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7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侯小丽在三人沙发上坐下来,董事长坐在单人沙发上。★看★最★新★章★节★百★度★搜★求★书★帮★

    “昨天约会怎么样了?”

    侯小丽稍微放松了些,原来是这事,“昨天下班后,我们看了电影。”能说的好像就这些,但董事长还在盯着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然后,还吃了bào米花,我们买了可乐。”

    “嗯。”江母继续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侯小丽想了想,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了,能起来的全是江雪在其中捣乱,岩江似乎跟江雪之间话还挺多的,对自己却没什么话说。“哦,对了,他还送我上了车。”

    江母点点头,这次是表示自己的满意,“那你们有没有约好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呢?”

    这倒是个关键xìng的问题,姜还是老的辣。

    侯小丽摇摇头,“这个……当时车子来得太匆忙了,还没来得及说这个……”

    江母连忙圆场,“没事,下次一定有机会的,有什么困难,告诉我,我帮你。”

    侯小丽点点头,“嗯,谢谢董事长。”她倒退着把门轻轻关上。

    继父早早回家,饭菜已经上桌,只等江母吃饭,听见门外停车入库的声音,继父跑到门外迎接,顺便帮着做倒车指挥。

    这一举动比较反常,江母心里虽然为丈夫的热情高兴,心却早已经升起了怀疑。

    “说吧,有什么有求于我的?”

    “没有,没有,先吃饭。”继父将好吃的菜都移到江母的面前。

    “不说我吃不下。”江母将饭菜往中间一推,像个孩子一样任xìng起来。

    “我怕我说了你更吃不下。”

    “没事,吃不下晚上陪我吃宵夜去。”

    见妻子这样说,继父便开口了,“侯小丽和岩江的事要不你还是甭管了,孩子们都有自己的想法。”

    “我又没管,告诉你,昨天儿子主动约了小丽看电影,小年轻就是不一样,一点即破。”

    继父坚决不信,“这不可能!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定是侯小丽造的谣。”

    “你怎么知道儿子不会跟小丽看电影,说得这么肯定,好像你这个父亲很了解他似的。”

    “谈不上了解,但作为父亲,作为男人,我更懂他。”

    江母笑了,笑容中有种释然的感觉,这个男人第一次让她刮目相看,显然,他和岩江之间的关系已经破冰,而且,他还和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面,江母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因为再婚的关系,她知道自己给岩江带来了伤害,她以为她可能余生都不会安心,都要活在罪过和自责当中,然而,看到岩江对丈夫的认可,她便能感受到儿子对自己一丝丝的原谅。

    娜琪在火葬场上班已经整整一周了,这周的天气时而yīn,时而晴,但还没有下过一滴雨,谢天谢地,试用期算是过去了。

    但是那件事娜琪一直都很担心,她知道,如果工作的时候发烧了可以光明正大地请假,但是,如果长时间不在岗位上,任脾气再好的老板都不可能接受。

    她想过,去跟老板坦白这件事,但她实在是没有这份勇气。

    好在娜琪平常待客有礼,一次又一次地受到了顾客的好评,这让老板的脸上也涨了光彩。

    雨天在她上班的第十二天到来,那是一个快下班的下午时分,天色已经暗沉了,娜琪知道,再坚持一会儿就会下班,她的额头上冒着汗,大豆一般的汗珠渗了出来,还是一位顾客发现了她,将她扶到了休息室。

    事后,娜琪身体自动恢复,她告诉老板,或许,她干不了这份工作,如果可以,她愿意在天晴的日子里来做兼职。

    就这样,按照约定好的,下雨她就休息,天晴她就多上班,工资还是不变。

    有了特殊待遇,娜琪的工作算是真正稳定了下来。

    参加葬礼的有上百余人,这是娜琪工作一个多星期以来见到的阵容最大的队伍。

    难道是本市的高官,娜琪猜测着,但从参加葬礼的人的神态看来,又不像是为高官送行,因为人们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敬仰是掩饰不住的,显然,大家都曾经受到恩惠于他,而且,他的过世似乎对于来送行的人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是什么样的人能给这个社会带来这么重要的影响力呢?娜琪更好奇了。

    按照办事流程,娜琪带着主事的人去收银处缴费,并选购了基本的丧葬用品,因为业务繁忙,追悼仪式安排在下午,她在休息大厅内准备了多人使用的一次xìng杯子和茶叶。

    因为人数众多,食堂供应不了那么多人的饭菜,娜琪给一些活跃带头的人写下了附近用餐的地址。

    “如果是吃简便快餐,可以去背后的十字岭路,那边有拉面馆、饺子馆,还有炒饭,价格实惠,如果餐后需要休息,可以去左手边的恒大街,那里有茶饮,还有休闲的地方。如果需要逛一逛的,这附近也没有商场,倒是有个中山公园,纪念先烈的,可以去那边晒晒太阳散散步。”

    娜琪手里拿着扩音器,面对着聚精会神聆听的人讲出了这些天来自己的所得。

    她本来不需要为大家倾心地讲这些,这也不是她的职责,她要做的只是协助大家完成仪式活动,但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很想尽自己的能力多做一些什么。

    在下午的仪式中,娜琪见到了趟在水晶棺材中的死者,他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年纪在七十到八十岁之间,鼻梁上有两道发黑的印子,那是经年累月戴着老花镜留下来的印记。

    应该是位博学的人,是老师吗?这些来送葬的人都是他的学生吗?娜琪再一次在心里发问。

    仓库已经将白色的头巾点好了数,娜琪负责头巾的发放,她把一百多条头巾递到一百多个人手中时一一向他们施礼,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倍受尊重。

    大家肃穆庄严地参加仪式的流程,每个人都积极配合,闲下来的jiāo谈中,不时有人在谈论这家殡仪馆比别家更专业,服务也更周全。

    娜琪没有心思为听到这些话感到欣慰,她认为所做的一切都是她该做的。

    待所有人礼毕,娜琪也依照家属的礼仪,向过世的长者行了庄严的一礼。

    因为亲友团太多的缘故,场内闭馆的时间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

    帮着清理现场垃圾的高阿姨一起清理完垃圾,时针已指向九点。

    下班的途中,娜琪乘坐的 762路公jiāo车开起了雨刮,挡风玻璃上已经飘起了毛毛细雨。

    快停下来,快停下来。

    娜琪在心里默念着,雨刮停下来了,挡风玻璃上果然没有再出现雨滴。

    难道刚才是有洒水车经过?

    娜琪心中暗喜,原来是虚惊了一场。就说白天还是大太阳来着,这天气怎么看都不会是会下雨的。

    她安心地闭上眼睛,脑袋靠在后靠背上,今天真的很累,不过,只是身体累而已,只要睡上一晚就会好。毕竟,她还年轻。

    眼睛闭着,听见公jiāo车门一开一合之后,娜琪就睡着了,她没有做梦,不知为什么,公jiāo车上虽然是坐着睡,却比床上躺着睡觉还要舒服,睡梦中的她舍不得醒来,舍不得下车。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熟悉的公jiāo站名,娜琪睁开眼睛就往车下跑,还好没有坐过站。

    凌晨两点,当大多数人已经熟睡的时候,娜琪还是醒来了,雨点打落在楼下的塑料车棚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扰乱了清梦。

    她又开始在神不知鬼不觉间分离出了另一个自己,她向着一个方向走去,目标很明确,方向很准确,她似乎听到了某种召唤,身体靠着意念前行,脚步靠着一个声音的吸引力移动。

    集装箱的门口摆着一个摊位,摊位上放着扑克牌、签筒、白纸、毛笔,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叫不出名字来,应该是自制的。

    摊位上坐着一位眼熟的长者,好像在哪儿见过,娜琪拿起他摊子上的一本书翻看,上面的字体大多数是繁体字,内容也编撰得有些非大众化,她看了一会儿,没看懂。

    “你来啦!”长者正用一块干抹布擦拭着摊位上的灰尘,他是坐着的,他缓缓把抹布叠好,双手有些颤抖,看他衰弱的动作,年级应该在八十五岁以上。

    娜琪恍然大悟,她想起来了,白天在上班的地方见到的那位逝者正是他。当时有上百余人过来参加他的葬礼。

    当时,娜琪还一直猜测他的身份,她想了好久,能够获得这么多人青睐的会是什么人,现在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答案,他的职业是给人算命,他还自己出了一本算命的书,看来在自己的专业方面造诣不浅。

    可是,一个算命的先生能有多神奇的推算能力呢?居然让这么多人信奉追随,娜琪倒想看看他的真本事。

    “嗯,我见过您。”娜琪回答。

    “当然见过,我闭着眼睛也能看见你的样貌,要不然,你又怎么会到我这儿来。”

    “这么厉害!”娜琪也不知道长者说的是真是假,先夸他再说。

    “前生,我与姑娘你也有几次照面的缘分,但这也没什么,因为我们每天只要出门,就会遇见不同的人,有些人被你记在了心里,而有些人只是过客。”

    这话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她想,随便拉来一个人,说不定都已经在某个地方不经意地擦过几次肩。

    “崇拜您的人有好多啊,白天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呢?”娜琪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长者的脸上似乎有一丝笑意,又好像这份慈祥的笑意一直挂在他的脸上,从未消失过。

    “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我的顾客,他们也都有我的联系方式,有人建了群,群主向大家通知了我的死讯,所以大家都来了。”

    “还是说不通啊,那大家为什么要来呢?”

    长者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说他生前还没有来得及将他的毕生的本领传授给世人,因为死亡来得太突然,他竟疏漏了这件事。

    娜琪也不知道长者所说的毕生的本领指的是什么,难道是他的那本书上记载的内容吗?

    “是您这本书上的内容吗?既然您把心血写成了书,那一定会在后世流传的,虽然我没看懂,但肯定有人看得懂。”

    “我的本领是,只要简单的相处,我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寿命期限。”说着,长者盯着娜琪的额头,仿佛她的额头上有字。

    娜琪为这蹊跷的怪能力感到xìngfèn,又感到紧张和不安,虽然,她也曾想过,也许自己的寿命顶多长达六十岁,但这事毕竟谁也说不好,她战战兢兢地问,“我呢?我的寿命期限是多少岁?能活到六十岁吗?”

    长者一脸的平静,就像见惯了想要咨询胎儿xìng别的孕fù的医生,早已不去理解孕fù的心情,决绝地说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娜琪觉得很无趣,既然知道,却又不说,那和本来就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

    “算了,我就知道是这样。”她沮丧地说。

    “别着急,也并非决不能告诉你,只是,我希望你作出一个选择,考虑清楚了再告诉我。”

    “好的,您请说。”

    长者将双手放在膝盖上,坐直了身子,尽管如此,他的背还是有些驼。

    “如果你放弃知道自己的寿命,那么,你可以得到预见他人寿命的能力。”

    “所以,您能预见他人寿命,却料不到自己的大限?”

    长者点点头,“正是这样。”他叹了口气,很轻,但掩饰不住无奈。

    “如果我不去问自己的寿命期限,那么我可以知道更多人的期限对不对?”

    “对。”

    “那好,我不问自己的,我想选择去了解别人,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也许,拥有这样的能力,我就能为别人而活。”

    长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刚才的遗憾也释然了。

    在似梦似幻的对白结束的时候,娜琪从床上坐了起来,床单汗湿了,枕头套也汗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書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