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是第三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秦筝当真在外面的走廊里一直等凌逸天,大约半小时,他才朝着这边走过来。免-费-首-发→【求】【书】【帮】

    不知道是不是秦筝的错觉,她感觉到了凌逸天看向她时,眼睛里有一抹转瞬即逝的宠溺。

    等到她再细细的研究时,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拉着秦筝一起进了病房,易宁已经清醒,靠在病床上和凌逸天对了一拳,哀叹一声:“早知道急不该上你的那辆车,别找肇事车辆了,我认识肇事司机。”

    “谁?”凌逸天突然变得严肃,有些担心易宁说出来与凌中泽有关的三个字。

    “是你的叔叔,凌忠烈。”

    凌逸天拧眉深思了片刻,后又明白过来,前几日,凌中泽还来告诉他,凌忠烈手里有百分之十八的股份,当年出国时因为沾染了齐琛父亲的命案。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对上了,齐琛那么算计,针对天峰集团,可到现在他还不清楚林静晨为什么会对天峰和他恨之入骨,单单的儿感清不会的,林静晨是个只爱自己的人,怎么会为了他做那么多疯狂的事。

    除非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林静晨只是个明面上的棋子。

    细思极恐,凌逸天眼神也变得更加冷冽,幽深,他站起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要连夜回A市,有些事去处理。”

    易宁阻拦了一下凌逸天,“我感觉只是意外,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没事么?”

    凌逸天摇头,“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我要亲自回去调查清楚。”

    他走出病房的时候被秦筝叫了一声,男人魁梧的身体顿了一下,等着秦筝。

    “有空了咱们就去离婚,我不想再和你婚姻关系还没结束的时候,就看你娶别的女人,也不想被旁人议论我是第三者。”秦筝尽可能的站直了身子,平静的说着这些话。

    凌逸天无奈的转身,还揉了揉秦筝的头发,“不是让你等我一辈子,是等我一阵子,我会处理好和叶菀的事情,也会调查清楚姥姥真正的死因,而且你不是第三者。”

    “我不想听你的花言巧语,凌逸天,这一次就利落些,好吗?”

    秦筝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哀求,就好像他们还没离婚,对她来说是一种枷锁。

    凌逸天薄唇轻轻抿着,最终是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医院,只留给秦筝一个背影。

    原本秦筝想再进病房的,结果一不小心听到了易宁和叶菀的对话。

    易宁一点也不客气的就责备叶菀,“你就是个扫把星,遇上你我准没好事,以后请离我远一点。”

    叶菀瘪着嘴委屈的解释:“是你非要和我讨论我和凌逸天的关系,我现在是你的床伴,能和凌逸天是什么关系?”

    秦筝一颗心噗通噗通跳得厉害了不少,叶菀和易宁……

    这世界有点玄幻,她懒得搭理。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酒店,秦筝沾床就睡了过去。

    次日。

    凌逸天的办公桌上放了一堆资料,艾森在他面前晃悠,“凌总,一部分是齐琛回国担任AZ执行总裁后做的事情联系的人,还有一部分是凌忠烈的资料,以及这几年在国外的一些经历。”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凌董在他的办公室等你,说你回来务必过去一趟。”艾森出去之前把凌中泽的话传到。

    凌逸天“嗯”了一声,开始快速浏览那些文件,齐琛和凌忠烈两个没一个好东西。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凌中泽,而是在齐琛联系的人里面发现了一丝端倪,便直接去了看守所。

    林静晨还没进行qiāng决,他探视时,警官却遗憾的和凌逸天说道:“凌总,杀害了你母亲的凶手,林静晨在看守所已经割腕自杀了,死前jiāo代了那个贩dú团伙。”

    死了?

    谁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林静晨死?

    除了凌中泽,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凌逸天飙车回到天峰集团,黑着一张脸一脚踹开了凌中泽办公室的门,叶天成还在。

    凌中泽神色尴尬,向叶天成解释了一句:“小天脾气比较急,多担待。”

    叶天成笑眯眯的盯着凌逸天,“对待菀菀不急就好了,你昨天不是和菀菀一起出去的吗,菀菀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安南的风景比较好,叶小姐想多待两天再回来。”凌逸天敷衍的回答道。

    叶天成蹙眉,“菀菀就是贪玩了些,小天,你可要好好照顾菀菀,你们都要订婚,结婚的人了,就直接叫菀菀就行。”

    “好,伯父,我有些话要对我父亲说。”

    言外之意希望叶天成回避一下,但叶天成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凌中泽说了句客套话缓解这气氛:“小天,和你叶伯父还有菀菀以后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话直说。”

    “林静晨死在了看守所,你知道吗?”

    闻言,凌中泽面上没有任何的意外,反倒像是解决某桩心事。

    凌逸天猜了个大概,又补充道:“爸,你知道林静晨是被人利用了才让我妈和姥姥发生意外的吗?我不会放过真凶。”

    他没等凌中泽开口说话,就又离开了。

    剩下凌中泽悠悠的呼出一口气,愁眉苦脸的和叶天成解释:“小天理智,有自己的主张,我能办到的让他娶了菀菀已经是极限,剩下的恐怕要让他自己处理。”

    “刚才小天说的杀害你岳母还有小天妈妈的另有其人?”

    叶天成也是生意上的老狐狸,即便凌逸天从进屋子到离开都在和凌中泽打哑谜,但他依旧能从他们聊天的字里行间推敲出一些事情来。

    凌中泽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件事我还不敢确定,与当年一场事故有关,都过去很久了。”

    实则,他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凌忠烈前些日子就回国了,按照他手下调查的情况来看,凌忠烈开车想撞的人是小天,之所以撞得轻,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

    叶天成站起身,拍了一下凌中泽的肩膀,沉沉道:“以后有事就不要瞒着我了,菀菀嫁过来我不想让她面对危险。”

    “不会的,你尽管放心。”凌中泽笑得深邃,急忙向叶天成保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