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陌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那是什么?!”

    几人正在谈话间,就听到身后传来阵阵欢呼,一众将士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脸。

    顾清晗顺着众人指的方向看过去,瞬间如雷击一般怔愣在原地。

    景湛身着铠甲,坐在白色战马上,和以往见面时的嬉笑温柔不同,此时的他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周身的气势显露无疑。

    这样的他是顾清晗从未见过的,只是一眼就足以震惊她。

    隔着人群,景湛和她的的视线jiāo汇。不过一瞬,景湛就自然的移开了目光,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人。

    顾清晗只觉一阵刺痛从心间蔓延至全身,好半天她才回过神,露出了个苦笑。

    自己现在的这番作态是为什么?他的陌生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袍子下,她的手早已死死的捏成了拳头。

    景湛的身后跟着数万精神翼翼的将士和绵延不尽的粮草车,这些对于在原地苦战了近半个月的将士们来说,更是从天而降的惊喜。

    顾晚衫担忧的看向顾清晗:“你需要避一避吗?”

    顾清晗缓缓的摇头。

    避得了一时,却避不了一世。

    她勉强冲顾晚衫扯出个笑:“放心吧,我没事。”

    话虽然这么说着,心间的刺痛却怎么也止息不了。

    顾晚衫还想说什么,后方老鲁已经搂住了他的肩膀:“皇上来了你还快过去,还在为自己的妹妹伤心呢?”

    老鲁很久之前就跟在顾晚衫身边,自然知道他妹妹是前朝皇后的事情。

    虽然没有见过本人,但老鲁也知道他对妹妹的感情有多么深刻。

    就算先帝已死,见到皇上定然还是会有些别扭。

    老鲁生怕他因此得罪了皇上,一直异常热情的将他往皇上的方向拉。

    顾晚衫无奈之下,只得放下了和顾清晗继续谈话的想法。

    他一步步被拉向景湛,顾清晗也默默后退了几步,彻底退到了人群之后。

    没等她松一口气,老陈就从背后揽住了她的肩膀:“顾军师这段时间辛苦了,跟我们一起上前去看看吧。”

    也不等顾清晗反对,老陈就自顾自的拉着她上前去了。

    此时的景湛已经下了马,看到了被老陈拉来的顾清晗,眸色渐深。

    “这是新来的军师?”景湛抬眸看向顾晚衫。

    他的问话一出,不管是顾清晗还是顾晚衫都愣在了原地,顾晚衫眼底更是涌上一股怒意。

    皇上不可能认不出顾清晗,现在却故意这样问,到底是何用意?

    没等他开口,顾清晗就主动上前行了一礼:“属下顾玖,参见皇上。”

    看着顾清晗一本正经的对自己行礼,景湛的脸色又沉了下去,yīn阳怪气的嗯了一声:“顾军师倒是年少有为,这般年轻就在军营里了。”

    顾清晗始终垂着头,不看他一眼:“皇上谬赞了。”

    景湛转头看向几位将军:“不知几位将军和顾军师相处的可还好?”

    老鲁几人面面相觑,总觉得皇上似乎不太喜欢顾清晗。

    他们赶紧为她打圆场:“顾军师料事如神,属下们自然和他相处愉快。”

    顾清晗突然紧张起来,生怕景湛会当着几人的面说些什么。

    好在景湛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多说。

    皇上的到来无疑给一众将士带来了希望和士气,原本还以为苦战而有些颓废的大军,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高兴起来。

    当天晚上,军营内便开起了篝火晚会。

    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小杯酒和暖呼呼的ròu汤,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让人十分满足了。

    顾清晗没有和大家一起在外面狂欢,而是待在了自己的营帐之内。

    今天在战场上,她一时不慎被一个南屿士兵刺了一qiāng。

    尽管没有伤及要害,还是在后腰处划伤了一道口子。

    军营里连军医都是男的,她自然不可能让他们替自己上yào,只得趁着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悄悄为自己上yào。

    虽然一直跟着上战场,可她的衣服向来裹得严实,是以除了脸上的皮肤粗糙了些之外,身上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

    她艰难的脱下身上的衣袍,从yào罐子里挖出了一大块yào膏。

    她用手摩挲了半天,也没找到伤口的具体位置。

    顾清晗想了想,自己慢慢走到了书桌边,那里正放着一块铜镜。

    她努力调整了半天的角度,也不能恰好看到后腰处的伤口。

    正当她犹豫要不要穿上衣服去找哥哥来帮忙的时候,一个身影忽然闯了进来。

    “你……”

    景湛没想到自己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当即愣住了。

    顾清晗惊慌失措,想要去拉自己的衣服,却不小心扯到了后腰处的伤口,没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景湛的神色立即yīn沉下来。

    他快步走上前,捉住了顾清晗正yù乱动的手。

    “你受伤了。”

    他的目光落在顾清晗的后腰上,原本白皙凝脂的肌肤上被划破了一道狰狞的伤疤,奇异的带着凌虐的美感。

    景湛抿了抿唇,默不作声的上前将顾清晗手中的yào膏接了过来,闻了闻。

    确定是上好的金创yào之后,他才沉着脸小心翼翼的为她涂抹上yào。

    清凉的感觉暂时抵消了后腰处火烧火燎的痛意,顾清晗这才垂眸低声道谢:“谢谢你。”

    说完,她就去拿自己的衣服。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拦住了她的动作。

    顾清晗不解的看向景湛。

    景湛却伸手扯开了自己的外袍。

    顾清晗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的移开视线,慌乱的说:“你……皇上这是要做什么?”

    听到她生疏的称呼,景湛冷笑:“该做的都做过了,你怕不是忘记了,我们可是夫妻。”

    顾清晗震惊的看向景湛,她没想到事到如今,他居然还认为那场没有宾客的婚事是作数的。

    “我……”她张了张嘴,景湛却不耐烦的打断了她。

    “别说话,我听到你的声音就烦。”景湛动作麻利的脱下外袍,一把撕开了自己的中衣。

    明黄色的衣料被撕成片片布条,景湛随意套好外袍,将顾清晗拉了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