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章 惧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眼见再行得几日,便即进京,大伙也松得口气。免-费-首-发→【求】【书】【帮】”那先前出来之人目送那两人回入屋中,轻轻叹了口气,“此番出来,人道是领了美差,却哪里知晓我等路途艰苦。”

    “张爷说的是!”那唤做小李之人点头,悄声道,“便是有赏,也轮不上我等做小兵的。”

    “嗯!”那张爷抬目向正中客房瞅得一眼,“我等不过混口饭吃,落个家宅平安,也倒罢了。若不然,谁来做这等缺德勾当。”

    “嗯!”那小李应得声,声音侧头去瞧左首客房,“闻得说,这九名女子,是送入宫的?却为何不发榜召收秀女?”

    “召收秀女,乃是户部的事,如今却是送往吏部蒋大人处,谁又知晓?”那张爷叹得一声,轻轻摇头,转又悄声道,“我等此处议论也倒罢了,此番话,断不敢乱讲,以至招祸!”

    那小李闻言,也自一惊,应了声,便不敢再语。

    “九名女子!”殇聿暗暗皱眉,三辆囚车,只当关得三人,不想,竟是九名女子。闻那二人说话,竟均是献于蒋文龙的美女。仰了头,但见星光暗淡,竟是已过四更。殇聿悄声退得两步,身形轻展,飘然掠出墙外,那二人竟是浑然不觉。

    骆小夏多日困倦,此时睡得正沉,却觉身子有人轻推,“小夏!”耳畔传来殇聿的低呼。

    “公子!”骆小夏瞬间清醒,忙翻身爬起,“是要此时去救曼儿么?”

    “不!”殇聿轻笑,“我等先行一步,至前方去拦截!”口中说着,拉了骆小夏出门。回身自隔壁窗上轻敲,低声道,“小生赶路,此刻便行,多谢二位相留。”闻得屋中有人应答,自怀中摸出块碎银来,轻轻放于窗边。自墙边牵出红马,悄悄开启院门,带了骆小夏上马,一路驰出镇去。

    “公子,我等先行,不会走岔路么?”骆小夏自后抱了殇聿纤腰,自觉鼻中一缕幽香,大为奇异。却是心中悬着妹妹,不及深思。

    “此前赴京,唯有彭城一路。”殇聿轻答,自觉腰上两臂抱的甚紧,心中不适,又淡淡道,“你也莫再唤我公子,我姓殇,你只唤殇姐姐罢!”

    “唔!”骆小夏轻应,转念间,却是一惊,“殇姐姐?”原来,这个相貌俊美,一身武功的公子竟是女子。一念及此,忙忙松手,快马疾驰之下,竟未坐稳,一个斤斗,向后翻出。大惊之下,失声惊呼,却觉腰间一紧,已被殇聿手中长鞭缠了带回。骆小夏惊魂甫定,却也不敢再搂上殇聿身子,只反手抓了身后马鞍。

    “倒是个伶俐小子!”殇聿心底暗笑,见他守礼,却也讨喜。

    快马驰得一日,已近彭城。殇聿见沿路两侧地势渐高,想是前方果是有山峰阻路,心中暗喜。极目处,远远似有尘烟,想是处城廓之类,便将马缓下。也不回身,向身后骆小夏道,“小夏,我们今日在此处好好歇得一夜,明日前去探路,那囚车缓慢,一二日内却到不得。”

    殇聿说罢,却不闻身后回声,不禁大奇。回头看时,却见骆小夏只双手紧紧抓了马鞍,却摇头晃脑,强撑困意。殇聿见状,微微一笑,转而心升怜悯,轻轻叹得口气。

    “殇姐姐!”骆小夏站在小小的山丘上,只觉掌心冒汗,“此处使得?”在这山头之下,是大片的民房,远远的,可见一大片的湖水和一条并不算宽的河流。

    “只好如此!”殇聿无奈低语,双眸,注视着远远行来的囚车。这一路行来,并无崇山峻岭,只有这彭城,有这些矮矮的山头,却是在闹市的合围里。“小夏,可曾记得我说与你的话?”

    “嗯!”骆小夏大大点头,“姐姐放心,那条路,小夏熟记于xiōng,错不了!”抬眸望向殇聿,“殇姐姐,你一人当真救得?”

    “有小夏与我联手,岂有救不得之理?”殇聿含笑戏语,垂眸看向骆小夏疑惑的双眼,“小夏,你需记得,万万走错不得!”见骆小夏轻轻点头,心中稍安。仰了头,唇角笑意渐收,囚车,已将至山下。

    “殇姐姐!”骆小夏抬头,望向刚过中天的骄阳,心中极是不安,“如今方过正午,若是他们不在城中留宿,又当如何?”

    “不会!”殇聿轻轻摇头,唇角微挑,无比笃定。过濠州之后,唯有这彭城最为繁华,那等作威作福的将老爷,岂有不趁势招摇之理?“小夏,你且回罢,我随去看看!”殇聿轻声吩咐,虽说她料定这一行人住的,会是城中最大的“客来安”客栈,但,若非亲见,却是难安。

    车轮滚滚,风尘仆仆的一行人缓缓行进彭城,“大伙儿打点起精神,今日我们在这彭城住下,明日再行!”胡校尉马上扬鞭大呼,换来一片欢声应好之声。

    “果不其然!”隐身陋巷中的殇聿浅笑,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嘲讽。注视着巷外粼粼而过的囚车,乱哄哄的在“客来安”门口停下。殇聿垂首微整衣衫,慢慢自巷中步出,向客栈门口行去。

    “何人?”两名士兵执刀截了去路。

    “小生住在此店!”殇聿面现惊讶,向二人拱手为礼,“二位兵爷,这是何意?”

    “住这里?”左首一人向她上下打量,见不过是一个俊秀的文弱书生,只挥得挥手,“今日这客栈兵爷们征用,你另觅住处罢!”

    “征用?”殇聿一怔,口中自喃,“如此便住不得!”说着,向内行去。

    “喂!”右首一人见她内行,横刀挡上,“你未闻得爷说吗?令你另觅住处!”

    “小生明白!”殇聿轻笑,“兵爷征了客栈,却未征小生行李不是?”抬手轻指楼上,“小生自去唤了舍弟,取了行李便行,二位爷行个方便!”

    “好吧!”那二人再将她上下打量一番,对视得一眼,方点得点头,“快着些,莫让兵爷轰你!”说着,闪了身让她出去。谅她不过一个书生,兴不得风浪。

    “小生晓得!”殇聿轻笑,越过二人,自向内行来。

    院子里,三辆囚车业已打开,一众士兵正将九名捆绑结实的女子推推搡搡的拖上楼来。

    “并无若水!”殇聿双眸略扫,心中稍安,却又不免失望。垂了头,假做不敢多看,自另一方楼梯上楼,推了一扇门,闪身入内。

    “殇姐姐!”将门轻掩,转身时,骆小夏已迎了出来,神情大为xìngfèn,“殇姐姐,他们果是住了这里!”

    “嗯!”殇聿轻轻点头,自门边侧耳,一众女子,已被带入二楼最左首的大屋。“小夏,收拾行装,我们需得离开!”

    “离开?”骆小夏一怔。如今与妹妹在同一家客栈,若是离开,又怎生救得?

    “嗯!”殇聿轻应,耳听得有几个兵士沿门踢来,大呼小叫,催了客人出店。“走吧!”手臂横扫,将一干物什收入包裹,一手拉了骆小夏,开门出房。

    “兵爷!”方出房门,撞上前来赶人的士兵,殇聿含笑点头,侧身让过,拉了骆小夏奔出店去。

    “姐姐!”行至僻静处,骆小夏挣开殇聿握着他的手,满脸不满,“姐姐既要救人,为何还要离店?”

    “小夏?”殇聿轻轻摇头,“你不曾见得?那店里一众客人均被赶出,又岂止我等?”

    “唔!”骆小夏闷应,细思方才情形,果是如此,不禁心中难安,“如今,入不得客栈,却如何救得?”

    “你自接应,入店之事,jiāo与我!”殇聿轻笑。在那店中住得三日,对那客栈内的情形早已了如指掌,方才只那片刻,已知一众女子所关之处。若如此还救不得,她殇聿这一身武功算是白习了。

    入夜,“客来安”客栈门前,终于归为宁静,醉熏熏的胡校尉被两个歪歪斜斜的兵士扶入客房。

    “这店老板……真好!”胡校尉醉梦中憨笑,“送那般两……,两坛好酒,哈……哈哈!赶……赶明儿入了京,替他美……美言几句,封个官儿……官儿做。嗯……,封官儿!”口中噫语,似入床中,沉沉睡去。

    “店老板?”殇聿仰躺屋顶,唇角掠上一抹浅笑。当酒店小二送两坛好酒进客栈时,只说是客栈老板所订,招呼各位兵爷的,银钱已付。众兵士将酒封拍开,大声向客栈老店道谢,客栈老板只道送错,闷声偷笑,却故做不知。“只十两银子,竟是比我的长鞭好使!”殇聿轻声低语,张了眸,静静的望着一弯残月移向中天。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天,打更人没精打采的敲着梆子,扬着声音漫喊,自街上晃过。殇聿静卧屋顶的身形,如被风卷,飘然而起,向屋顶外滑落。离了屋顶的身形飘落半空,突然停住,悬于屋檐一端轻摆。

    殇聿一脚勾着屋檐,一脚轻轻下伸,踩上一间屋子的窗棂。在“客来安”住了三天,客栈中的一应设施均已摸熟,客房房门上,均有儿臂粗细的门闩,窗上却只小指粗细的小小木闩。

    悬于窗外,殇聿侧耳倾听,房内传出两人的呼噜声,和几声女子的低泣。“有两个兵士看管!”殇聿轻轻点头,手指抬处,两枚石子夹于指间。另一手更不犹豫,轻轻拉窗,内力到处,小小木闩应声而断,两枚石子激shè而出。

    “有!”两名兵士惊起,方张口yù喊,便被石子击中,但觉一阵昏眩,软软的倒了下去。

    “嘘!”殇聿一掠而入,向惊惶中的众女轻嘘。四周望时,却见屋中一张大辅,另支两床。九名少女均双手反剪,口塞布块,挤于辅上,另两床上各躺一名兵士,已自昏去。

    殇聿自门口静立片刻,确信无人,反身回到大辅前,“众位姑娘莫慌!”压声低语,“我来救各位姑娘逃离此处!”说着,伸手去解一名少女的捆绑。

    “唔!”少女身子后缩,张大了眸子瞪着殇聿,却是满脸惧色。

    “莫怕!”殇聿低语,抬眸见另八名女子均是脸现惧色,不禁暗自摇头。“你们中,哪一个是骆曼儿?”开口轻问,双眸自九女间扫去。见得中有一女迅速抬头,脸色惊诧,不由轻轻一笑。“是你哥哥,骆小夏托我来救,你不信我么?”轻声低语,“你自这窗下至楼下,向右出了巷子,便见得他了。”

    那少女正是骆小夏的孪生妹妹,骆曼儿。她怔怔注视殇聿,双眸在暗夜中轻闪,心中念头电闪,“她能说出哥哥姓名,想是不假!若是有诈,左不过一死,也强于此时!”一念至此,轻轻点头,向辅外移来。

    殇聿大为欣喜,俯身上前,去了她身上捆绑,在她耳边轻语,“你莫惊慌,我送你下去,切莫喊叫。记得,向右出巷子!”见骆曼儿点头,殇聿手中长鞭轻挥,将她身子卷了,向窗外送出。

    骆曼儿身子抛起,心中惊惶,张口yù呼,却记得殇聿嘱咐,及时将嘴捂了。却觉身子翻空,向下直堕,正没理会处,却脚下一实,已踩至地面。仰头望时,却见殇聿自窗口含笑挥手,向右轻指。骆曼儿惊喜不禁,轻轻点头,提起裙摆,向巷子右侧奔去。

    “你们,还不信我?”殇聿眼见骆曼儿奔远,回过身来,望向其余八女。八女面面相觑,犹疑片刻,尽皆点头。“如此,我送你们下去!”殇聿轻笑,将八人捆绑去了,长鞭连挥,将八人自窗外送出。

    殇聿自窗上俯身,眼见八人奔远,轻轻将窗关了。回身自门口悄立,竟是并无动静,不觉偷笑。回了身,殇聿眼眸扫过辅上九条绳索,不由唇角浅勾,露出一抹笑意。

    胡校尉一觉睡醒,醉眸半张,却觉阳光晃眼,抬手yù挡时,却是动不得,心中一惊,清醒过来。张眸看时,却是自己手足被绳索缠的紧紧的,犹如一只巨大的粽子。而眼前水波粼粼,竟是一大片的湖水,身下轻晃,却是在一条船上。艰难回头,却见船梢有一书生,蓝袍儒巾,负手而立。

    “唔!”张口yù问,却是有物塞了嘴。

    “怎么,醒了?”书生闻有异声,回过头来,阳光下,玉颜朱唇,面含浅笑,超凡之姿,卓然不群。

    那胡校尉几曾见过这等人物,一时间竟是看得呆了。

    “还未醒么?”殇聿浅笑,足尖在绑了他双脚的绳索上轻勾,那胡校尉一声短短的闷声惊呼,上半截身子,便已浸入水中。

    “醒了么?”

    殇聿俯身将他提出,头下脚上拎着,含笑轻问。

    “唔……唔……唔……!”胡校尉张眸见自家脑袋离水不远,生怕殇聿一松手,再次落入湖中,忙拚命点头。

    “既是醒了,便说说话儿罢!”殇聿淡笑,手腕轻扬,胡校尉面皮朝下,向船板摔去,“砰”的一声,一个本已扁塌的鼻子恰恰撞上船底横档,登时鼻血长流。

    殇聿行前两步跟上,伸足自他小腹一踢,那胡校尉吃疼,身子缩起,被殇聿一脚踹过,翻了转来。殇聿俯身,待要挖去他口中所塞布条,眼眸到处,不禁皱了眉。

    却是那胡校尉被水呛了,又是连惊带惧,竟是涕泪纵横,两道混血的鼻涕分向两旁粘于脸上。

    殇聿瞧的恶心,不愿以手去碰,直起身来游目四顾。目光掠上船舷,却见船舷边横着一支捕鱼的木质渔叉,不禁眼前一亮。只跨得一步,俯身取在手中,手腕轻抖,竟是极为趁手。

    那胡校尉醉梦中被抓,尚不明何等状况,方醒转,便被抛于水中,心中正自惊骇莫名,却见殇聿取了渔叉来。那渔叉虽是木质,叉头却是极尖。胡校尉一见之下,只道殇聿意yù行凶,不禁大惊失色,“唔唔”有声,不断挣扎。

    “别动!”殇聿轻喝,伸一足踏上胡校尉小腹,微微使力,千斤重力压下,将胡校尉死死踩于脚下,手中渔叉轻抖,打磨尖锐的叉尖在他眼前轻轻颤动。那胡校尉满面惊恐,一双吊梢眼睁的老大,却是不敢再动。殇聿唇含浅笑,叉尖轻挑,将他口中布块挑出,抛入水中。

    “大……大……大侠饶命!”胡校尉口舌僵麻,心胆惧丧,只结结巴巴出言求饶。

    “饶你不难!”殇聿见他吓得那般模样,不禁轻笑,“你只须如实答我所问,我便饶你一条狗命!”

    “是……,是……!”胡校尉闻言,大喜过望,忙忙点头,“大侠请问,小人知无不言。”

    “嗯!”殇聿轻轻点头,收了笑容,却是不看胡校尉,仰了头,望着远处湖岸出神。

    那胡校尉见她不语,心中越发惊恐,却是又不敢问。时当盛夏,躺于船板之上,脸孔上方迎了烈日,只烤的头晕眼花,又哪里敢挣扎?只睁大双眼,压制了呼吸,生怕出气儿大了,惊扰了眼前这位煞神。

    “你是姑苏都府衙的校尉?”煞神缓缓开口,却是并未瞅他一眼,只仍望着远处,仿佛自语一般。

    “是!是!”胡校尉忙点头,他还未蠢到当真以为这一脸和气的煞神会自言自语。

    “嗯!”殇聿轻轻点头,终于垂下双眸,一双清亮的眸子,幽冷森han,“闻得说,京城来的什么官爷,抓了一个姓殇的女子?”

    “姓殇?”胡校尉轻声重复,茫然摇头,“两个多月前,倒是有几位京城蒋大人府上来的官爷,到姑苏抓什么人,但均是无功而返。”

    “来抓什么人?”殇聿皱眉追问,两个月前?算来,自己四人尚在山中穿行。

    “小……,小人不知!”胡校慰眼见殇聿脸色不悦,心中惊惧,急急解释,“小人职位低微,那京城来的官老爷所办之事,却不与小的知晓,神仙大侠饶命啊!”口中求饶,虽是跪不起,却也躬了身子,以头叩击船板,生怕这位神仙大侠一怒之下,真将自己当粽子扔湖里喂了鱼。

    殇聿本是绷了脸,意示威胁,听得他称自己为“神仙大侠”,亦是忍不住微笑。回眸见那胡校尉裂了一张大嘴赔笑,瞬间将脸一沉,收了笑容,双眼一瞪喝道,“笑什么,瞧爷可是好笑?”

    “不!不!”胡校尉一惊,忙收笑垂眸。

    殇聿见他惊惧,倒也不为已甚,只漫声问道,“我再问你,那些蒋府来的官爷,有一个长脸青目,使双锏的,你可认得?”

    “使双锏的?”胡校尉一怔,忙即点头,“那是蒋府的秦爷,闻得说,秦爷的功夫,原在蒋府排六,如今怕是排至第四了!”

    “嗯!”殇聿轻轻点头,微觉好奇,“这姓秦的大号如何称呼?为何如今排了第六?难不成得了武功秘籍?”

    “秦爷名讳上谷下川。”胡校尉忙答,“原非得了武功秘籍,像是排秦爷前头的,有二人被人做了,小的却不得而知。”话毕,心下惴惴,生怕答的不细,惹殇聿发怒。却闻殇聿只哼得声,却是不甚了了,心中稍安。待得片刻,又问道,“你们所押送的九名女子,确系何人?送往哪里?”

    “那九名女子?”胡校尉闻言,心中一惊,这神仙大侠问及此事,那九名女子怕是难保,一时心慌意乱,竟是不知如何应答。

    “怎么?”殇聿见他脸色犹疑,纤眉轻挑,“难不成,此事你也不知?”

    “不……,不是!”胡校尉见她脸色不善,只惊的脸白,“那九名女子,原只是姑苏城的民女,却是那秦爷,因此次未立寸功,便命我们太守大人觅得这九名女子,随意安了罪名,送往京城,讨蒋大人喜欢。”一口气说完,偷眼去瞧殇聿脸色。

    殇聿闻他急急道来,谅非撒慌,只轻轻点头。隔得一会儿,淡淡开口,“既是你只奉命行事,却也怪你不得,今日,且将你放过,日后若是为恶,我只将你如今日一般绑了,扔这湖中喂鱼!”说到后来,声色俱厉,只将个胡校尉吓的胆颤心惊,连连应是,哪敢说半个不字?

    殇聿见吓的他够了,该问的也已问清,心中挂念骆小夏兄妹及众女,只取了桨,向岸边划去。望得离岸还有十余丈,垂了眸向胡校尉瞅得一眼,轻道,“今日我不杀你,望你记得我的话,莫要为恶。”见胡校尉连连点头,轻轻吁出口气,站起身来。“此处离岸不远,你手下兵卒不见了你,自会来寻,你且歇歇罢!”话音一落,身形轻展,向水面掠去。

    胡校尉一惊,不想这神仙也似的书生竟会跳水,不觉抬头望去。却见殇聿人在半空,左手轻扬,一片木桨脱手飞去,方将落水,人影已至,在桨上轻轻一踏,借势飞起,右手轻挥,另一柄木桨业已掷出,身影随到,再点得一下,便已飞掠上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