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9章 双双临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赈济灾民可不只是有钱就够了的。「^求^书^帮^首~发」

    历来这等天灾人祸,都能喂饱一大群贪官污吏。若不加以约束,灾银就会被地方官们一层层抽取,轮到灾民手中之时,便所剩无几了。届时灾民必然bào dòng,官府便会奏请朝廷出兵镇压。数以千万的灾民无辜枉死,贪官们却踩着千万尸骨发财。

    这样的事,从前有过。

    所以太子要亲自督查,确保灾银分毫不差的分到灾民手中。当然,也不乏会有刁民贪婪,聚众闹事等等。陆非离的任务,就是带兵震慑,维持秩序。

    突然又要分离,季菀有些不舍。

    “何时动身?”

    “凑齐灾银之后,最多…不超过五日。”

    季菀抿唇,闷闷道:“非得你去吗?朝中又不止你一个武将。再说了,不是还有地方兵力吗?又不是打仗,足够了。”

    她的不舍之情都写在脸上,陆非离目光柔悦,道:“带兵震慑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我得保护太子殿下安全。东宫一人安危身系天下,换了别人我不放心。”

    季菀哦了声,心想马上就要过年了。赈灾起码也得好几个月,要明年才能回来了。

    “那我去给你收拾行装。”

    陆知行正在榻上拿着他娘的东珠玩儿,见他娘走过来,立即丢了东珠伸手要抱。

    季菀弯腰将儿子抱起来,看了眼跟过来的陆非离,“等你回来,行哥儿怕是都会说话了。”

    陆非离从她怀里把儿子接过来,坐在自己腿上,笑道:“那不是正好?”

    季菀瞪他一眼,转身去给他收拾行囊了。

    陆知行不知道他爹即将要出远门,在他爹腿上玩儿得不亦乐乎,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什么。陆非离看着儿子肖似妻子的眉眼,目光温柔。

    江府。

    严茗也在给江沅收拾行装,“北方气候严han,如今又大雪连天,表哥,你出门在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江沅看着偌大的行李箱,无奈道:“我此次随太子北上乃是赈灾,沿途住驿馆,白日里诸事繁杂,四处巡查,不是去游玩的。只需准备必要的衣物即可,用不着带那么多东西。”

    “你不是要实地考察地形山河吗?肯定是要随行记录的。这黄杨木雕苍松形和笔筒青白玉松鼠葡萄笔洗,以及清田黄石雕异兽书镇纸,都是你平日里用惯了的,我给你装上,也省得你用别的不顺手。”

    严茗没回头,“北方不比京城,han冷刺骨。你以前大多时候在家读书,屋子里烧着地龙,不觉得。如今你要外出巡视,风雪jiāo加的,我怕你身子骨受不住。这银狐皮大氅厚实,能御han。还有这手套,是我拖母亲派人送来的上好鹿皮所制,我给你续了羊绒,手指露出来,也不影响你写字。还有啊,你在外行走,最是磨鞋,我给你多备了几双,鞋底也都续了羊绒,你穿上保暖。另外,这些yào材你带着,万一有个伤han什么的,有备无患。”

    她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江沅安静听着,目光温暖。

    严茗忽然又叹了声,“马上就过年了,你一个人在外,连陪你吃团年饭的人都没有。表哥…”她转过身来,犹豫一会儿,试探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江沅一愣,然后摇头。

    “我是去办公事,怎能携带家眷?”

    严茗抿了抿唇,“前年北疆战乱,安国公府世子随军出征,他的妻子不也跟着去了北方么?我跟你一起去,也能照顾你…”

    江沅握住她的肩,耐心道:“这不一样。她跟随也是住在国公府,而且延城非战地,国公府有侍卫把守,并无安全隐患。我是去随行赈灾的,隔一段时间就得换地方,行程颠簸,你如何吃得了那般苦楚?”

    严茗想说‘我可以’。

    江沅又道:“而且随行都是男人,你一女眷也不合适。”

    严茗顿时住了口。

    这才是最重要的。

    人家太子出行为公,都没带太子妃。江沅一个从六品修撰,带什么女眷?

    “我收到母亲的来信,家里已经开了粥棚接济灾民。你若是路过新水,代我去严家探望探望他们。”

    “嗯。”

    ……

    陆非离猜得没错。

    江家带头捐资后,那些个自持清高的世家名门们不愿落了下风,也纷纷捐献灾银。若是赈灾的主官是个贪婪的,这些个银子他们还能通过地方官员收回来。可惜,太子亲自出马,这银子必定实打实的分到灾民手中了。他们顶多就是得两句称颂,还不是独一无二的,可想而知有多憋屈了。

    赈灾银两筹备齐全,太子带着随行官员侍卫浩浩dàngdàng的离京了。

    离开的那日,京城也下起了雪,纷纷扬扬的,到晚上,街上都积了厚厚一层白雪,冷得刺骨。这么冷的天,越发不想出门了。

    有儿子在身边,季菀倒是也不寂寞。

    小孩子长得快,府中吃得好住得好,又有一大堆人伺候着,行哥儿长得白白胖胖的,本就漂亮的小脸蛋越发水嫩,谁见了都喜欢。

    陆老太君最喜欢他,季菀天天都要抱着儿子去春晖堂给老太君请安。

    “行哥儿真是越长越好看了。”

    说话的是个年逾四十的fù人,穿着一身湖绿色妆花素面小袄,底下浅色长裙,眼角眉梢都有浅浅皱纹,饶是如此,也能从五官中看出年轻时的美貌。

    她便是安国公那个唯一的妾室庄姨娘。平日里要么在自己小楼里住着,要么就来老太君这儿坐坐,季菀嫁过来两年,见她的次数却也不多。她本是寡fù,又是罪fù,靠着与老太君有亲才入了国公府,做了安国公有名无实的妾,素来安分守己,从不会在安国公夫人面前显眼。

    安国公对她本来就无情分,受母亲所托给她一个跻身之地罢了,两人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所以安国公夫人对她也没什么敌意。这妻妾相处,倒是鲜见的和睦。

    大底是膝下无子,庄姨娘对孩子天然的喜爱,来春晖堂的次数都增多了,便是为了行哥儿。还会时常做些精致的小点心给行哥儿吃。

    陆老太君乐呵呵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

    “鼻子和嘴巴长的像三郎。”

    安国公夫人也面带笑容,“三郎从小就是个不爱说话的,坐那儿能呆半天。还是我们行哥儿好,活泼好动,玉雪可爱的,长大后可千万别学你爹。”

    季菀忍不住笑,“原来他从小就是这个xìng子,我还以为是在军中历练出来的。以前在北地的时候,他出行甚少带护卫随从,都独来独往。我还奇怪呢,哪有世家公子哥儿这做派的?还以为是他低调,敢情是怕累赘。”

    一屋子的人都笑。

    陆知行正低头玩儿拨浪鼓,听见笑声就抬头,一脸的茫然。

    那呆萌可爱的模样,又逗得陆老太君一阵笑,笑着笑着忽然又道:“南珍是不是也要生了?”

    话音刚落,门外就有丫鬟匆匆而来,说是大少夫人发作了。

    安国公夫人连忙过去了。

    窦氏下午发作的,一直到凌晨寅时才生。

    是个男孩儿。

    二夫人欢喜得不得了,当即给院儿里伺候的下人们提了一倍的月例。

    季菀带着儿子过去探望。行哥儿头一次见到比自己还小的孩子,趴在摇篮旁不错眼珠的瞧,刚yù伸出小胖手去chuō小弟弟的脸,就被他娘给抓住了手。

    “只准看,不许乱摸。”

    行哥儿眨眨眼,嘟着嘴巴很是委屈的模样。

    季菀好笑,在他脸蛋亲了亲,他立马就开心了,乖乖的不再乱动。季菀转身走向床榻,看着产后虚弱躺在床上的窦氏。

    “大嫂辛苦了。”

    窦氏爽朗一笑,“当初瞧着你生产那么艰难,老实说我还有些怕,自个儿经历了一回,才知道那滋味。不过瞧着孩子呱呱落地,又觉得心满意足。我以前总想着,我好歹是将门之女,生来就该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的,而不是天天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后宅打理什么庶务。当了娘以后,才知道肩头责任之重。我想,起码得好几年,我都拿不动刀剑了。”

    “拿不动刀剑不要紧,抱得动孩子就行。”

    妯娌俩说着笑,小蓝氏挺着大肚子,问道:“大嫂,孩子的名字取了吗?”

    “叫玙哥儿,陆克玙。”窦氏道:“大郎给取的,说希望他长大后做一个品德高洁之人。”

    小蓝氏念了两遍,道:“这个字好,念着也顺口。”

    季菀歪头看着她,目光从她凸起的腹部扫过,笑道:“二嫂,你这也快七个月了吧?差不多明年二月就出生了,可有给孩子想好字了?”

    小蓝氏笑得腼腆,“还不知道是男是女,还是等生下来后再说吧。”

    她又看看坐在旁边的吕氏,吕氏怀孕才五个月,刚有胎动,不过大概是因为她太瘦,不怎么显怀,冬天又穿得多,看着倒像是只有三个月的模样。不像她,五个月的时候脚下浮肿,行动不便,整个人都胖了一大圈儿,现在都还顶着双下巴。

    不过瞧瞧三弟妹季菀,产后恢复得很好,没过多久就恢复了从前的玲珑身段,她便稍稍放心了些。

    女人嘛,总是在乎自己形象的。尤其是在这个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就越发注重自己的容貌身材,以免遭了男人嫌弃,另寻新欢。

    窦氏这边刚生,没过两日,忠勇伯府,阮未凝也生了。

    是个女儿,叫齐瑶。

    季菀带着礼物去道贺,抱着刚出生的瑶姐儿舍不得放手,“真羡慕你,生了个这么漂亮的千金。”

    阮未凝莞尔,“你喜欢,不如就做她干娘吧。”

    “好啊。”

    季菀笑眯眯道:“就怕大嫂会吃醋。”

    阮未凝轻笑,“那就让瑶姐儿多认一个干娘,你们俩一起疼她,我反正不会吃醋。”

    “行啊,要不我干脆抱回去,和行哥儿一起养,将来就给我做儿媳fù了。”季菀眉眼弯弯的开玩笑,“看你舍不舍得。”

    “我倒是没什么。”阮未凝十分淡定,“大不了以后我天天往你家跑,就怕你家世子不高兴。”

    季菀哼一声,“他敢不高兴。”

    阮未凝抿唇浅笑,“怎么不把你家行哥儿带过来?我自打怀孕后就不怎么出门,许久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现在长什么模样了?”

    “他啊,现在有了小弟弟,天天都跑去大嫂那,连我这个当娘的都快不受待见了。”

    “哟,好大的酸味呐。”

    阮未凝满目笑意,打趣的说道。

    季菀嗔她一眼,没说话。

    她是特意过来陪阮未凝的。

    阮未凝自嫁给齐纠后,就甚少回娘家,也从不为娘家谋利,所以和娘家关系闹得很僵。连她这次生产,长宁伯府都没派人过来问两句。阮未凝再是豁达通透,这个时候也难免会感到凄凉。作为好姐妹,她当然要来给阮未凝撑场子。若非大嫂在坐月子无法出门,也是要过来的。

    阮未凝焉能不懂她的苦心?

    兄死母亡,她仅剩的那些所谓至亲,个个都拿她当棋子当跳板,毫无亲情可言。所幸,她还有体贴的丈夫,暖心的好姐妹,已经知足了。至于娘家,自打她出嫁开始,于她而言便只剩下那一个一笔写不出的‘阮’字了。

    当然,作为阮家的女儿,只要长宁伯府的人不作死,若有大难,她也不可能不闻不问。至于将来谁承袭爵位,就让那两个女人自个儿去斗。

    她对长宁伯府的人没什么感情,但长宁伯府总想从她身上抽点血。

    长宁伯老夫人和长宁伯夫人都指着她嫁入忠勇伯府后为自己所用,作为争取爵位的砝码,谁知道她‘翻脸不认人’,把两个女人气得不行。长宁伯夫人,甚至还想要回之前额外给她的那些嫁妆。阮未凝很淡然的将东西还了回去,连带着长宁伯老夫人给的那一份,也如数奉还。

    态度很明确,别以为这些个金银铺子什么的就能收买她。

    若说富,她夫君可是最会赚钱的,还会缺这些?最重要的是,她不愿做任何人手中的棋子。

    长宁伯府终于意识到,阮未凝不是个好拿捏的主儿。偏偏又和她闹得这么僵,以后更不好开口要求她为自己办事了。如今见她生了女儿,那两个女人又硬气起来。

    女人要生了儿子才有地位。

    齐纠年近二十四,头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儿,阮未凝必定失宠。这个时候,还不得巴结娘家撑腰?

    所以在她产后第三日,长宁伯夫人终于来了忠勇伯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