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1章 斩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被禁军保护逃出了院子的百里博,隔着重重宫阙都能看见寝宫那方苍白如雪的电光,一声声低沉的闷雷响彻皇宫,同样也狠狠击打着他的心脏!

    没法杀了那个人吗?不!不可以!他要陆绮怀!他要他的皇宫他的皇位!

    百里博抓过身旁的禁军,凶神恶煞地大骂“一个个都干什么吃的!!快给本君去杀了那个刺客!快!”

    被揪住衣襟的禁军颤抖着道“陛下恕恕罪!那人的修为远在我们之上,一人几乎可抵千军万马,属下怕怕是不敌啊!”

    “废物!一个个都他娘的是废物!”百里博发疯了一般对着他们拳打脚踢,禁军们皆是咬牙忍着,不敢出声违逆。本↘书↘首↘发↘求.书.帮↘http://m.qiushubang.com/

    便是这时,一抹白衣落入他的眼帘,百里博当即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跑过去道“言爱卿!你总算来了!”

    言逐不紧不慢道“微臣救驾来迟,望陛下恕罪。”

    百里博抓住他道“快去把那个人杀了!把陆绮怀给本君抢回来!”

    言逐眸子颤了颤,低声道“是。”他白衣一闪便跃上高空。

    鸣凰国如今元气大伤,根本没有可与裴屿之匹敌的对手,因而他抱着陆绮怀走得并不急,言逐很快追上了他们。

    彼时陆绮怀只是抬了抬头,便又重新倒回裴屿之怀里,那股信任与亲昵刺痛了言逐的眼。

    言逐深吸一口气道“我不想伤你,把阿怀给我。”

    “如今你也伤不了我。”裴屿之道,“更何况,即便我将她jiāo给你,你当如何?把她让给百里博么?”

    他从始至终面无表情,没有因敌意生出的han冷,也没有什么诸如讥诮讽刺的意思,但言逐还是像被他打了好几个巴掌似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他也不知自己是准备以什么理由拦住他们,是作为百里博的走狗吗?还是仅仅只为了自己想要抢回陆绮怀?

    言逐凝视着那个那个女人,语气轻柔,带着轻易难以拒绝的规劝“阿怀,跟我走吧,等我完成这次任务,就带你回家。这个世界,你一定也烦透了是不是?”

    陆绮怀感到裴屿之抱着他的手紧了紧,好似她随时会离开似的。

    她脸都懒得转去看言逐,懒洋洋地道“我会靠自己回去,不用你帮我。言逐,我最后说一遍,至此,我们再没什么关系。”

    言逐忍无可忍,指着裴屿之怒吼道“你就为了他!?你要知道,你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终究都是要分开的!”

    陆绮怀叹口气,示意裴屿之将他放下。她双脚踩在虚空中,脚下是裴屿之凝出的实质灵力,触感厚实给她十足的安全感。

    她像是没怎么睡醒,勉强用惺忪的睡眼瞧他“那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待在鸣凰国,只是因为要给百里博卖命吗?

    “我不喜欢别人给我打空头支票,说什么以后说什么将来,现在摆脱不掉的事,难道以后就能轻易斩断吗?别傻了,很多事都是越缠越绕的。你现在给不了我的,不见得以后就能给,我这个人,做事都比较喜欢靠自己。”

    言逐像是当头被人敲了一棒,忽然明白了很多。

    陆绮怀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既然当初跟她分了,在她眼里,自然也就彻底断了,再说破镜重圆,她怎么肯?

    彼时,陆绮怀已伸手环住裴屿之的脖颈,裴屿之无需她说,便弯腰重新抱起她。两人像是在一起了百年千年,默契得叫人眼红。

    言逐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心像是被人挖空了一般。他忽然开始疑惑起来,穿越这么久,跟着系统做任务这么久,他到底在忙活什么。

    他默不作声地回到皇宫,裴屿之一去,雷霆之力也逐渐消散,禁军死伤惨重,百里博在大殿上,打骂太监出气。

    言逐一进去,百里博便惊喜地望着他“怎么样言爱卿?刺客杀了吗?”

    他刚摇头,百里博面色一下就变了,冷冷地道“国师不会是故意放他们走的吧!?本君听闻,国师很是爱慕那美人!哼!国师私自将美人掳走,本君念你树功无数,方才不与你计较!你倒好!竟不知感恩戴德!”

    百里博骂得面红耳赤,一时情急抓住言逐的衣襟吼道“马上!马上给本君把人找回来!”

    “是。”言逐黑眸之中没有一丝情绪,冷得让百里博打了个冷颤,下意识松开了手。

    “下去吧。”百里博不愿与他多说,随意摆了摆手,转身yù坐回皇座。

    “陛下,臣有一事禀报。”言逐突然道。

    “又有何事?”百里博不耐烦地转头,眼前猛地闪过一丝雪白的刀光,转而是言逐散发着浓郁杀气的脸。

    “咚!”

    一声轻响,一颗头颅落在地上,紧接着着是无头的身躯。

    头颅上的脸还保持着临死前的难以置信,瞪大的眼睛几乎暴出,死不瞑目,惊悚非常!

    一地的太监宫女吓得尖叫连连,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殿去!

    言逐持着滴血的长剑,脸上还带着百里博的血,仰天吐了一口气。

    这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声音

    叮!很遗憾,培植目标已死亡,位面任务失败。请宿主选择下一步

    a放弃系统,抹去穿越后一切记忆,回到原来世界。

    b再次进行位面穿越,重新开始任务,已积攒的等级奖励等均保留。

    这时,一人走近,付昕昕望着地上的身首异处的尸体,轻轻抽了一口凉气“言逐,你杀的!?”

    “是。”

    她没有多问,只是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言逐望着间上的血迹,神色愈发晦涩难明。

    裴屿之已是元婴修士,虽然晋级不到两天,按理说瞬息尚是掌握不稳,但无奈他身经百战,这点法术于他而言实在不算什么,与言逐分开后,他便带着陆绮怀瞬移,准确无误地到了芜天宗,落在漆殷殿前。

    彼时,黎明方至,灵淮子将将修炼结束,正想出门呼一口晨气,便见宽阔的殿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少年,正将一个女人放在石椅上,蹲下身亲手给她穿上鞋。

    灵淮子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因太过激动,张了张嘴却愣是叫不出那个人的名字!

    倒是裴屿之先站起,朝他一拜道“幸不辱命,我救她回来了。”

    灵淮子xiōng中积着千言万语,最终也只化成了一个“好”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