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9章 意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那咖啡……”

    看着手中依然抱着热气的咖啡,秘书一下子愣住了。免-费-首-发→【求】【书】【帮】

    “人都走了,还要咖啡干什么,倒掉。”

    那个下午依然有温暖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shè进来,那种温煦的暖意让人昏昏yù睡。

    仅在身上盖了一块薄毯,阮倩儿懒洋洋的躺在躺椅里,澄澈的眸子微微的弯成月牙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慵懒的猫,恬静而舒适。

    刚刚精品店的店员来过了,第一眼,她就看重了那件黑色曳地的礼服,没有多余的妆点,但是那件衣服的剪裁本身就能吸引人的眼球。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微的扬起。

    今晚她只能赢,不能输,就算是用尽所有的方法,她都要在南宫绍谦那里拿到那二十亿的资金赞助,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够逃出生天,而不用整天在地狱里与魔鬼为伍。

    光影流转间,天色渐渐地黯淡了下来,少去了阳光的温暖,身上已经沾染了些许的凉意。

    深吸一口气,她缓缓地站了起来。

    婉拒了化妆师的好意,她执意自己动手,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只有自己才是最懂得自己的那个人。

    坐在梳妆镜前,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随后拿出了粉扑……

    当水晶唇膏最后一次擦过唇瓣的时候,她停下了手中所有的动作。

    看着镜中明眸善睐的自己,唇角勾起了一抹上扬的弧度。

    晚上七点,谢震霆准时推开了房门,看到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她,眸子里有着明显的惊艳,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随后又恢复了惯常的那种深幽。

    “准备好了吗?我们走吧。”

    他冷声问道,视线再也不在她的身上停留。

    生怕多看一秒,他就会临时改变决定。

    那种想要将她牢牢禁锢在身边的念头是那样的强烈!

    “把东西给我,我自己去。”

    施施然的站起身,阮倩儿淡淡的说道,声音里听不出一点情绪。

    “你说什么?”

    听到她的话,谢震霆下意识的将头转向她,脸上的表情带着一抹不敢置信的神情,及至看到她光luǒ的背后那一道深v,一股没来由的怒气就这样充斥心间,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冷冽起来。

    薄唇紧抿,他死死的盯着她,似乎想从那张淡漠的脸上看出一点什么异样,不过最后他失望了,因为根本就是无迹可寻。

    “把协议给我,这次的宴会我自己去。”

    阮倩儿又重复了一遍,视线和他的视线相jiāo,那里面有着一丝不容人质疑的坚定。

    “不行”

    谢震霆断然拒绝,看向她的那双眸子幽深四海,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似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拿我一辈子的幸福开玩笑的,这个协议我一定会给你签上,只要协议拿到手,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阮倩儿的声音很平静,好似已经预见了自己将来的美好生活。

    “你这是在和我划清界限吗?”

    谢震霆yīn恻恻的说道,只要一想到将会永远都见不到她就觉得心里闷闷的,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随便你怎么想”

    阮倩儿不以为然的说道,那双眸子里的淡漠让人心惊。

    “好,很好。”

    谢震霆一迭声的说道,将口袋里的邀请函和协议文本一起扔到了她的面前,“那我就祝你马到成功。”

    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他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再转头的时候,她已经站了起来,协议和邀请函一起装进了那款精致的lv包包里。看那样子,好像准备要出门了。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臂。

    “还有事?”

    眉尖微挑,阮倩儿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刻意的忽略掉了手臂上因为他的异常用力而火辣辣的痛着。

    “把外套披上,如果被我发现你在那里勾引别的男人,你就死定了。”

    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谢震霆瓮声瓮气的说道,字里行间的酸意或许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

    微微一笑,阮倩儿不露痕迹的拿开了他的手,转身的时候,长长的发丝滑过他的手背,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开来。

    心头一紧,他蓦地转身,长臂一伸,径自将她勾进了怀里。

    突然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仿佛她这样的一个转身便是今生今世的再不相见。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谢震霆的心如擂鼓般的狂跳起来,而阮倩儿的表情仍是淡淡的,偌大的空间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发现她垂落在身旁的手握的有多紧。

    “有事?”

    鼻间全是他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可是她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最初的镇定,深怕一个不留心就会前功尽弃。

    “你的带子开了。”

    随着他的话音,果不其然,就看到腰间的一根带子开开了,露出了小蛮腰上一截雪白白嫩的肌肤。

    “谢谢”

    微微一笑,阮倩儿顺势起身,将带子重新系好,就这样在他的目光中向门口走去。

    那样火辣辣的目光刺得她的后背生疼,可是她不敢回头。

    当房门“哐啷”一声在眼前合拢的时候,谢震霆的拳头重重的捶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闷闷的感觉,如同他现在的心情。

    这次的圣诞邀请又是由南宫财团发出的,如同每一次的名流聚会,甫一踏进那个位于半山的独栋别墅,便被四周的名车阵仗给惊呆了。在这里不乏世界顶级的限量版豪车。

    熟练地将法拉利小跑滑进停车位,阮倩儿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看着那个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面有人头攒动,隐隐的可以听到那淡淡的轻音乐声,地中海的风情,让人蠢蠢yù动。

    拿出化妆镜,最后一次检查一番,她轻轻地推开了那扇车门。

    率先迈出的是一条修长的美腿,在黑色的晚礼服下散发着丝袜的诱惑,紧跟着上半身探了出来,大大的v字领,那luǒ露在外的美背在清冷的月光下有着一种莹润般的光泽,长长的发丝随意的披散下来,给那xìng感平添了一丝妩媚的味道。

    只是站在那里,那种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风情便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在这时,几辆车子陆陆续续的开了进来,更有甚者,早就有人吹起了口哨。

    微微一笑,阮倩儿转身向大厅内走去,举手投足间的自信和优雅展露无遗。

    甫一踏进会场,齐刷刷的目光便直直的shè向了她。只不过男人的目光是惊艳,而女人的更多的则是羡慕嫉妒恨吧,试想又有哪个女人甘愿自己的光芒被别人掩盖。

    嘴角依旧挂着那抹恬淡的笑意,顺手从侍者递过来的盘子里拿过一杯红酒,阮倩儿径自向前方不远处的南宫绍谦走去。

    红酒摇曳,在明亮的灯光下,泛出一道道琉璃般的光芒。

    其实,从她一踏进大厅的时候,南宫绍谦便注意到了她,只不过因为有了上次风慕的警告,所以他并没有所行动。

    朋友妻不可戏,难得还有风慕那小子上心的人。

    及至看到她步履缓慢却坚定的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他笑了,眉眼弯弯,嘴角那上扬的弧度显得格外的诱人。

    “南宫少爷”

    在他的面前站定,阮倩儿微微颌首,长长的发丝自然的垂落,有着一种别样的风情。

    “阮小姐今晚看起来格外的漂亮,你这样可是会让很多男人睡不着觉的哦。”

    举杯示意,南宫绍谦笑着说道,眸子里全是那种激赏的光芒。

    从他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开始,他就知道她不会永远被埋在沙子里的,早晚有一天,她会像现在这样璀璨夺目。

    “哦?不知道南宫少爷今晚能睡得着吗?”

    唇角微勾,阮倩儿轻声说道,那双眸子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明明是一句勾引人的话,可是经由她的嘴里面说出来却让人觉得坦坦dàngdàng。

    “不能,我想今晚我肯定会失眠的,因为有了心魔。”

    南宫绍谦丝毫不加掩饰的说道,只是心中滑过一丝狐疑,相比上一次她的忐忑,这一次,她的目的似乎更加明显,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不认为她会转变的这么快,可是事实就这么清晰地摆在面前。

    “是吗?”

    举杯示意,阮倩儿浅浅的啜了一小口红酒,态度暧昧不清。

    因为她的出现,刚刚围在南宫绍谦身边的那群人已经很自觉地离开了,将一片不小的空间留给了他们。

    “咦?这次好像没有看到谢少的影子啊。”

    环顾四周,南宫绍谦轻声说道,很意外的,竟然没有看到谢震霆。

    “不用找了,他今晚没有来。”

    阮倩儿直接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案,将垂落在腮际的发丝拢到耳后,露出了肩上那一大片如凝脂般的肌肤,嘴角依然保持着那种完美的弧度。

    “呵呵”

    南宫绍谦无声的笑了,随即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南宫少爷,能否借一步说话?”

    看着四周那探过来的脑袋,阮倩儿低声说道。不用看也能想象得出,那些人肯定又把她当成了一个企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

    据她的了解,南宫绍谦刚刚回国不久,所以外界对他的传闻很少,当然了,南宫财团继承人的身份便注定了他会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没问题”

    说话间,南宫绍谦微微的招了招手,登时便看到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少爷”

    低垂着头,他们毕恭毕敬的说道。

    “带阮小姐去书房,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打扰。”

    南宫绍谦冷冷的说道,和先前温润的语调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是”

    转身,年轻人静静的转向她,“阮小姐请”

    神情一怔,阮倩儿一下子愣住了,似是没料到他会这么做一样。她所说的借一步说话不过就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可是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他独处一室的。

    毕竟,才入虎口又入狼窝的事情是人都不会干。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我邀请来的人还没到齐,我总要尽尽地主之谊才对,阮小姐不要多心。”

    像是看出她的顾虑一般,南宫绍谦笑着说道,那目光真诚的让人忍不住一头撞死。

    “我……不是那个意思。”

    微微一顿,阮倩儿为自己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汗颜。

    “阮小姐先请,我一会就到。”

    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南宫绍谦的脸上依然保持着那抹完美到无懈可击的笑。

    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微微的点了点头,阮倩儿跟着他们向楼上的书房走去。

    就在她刚刚离去后,南宫绍谦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喂,你的女人到了。”

    “你说什么?”

    正在安静用餐的风慕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浑然不顾桌上那面面相觑的众人。

    “风慕,怎么了?”用手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在他的身旁,一个年近五旬却依然风韵犹存的fù人轻声问道,一边说着还向桌上的其他人投过去一抹抱歉的笑。

    “妈,没事。”

    挂断电话,风慕又若无其事的坐了起来,只是明显的有点心不在焉的味道。

    南宫绍谦的一句话让他平静的心湖泛起了层层涟漪,要不是母亲临时拉着他在这里相亲,他早早的便去会场了,因为谢震霆和阮倩儿能够被邀请,全是他的功劳。

    当然了,之所以举办这场宴会也不过就是他随口的一个提议,南宫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自然也明白他的意图。

    “陆董,不好意思,请继续用餐吧。”

    冯少芬轻声说道,只是抬眼看向儿子的时候有着一抹狐疑的神情。

    “嗯”

    斜睨了风慕一眼,虽然面上略有不悦,可是被唤作陆董的男人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倒是他身旁的女孩一直维持着脸上那抹温婉的笑意,看起来和方才并没有什么不同,典型的大家闺女,只是那双灵动的眸子里偶尔透shè出来的狡黠让人清楚地知道,她并不是一个甘愿受人摆布的傀儡。

    气氛再次陷入一片宁静。

    终于,将最后一块牛排塞进嘴里,风慕优雅的起身,“对不起,陆董,我公司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了,您慢用。”

    说完,不等对方说话,他便急匆匆的走开了。

    留下一旁的冯少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只是不明白一向乖顺听话的儿子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反常,毕竟这场相亲宴会早在他进来的那一刻便清楚明了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