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5章 藏船之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自是记得!”殇敬微笑,颔首为礼。免-费-首-发→【求】【书】【帮】殇聿又拉了路七引见过了,九百涧见路七躬身行礼,不禁皱得皱眉。上下打量良久,方道,“冰儿,他便是你在风城所收男侍么?”

    “师傅!”殇聿脸上飞红,忙拉了九百涧衣袖阻止,“路家乃武林世家,七公子怎会是冰儿男侍?”遂又奇道,“师傅如何得知此事?”要知时下收男侍之风虽盛,却均是私下为之。殇聿公然收男侍虽是惊世骇俗,但却是在那封死的风城之中。九百涧足不及风城,却知风城中事,却是奇异。

    “前些日子,我与……啊!”话说半句,突然轻呼一声,转身向大门奔去。将门闩打开,放入一个人来,却是个青年公子。九百涧见他脸现不奈,忍不住抿了唇轻笑,“见了冰儿,竟是将你忘了!”重新将门闩了,牵了手入来,“来见见我的宝贝徒儿。”向殇聿一指,后又笑道,“这位是无忧公子,方才见了你等,竟是忘记与他开门。”殇聿闻言,含笑上前见礼。

    无忧公子忙拱手还了礼,向殇聿略一打量,笑道,“常闻她说有个宝贝徒儿,我只道是个美貌小丫头,却不想是一位俊逸书生,倒是奇了。”语及九百涧,语气竟是极为亲昵。

    路七一旁闻言,忍不住“扑嗤”一声笑将出来。原是殇聿着了书生打扮,这无忧公子并未瞧出。

    “她原是丫头,如今却偏爱做小子!”九百涧含笑接口,向殇敬、路七招呼了,携了殇聿手向厅内行去,一行又接了前话,“前些日子,我与无忧公子游至京城,街上有一武将夸官,甚是得意。后遇他的几个随从,在酒肆中谈论,说起你在风城收男侍之事,方始得知。”九百涧说罢,向殇聿横目注视,“既是收了,为何不带了来?难不成不足半年,便处死了不成?”

    进得厅,无忧公子见她师徒说话,自寻了洁扫之物,将厅内收拾了,请了众人入座。

    殇聿闻言,心知夸官武将定是陈青烨,而自己收男侍之事,事隔两年,仍是为陈青烨随从乐道,却是始料不及。“那倒不曾!”殇聿道了谢坐了,听得九百涧连连催问,不禁微微苦笑,一时碍口,却不知从何说起。隔了半晌,方慢慢将楚han受伤,xìng命垂危,乐易收徒等事慢慢道出。

    九百涧听罢,轻轻松得口气,“我道冰儿非那等无情之人!”含笑点头,心中宽慰。口中又自抱怨,“你们汉人如此多礼,又讲什么男女大防,偏是服侍枕席之人,一朝厌了,竟至下手处死,却比我抚水族人要野蛮些。”殇敬、路七闻她公然谈论这等私事,均涨红了脸,大为狼狈。

    无忧公子见状,心中好笑,却也不便点穿,只含笑道,“若说你二人是姐妹,尤可信得,说是师徒,却是令人惊讶,这其间有何故事,可否讲来听听?”轻轻一句话,将男侍之事带过。

    “偏你如些好奇!”九百涧抬眸轻瞥,媚态自成。回首见殇敬含笑不语,路七却一脸好奇,扭头见殇聿偎了她坐着,宛如当年小小女娃,一时间,心绪飘远,慢慢道出一番话来。

    原来,这九百涧本是抚水蛮族酋长之女,自幼随族中长老学得一身武艺。当年,因官兵齐袭百越,九百酋长为救族人,将自己十六岁的女儿献入宫中为妃。那抚水蛮族古行试婚,唯有两厢意合,方得成婚。九百涧入得京城,闻说皇帝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儿,心中大为不满,哪里肯留,竟于入宫当夜脱逃。大内震怒,侦骑四出。

    在城中东逃西躲,竟是接连两日出不得城,到得第三日傍晚,终为大内高手寻得。倔强好胜的九百涧如何听得进内官劝慰,情急之下,挥鞭动手。虽说她武艺高强,哪里挡得住大内高手围攻,力竭之下,终于受伤,却凭绝顶轻功逃出重围。心慌意乱之下,见一高墙,纵身跃入。

    年仅八岁的殇聿,从书房走出来,仰头望时,繁星满天,轻轻呼得口气。慢慢穿过回廊,向侧角门进入后院,眼前垂柳之下,泛得一片水光。踏上白玉石桥,临桥下望,一弯眉月,正在水中游dàng。

    算来已是午夜,她却了无睡意,下了石桥,自湖边石凳坐了。微风徐来,夏夜一派清凉。

    “何人?”殇聿一惊,知是有人,匆忙站起。

    “你受伤了?”借着月色,殇聿清楚看到眼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一手捂了右腿,轻声抽气。

    “嗯!”九百涧轻应,抬眸向她瞅得一眼,“这是何人府第?”

    “观文殿大学士,殇敬,殇大人府上!”殇聿轻应,蹲下身子,细查少女伤口。

    “殇大人?”九百涧闻得是官府中人,一惊之下,便yù站起,却觉伤口一疼,又即坐倒。

    “你受了伤,走不掉了!”殇聿轻轻摇头,“姐姐,你于此处等我,我去寻郎中来。”

    “你不怕吗?”九百涧好奇的打量眼前小小女娃,没有哇哇大哭,没有惊喊救命,却说要去与她寻郎中。

    “不怕!”殇聿轻轻摇头,双眸露出一丝怜悯,“冰儿与姐姐无怨无仇,为何要怕?况如今,姐姐受了伤。”

    “嗯!”九百涧轻轻点头。伸手轻拉了殇聿小手,“如今有坏人在捉拿姐姐,寻不得郎中,你莫声张,让姐姐躲得一夜便好。”

    “是官府吗?”殇聿眼睫轻眨,前院人声熙攘,除了官兵,又有谁,胆敢搜查大学士府第?

    “你……。”九百涧未料到眼前小小女娃如此敏锐,一时却不知如何做答。承认吗?这里可是大学士府,否认?又岂瞒得过眼前女娃?

    “那些狗官,又在欺负良善!”女娃小嘴轻撇,伸手扶了九百涧,“姐姐莫慌,我将你藏了,你自不做声,无人寻得着你!”说着,将九百涧捂了伤腿的手拉起,慢慢向另一侧墙边行去。

    血,一行行的渗落,滴在湖岸石子小径上。殇聿只做不见,扶了九百涧行至墙边,“姐姐,快将伤口扎了,留片血衣与我!”稚嫩口气,却是不容质疑。

    此时的九百涧走投无路,暗暗咬牙,只得信了眼前女娃。撕下一条裤管,将伤处扎了,暂止了血,却将伤口处一段布条jiāo与殇聿。

    “姐姐且等!”殇聿轻语,行至墙边大树向上爬去。

    “你做什么?”九百涧大为好奇,出声轻问。

    “将它挂于墙边树上,官兵搜来,只道你逾墙而出!”殇聿轻语,尤自奋力向上爬去。

    “我来!”九百涧闻言,心中暗赞,飞身将殇聿抱下,取了布条,再次跃起,于墙边树枝,寻处附有倒刺处挂了,又再跃下。

    殇聿只看的目瞪口呆,这姐姐在重伤之下,竟还能飞的那般高法。

    “好了!”九百涧跃下树来,侧耳时,闻得人声渐近,见她发呆,不禁心急。

    “嗯,啊!”殇聿回神,忙一手拉了九百涧向湖边奔去,“姐姐上船!”湖边树上,系着一条小船,殇聿忙忙解了,jiāo于九百涧。

    “小小一湖,能逃多远?”九百涧不禁犹豫。

    “姐姐,快啊!”殇聿连连顿足,连推带搡,催促九百涧上船。九百涧至此已别无他法,无奈之下,只得行险,咬得咬牙,迈步上船。

    “姐姐!”殇聿将船浆jiāo于九百涧,轻声嘱咐,“你将船划至湖心,有一小岛,小岛东侧,有一石洞,你将船划入去,莫再出来,等官兵走了,我自去寻你!”说罢,双手急推,小船离岸,缓缓向湖心晃去。

    月色下,九百涧瞧得清楚,女娃慢条斯理的将手中血迹于湖水中洗尽,又将四处查得一番,方向人声起处行去。

    官兵入府,于墙上寻得血迹,顺着血迹,寻得树枝上染血的布条。无人怀疑湖边吓的哭不出声的小女娃,一番吵嚷之后,尽皆退去。第二日黎明,一条小船悄悄的dàng入湖中,向石洞靠来。

    殇聿将她藏入自己的闺房,日日设法寻些食物予她。隔得半月,伤势渐好,殇聿见她行动如常,便缠着她拜师学艺。

    九百涧年方十六,也是小孩儿心xìng,见殇聿机智聪慧,小小年纪,竟是侠肝义胆,便即点头答应。

    “你这徒儿,却原是你的救命恩人!”无忧公子听罢浅笑。相处多年,竟不知自己身边人,竟是当年皇上的逃妃。

    “当年初见九百姑娘,老夫也是大吃一惊,只是时事已迁,也只得如此了。”殇敬轻捋胡须,含笑接口。心中暗自庆幸,若非当初有此奇事,女儿习得一身武艺,如今,父女二人,怕是早成了阶下之囚了。

    是夜,殇聿安顿父亲与路七歇了,却拉了九百涧同榻。耳中闻得九百涧平稳的呼吸,心中感慨。她与九百涧名虽师徒,实则情同姐妹,母丧后,得她宽慰疼爱,心中自是感激。

    “冰儿,为何不睡?”九百涧并未睡实,闻她翻身,不禁出语相询。

    “师傅!”殇聿伸臂轻搂,埋首于九百涧怀中,却是不yù提及旧事。“师傅将徒儿之事问得明白,师傅之事,徒儿可问得?”

    “我自避世隐居,又有何事说得?”九百涧轻笑,却知殇聿yù问无忧公子之事,只一语避过,故做不知。

    “师傅几时也这般赖皮?”殇聿轻声怨怪,却以手支额,暗夜中注视着九百涧。

    “鬼丫头!”九百涧含笑轻骂,也自坐起。“四年前,我外出游玩,行至一座山中,闻得有人呼救。赶去看时,却是一个年青公子,被剥得赤条条的,悬于树上。”说至此处,想起当日无忧公子的窘状,不由“扑嗤”一笑。“我将他救下问时,却是上京赶考的举子,路过此处,遇了盗匪,将他周身钱物劫去不说,还扒了他的衣裳。”

    “于是师傅便将他劫了,据为己有?”殇聿闻言,也觉好笑,遂又大为好奇,“他便无妻室,也无父母记挂不成?”

    “他自生来,便未见过亲生父母,叔叔占了他的家财,将他养大,却并无多少恩情。”九百涧轻轻摇头,“若非如此,我又岂留得住他?”

    “那倒不然!”殇聿轻应,想着无忧公子瞧向九百涧的目光,分明包含深情。暗想师傅自离了京城,回不得百越,独自一人漂泊天涯,虽是得以在这石鹤山下隐居,却终究不是了局,如今得无忧公子相伴,心中大为宽慰。

    “睡罢!”九百涧闻得殇聿不语,知是乏了,轻声嘱咐,又再躺下。

    “嗯!”殇聿轻应,翻身yù睡,却闻窗外衣袂带风之声。

    “有人!”殇聿一惊,急急去取枕下长鞭,却闻身边风响,九百涧已穿窗而出。

    “你是何人,到此何事?”九百涧立于屋顶,冷冷注视着对面的黑衣人。

    “jiāo出殇家父女,饶你一命!”黑衣人哈哈大笑,声震屋宇。

    “你是何人?”九百涧皱眉,殇家父女方至,此人便来,似是一路追踪。

    “在下吏部员外郎,蒋文龙,蒋大人手下,秦谷川!”黑衣人昂首报名。原来,这秦谷川虽非蒋府第一高手,但却心思缜密。殇若月、殇若水姐妹先后来至这“落霞坞”,虽是寻人未获,却也心知有异,便借故留于姑苏,隔日便来查访。

    今夜入院,闻得房中有人,yù待细查时,却为殇聿与九百涧查觉。闻得九百涧出声喝问,自思来人并非殇若月、殇若水姐妹,便空言试探。见九百涧并不否认,不禁大喜过望,却见九百涧身法,料是高手,便将蒋文龙搬出,意yù恐吓。

    “员外郎?”九百涧闻言皱眉,“什么东西?不曾用过!”

    “蒋文龙?”侧了头凝思,又缓缓摇头,“不曾听说,敢是姑苏城内,卖大饼的么?”

    “你!”秦谷川大怒,正yù发作,却听房中“嗤”声轻笑。却是殇聿已守在窗边,闻得师傅戏弄来人,忍不住失笑出声。

    轻轻推窗,殇聿身形如一缕轻烟般掠出,瞬间已立在师傅身侧。衣袂飘然,长发披垂,如烟、似幻、是鬼、实仙。

    “你,你是何人?”秦谷川见状大惊,此人身法与第一人如出一辙,竟是难分轩轾。

    “你不是要捉拿殇家父女么?”殇聿唇角含笑,一双幽冷的眸子却是不含一丝笑意,刀锋般掠过秦谷川面颊。“我,便是殇

    若

    冰!”缓缓开声,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殇聿?”秦谷川一呆,闻得殇家大小姐习武,却自以为只是强身健体,哪料竟是如此高法。一念及此,背脊han意暗生。眼前二人,任意一人,虽未必是自己对手,但二人联手,恐是讨不了好去。心中生了怯意,脚步缓缓后移,口中却尤自强硬,“殇聿!你父女违抗朝廷,快快束手就擒,或可逃得一死!”

    “违抗朝廷?”殇聿轻声冷笑,“敢问,蒋大人便是朝廷吗?”垂目望向秦谷川yù逃的双脚,缓缓向前跨上一步,“蒋文龙区区吏部员外郎,竟敢污蔑大臣、残害忠良,如今只手遮天,竟敢妄称朝廷,便不怕遭天遣吗?

    “你你反了!反了!”秦谷川未料殇聿不但轻功卓绝,词锋更是锐利,伸手指了,一时竟不知如何对答。

    “反了?”殇聿纵声朗笑,“所谓,官bī民反,民不得不反!”话声一停,笑声立顿,“狗贼,拿命来!”人随声起,手中长鞭疾挥,向秦谷川颈中攻去。

    九百涧虽不明朝廷之事,但闻得殇聿喝骂蒋文龙罪状,心知殇家便为那卖大饼的所害,也即挥鞭疾上,向秦谷川下三路攻来。

    “你们,你们以多欺少!”秦谷川见她们来的迅捷,心中大惊,连连后退。他所使双锏乃是短兵器,不能及远,而殇聿师徒却是挥鞭远攻,此时便只有挨打的份。

    “蒋府拿人,几曾一对一过?”殇聿冷笑连连,手中不停,鞭身疾绕,竟是绕至秦谷川身后,去截他的退路。

    秦谷川见状,大吃一惊,俯身避过九百涧一招袭击,身子前翻,凌空转折,避过殇聿背后一鞭,飞身急掠,向二人冲来。

    身侧风声劲疾,一柄长剑自他身侧攻到,秦谷川大惊之下,挥锏疾挡。“当”声巨响,来人被他震退十余步。凝目看时,却是一个浓眉大眼的白衣少年。

    原是路七闻声而至,见殇聿师傅拒敌,便侧路夹击敌人。秦谷川见来敌越来越多,屋中隐有人声,更不知伏得几人?心中越发惊乱。

    殇聿见秦谷川身形疾闪,又yù袭上,哪里容他近身?长鞭轻抖,直扫面门。秦谷川但闻风声劲疾,不敢强攻,急急撤身后退,却觉腿弯一疼,已中了九百涧一鞭。殇聿大喜,手腕疾抖,向秦谷川颈中缠去。

    秦谷川眼见避无可避,不禁大声嚷道,“殇聿,你不要殇若水xìng命了吗?”

    “什么?”殇聿一呆,攻势略缓。秦谷川一声长笑,自空隙中一闪而出,口中尤自高喊,“殇若水与洛沐风,便是在这石鹤山上,为我所擒,你若要她等xìng命,速速抛下兵刃,束手就擒!”

    “洛沐风?”殇聿闻言,更是眼前一黑。洛沐风与展飞千里驰援,而洛沐风又确系知晓师傅住所,这秦谷川所言,恐是实情。一时间心中又急又痛,身子摇了摇,几yù摔下房去。

    “冰儿”九百涧一惊,飞身掠上,忙一把扶住。长笑声中,秦谷川却已逃的远了。

    “殇姐姐!”路七见殇聿脸色惨白,也是一惊,抢上询问。

    “这里住不得了!”殇聿缓得口气,挺身站起。自思那秦谷川逃归,必会集结大量兵马重来,到那时强弱易势,怕是chā翅难逃。转向九百涧,心中大为歉然,“师傅,此番,徒儿累你无家可归了!”

    “不过一所房子!”九百涧轻轻摇头,转身跃下屋顶,“冰儿,你唤殇大人起身,我去叫无忧公子!”话声刚落,却听门声“吱呀”,殇敬与无忧公子已先后迈出,原是早被吵醒。

    “冰儿!”殇敬脸色苍白,拉了殇聿急问,“那人说,他抓了水儿?”

    “爹爹莫急!”殇聿心头焦躁,却也只空言安慰,“洛公子武艺高强,哪能这般容易抓得?”定得定神,催促师傅动身。

    九百涧心知那秦谷川武功不弱,她与殇聿虽是不惧,却有无忧与殇敬二人不懂武艺。当下不敢多停,匆匆收拾行装出门,依旧将院门自内闩了,越墙而出。九百涧头前带路,率了众人向西,奔得片刻,来自湖边,湖上静静泊着一艘小船,勉强坐得十余人。

    “有船甚好!”殇聿大喜,若自陆路而逃,总会留些蛛丝马迹,如今既是有船,纵敌人去而复返,怕也一时难寻。扶了殇敬上船,自解了缆绳,最后一个跃上船去。

    无忧公子手扶了浆,正要开船,却听殇聿失声惊呼,呆呆望了岸上,整个人如定住一般。顺目瞧去,却是一匹红马,正自湖边吃草。

    “洛公子的马!”殇聿轻呼,身形一展,向岸上掠去。奔至近处,瞧的清楚,果是洛沐风名唤“赤焰”的红马。想到秦谷川所言,一时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赤焰失主多日,只在这石鹤山下徘徊,却是不令生人靠近。此时见了殇聿,如逢故友,竟是挨挨擦擦,大为亲密。

    “冰儿,快走吧!”九百涧随着上岸,见殇聿抚着一匹马伤心,竟是不明所以,轻声催促。

    “走!”殇聿咬牙,伸手牵了马,向小船行去。

    “冰儿,你要带上这马?”九百涧大为愕然。

    “嗯!”殇聿轻轻点头,“此马是大宛良驹,不益落入他人之手。”

    小船静静的向湖中dàng去,远远的,有蔓延的火把,向石鹤山奔来。

    “还好我们逃的快!”九百涧轻轻吁出口长气,转头见殇聿抚了马腹默然而坐,不禁担心。一时间,众人皆寂然,唯有湖水,伴着浆声,发出一阵阵轻响。

    船行约一个时辰,湖光中,纵目遥望,远远见湖中有岛,影影绰绰,树荫满布。无忧公子手臂轻摇,双桨落水无声,小船悄悄向岸上靠去。

    “这本是座无人荒岛,两年前,我与无忧无意中觅得,取名鹭翎洲。”九百涧轻声低语,“我等先在此暂避,再做道理。”语声伴着水声,小船静静驰入一处水湾,竟是上好的藏船之处。

    “嗯!”殇聿漫声轻应,却是心悬若水,无瑕顾及其他。众人在船中稍歇,眼见曙光渐现,岛中景物渐明,便即弃船登岸。

    岛上无路,无忧公子前行带路,五人一马在密密匝匝的树木间穿行,将出密林,朝阳渐升,眼前水光乍现,却是岛中有泽。

    “看啊,那是什么?”路七抬目处,失声惊呼。只见沼泽中生有大片灌木,灌木中栖息着一群浑身洁白,身材修长的鸟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