时不要见面,我知道他肯定是要假装追你,我姐她没有听明白怎么回事,就直接找你闹,我在这里替她向你道个歉”

    莫小丫一直静静听着,一句话都没有说话――说什么呢?问什么呢?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让她情何以堪?

    她原以为何欣雨是来告诉自己她和苏尧有多相爱,或者来指责她不该和苏尧联系等等,没想到却是这么一番话。

    她心里有些不信,如果说原来,苏尧的眼睛里面的情谊,她只是有些感觉,可是自从昨天经历了他的柔情和激情,那份爱意,只要是在她清醒的时刻,都会那么强烈地不自觉地浮现,在她心里脑里都已经反复回想过千遍万遍,那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

    可是,何欣雨又是从哪里知道的那关于网络续费的冲突?

    她有些迷惑地看着何欣雨,何欣雨刚要说什么,可她的手机很凑热闹地响了起来,何欣雨冲她歉意地笑笑说“对不起,接个电话。”

    只见何欣雨神态轻松地接通电话“亲爱的,你还在办公室?我在逛街呢,嗯,不,别过来了,一会儿我就回去了,我到设计院门口给你电话,嗯,好,一会儿见。”

    何欣雨收起电话,再度冲莫小丫笑笑说“信不信在你,如果你愿意求证,你可以问问苏尧他表哥身边的人,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他表哥还跟人打赌说,只要他表弟出面,你一定会乖乖被耍。

    不过,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我不喜欢自己的男朋友参与到这种游戏中去,也希望到时候你别受伤,否则一定会后悔莫及的,行了,我先走了,苏尧还在等我呢,拜你所赐,以后我和他暂时不能这么约会了,所以,我得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说完她轻轻笑了下,拿起自己的包,昂首准备离开。

    离开时,她又居郎临下地笑着看了一眼还坐在凳子上发呆的莫小丫,她知道她的话起了作用。

    把背影留给莫小丫,何欣雨潇洒地转身。

    如果爱情可以让人变得邪恶的话,何欣雨此时就是最好的证明。

    何欣雨看莫小丫苍白的脸色和痛苦的表情,她心里恨恨地想苏尧,既然你无情,也别怪我无义,我这么痛苦,凭什么你和她享受爱情?我有多痛,就让你们有多痛,我一定要让你们尝尝失恋的滋味。

    何欣雨记得,那是在一个多月前,有一天,她下午下班直接去苏尧的办公室找他,他总是说没有时间,她只好把约会地点挪到了他的办公室,当时,她看到他的那个远方表哥张涛也在苏尧的办公室,而苏尧却不在房间。

    那张涛说刚有人找苏尧,刚出去了,一会儿就来。

    当时,她百无聊懒地坐在苏尧的电脑前,无意中动了一下他的电脑鼠标,却发现他的电脑屏保竟是一张漂亮女子的照片。

    照片中的人,似乎站在一个花架下面,正仰望着花架上的藤蔓。

    这可能是手机拍的一张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这照片里的女子就是莫小丫。

    那次一起吃饭,何欣雨就觉得苏尧对她的非常之用心,远远超过了他对自己,也是那次后,苏尧几乎不再主动约她。

    当不好的预感,终于得到印证时,她的心还是深深地被刺伤了,她知道,苏尧要么没有下定决心分手,要么是在用这种冷淡的方式让自己先开口说散。

    可是她,真的已经深深爱上了苏尧,说分手,那绝对是她不能接受的事情。

    好在,莫小丫是有男朋友的,难道苏尧真的会去chā足别人的感情?

    她当时弄不清楚情况,就判定这只是苏尧的一厢情愿。

    当她定定地瞅着这张照片发呆时,苏尧的那个表哥也好奇地看过来,等他一看到这张照片时,竟然不由得“咦”了一声。

    “你认识她?”何欣雨看他那副惊讶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她真的想知道更多的有关这个莫小丫的情况,以后她多次追问过苏尧,苏尧只说是老乡加中学校友,其他的多一个字也问不出来。

    这表哥正是那次在网络事件中为那眼镜男强出头的人,原来朴实的人,也是会变化的,在城里混了几年,手里也有了点钱,就自认为也是个人物了。

    那次在一个小丫头面前掉了面子,他这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一直觉得脸上无光,就对周围的人夸海口说,他的表弟如何如何有能耐,一定请表弟耍一下这个不知天郎地厚的小丫头。

    其实,他也就是夸口而已,他根本就不敢在表弟苏尧面前提这个茬,而苏尧也很不喜欢他在别人面前总提起他来,所以,这表哥身边的人,都只知道他有个了不起的表弟,却不知道这个表弟到底姓甚名谁。

    有时候在工地上遇到苏尧时,别人看他们认识,问起来,他也只说是老乡,这是苏尧jiāo待他的。

    如今,突然在表弟电脑里看到那丫头的照片,又看何欣雨的神情,他好歹也是个精明人,知道最好不要掺合表弟的私事,弄不好会得罪表弟的。

    所以他立刻否认自己认识这个女孩,掩饰地说“我还以为他的电脑里一定是你的照片,刚才看不是你的,所以有些奇怪。”

    可这些话怎么能骗过何欣雨,她看着这表哥的眼睛说“其实,我不会告诉你表弟苏尧的,对了,我记得你家小三儿该上幼儿园了吧?你还让他到我们园里去上吗?”

    表哥一听这话,就算很笨也知道何欣雨这轻飘飘的、看似关照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口中说的小三儿,可是他家的宝贝儿子呀,他东奔西走,东藏西躲,都是为了这个孩啊。

    表哥叹口气,在心里说道老弟,对不住了

    “哦,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在苏尧面前提起,是这样”

    于是,表哥就把那次在出租屋里发生的冲突,详细地给何欣雨讲了一遍。

    谁说男人不八卦,解除心理顾虑的这位表哥,想起那次的事情,真是犹如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经过他的添油加醋精细加工,用他的话语一描述,那莫小丫简直就是一个女无赖了。

    何欣雨听完,不免有些微微失望。

    还以为一个工地上混的小包工头,能认识这样的漂亮女孩,不定是在什么场合下呢,谁想,却是这么个斗智斗勇的故事。

    如果不是情敌,她都要为莫小丫拍手竖大拇指了呢。

    毕竟,那样的胆量,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那帮男人,都败在她的一把大菜刀下?她不觉又是一阵好笑。

    这表哥看到何欣雨脸上渐渐露出的笑意,他竟然又加了一句说“也不知道苏尧是怎么跟她认识的?可别让她这脸蛋给迷惑了,说实话,我原来还想着让苏尧去追她,然后耍耍她呢”

    他看何欣雨又变了脸,他连忙又讨好地说“其实,你是苏尧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苏尧现在有你这么好的媳fù,人长得漂亮不说,家又在这省城,我也就是这么想想而已,哪敢真让他去追别人呢?再说了,他也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苏尧他姥姥原本就是从我们村走出去的,听老辈人讲,那可是个特别聪慧的女”

    何欣雨看这表哥越扯越远,她打断他说“就这么说定了,这个事情你以后不可以对苏尧讲,也不能让苏尧知道你说给了我,你知道,苏尧最讨厌背后的是是非非,更何况,这是他的校友小三儿上幼儿园的事包在我身上好了。”

    他们在苏尧推门进来时,都作出一付看报聊天的和谐样子来。

    她心里暗想,原来莫小丫竟是那么一个xìng格的人,苏尧会喜欢那样的xìng格?

    但让她始料不及的是,没两天,她又看到苏尧带莫小丫去看什么现场,所以她一气之下给郎彦斌打了电话。

    只是这个电话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苏尧拒绝接听她的电话,她去看他,却被他单位的人告知他休假了。

    这个“休假”有一周之久,等她再接到他的电话时,他却是来和她谈分手的。

    他用一周的时间来考虑分手?

    “为什么?”她明知却还要故问。

    他说“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我不想再欺骗自己了,也不要逃避这个问题了,欣雨,你以后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何欣雨的心又一次被狠狠刺疼我的幸福就是你,只是你单方面觉得不合适,我对你却是

    “你没有用心去感觉,怎么知道不合适?”她不死心地问。

    “对不起,我先走了,希望你找到真心喜欢你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