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六章 其实婚姻生活也不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叶菀是个急xìng子,听说易宁还有那么多朋友,脑袋里已经计划着如何让他们几个帮助自己给她和易宁创造机会了。★首★发★求★书★帮★

    她倏地起身,眉眼弯弯看着秦筝,感慨了一句:“等我和易宁走到婚姻的殿堂,我一定给你送一封请柬,让你来做我的伴娘。”

    秦筝嘴角扬起,也露出了真挚的微笑,看着叶菀离开,她才松了一口气。

    李嫂给秦筝把补汤端过来,关心的询问:“太太,昨天在庆典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叶小姐那么任xìng,恐怕也不好。”

    “她有任xìng的资本,年轻的时候跟着自己的心走挺好的。”

    像她一样,有些路只有自己走过了,才知道是否是正确的,或者是荆棘丛生。

    秦筝闻到了苦味,皱着眉问李嫂,“这是什么补yào?”

    “凌少说你的左眼还没完全好,所以今天的补汤里加了一些重要的成分。”李嫂也甜甜的笑着,“凌少对太太这么上心,就不会娶其他的女人,你一直会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但愿。”

    她捏着鼻子喝完一整碗汤,看了一点剧本就迷迷糊糊开始休息。

    晚上八点,咯咯日料管。

    张栋霖和凌逸天早到一步,剩下易宁和温如筠在八点零五分姗姗来迟。

    在易宁和温如筠落座后,凌逸天沉默着把两瓶威士忌推到了两人面前,“罚酒。”

    易宁眼皮子突突突跳了两下,看着张栋霖说:“能不能和你换个位置,我有一些其他的话要和逸天谈谈。”

    张栋霖稳如泰山,“不行。”

    “不就是你妹妹要嫁给温如筠了么,值得咱们一起出来给商议结果?”易宁喝了一口酒,开始畅所yù言。

    “今天只喝酒,不谈感情,也别当媒婆,嗯哼!”温如筠拿起面前的酒,轻轻的和易宁碰了碰,还对易宁挤眉弄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两的心思,就是想让咱们脱离单身贵族。”

    凌逸天郑重的点点头,“喝你的酒,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温如筠乖乖闭嘴,一桌上四个人,只有他是菜鸟,其他三位都是王者……

    张栋霖叫了服务员做了几盘菜,又上了一瓶上好的红酒,目光灼灼看向易宁,意味深长的问:“你觉得叶菀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是我的菜。”易宁喉咙滚动,猛地喝了两口酒,他嗤笑,“是酒不好喝,还是菜不好吃,或者外面的世界不精彩,非要碰感情?”

    温如筠毫无形象的打了一个酒嗝,接上易宁的话,“哥们,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咱不能这辈子都栽在一个秦筝身上啊!”

    “你不是也栽倒在苏玖身上了吗,据我所知,苏玖和齐琛关系还匪浅呢!”

    “说你呢,扯我干什么,我和张悦音都谈好了,我们只剩下隆重的举办婚礼了,就在下周末。”

    温如筠手里的酒用力的拍在桌子上,发出声音来,他微眯眼眸看了看张栋霖和凌逸天,“怎么,你两是来看我两演戏的吗?”

    张栋霖沉沉地发出一声“嗯”,他满脸戏谑,“娶了叶菀就等于娶了一座金山回去,既然不谈感情,那咱们谈生意。”

    “我对叶氏集团的版块不感兴趣,而且我们涉及的业务也是两种类型,你们放过我吧,我感觉凌逸天的父亲很喜欢叶氏开拓的欧洲市场,指不定逸天和叶菀还有戏,万一哪天两人就看对眼跨入婚姻的坟墓了呢?”易宁面无表情,感觉自己分析的很到位。

    “我爸感兴趣不代表我也感兴趣,我可以管理天峰,也可以放手不管理,和你进行的那几个生意,中间赚了不少钱,在我不担任天峰总裁的情况下,我也可以活的自在。”

    “你们听听,这家伙已经做好了要脱离凌家的准备了!”温如筠一手猛地拍在桌子上,诧异的看凌逸天,“荣华富贵,你真的割舍的开?”

    凌逸天惜字如金,温如筠冷哼一声又问张栋霖,“这都快三十五了,打算一辈子光棍吗?”

    张栋霖深沉道:“我有洁癖,目前没碰上对眼的女人。”

    “不用管他,谁不知道咱们桌坐着一个清心寡yù的和尚?”易宁打了一个响指,豪气的对waiter说:“再来两箱酒,全部记在我的账上。”

    几人谈的昏天暗地,喝的不分昼夜,都晕晕乎乎时一个一个才开始冒真话。

    温如筠的身体倾斜,直接靠在了易宁的肩膀上,他发出委屈的撒娇的声音来:“我只想把苏玖娶回家,张栋霖的妹妹明明心有所属,棒打鸳鸯他们也肯定是没有美好的姻缘,祸害我就比较开心了。”

    易宁赞同,“我想娶的人不愿意嫁给我,我不愿意见到的人反倒像苍蝇一样围绕在我身边叽叽喳喳。”

    凌逸天摇了摇头,假装自己也醉了,淡淡道:“其实婚姻生活也不错。”

    什么?

    这句话像一阵冷风一样,把再坐的几个人都给猛地一击,瞬间清醒了不少。

    温如筠梗着脖子盘问凌逸天:“什么时候结婚的,隐婚吗,对象是谁,有没有偷偷给我生个侄子?”

    易宁也凑热闹,“什么时候举办婚礼,昭告天下?”

    凌逸天淡定如斯,深邃的眼睛里有着消散不开的笑意,他前言不搭后语,“这酒不错。”

    “你们相信逸天醉了吗?反正我不信!”

    温如筠话音甫落,他们的桌前就站了一个waiter,礼貌的对他们说:“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我看你们喝多了,要不帮你们联系家属来接你们?”

    易宁蹭的起身,摆了摆手,从自己的兜里拿出钱包,随意的抽出一张卡递给waiter,“刷卡,我们不走,你扶着我们到门外,我们还要继续喝。”

    四个大男人,相互拉扯着坐在日料管外的台阶上,看着夜空里的星星,开始谈人生,谈事业。

    凌晨三点的时候,秦筝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陌生人打得,“可能是你的朋友醉倒在路边了,你来接一下。”

    秦筝睁大了眼睛,看了眼上面的电话号码,确实是凌逸天,她翻身坐起来问:“说一下地址,我去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