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八章 还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实在是画面太过刺激,超出了燕卿卿视觉承受范围,若不是身旁的韩不周勾着她腰身的手始终没撤走,她定从这树干上摔下去。

    但眼下,也没好到哪儿去。

    她几乎整个人都压在韩不周身上,虽然不重,但他左手抱她,右手斩蛇,也的确无法轻松得起来。

    燕卿卿努力说服自己,不能当累赘,不能拖后腿。

    可没办法啊,她天生怕蛇这种没骨头的软体动物啊!

    燕卿卿简直疯了,血腥残暴的一幕不断的刷新她的耐受力。

    一边喃喃着要冷静的同时,身体总算争口气,像只死鱼一般动也不动,极其配合韩不周的动作。

    身旁韩不周此刻也顾不上她的情绪了,他算着距离,从这棵树,跃到另一棵树上,用灵活的身姿变幻,拖慢这些蛇的攻击速度。

    好在有一半的蛇钻进了捕蛇箩筐,剩下的这些,攻击虽猛,但毕竟数量有限,韩不周手中的那柄长剑又极其锋利,说是削铁如泥也不为过。

    约莫血战了一刻钟,燕卿卿当个称职的咸鱼快要僵硬时,韩不周总算斩断最后一条蛇头。

    打蛇打七寸,先前战况太过紧张,她没来得及细看,如今定睛看向地上一片残骸时,蓦然发现,韩不周剑剑斩在蛇的七寸处,快准狠。

    在如此突然又紧迫的情况下,他竟还可以做到如此精细的剑法,身手堪称变态。

    韩不周没注意到她的讶然,他抹了把脸上的血污,不悦的蹙起眉头,后扫了她一眼,见其虽模样狼狈,但脸色尚可,身上的血渍皆来自地上的蛇体残肢,莫名感到松了口气。

    “或许我该听你的话。”

    他突然蹦出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燕卿卿啊了一声,颇为茫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他指的可能是,之前她并不同意带燕元期同行寻神泣草的这一做法。

    顿了顿后,她应声:“其实也不然,这瘴雾林一般人进来是很难出去的,而燕元期初次入瘴雾林,却这般想置我们于死地,他对出瘴雾林,定是xiōng有成竹,但他也定然能料到,区区蛇群,是拦不住我们的,这么做,无非是拖住我们,他也许,是发现了这瘴雾林里的秘密,又或许,另有打算,总之,他的尾巴,似乎被我们捉到了。”

    燕卿卿细细分析着,韩不周的重点放在她那一句‘瘴雾林里的秘密’。

    她说这话时,极其自然,完全没有半点要防着他的意思,似乎她的潜意识里,他也知晓这瘴雾林的秘密。

    但事实上,他记忆里对瘴雾林完全空白陌生。

    “上一次,我们共同发现了瘴雾林里的秘密?”韩不周问她。

    青一的回忆录里有写,他上次为了寻她,孤身入了瘴雾林,但入林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便不得而知了。

    燕卿卿挑眉,欣慰的发现,韩不周正在一点一点接受他的过去里有她的这个事实。

    虽然进程缓慢,可好歹有转变了,这便是好的开始。

    她边将捕蛇箩筐藏起,边回他:“是啊,这瘴雾林是按照五行八卦布置的,阵眼在前方的蛇洞里,绕过蛇群,蛇洞内别有洞天,洞外是一条湖,一望无际,你曾跳进湖里过,发现了这瘴雾林的大秘密。”

    燕卿卿事无巨细,毫无保留的将所知的都告诉他。

    韩不周听的认真,若是他此刻能够分一丁点的心,定会发现,一向谨慎的他竟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什么样的大秘密?”他好奇。

    燕卿卿却卖起了关子,将捕蛇箩筐藏好后,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冲他眨了眨眼:“待会儿你便知道了,现在,我们等着看好戏吧。”

    韩不周不语,看着她从怀里掏出一朵纸糊的牵牛花,对着其唤了两声:“陆尧,陆尧你还在吗?”

    若非他在下一刻亲耳听到了自牵牛花里传出的声音真真切切是陆尧的,韩不周绝对会怀疑,她此时的举动是不是被方才血腥的场面被刺激坏了。

    “我在呢。”

    韩不周缩起瞳孔,轻微的神情变化,彰显内心惊诧。

    燕卿卿听着陆尧的声音,再三感叹怪不得《云耕地织》为九州所求,里头的奇物随便一样都能引起九州动dàng。

    例如这名唤‘如音随行’的物什,若是用在军事上,便是神器。

    试想探子可以省去来回奔波的路程,直接汇报军情,你来我往,得省下多少人力物力,胜算定是以飞速飙升。

    往往一刻钟的悬殊,在军情上,便是千万条人命的差别。

    每每想到这里,燕卿卿对待《云耕地织》的心情便愈发敬重起来,她双手捧着牵牛花,稳声道:“告诉我,燕元期现在在哪个方向,在做什么,手中可有杀伤xìng武器?”

    牵牛花里再次传来陆尧的声音:“他在你的正前方,手里空无一物,正盯着蛇洞……发呆?”

    发呆两个字,陆尧说的格外不确定。

    他远在客栈,看着眼前呈现的一幕,瘴雾林内,燕元期周围的浓雾已经散去,他身上湛蓝色的长衣已经湿透,还在啪嗒啪嗒往下滴着水珠子,湿发粘在脸侧,显得有几分颓废,略苍白的脸上,墨黑的眸子空洞的很,视线落在蛇洞口,唇瓣还在小幅度的扇阖着。

    等等。

    陆尧凑近了些,仔细观察他的唇形。

    看懂了,他在呢喃……

    “公主,他自言自语的说着,‘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一直重复。”

    燕卿卿听着陆尧的描述,基本上可以确定,燕元期是下过湖底了。

    他是冲着什么去的?《云耕地织》么?

    看起来他亦是什么都没有寻到,那上次韩不周所说的,湖底除了兵马俑,其他什么都没有的话是没什么翻盘的几率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