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8章 找上门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温磊的保镖冲上来把我跟温初玫分开。★首发追书帮★

    温初玫柔柔弱弱地倒在保镖怀里,哭得异常委屈,说的话也字字诛心。

    “爸,我跟白月不合已久,她说的话你怎么能信呢?

    你看,她当着你的面都敢打我。

    谁知道背地里仗着燕回的宠爱,还能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出来。”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仿佛受尽天大的委屈。

    这盆脏水泼的也很漂亮,我都忍不住想给她点个赞。

    而她毕竟是在温磊身边养大的,这些年给温家谋取不少利益。

    跟突然冒出来的我相比,她聪明懂事,不争不抢。

    温磊还是比较偏向她。

    所以,他快速走到温初玫身边,像慈爱的老母鸡似的,把悲伤到崩溃的温初玫护在怀里。

    恶狠狠地看着我,却格外耐心细致地对温初玫说:

    “初玫,你是我最懂事的女儿。

    不是爸爸不信任你,我只是想解开内心的疑惑,免得被人无端挑拨。

    你放心,一旦证明你是我的女儿,我手里的股份就分一半给你。

    今后谁再敢说些奇怪的话,我就把她舌|头割下来。”

    还真是“父女”情深。

    但我不知道温磊的聪明过头了,还是傻|bī到家了。

    他怎么想着带温初玫来纪氏医院做检查,难道不怕温初玫动手脚?

    我冷笑一声,忍不住讽刺道:

    “温磊,你别忘了这是纪氏医院,你怀里的女人是纪燕回名义上的太太。

    所以她一句话,别说证明她是你女儿,就算证明裴丽是你女儿都没问题。”

    吃过这个亏,我不想再吃第二次。

    纪太太这个身份,对温初玫带来狐假虎威的资格。

    只要在纪燕回的权利范围之内,都能带给她便利。

    这一点我比不了。

    温磊被我的话气到,咬牙切齿地指着我的鼻子,模样狰狞又凶悍。

    韩恪上前两步,把我挡在身后,像座山似的保护着我。

    我虽看不到温磊丑陋的面孔,却听到他自以为是的声音。

    “这些不用你cāo心,亲子鉴定师是我的老熟人。

    我亲眼看着他抽的血。

    只要没人使坏,数据一定不会有错。”

    韩恪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温先生如此笃定,那么不介意我的人全程跟着吧?”

    他的名号在这半年异常响亮。

    纵然温磊不愿意,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只能皮笑ròu不笑地回了句,“行啊。没问题。”

    同时不忘威胁道:“你的人最好老实点,否则我的手下不客气。”

    韩恪笑了一声,连话都不屑跟他说。

    温磊带着伤心过度的温初玫离开。

    临走前他还不忘威胁我,“白月,等结果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温初玫却假惺惺地拦住他,低声劝道:“爸,算了,毕竟是一家人。”

    我恶心地快要吐出来了。

    一想到昨晚不晓得被什么鬼玩意扎破了血管,我就想朝温初玫挥拳头。

    韩恪及时摁住了我。

    等他们进了电梯,韩恪才对我说:

    “白月,昨晚那个女人估计至少抽了你的血,你别担心。”

    被他一提醒,我猛地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温初玫拿我的血充当她的血,去做亲自鉴定?”

    韩恪点了点头。

    我大吃一惊,恨自己反应迟钝,推开他就朝亲子鉴定科跑。

    他一把拉住我,“你别冲动,即使你现在过去也无济于事。

    温初玫的手段我们早已领教过,说不定她后面还埋着什么雷等咱们。

    一个不小心就弄巧成拙。

    这次咱们就当吃个哑巴亏。

    我想办法帮你扳回一局。”

    我躁郁地站在原地,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以为经过这些时间的历练,我不再是那个只会挨打的傻|bī。

    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池娟。

    可事实上,面对温初玫的攻击,我还是没有招架之力。

    依旧需要韩恪的帮助。

    这一次,纪燕回要在这场迫害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可记得温初玫拍了我跟韩恪拥抱的视频。

    不用想,我都知道她会发给谁。

    之前跟纪燕回吵架的情形历历在目。

    心里莫名升起一股荒凉跟难过。

    这种消极的情绪如跗骨之蛆,一旦产生,就会越来越膨胀。

    韩恪看出我的异样,他紧紧拉住我的手,“宝宝……”

    我打断他的话,低沉地说:“韩恪,抱歉,我想自己静一静。”

    说完,我离开医院。

    而他还要等下属过来,所以就没跟上来。

    出了医院大门,凛冬的han气直面而来,我冷的打了几个哆嗦。

    这个时候我就想躲进纪燕回的xiōng膛,被他抚慰。

    可惜他不在。

    我拿出手机,想打给他。

    可又顿住了。

    打给他我说些什么呢?

    告诉他,他的好太太是怎么迫害我的,还是说我主动挑起的事情,又一次被温初玫反噬了?

    说出来我都嫌丢人。

    所以只是发了一条微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想到他很快回我。

    “等我,今晚到达申城。”

    看到这两个字,我慌乱的心渐渐踏实下来。

    我想等他回来了跟他促膝长谈一番。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太多了,必须一件件捋清楚。

    把内忧跟外患摘出来,分个轻重缓急,一件件解决。

    打车回到夜色,我继续工作。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这两天我必须把分红的事定下来。

    军心大多都是钱稳下来的。

    尤其是这个节骨眼。

    不能再出一点闪失。

    所以我在财务部待了一整天。

    跟财务对账的时候,我不由地庆幸之前学过这些,不至于看不懂她做的报表。

    忙完来年的财务预算,我一抬头蓦地发现外面都要黑了。

    似乎有下雪的征兆。

    我叫财务把分红表发我电脑,然后就叫她下班走人。

    吩咐完我离开财务室,在走廊上遇到了达子。

    他应该是跑上来的,满头大汗。

    见到我后,他气喘吁吁地说:“我正找你呢,温初玫来了,她点名道姓地找你,我把她安排在会客厅,你要见她吗?”

    温初玫竟敢上门找我,谁给她的胆量!

    我匆匆去了达子说的会客厅,走到门口时我又冷静下来。

    温初玫诡计多端手段狠辣,我必须保持理智,否则一个不小心就被她算计了去。

    深吸一口气,嘴角勾起一抹我自以为很好看的微笑,这才推门进去。

    进去后我才发现,屋里不止温初玫一个,还有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以及一个红润丰|满的女人。

    这是什么情况?

    我缓步走了过去,问:“你来做什么?”

    温初玫额头上还鼓着一个大包,是我早上撞出来的,她虽然放下刘海,却没全部遮住。

    但这个包似乎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心情。

    她趾高气扬地坐在沙发上,笑的得意又虚伪。

    “我过来看看你,顺带给你介绍个人认识。”

    说着,她看了眼身侧的丰|满女人。

    女人年纪不大,应该不超过二十五岁,皮肤红润白皙,只是体态微微偏壮,但算不上胖。

    女人跟我对视一眼,又羞涩地低下头去,搁在膝盖的两只手紧张地来回搅着。

    她似乎有点怕我。

    我看向温初玫,还没主动问她,她又说话了。

    “白月,这是小胡,她是我跟燕回的代孕孕母。

    今天我特地带过来给你认识一下。

    燕回体恤我丢掉zǐgōng,又心疼豆豆没个弟弟妹妹相陪。

    所以特地做了对双胞胎找小胡代孕。

    本来我之前想把这个机会给你的。

    但你不要,那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她说这话时,眼里流露出来的炫耀深深刺伤了我。

    代孕这事,我一直刻意回避。

    知道这事后我时常梦中惊醒,但我总是自我安慰。

    说纪燕回有情有义,他欠温初玫的,跟温初玫弄个试管婴儿出来也没什么。

    反正将来不跟我一起生活,大家各自安好就对了。

    再加上我心疼纪燕回这些年没成一个孩子。

    便主动忽略这个孩子的母亲是温初玫。

    可现在温初玫竟然主动找上门,把这一切光明正大地剖析在我面前。

    我被她bī得再无退路。

    不得不认清自己的身份——我是小三!

    纵然心里难受,但我不能倒了气势。

    我冷笑一声,问:

    “告诉我这个做什么?

    难道要我给你放pào庆祝一下吗?

    庆祝你没zǐgōng也能当妈吗?”

    温初玫勾唇露出一抹得意的笑,怜悯地看着我。

    “告诉你这些,就是要你明白一个道理。

    纪太太的位置,永远是我的。

    你觉得燕回舍得抛弃孩子,跟我离婚?

    还有,你得明白一个道理。

    燕回看上我,并不是因为我姓温,是温磊的女儿。

    而是他看重我的能力跟手段。

    不管他的敌人是纪西楼还是纪金辞,我都有能力站在他身侧,跟他并肩作战。

    你能做什么?

    完全是个累赘。

    实话告诉你,若不是你主动跟纪金辞不清不楚,燕回也不至于早早地跟他撕破脸。

    这次燕回在金三|角吃了大亏,差点丢了xìng命,最近一直在临市养伤。”

    听完她的话,我脸色一白,浑身的血气猛地朝脑袋冲,只觉得头重脚轻。

    纪燕回这次受伤跟我有关?

    早上的事本就给我极大的打击。

    现在温初玫一些话,彻底击碎我仅存的自信。

    我倒退两步,险些站不稳。

    温初玫笑的越发深邃得意,继续道:

    “有其母必有其女,你|妈是见不得光的婊|子。

    你就该认清自己的位置。

    我现在想开了,燕回乃人中龙凤,不上你,迟早会对别的女人产生兴趣。

    与其跟手段厉害的女人斗,倒不如把你吃的死死的。

    你最好夹起尾巴做人,否则那天惹得我不高兴了,我把你跟池娟一起收拾了。”

    我承认被她的话刺激到了。

    但是她竟然拿池娟威胁我,触及到我的底线。

    我哪里会继续由她作威作福。

    许是懦弱到极致就会大bào发一场。

    我站直了身子,忍不住冷笑起来。

    笑声在安静的会客室回dàng,狂狷又渗人。

    “你疯了?!”温初玫从未见过我这种姿态。

    一时间她有些慌。

    我从兜里摸出手机,很快拨通达子的电话,“叫些弟兄们过来。”

    温初玫见情况不对,一边从兜里掏手机一边威胁我,

    “你别乱来,跟我撕破脸对你没好处。”

    之前我无依无靠,亦没有想守护的人,所以任她欺凌。

    现在,我不仅是为自己活,还为池娟活。

    这种窝囊气,我他吗受够了!

    “温初玫,今天能活下来,你再找我报仇吧。”

    温初玫身侧的男人反应灵敏,见情况不对,一个健步冲了上来想把我擒住。

    我迅速开门跑了出去。

    门外达子已经带着兄弟来了。

    我用尽力气吼道:“给我打,揪住温初玫跟保镖,给我往死里打!”

    达子一脚把保镖踹了进去。

    兄弟们很快涌上来,把保镖困住。

    一时间只听到敲鼓似的击打声,嘭嘭嘭的极为刺激。

    穿过混乱的人群,我坐在温初玫刚才坐过的地方。

    一边点烟一边观摩这场大戏。

    温初玫躲在保镖怀里,虽然大多数的攻击都被保镖挡下了,但她脸上、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

    不过几下,头发乱的像个鸟巢,脸也肿了,嘴|巴翘的老高,像唐老鸭。

    她刚才多嚣张,此刻就多狼狈。

    我莫名一阵欢畅。

    扭头间,看到躲在角落里的小胡。

    她吓得瑟瑟发抖。

    我笑着朝她招手,她不过来,我眉头一拧,她哇的一声哭了。

    边哭边朝我走来。

    我把她摁在身侧坐下,掐灭手里的烟,低声告诉她。

    “这两个孩子,你要给我顺顺利利生下来。”

    我即使再恨温初玫,但纪燕回的孩子,我不碰。

    眼见保镖被达子他们撂倒,像坨烂ròu似的倒在地上。

    而温初玫清丽的脸也变成了猪头。

    达子他们虽然都是武夫,却也知道面前的女人是纪燕回的老婆。

    能打,但必须掂量着。

    否则温初玫早被他们打死了。

    我点燃一根烟走了过去,温初玫奄奄一息地倒在我脚下,不愧是跟纪燕回并肩作战的女人。

    她纵然狼狈却一点都不畏惧。

    眼里的光又冷又狠。

    那眼神分明在说,你若不弄死我,我就会弄死你。

    这眼神还真是倔强啊。

    我笑着蹲在她身边,脑海里像演电影似的一一闪过她曾经虐待我的场面。

    我遇到的那些危险,被她陷害过后受的委屈,跟陈扬以及陈林爱的死相比,算不得什么。

    陈扬是多么温暖的男人,却被她夺走了xìng命。

    这是我心口永远的痛。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来陈扬父女的命。

    想到这,我不禁湿润了双眼。

    取下嘴里的烟,我把烟头狠狠地朝温初玫脸上摁去。

    温初玫嘴里发出一道痛苦的闷哼。

    我揪住她的衣领,咬牙道:“咱们来日方长!”

    就在我松手的一刹,门被人踹开,一道挺拔的黑影裹着凛冬的han气站在门口。

    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带着森冷的气势,吓得兄弟们纷纷后退一步。

    我缓缓站了起来,迎上纪燕回冷冽的双眼。

    脚下温初玫吃力地朝纪燕回爬过去,一边爬一边哭,极其委屈。

    她这幅鬼样子,什么都不说,纪燕回心里就能明白个大概。

    我这杀人灭口的罪名算是坐实了。

    这一刻,我内心的愤怒跟失望达到极致,但我还是按捺住内心的难过跟痛苦。

    抢在温初玫前面扑进纪燕回怀里。

    倒入他宽阔xiōng膛的一刹。

    我在等。

    等待不一样的结局。

    若他推开我。

    若他抱住我。

    可他的反应却在这两者之间。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主动抱住他,低声道:“你回来了。”

    过了两三秒,他浅浅嗯了一声。

    然后对身后的虎子道:“把太太送去医院,把小胡带回温家。”

    吩咐完,他揽住我,低声道:“我受伤了,抱不动你,自己走。”

    “去哪儿?”我呆呆的问。

    本来我已经做好被他呵斥的准备。

    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干过。

    只是我说服自己,不要跟他对着干,要向温初玫学习,装装无辜,流流眼泪,说点软话。

    但他一出声,我就怂了。

    突然害怕的要死。

    怕他对我失望。

    更怕给他带来麻烦。

    他在我脸上拧了一把,力气很大,手指冰凉。

    “去你床上,给你坦白从宽的机会。

    你这个事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骁勇善战了?”

    他这是纵容我吗?

    这有点不符合他的作风啊。

    我彻底愣住了。

    “还不走,要我在这办你?”纪燕回眉头一拧,不悦地催我。

    这场大戏太过峰回路转,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给达子打了声招呼,赶紧跟纪燕回离开了。

    他亲自开车,我以为他要送我回酒店,没想到直接带我回了月亮湾别墅。

    一进门他就把我摁在墙上,抱着我就是一顿吮吸啃噬。

    我被他激烈的吻弄得神魂颠倒,除了忘情的回应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一点都不怕保姆听到响动出来。

    一边亲|吻一边发出响亮的声音,双手还探入我的衣摆,在我软ròu上揉捏。

    我热烈地迎合他,小手在他坚实的身上游|走。

    无意间摸到那里,竟是一片软绵……

    “噗!”我忍不住笑出声。

    这还是一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纪燕回吗?

    本来还挺暧|昧的气氛一秒被我破功。

    纪燕回颇为无奈,收了手,把我揉在怀里。

    “白月,你怎么闹都可以,但是不能对小胡下手。”

    所有的热情在此刻退去。

    原来他今晚的让步是有要求的。

    他看重那对尚且在母体中的双胞胎。

    我以为两年相处,他已经了解我。

    不过一句话,他又把我打回原形。

    我推开他,面无表情道:

    “枭爷最近还是不要碰我为好,我昨晚被人扎了一针。

    鬼晓得是不是给我注shè了艾滋病人的血。

    万一中招那是我点子背,连累你就不好了。”

    他一惊,浓郁的眉拧在一起,双手赶忙扶住我的肩膀,问:“怎么回事?”

    我甩开他的手,冷声道:“你问你的好太太啊。”

    “好好说话,咱们别闹。”纪燕回眼里闪过一丝受伤的表情。

    我也不想闹,只是这份别扭的感情弄得我好疲惫。

    我困倦地靠在墙上,不想再说一个字。

    突然手机响了。

    我跟他的手机一道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一看是赵萍打给我的。

    我赶紧接通,那边传来赵萍撕心裂肺地哭喊。

    “白月,不好了,娟姐刚才出去倒垃圾被车撞伤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