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5章 求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右手的手腕处感觉真的……很痛!非常的痛!但是……她却在微笑!她已经假装不怕痛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求★书★帮★

    神秘男子这次没有再紧bī过来,没人看见他面具之下的眉宇又深深的皱了起来,那双深邃到让人轻易不敢对视的眼睛一直盯视着龙倩儿站立的那个角落,他的嘴角缓慢的扬起了一抹真正愉悦和感兴趣的弧度。

    呵,如果将眼前这个女子留下,那么他以后的日子就不会无聊了。

    面具那双之前禁锢着龙倩儿的手现在紧紧地握成了拳,他仿佛不太满意现在手里空dàngdàng的感觉。

    看着龙倩儿为了逃脱他而挣断脱臼的一只手臂,他声色复杂而低沉的问道“……女人,你很特别。你……真的不怕死?”

    这是他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让他非常感兴趣的女人。

    可是听了他的话,龙倩儿却开始再度冷笑。呵,她特别?她不怕死?

    她并不特别,她从小就是孤儿,她只是看多了生离死别,人情冷暖而已。

    她不是圣人,她也害怕死亡,因为她也只有一条命而已。很多时候她选择不怕死的往前冲,选择以自虐为代价,只是因为……她没有退路而已。

    她的生命里有个很长的词汇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为了能够继续比较有自尊的活着,她必须学会勇敢。

    这一次,她的冷笑并没有激怒面具男子,仿佛已经知道了她的态度,他的声音更加沉寂,白色的身影更加增添出一抹沉稳的王者气息,他的话语里透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女人,不要试图反抗我。你,输不起。”

    “对于不怀好意将我带到这里,又试图轻,薄我的人,无论输赢,我绝对会反抗到底!”龙倩儿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他的话。

    这个男人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从刚一开始jiāo手的瞬间她就已经感知到了。

    她的右手暂时断了没事,只要能够逃回去,到时候她包扎接骨就可以了,应该很快就可以痊愈。

    现在,她还有一只左手和一双灵活的腿可以与这个可怕的男人搏斗!

    他的不妥协让面具男子稍微低沉宽容一点的声音又冷凝下来,他一个字一个字压迫感十足的说道“那么……你还想和我继续打斗?你认为……你会是我的对手?”

    “任何事情都有例外,不尝试就一定会失败,但是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希望我都绝对不会放弃!”

    龙倩儿说完就立刻从角落里窜了出来,再次一记连环踢攻向面具男子的方向。这一次,表面上她还在愚蠢不知死活、不管实力悬殊的差距在盲目攻击,实际上这一脚踢出去只是幌子。

    能不能踢中她不管,她要的只是制造一些混乱,然后趁着混乱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去偷到那个人的手机!

    如果能看到神秘男子的脸,知道他是谁,就能找到他的把柄,能与他谈判,保自己周全。

    但是,龙倩儿已经深刻意识到,想要摘下对方面具的机会几乎为零,因为那个人时刻警惕着,不让她看到他的脸。既然如此,她只能果断的放弃这一条行不通的道路,不再在面具上下功夫。

    所以,她必须努力找到另一种与外界取得联系的方式!

    而神秘男子的房间除了床和高贵的家具之外,只剩下加了好几层开机防御密码的电脑,以她的实力没有几天几叶根本破译不了,与其这样,她决定先拿到他的手机。

    所以,她这样不自量力的继续打斗方式,其实是别有用心。

    神秘男子抿住xìng,感的薄唇,只是冷冷地卸挡着她的攻势,却没有出手还击。

    他冰冷仿佛如同叹息般的低沉嗓音传来“……女人,别bī我动手。”

    龙倩儿自嘲一笑,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这么野蛮与人打斗过?现在是他不肯放她走,所以,这到底是谁在bī谁?

    她一边笑,一边挑战着自己身体的极限,像一片飘零的落叶,不断旋转着缠斗着,她脱臼的手腕随着她的动作也大幅度的摆动,看上去有点恐怖,也传来锥心般的疼痛。

    “够了,女人,你就这么喜欢忤逆我?好,我成全你!”看到她此刻自虐的情形,不知为何,面具男子的内心开始烦躁恼怒起来,忍无可忍之时,他低吼了一声,然后,他反应奇快,伸出手臂直接挡掉了她的腿劈,与此同时,他也一脚扫出,硬生生的让龙倩儿的脚步被砸得后退了好几步!

    这样一来二去,他的衣着却依旧完整,不见脏乱,

    对待这个顽强倔强不知死活的女人,或许只有将她完全击败才能换来她的妥协,今晚,他是注定不会放过她了。怪只怪她挑起了他的兴趣,他想要将她变成他的,占为己有。

    龙倩儿强烈的感受到面具男子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个男人正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冷漠气势,以极快的手法提起手肘跃到了她的身后,不再心软的砸在了她的后颈之上……

    啧啧,这人就喜欢用这一招,总喜欢攻击她脆弱的脖子……

    龙倩儿闪了一下,非常狼狈的躲过了这一次后颈之灾,她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与对方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由着自己狼狈,装作不经意的打斗撞击,她摸到了他的口袋,拿到了他的手机!

    但是!仅仅只是一秒的时间,面具男子又那样突然出击抓住了她受伤脱臼的手腕,狠狠将她扯进了怀里,拦腰抱起,冷声说道“敢一再挑衅?身材很不错,那就付出代价吧!”

    于是,龙倩儿好不容易拿到手的手机就这样随着男子的拉扯和搂抱,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了她之前用来裹住身体的白色被单里。

    手机倒是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应该……没摔坏吧?她皱着眉头担忧地想。好在,面具男子此刻似乎没有心思去管这些,他全副的心神现在都放在她的身上,没有及时发现这一个突然之间发生的小chā曲。

    面具男子这次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就直接起身离开。

    龙倩儿暗自松了一口气。

    门被反锁了。她不要继续呆在这个地方!

    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来到地上凌乱的被单面前蹲下,她用没受伤的那只手颤抖着找出了手机,拿起来,几乎快要哭来。现在,这是她唯一获救的希望了。

    有钱人的手机质量就是好,这样摔一下一点事也没有。龙倩儿刚想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苦中作乐的笑一下,却发现……手机马上就要没电了!微弱的电量在闪烁着,警示着,似乎下一秒随时都有可能关机……

    面具男子虽然走了,但他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然后很可能他会像上一次一样突然回来,即便他自己不回来,也一定会派那个一脸慈祥笑容却手段变态的木头来继续看着她,折磨她!而她没有数据线,没有充电器,根本无法给手机充电!

    所以,就算她费尽千辛万苦偷到了手机,但是,真正能让她利用和把握的时间可能只有一两分钟不到!不行!她一定要在手机自动关机之前,一定要赶在来人之前,将电话打出去!

    她感到万分的紧张,手心开始出汗,再一次体会到了那种争分夺秒的心情!

    可是,打给谁呢打给谁呢?!并不知道安家两兄弟也来到挪威的消息,龙倩儿直接将远在大陆的安家给排除在外。

    她的脑海里翻江倒海、瞬息万变地思考着,在挪威,除了不知道下落的冰之城,她根本没有任何的亲友。甚至,她连阿泽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原本那天在医院得知她要回到他大哥叶千绝的身边,知道要分开,他曾说过要将电话号码告诉她,可是,后来喝醉酒,他就把这事给彻底忘记了……

    现在,她满脑子里竟然只记得一个电话!那个恶魔的电话!那个强要了她、狠狠折磨了她一个晚上之后在早上离开的时候强要她记住的恶魔的电话!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龙倩儿咬牙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快速输入进去,将恶魔的电话打通……

    那漫长的等待人接听的盲音声像是一种折磨,让龙倩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她既怕手里的手机马上没电了,又怕恶魔干脆拒绝接听陌生人的来电,更怕万一恶魔接听了电话,她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拿着手机的手心里浸了汗,贴在她的耳际,感到温温的,热热的,极度的紧张不安。

    终于,那边的电话接通了!

    深呼一口气之后,正打算艰难开口求救的龙倩儿却率先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极为年轻清脆的女子声音“喂,您好,请问您是谁?我们少主刚从外面回来,正在沐浴,请您稍等片刻……”

    不是她不愿意等,而是她没有时间等。心思细腻的龙倩儿立刻听出来说话的姑娘是她曾经在死人阁见过一面的简心。就是那个姑娘曾经一再地给她送饭,然后一再地反复强调其实她家少主是好人。

    简心似乎从小就在叶家长大,她还记得简心是一个人如其名的漂亮女孩子。

    听到是她接的电话,龙倩儿感到轻松了不少,正要将自己的状况告诉简心,却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又听到钥匙chā入钥匙孔的声音!

    她猜想的果然没错,面具男子一定是发现手机丢失,门外要么是他本人,要么就是他派来对付她的人!

    不再耽搁,她皱着眉头,双眼如han星一样晶亮着,一边紧紧盯着门口,一边开始说话“我……”

    可惜,这世界上总有那么多巧合,也总有那么多天意弄人,她的手机竟然在这个时候没电了,自动关机了……

    她身体受到疼痛伤害,费劲千辛万苦夺来的手机,就这样在最关键的时候还没派上用场就瞬间变成了一块在她看来已经失去价值的冰冷的废铁。

    电话自动关机的那一刻,龙倩儿像个呆子一样傻愣了一下,只是愣了一下之后,她就自嘲般地笑了。

    呵,没有人会来救她。永远也不会有人来救她吧。

    她到底在那么努力地想要干什么呢?不过是徒劳而已。

    她的人生里,从来都是灾难多,救助少,还指望谁呢?她早就应该习惯了啊。

    估计就算电话没自动关机,就算那个叫简心的姑娘肯将她的消息转达给恶魔,那个人也不一定会来救她吧。

    其实,救回去她的灾难也不会停止,她可悲可叹的处境也不会改变,顶多她只会增加一件让她欣喜的事情,那就是,回到叶见,她知道能看看她可爱的孩子。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她抱过他的机会都好少。

    思念泛滥成灾,龙倩儿听到那扇可能带给她下一步噩运的门被钥匙扭转打开,她笑了一下,很安静地裹好被单,安静地等待着。

    她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抱住自己的双膝,蹲在原地,以一个无比孤单的姿势,一动也不动地,缩成了可怜的洁白的一小团,没人能感知她的无助和疼痛。

    果然,那个叫木头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一步一步走到她跟前,看着她的样子,眉头皱了一下,竟然没有用一贯残忍的手法来打她,而是直接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属于神秘男子的外套,满目慈祥地披在了她的身上。

    龙倩儿有些错愕,她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实在看不懂他。

    木头却叹息了一声,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起过这样的同情心,又或者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压根觉得自己就是个缺少同情心的人。

    像龙倩儿这样的经受得起诸多折磨的年轻女孩子,他一大把年纪了,漫长的人生当中见过的却很少,对于他自己的铁腕手段,他再清楚不过,内心深处不是不对这个孩子抱有一丝欣赏的。

    他明白,倘若不是经历了一些不幸,一个女孩子又如何会出现在叶家别墅恐怖的死人阁里。

    即便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木头还是从龙倩儿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干净的清明,他知道,这将有多么的不容易。因为,就像他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残酷的现实,很多当初的坚持和所谓原则xìng的东西,都会慢慢消失不见,再也不会复返。

    但愿这个姑娘,能够活得更长久一些,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然后,他又再度收敛起一切的心思,苍老地回归他本来的角色,还是那样欠扁一样慈祥地笑着,继续说着残忍的的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