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71章 你是不是怀孕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信仰是什么?

    之前我以为信仰就是执念。★首发追书帮★

    比如韩恪想把琴姨的骨灰安置在韩家陵园。

    比如我要为死去的丈夫贾明报仇。

    但现在我总算明白过来,信仰,是一种力量,一种支撑悲痛yù绝的人勇敢地活下去的力量。

    它像一粒种子,虽然渺小,却能在心底最脆弱的地方顽强的生根发芽,甚至开花结果。

    纪太太的身份,是我的责任,亦是我的信仰。

    我不能埋汰了它。

    心底忽然生出一股力量,它令我挺起脊背,就连虚弱卑微的声音都洪亮起来。

    “韩将军,这事我会给孔礼一个jiāo代,至于该咱们cāo作,还得我跟虎子他们商量一下。

    不过有件事我确实要提醒各位,我不是杀死韩恪的仇人,我也是个受害者,我的丈夫死在这场bàozhà中。

    大家若真的想为他们报仇,就要同仇敌忾,而不是在这斤斤计较,然后各自拿了钱作鸟兽散。”

    话音刚落,我就发现大家齐齐看向我。

    那眼神震惊又亢奋。

    这种万众瞩目的滋味,我从没尝过。

    但这会儿我却能从容应对,仿佛那些羞涩跟紧张,本就不该属于我一样。

    韩将军还想说什么,孔礼抢在他出声前对我道:

    “白月,我才不稀罕你那几个臭钱。

    你的钱我跟兄弟们一个都不要,你拿去买yào吧。”

    丢下这些粗暴的话,他利落转身,颇具气势地号召着下属,“走,我们再去废墟翻一下,说不定能找到韩哥的尸骸,哪怕是一块ròu,只要是韩哥的,我们都得带回家。”

    虎子也不甘示弱,对几个下属招手,“你们也去,都仔细点,别叫爷在外漂泊。”

    偌大的山庄,几乎夷为平地,那些砖块水泥被zhà的零零碎碎,密集地铺在一起。

    这样的bàozhà跟地震不一样,

    地震时,屋脊房梁整块坍塌,或许还能构造一个生存空间。

    bàozhà如大家想象那样,一切都zhà的粉碎,且有冲击力。

    盯着一半隐在黑暗中一半躺在光亮下的废墟,我似乎看到纪燕回迈入死亡的经过。

    嘭的一声,一切化为虚无。

    踉跄着后退一步,我摁住剧烈疼痛的xiōng口,险些背过气。

    “白……嫂子。”虎子扶住我。

    我落荒而逃,声音中满是痛苦,“虎子送我回去。”

    这里,我一秒都待不下去。

    我快疼的窒息了。

    回到市里时天都快亮了。

    虎子心照不宣地把我送到月亮湾。

    这里虽然是纪燕回跟温初玫的婚房,但也是纪燕回一直居住的地方,里面的每一物件都是纪燕回用过的,满是他的气息。

    我贪恋这个味道。

    进了屋,我叫虎子把卓凡把卓凡叫过来。

    “枭爷出事时,卓凡正在日本出差,估计今早八点多能抵达申城。”在那声嫂子后,虎子对我的态度极其客气恭敬。

    我倒在沙发上,双鬓一跳跳的疼。

    之前我接连两次伤害颈椎,后来只要没有休息好,或者感冒,双鬓就会疼痛难忍。

    “需要我把肖珂请来吗?”虎子给我倒来一杯热水。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为了安抚他,我道:“没事,我能忍。燕回出事的消息,虽然迟早要公布于众,但暂时不要告诉外人。”

    虎子叫我等一等。

    他转身去了自己卧室,很快拿着一沓文件出来,递给我。

    “这是枭爷领完结婚证后,订下的遗嘱。”

    遗嘱这两个字过于沉重,我颤|抖着手不愿去接。

    我心底始终别着一股劲,只要我不承认纪燕回已经死了,他迟早还会活过来。

    就像之前他拿烧焦的尸体骗我一样。

    我不会跟他生气,只要他出现就好。

    “看看吧。”虎子强行塞给我,嘴里自顾自地说:

    “枭爷身体不好,多次受伤,身上的器官没一个健康的。

    自从你离开海蓝湾,枭爷时常梦中惊醒,一醒来就是一身冷汗。

    他还不到三十三岁,就时常xiōng闷气短。

    老中医说他思虑过重、殚精竭虑,不是个长寿之体。

    但凡是人哪有不怕死的。

    枭爷也怕。

    但他更怕你过不好。

    所以他拉下脸去找你。

    你倒好,不仅戏弄他、惹恼他,还跟纪金辞混到一起去。

    枭爷骨子里清傲霸道,从来没有那么低声下气地求过一个女人。

    可你却给他甩脸子,他小孩心xìng一上来就跟你赌气。

    但他始终都是心疼你的。

    他怕你一时冲动被纪金辞骗了,就赶紧把你的户口挪出来,悄悄把结婚证领了。

    领证后就想方设法为你谋划退路。

    遗嘱里说了,他若发生意外,他名下的所有财产、股份都是你的。

    你可以带着这些钱财改嫁,我们不准干涉。

    他时常跟我说对不住你,是他把你拉入危险的漩涡,害得你……”

    耳边尽是虎子呜咽不止的声音,低沉悲凉,就像草原里绝望困顿的狼。

    他的声音很轻,但每一个字都像zhà弹在我心尖bàozhà。

    我把文件摁在xiōng口,像是拥住纪燕回本人一样。

    这个幼稚的臭男人,难怪他当初笃定又自信地对我说——你休想跟别人结婚。

    他说这话时心里肯定得意坏了吧。

    想起那张狡黠又嚣张的笑脸,我跟着一起傻笑。

    纪燕回,你就是个大傻叉。

    笑着笑着,我视线又在一片迷蒙中变得模糊。

    最疼,不过如此。

    生不如死,却又不能死。

    矫情的话不多说,我擦干眼泪翻开纪燕回的遗嘱。

    果然,他名下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

    没有豆豆的份,也没有那对尚未出世的双胞胎的份。

    说到双胞胎,我顿时想起孕母小胡,问:“小胡在哪儿?”

    她肚子里怀着纪燕回的孩子。

    现在纪燕回没了,这对孩子我必须照顾好。

    虎子道:“那天温初玫在夜色出事后,小胡就被温磊接走了。”

    提到温磊我就一阵厌恶,这个唯利是图的渣男,他怎么不去死啊。

    “燕回的事一定要瞒住温磊,你再派两个人去温家,咱们处理完手里的事就去温家把小胡接过来。”

    说到这我猛地想起豆豆,问:“豆豆的下落打听到了没?”

    虎子脸色一沉,道:“还没有。

    出事前,枭爷调查出豆豆在温家别墅附近走丢,而给豆豆开门的就是裴丽。

    裴丽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开门,肯定是跟别人串通好了。

    枭爷本想把裴丽弄过来问个清楚明白,可谁想……

    我估计豆豆还在纪金辞手里。

    现在枭爷被他害死了,也不晓得他会不会放过豆豆。”

    说起来,都是这个豆豆搅乱了纪燕回的生活,最终害得纪燕回跟韩恪丧命。

    对他我一点好感都没有,也不再想多费精力。

    对虎子道:“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如何安抚集团上下,保证燕回的东西不落在外人手里。

    纪金辞的目标并不是豆豆,而是枭爷之位以及这个位置带来的利益。

    但现在纪燕回把所有利益都给了我,他迟早会找我谈判的。

    到时候我再跟他换取豆豆。

    现在你把纪氏集团的内部情况告诉我,方便卓凡过来跟我沟通。”

    时间安排的刚刚好,虎子刚给我讲完集团情况,卓凡就来了。

    他知道纪燕回出事了,在飞机上已经罗列好我接下来该做的事。

    从股份变更再到集团管控,涵盖的内容广阔又细致。

    而他深入浅出讲得通俗易懂,连我这种半文盲都听懂了。

    卓凡喝了口咖啡,对我道:“纪太太,此刻遗嘱已经生效,你现在就是我们的白董。

    我们是枭爷的部下,他说的每一个字我们都会贯彻实施。

    但集团内还有六位股东,一半是纪氏族人,另一半是其他商界权贵。

    他们的股份加起来都不及你手里三分之二,可他们在申城树大根深关系盘根错节。

    要说服他们接纳你,不给你穿小鞋,怕是需要点时间。

    还有,那位隐在暗处的七爷,将会是纪氏集团最大的敌人。

    白董,你要有心理准备。”

    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或者是我想化悲愤为力量。

    所以心里并没多少惧怕。

    有的只是一股狠劲。

    我对卓凡道:“好,我会努力。但公司的运转还要靠你。现在是我们最为难的时刻,既然枭爷器重你,我自然也会仰仗你。你尽快安排股东大会,我想跟他们见一面。”

    卓凡歪着脖子看我,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的光。

    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如此从容镇定。

    之前他见到我时,我几乎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狼狈至极。

    迎上他惊愕又探究的目光,我浅浅笑了一下,叫他去忙。

    卓凡离开后,我对虎子道:“把其他六位股东的资料拿给我。”

    虎子担忧地看着我,“你一|夜没睡,要不去休息一下。”

    我哪有心情睡觉,我甚至不想叫自己闲下来。

    一旦空闲,那些悲戚的情绪就会冒头。

    虎子拗不过我,只好带我去纪燕回的书房,他把其他股东的资料一个个整理出来。

    大到股东持股份额、自有公司情况,小到股东家庭状况、私人生活,一应俱全。

    低头看着文件,我伸手抽笔。

    突然哐当一声,我把什么东西撞翻了。

    抬头一看是张台式相框。

    立起相框,我的手直接僵住。

    我做梦都没想到纪燕回会把我的照片放在他的办公桌上。

    照片里我穿了件白衬衣,坐在椰子树下若有所思。

    西下的余晖红的像火,透过椰树林洒在我身上,给我脸上留下斑驳又红艳的影子。

    我脸上一片祥和,安宁地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

    若不是看到这张照片,我都不知道自己有过这种舒坦又自在的时候。

    仔细想想,这张照片正是在金三|角的纪氏别墅里偷拍的。

    当时我刚跟纪燕回做了一次。

    事后我还以为重伤未愈的他已经睡着了,一个人跑到楼下发呆。

    当时满腹心思都在想,他既然知道温初玫害了我,到底会不会给我一个公道。

    那会儿,我把他给予我的公道跟他对我的爱划等号。

    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个世上哪有那么多公道。

    只有无能又矫情的人,才总是把期望放在别人身上。

    被人欺凌时,摆在面前的无非只有两条路。

    要么忍,要么狠。

    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的太晚了。

    猝不及防地被回忆捅了一刀。

    颤|抖着手,我把照片塞进柜子。

    狠狠掐了自己几把,才bī迫自己冷静下来,仔仔细细查看资料。

    就在我看完第五位股东的资料时,楼下传来一阵喧闹。

    虎子立即站了起来,对我道:“我下去看看。”

    他话音刚落,我就听到温磊的声音。

    “你什么东西敢拦我,纪燕回呢?都给我滚下来!”

    虎子作势要往下面冲,我对他道:“趁温磊来这,你叫那边的兄弟动手,把小胡抢回来。切记安全为主,不要硬来。”

    吩咐完,我先一步下去。

    站在楼道里我看到暴跳如雷的温磊,正跟几个保镖纠|缠。

    他身后也跟了两个保镖。

    双方大有干仗的架势。

    “吵什么!”我走下去吼了一嗓子。

    温磊见下来的是我,他疾步朝我靠近,摆出一副父女情长的模样,压低声音了问:

    “白月你来的正好,我听到风传,外面有人说纪燕回出事了,这事是真的吗?

    他若死了,他的钱财都怎么处理?有没有初玫的份?有没有豆豆的份?”

    哼。

    我冷笑一声,他关心的还真不少。

    “纪燕回好好的,你少在这咒他。”我呛了回去,“他带着下属出去追查豆豆的下落了,你有功夫在这瞎闹,倒不如关心一下,豆豆若是被纪金辞弄死了,你靠什么跟纪燕回讹钱。”

    温磊显然不相信我的话。

    他靠的更近了,一张嘴,浑浊的口气夹杂着烟草的气息扑面而来,熏得我止不住地干呕。

    我一把推开他,胃里涌起一股酸水。

    温磊一点都没注意到我的不适,一把攥住我的手腕,吹胡子瞪眼地说:

    “说,是不是你把豆豆藏起来了,故意放了个烟幕弹把纪燕回引出去的?

    别以为纪燕回不在申城,你就能对初玫下手。

    检查报告出来了,初玫就是我的女儿,她是你姐姐!

    你先前打她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你今后必须对初玫恭敬,她是咱们温家的功臣。”

    我一阵难受,想推开他,可力气忽然小的可怜,他的手像胶水一样粘着我。

    我差点站不稳倒在地上。

    好在虎子及时出现了,他跳下来扶稳我。

    我这才脱身。

    “太太,小胡被温磊藏起来了。”虎子在我耳边小声汇报。

    我笑了一声,只觉得冷汗打湿我的衣衫,身体似乎到了极限,难受至极。

    “温磊!”我大呼其名,不想跟他兜圈子,直接道:“把小胡jiāo出来,她才是温家的功臣,我要把她供起来。”

    说这话时,我声音都有点喘。

    也不知身体哪里出了问题。

    温磊再蠢都看得出来我的不善。

    他后退一步,似乎正在想委婉拒绝的话。

    我快被他恶心死了,又怕小胡落在他手里保证不了人身安全。

    现在除了虎子他们我不相信任何人。

    小胡怀着纪燕回的孩子,比谁都金贵。

    我给虎子做了个手势,虎子当即明白我的意思,他一个健步冲上去把温磊扣住。

    温磊的保镖反应很快,作势掏qiāng,却被我们其他几个兄弟制服。

    “白月,你这个离经叛道的王八蛋。

    我是你爸,你敢这样对我,就不怕死了下地狱。

    你这个不孝顺的狗东西,当初就不该生下你!”

    还真是个双标狗!

    头疼的厉害,闭上眼睛缓了两三秒,舒服点了,我才从虎子腰间拔出一把匕首。

    明晃晃的利刃在温磊面前来回比划。

    “小胡在哪?”

    温磊不停地骂我,什么畜生啦死无全尸啦,什么都往出来飙。

    怎么变态怎么来。

    我听得一阵烦躁。

    心也跟着硬了起来。

    “噗”的一声,手里的匕首狠狠chā|入温磊的大|腿。

    温磊立即惨叫起来,“白月,你他|妈疯了,该这么对我?”

    “小胡在哪?”我面色yīn鸷,眼里全是冷漠的光。

    温磊许是从没把我放在眼里,自然对我的威胁不当回事。

    他竟然装模作样地咬紧牙关,不再说一个字。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狠辣。

    拔出匕首,再次对着那道伤口chā了进去。

    温磊疼的面色狰狞,脸色绛紫,像是被开水烫过,汗珠一颗颗地滚了下来。

    他依旧不开口。

    就这孬样还想充当好汉。

    我yīn森一笑,拔出匕首,又在伤口处chā了一下。

    匕首顶端似乎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挡住了,我似乎都听到碰撞声。

    应该是骨头。

    啧啧,想想都疼。

    温磊再也受不住了,趴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因为剧痛,绛紫的皮肤下血管暴起,仿佛随时都有bàozhà的可能。

    这次我连话都不想问。

    只是拔出匕首,抬起手臂准备给他第四下。

    “白月!”温磊叫住我,再无之前的牛叉模样,哆嗦着告诉我小胡在哪。

    他跟我说话时,嗓子像是被人掬住,齁的不行,双眼不停地上翻,像是快死了似的。

    我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有的只是痛快。

    虽然得到小胡的下落,但我也不会轻易放过温磊。

    命人给他扎住伤口。

    手都没擦,就这样点了一根烟。

    在温磊面前蹲下,我一边吸烟一边道:

    “你最好不要骗我。小胡什么时候安全抵达月亮湾,我什么时候送你去医院。”

    手指上粘稠的血很快打湿卷烟,我没吸到几口,烟灭了。

    温磊也疼晕过去。

    许是室内血腥味过于浓烈,我胃里又是一阵恶心。

    来不及去卫生间,我坐在地上开始干呕。

    虎子递来一方手帕,苍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xìngfèn。

    “太太,你是不是怀孕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