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九章乱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小时候我也经常来梦瑶姐家里,有时候时间晚了,就在她家睡了,但此时非彼时,住在这里总觉得不太好。本↘书↘首↘发↘求.书.帮↘http://m.qiushubang.com/

    可李父一片心意,不住一晚也不好,再加上梦瑶姐威bī利诱,我最后就同意了。

    收拾完碗筷,李母坐了不久也去睡觉了,就剩下我和梦瑶姐,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总感觉今晚会发生点什么,说句丢人的,我心里面是有期待的,可是一方面呢,我是有未婚妻的女人,理智告诉我不能再做那种事情。

    心里特别矛盾,最后我想逃走,可梦瑶姐却不同意,硬要让我留下来。

    看到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闻到她身上特有的香味,我只感觉体内燃起了邪火,涌向腹部,很快那里就充了血。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跟我来,我带你去卧室。”梦瑶姐看了眼我,就起身走向客卧,房间整洁,床铺平展,看一眼就会觉得舒服。

    梦瑶姐走过去捏了下被子,边说:“有点薄,我给你换床厚的。”很快,就从衣柜里取了一床后点的被子,收拾好后,看着我说,那你休息吧,晚安。

    看到梦瑶姐直接走出卧室,我心里竟然有一股微微失落的感觉,本以为会发生点什么,却是我多想了。随后,我就脱了衣服睡了。

    冬天的夜,要比其他季节安静得多,到了十一点多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我正好睡意来袭,准备睡觉了,手机却恰好响了一声,是一条短讯,梦瑶姐发来的:文兵,睡了吗?

    我快速回复她:正准备睡,你呢?

    梦瑶姐说:xiōng口有点难受,睡不着,是不是我吃太多了?

    吃饭的时候,梦瑶姐根本没吃几口,净顾着给我夹菜了,不可能是吃多了。我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就发短信说:我起来帮你倒杯水吧。

    很快,梦瑶姐回复道:不想喝水,要是有人帮我揉揉就好了。

    看到这条短信,我先是一愣,梦瑶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想暗示我什么吗?刚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副紧致完美的酮体,yù望腾升,全身的血yè都沸腾似的。

    就在这时候,梦瑶姐又发来一条短信,说:文兵,要不我到你房间,你帮我揉揉吧,好难受哦。

    我真怀疑梦瑶姐是不是故意挑逗我,其实她根本就没事,看到这条短信,我睡意全无,脑子里似乎在做艰难的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答应她?

    想到梦瑶姐那白花花的身体,我所剩不多的理智,瞬间都被yù望击溃了。直接打了一个“好”字,发了过去。

    我承认,我不仅深深爱着梦瑶姐,同时对她的身体也充满了渴望。渴望她的味道,渴望我们融为一体,渴望那种快活到忘我的感觉……

    本来我还穿着内裤,可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我竟然直接把内裤也脱了,就等梦瑶姐过来,做那种事情。

    梦瑶姐睡在隔壁,我屏住呼吸,仔细听隔壁房间的动静,可等了一两分钟,梦瑶姐的卧室里面,都没有任何动静,倒是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还吓了我一条,还是梦瑶姐发来的信息,内容是:我没事啦,快睡觉吧,晚安。后面还有一个大笑的表情。

    看到那个表情,我才恍然意识到,我他妈被梦瑶姐给玩了,想必她此刻正在被窝里偷笑吧。刘文兵啊刘文兵,你咋这么没出息,几条短信就被梦瑶姐突破心理防线了,我瞧不起你!

    扔远手机,我就睡了,可脑子里面却始终是我和梦瑶姐做那种事情的画面,下面硬硬的,怎么都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走出卧室,正好梦瑶姐也起来了,看到我满脸疲倦,她就笑着说:“文兵,你脸色咋这么难看,昨晚你干嘛了呀,没睡觉吗?”

    看到她满脸笑吟吟的表情,我真想拽着她回房间,直接把她狠狠地收拾一顿。我板着脸说房间里面有蚊子,整晚都在我耳边嗡嗡叫着,我没睡着。

    “啊?大冬天的,房间里面还有蚊子吗?”厨房里做早饭的李母听到了,三两步走到门口问我。

    我讪讪笑道:“伯母,我跟梦瑶姐开玩笑呢。呵呵。”

    “哦,我就说嘛,冬天怎么有蚊子呢。梦瑶,去叫你爸起床吃早饭啦。”李母说完,就走回厨房。梦瑶姐从我狡黠一笑,轻声道:“这能怪我嘛,谁让文兵你思想肮脏,成天想着那种事情呢。嘻嘻。”说完,转身走向李父的卧室。

    我啼笑皆非,你故意勾引我,最后还怪我咯?

    越想越觉得气人,结果我脑袋蒙掉了,鬼使神差般捏了把梦瑶姐的pì gǔ,还没来得及享受那种美妙的手感,梦瑶姐就啊的叫了一声,吓得我赶紧冲进卫生间,李母跑出来问梦瑶姐怎么了,梦瑶姐说妈,好像真有蚊子呢,我刚被叮了一下。

    吃完早饭,我就离开了李家,刚从小区出来,身后就飘来梦瑶姐的声音,让我等等她。她快步追上来,似乎想到刚才被我捏了pì gǔ,脸色羞红,眼神也迷离得很。

    “文兵,你准备去哪呀,我反正也没事儿,就带我一起呗。”她红着脸说。

    我打算去找李han星,大战在即,看能不能从她那里请一些高手,如果兄弟有高手帮忙,胜算自然要大很多。

    不过梦瑶姐最反对我参合黑道的事情,所以我并不想带她去,正想找个理由拒绝她,吴永打来电话,让我马上去嘉欣酒店,说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本来昨天就想告诉我,可我走得急,就没来得及告诉我。

    听到吴永订婚的消息,我绝对是高兴的,毕竟这家伙年纪也不小了,不能老这么单着。可是,订婚对象是谁?他跟马小艺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我想了想,还是问了。

    吴永笑哈哈地说:“就是晓月啊,你当我跟谁订婚?!行了啊,不说了,我得去招呼客人了,你早点过来。”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我收起手机对梦瑶姐说:“我去参加吴永的订婚,你也去吗?”

    “那就看你带不带人家咯。”梦瑶姐嘟了嘟嘴,“你要是不愿意带我也没事儿,那我就回去睡觉吧,虽然睡不着,但总比闲着无聊好。”

    她这样说,我还能说什么,能不带上她嘛,后来就只好跟梦瑶姐去了嘉欣酒店,但我忘掉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吴永几人和文晓红的关系也不错,吴永的订婚仪式,文晓红自然是要参加的。

    吴永和马小艺的订婚仪式在嘉欣酒店举行,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嘉欣酒店有着我和梦瑶姐太多的回忆,她的初夜,便留在这里。

    可能是触景生情,当我们坐车来到嘉欣酒店时,脑子里就自主浮现出很多以前的画面,当然也包括我占有梦瑶姐初夜的情景。

    梦瑶姐似乎跟我差不多,刚下车脸色就有点不对劲儿,白里透红,妩媚撩人。

    “文兵,如果当初你的身份暴露,你还会跟我做那种事儿吗?”问这话,梦瑶姐自然也很羞涩,脸蛋急速充血,如绽放的玫瑰般妖艳,眼神如水,不敢看我,赶忙捋了下头发,遮掩尴尬。

    对于梦瑶姐这个问题,我也曾想过,如果当时我没有装扮自己,用真实的身份面对梦瑶姐,我想我可能没有占有她的勇气,毕竟她名义上是我嫂子,那样做会让我有种负罪感,虽然戴着口罩也没有减弱我的负罪感,但至少可以自欺欺人,不是吗?

    而且,如果我没有戴口罩的话,以梦瑶姐的xìng格,也绝不会跟我开房。

    我没有回答梦瑶姐这个问题,顾左右而言他:“没想到吴永这家伙还挺低调,订婚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隆重的场面。呵呵。”

    从外面看,嘉欣酒店确实挺冷清,门口只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应该是兄弟的成员。吴永是兄弟的高层,只要他想,订婚仪式一定能办得轰轰烈烈。

    梦瑶姐见我不愿意回答她这个问题,浅浅地笑了笑,没有再追问,说:“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那么就算订婚仪式只有他们两个人,也一样会觉得幸福。相比而言,我倒是更欣赏他们这种方式,简简单单的,其实也挺好。”

    我忽然感觉,梦瑶姐话里有话,她应该是想说我和杨紫洁的订婚仪式倒是办得轰轰烈烈,可我跟杨紫洁却没有感情基础,热闹是给外人看的,自己要的只是那份幸福。

    我只能干笑两声。

    “名利只能满足人类的虚荣心,平平淡淡才是真,我们虽然都明白这个道理,可真正能看破名利的人,却少之又少。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达到那种境界,不再追求名利,真诚地享受生活。”梦瑶姐看了眼我,说:“走吧,进去吧。”

    我在想,如果淡泊名利的生活是梦瑶姐所追求的,那么她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又是因为什么,难道不是追逐名与利嘛。

    梦瑶姐看到我一脸深思,似乎瞬间猜到我心里在想些什么,捋了下鬓角的头发,说:“文兵,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跟我做的是自相矛盾的?其实我觉得并不矛盾,我认为淡泊名利首先得有名利,而后才会渐渐看淡名利。再说了,如果我不努力,岂不是跟她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了吗?”下意识看了眼我,然后加快脚步走进向酒店。

    她们?

    我想梦瑶姐说的她们,应该就是文晓红和杨紫洁吧,因为有段时间,我发现梦瑶姐挺自卑的,她曾怀疑过自己的相貌,也怀疑过自己的能力,毕竟文晓红的先天条件比她要好很多。

    也正是此刻,我才明白,原来梦瑶姐努力做这一切,只是想证明,即便没有显赫的家世,她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走上更大的舞台。而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吴永和马小艺的订婚酒宴,只准备了五桌,而且马家那边来了不少亲戚,吴永这边只邀请了要好的朋友,比起我和杨紫洁的订婚,简直是太简单了。

    其实,他们俩能走到这步,我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也对吴永能接受马小艺,充满了佩服。

    我和梦瑶姐走进去时,吴永和马小艺正站在马哲夫fù前面,听马哲说着什么。我找了个座位,让梦瑶姐先坐下来,没想到恰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道复杂地声音:“刘文兵!半年都没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声音很大,似乎传进现场每个人的耳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