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6章 真正用命爱你的,只有韩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你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将来我跟你讨债时,你最好利索点!”我搡开林长春的媳fù,准备离开。「^追^书^帮^首~发」

    韩恪却没动,他从兜里摸出一把匕首,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做什么。

    咻的一下,林长春媳fù的几根手指被他削了下来,鲜血如柱喷在他身上,断指血淋漓地落在我脚下。

    耳旁是那女人撕心裂肺地嚎叫。

    我扫了眼那几根断指,顿时一股恶han涌上心头,忍不住抖了抖。

    韩恪捏住林长春媳fù断指的地方,不断的用力。

    嘴里威胁道:“送你点纪念奖,给你长长记xìng。

    你家老林我能捞出来,就能再送进去。

    以后白月有什么吩咐,你最好跑快点,否则……”

    说到这,他yīn测测的笑了两声,狭长的眸里全是狠辣的光。

    这一刻,叫我想起茶馆遇险那次。

    他也是这幅yīn狠姿态,用他的言行教我成长,不管我是否接受的了,他都要我看清这个真实又残忍的世界。

    我很感激他。

    但同时又心疼他。

    这一年,他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只能猜个大概。

    只是这些大概就叫能我心疼不已。

    亲自走过这些艰辛路程的他,内心的多么孤独、寂寞、痛苦。

    没人能够感同身受。

    若不是林长春媳fù还在一旁止不住的哀嚎,我真想紧紧搂住他,给他一个拥抱。

    “不敢、我真不敢算计白月。

    以后、以后,只要、白月用得上我,我一定跑快些。”

    听到林长春媳fù的求饶,韩恪这才松了手。

    他顶着一张被血染得极其妖艳的脸,对我道:“咱们走。”

    出了林长春家,我匆匆去附近的便利店买来湿巾。

    坐上韩恪的车,我赶紧帮他擦拭干净脸上的血。

    他靠在座椅上假寐,一副享受模样。

    “白月,若先遇到你的人是我,该多好。”

    无端的,他说了这么一句。

    我的心猛揪了两下,隐隐的疼。

    是啊,若我先遇到的男人是韩恪,那是挺好的。

    理xìng角度分析,韩恪一定比纪燕回适合做丈夫。

    可惜,没人能控制的了自己的感情,管的了自己的心。

    “韩恪,你还会遇到更好的。”擦拭完他脸上最后一滴血,我靠在椅子上,语气中满是遗憾。

    他苦笑两声,继而发动汽车。

    “咱们接下来去哪?我都听你的。”

    我本想去清河镇把白梅接出来,bī她把裴丽干得龌龊事全部揭露出来。

    但韩恪才回来,又带着伤,总得休息两天。

    于是我叫他先送我回夜色。

    路上我把池娟跟温磊的恩怨言简意赅地告诉他。

    听完我的叙述,他良久没有出声。

    直到车子抵达会所车库,他才幽幽开口。

    “感情的世界,谁陷的越深,谁就越迷失自己。

    你|妈当年很爱温磊。”

    听了他的话,我忽然一阵愧疚,没来由的。

    气氛有些尴尬,我不晓得说些什么转移话题。

    突然手机响了,像是得到救赎,我赶紧从包里翻手机。

    一看是赵萍打来的,我立即接通。

    还没来得及问她找我做什么,就听到她急|促的声音。

    “白月你赶紧来一趟,温磊那王八蛋又缠上来了。”

    什么叫又缠上了?

    虽然没有听明白,我还是叫韩恪赶紧往流金岁月赶。

    路上我继续听赵萍汇报,这才知道温磊最近几天常去流金岁月找茬。

    就在昨天,他遇到了在那帮忙的池娟。

    没想到他竟然厚颜无耻地缠住了池娟。

    池娟早对他没了感情,但怕影响店里的生意,就没给他难堪。

    只是借故走了。

    接下来几天都不准备去流金岁月帮忙。

    没想到他今天又来了。

    见不到池娟他在店里大吵大闹,影响极其恶劣,弄得顾客都走了。

    没办法赵萍打电话叫池娟过来一趟。

    只是,池娟一出现他就拉拉扯扯,说些不要脸的话,还当众跪在池娟脚下,求她原谅他。

    池娟现在都快被他弄崩溃了。

    “妈的!”听完赵萍的话,我愤怒难平,问:“这事你之前怎么没告诉我呢?”

    电话那头赵萍嗫喏道:

    “你最近不是忙夜色的生意吗。

    再加上你联系不上枭爷,心情肯定不好。

    我怎么敢拿这种事给你添堵。

    还有,娟姐怕温磊影响你心情,叫我别告诉你。”

    “你们真是我的祖宗!”吼了这么一句我挂了电话。

    “淡定。”韩恪扭头安慰我。

    等待红绿灯时,他问:“你跟纪金辞是怎么回事?纪燕回怎么又把你卷了进来?”

    说到我跟纪金辞的事我就心虚。

    若我告诉他,因为跟纪燕回赌气,我动过嫁给纪金辞的心思。

    不晓得会不会伤他的心。

    他对我那么好,又苦苦追求我,按理说我应该嫁给他才对。

    可就是他对我太好了,我才不想把他当备胎,带着一颗不爱他的心,跟他组建家庭。

    这是一种背叛。

    非常自私的行为。

    我做不到。

    盯着窗外川流不息地车辆,我不动神色地转移了话题。

    “你知道不,那天你给我语音通话时,纪金辞就在我身边。

    他还命我放外音。

    所以他知道你抓了纪西楼。

    等他离开后,我想告诉你这事,你却不接我的电话。

    就连纪燕回我都联系不上。

    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多担心你们。

    你老实告诉我,你在金三|角遇到危险,跟纪金辞有没有关系?”

    “噗嗤!”耳旁是韩恪不正经的笑声。

    引得我立即扭头看他。

    他伸手在我头顶揉了揉,又怕我打他,赶紧收手。

    “实话告诉你,那通电话是纪燕回命我打过去的。

    纪西楼好歹跟纪燕回斗了十来年,本事了得。

    虽然现在失了势,但远远没到穷途末路的地步。

    再加上纪家人才辈出、关系复杂,有人想借他的手对付纪燕回。

    所以我怎么有那本事,轻易把他揪出来呢。”

    “什么!”我狠狠捶了他一拳,他竟然跟纪燕回一起利用我。

    害得我担心好几天。

    “好了,宝宝不气。”绿灯亮了,韩恪发动了车子。

    我撅起嘴不想理他。

    纪燕回总把我当累赘,凡事不想跟告诉我。

    我认了。

    但韩恪怎么可以隐瞒我,我遭受一万点暴击。

    “生气了?”韩恪试探xìng的问我,脑袋伸的老长,一点都不怕出车祸。

    我相信他的车技,所以没理他。

    他渐渐敛住笑意,一本正经道:

    “对,是我的错。

    我说过不会隐瞒你的。”

    “你跟纪燕回到底还隐瞒了我什么?”

    没办法,纪燕回不告诉我,我只能从韩恪这里下手。

    并且我知道他肯定会告诉。

    被爱的,总是贪心霸道且有恃无恐。

    正如纪燕回。

    亦如此刻的我。

    韩恪无奈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

    “本来这些事,纪燕回要我瞒着你。

    但现在我都回来了,势必会保护你周全,自然不怕你遇到危险。

    所以我全部告诉你。”

    我就知道,总能在他这撕开一道口子。

    “你快说。”我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他的侧颜俊逸干净,虽不似纪燕回那般深邃,却清隽的很。

    一点都不像个刀头tiǎn血的狠人。

    他专心地开着车,同时说道:

    “你可能不知道,纪燕回之所以安排我去金三|角,就是为了钳制纪西楼。

    并且深挖金三|角另一个神秘大佬到底是何人。

    纪西楼从申城离开后,大部分重心都在金三|角。

    但现在,他金三|角的生意差不多被都我搅黄了。

    但那位神秘大佬,我迄今没有揪出他。

    他比狐狸还要狡猾,并且熟知纪燕回的手段跟套路。

    俨然对纪燕回做过周密的调查。

    不过我们慢慢锁定了几个人,一个个慢慢排查。

    而你嘴里的七爷纪金辞正是我们排查的最后一位。

    所以,才有了那通语音电话。”

    我有点懵,问:“你说那位大佬是纪金辞?”

    韩恪继续道:“纪金辞突然回申城,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搅浑这缸水,然后坐收渔翁利。

    几乎走投无路的纪西楼则是他最佳的棋子。

    所以一旦他知道纪西楼在我手里,肯定会用尽办法把纪西楼抢走。”

    我顺着他的话茬继续道:“这就是你的村寨被人袭击的原因。”

    他嗯了一声。

    我满腹酸楚。

    “韩恪,你怎么这么傻。

    总是给纪燕回卖命。

    他能给你什么?

    你要是死在那场袭击中,你什么都没了。”

    韩恪却不以为然,“你看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又怎么会死呢。

    白月,我给你说过很多次了,我需要平台,需要资本,需要历练。

    这些纪燕回能给我。

    在答应他的提议时,我就告诉自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若我死了,那便是技不如人。

    我活该。

    可我还活着,好端端的活着。

    我不是孬种,不是蠢货。

    你别担心,我已经完成纪燕回jiāo代的任务。

    从此只为自己活。

    反而是纪燕回,你得多cāo点心了。

    我回来前,他亲自去金三|角布局。

    这几天都没回信,可见跟纪金辞斗得很凶。

    这次若能跟纪金辞撕破脸反而是件好事。

    就怕纪金辞继续躲在暗地里使坏,纪燕回不得不碍于家族脸面,跟他虚与委蛇。

    那就不好办了。”

    纪家的内斗竟然这般残忍。

    我突然想起那天纪金辞打电话的内容。

    问:“纪金辞为什么跟纪燕回作对呢?会不会他背后还有个军师?”

    韩恪一怔,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空了提醒一下纪燕回。”

    我心里沉甸甸的,光急也不是办法,只能等纪燕回归来。

    又怕他在金三|角遇到个好歹。

    总之,很担心。

    韩恪的车子在流金岁月门口停下,我率先下车,韩恪去找停车位。

    冲进店里,我就看到温磊不顾一丝颜面,像只癞皮狗似的倒在池娟脚下。

    池娟被他磨得不行,索xìng坐在沙发上扭头不理他。

    我抡起怀里的包准备朝温磊身上砸去,还没出手,胳膊就被人摁住了。

    回头一看是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

    仔细在店里扫了一眼,才发现店里多了好几个保镖打扮的男人。

    原来温磊有备而来啊。

    “白月,你终于来了。”坐在池娟身侧的赵萍见我来了,赶紧迎了过来。

    温磊听到我的名字也快速转过头来。

    许是当着我的面,他不好意思继续撒泼。

    他腾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屁|股坐在赵萍刚才坐过的地方。

    池娟嫌他恶心,赶忙站了起来。

    他却一把拽住池娟的手腕,笑的谄媚又下贱。

    “你瞧女儿都来了,你想叫女儿看咱们的笑话吗?”

    我丢开怀里的包,冲上去把池娟扯进怀里,对着温磊大骂:

    “谁他吗是你女儿!

    你当初做了哪些丧尽天良的事,需要我在这一件件地抖落出来吗?”

    温磊见我不给他一丝颜面,顿时脸色一变,威胁道:

    “别以为你是我女儿,我就不敢教训你。

    yào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你再敢诋毁我的名誉,我把你这店拆了!”

    他这幅丑陋的嘴脸我见过太多次,我才不怕他。

    冷笑一声,我问:“怎么,你敢做不敢当?”

    温磊站在原地像是极力地压制自己的愤怒,xiōng口剧烈喘息。

    他愤愤道:“要不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我真想撕烂你的嘴。

    我今天过来找你们不是求你们的,而是给你们一个认祖归宗的机会。

    池娟,只要你跟我领证,我就把白月认回来。

    将来我的财权全是白月跟初玫的。”

    “哈哈。”天底下怎么有这么脸厚的贱人。

    他说的好听,把我认回去。

    我哪里不晓得他的算盘,他只是不相信温初玫的魅力,想用我套牢纪燕回。

    将来纪燕回的家产全是他的。

    纪燕回都答应找人代孕生温初玫的孩子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破口大骂,“没人对你的财产感兴趣。

    你想给,就留给温初玫吧。

    提醒你一句,你最好带温初玫去医院做个DNA检测。

    说不定,她还会给你一个惊喜!”

    “你、你什么意思?”温磊冲上来就想打我。

    就在他出手的一刹,他的手腕被赶来的韩恪捏住了。

    显然他认识韩恪,所以他还是有所忌惮的。

    悻悻地收了手,他对韩恪道:“这是我的家事,你别好管闲事。”

    韩恪从怀里掏出匕首,“谁敢伤害白月,我就剁了他的手。”

    匕首上还沾着丝丝血迹,那是林长春老婆的。

    温磊向来贪生怕死,他有点畏惧。

    我趁机道:“温磊,这些年你在外面处处留情,但凡是个女人都受不了你,更何况心高气傲的裴丽。

    所以我劝你最好查一下温初玫到底是不是你女儿。

    我怎么觉得温初玫跟你一点都不像呢。”

    池娟比温磊还要激动,她问我,“难道温初玫是裴丽跟别的男人生的?”

    不待我回答,池娟忽然一阵大笑。

    “哈哈,报应,都是报应。

    在你跟裴家骗取我父母留下来的遗产时,在你欺骗我的感情上,注定要被上天惩罚。

    你看看,报应来了吧。

    初芮被你害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白月被你bī的走投无路。

    现在老天爷告诉你,你最疼爱的女儿竟然不是你的种。

    这不是报应是什么!”

    温磊的注意力却不在温初玫不是他的种上面,而是放在极力狡辩上。

    “什么叫我欺骗你的感情?

    你跟我在一起时,难道不知道我有家庭有孩子?

    我难道没给你承诺过,会跟裴丽离婚娶你进门?

    是谁一声不响地跑了,害我找了大半辈子?

    我若真是个死心烂肝的,在裴丽跟我离婚后我大可以再娶一个。

    我他吗单身到现在是为了谁?”

    我敢保证温磊是我见过最渣的男人。

    但他的口才却很棒。

    若不知道事情真相,很容易被他这几句话带动情绪。

    好像他是这个世上最无辜的男人。

    他也配!

    我想上去给他一拳。

    手臂却被池娟拉住。

    她似乎相信温磊的花言巧语,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之前还一片平静,不过一瞬,就波光粼粼。

    那眸心dàng漾着的是爱钱,是不舍,是心动。

    “娟姐。”我无奈地唤了她一声。

    她却把我扯在身后,对温磊道: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

    你回去就带温初玫做亲子鉴定。

    若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就把她扫地出门,然后迎娶我进门。”

    她是疯了吗?

    我想出声阻止她,却来不及了。

    温磊郑重其事道:“好,我现在就去,你等我的消息。

    我们一家三口分离的太久,是时候解除误会在一起了。”

    想的还真美。

    我冲着他的背影竖起中指。

    直到他消失在店里,我才拉住池娟的手,想埋怨却又不忍心说些刺耳的话。

    只是道:“娟姐,温磊不是个好东西,你千万别再被他骗了。”

    她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眼角带着淡泊的笑意。

    “傻孩子,我只想报当年的仇,想夺回家产而已。

    搅乱他现有的平静,不过是第一步罢了。

    还有……”

    说到这,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满足地吐出一个烟圈,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初芮的孩子还在他们手里。

    我再蠢都猜的出来,他们不过把那孩子当作要挟纪燕回的棋子,又怎么会真的对他好。

    我想把那孩子接出来,还给纪燕回。”

    她说的是豆豆。

    我忽然想起那个傻孩子咬我的情景。

    他似乎只听温初玫的,即使还给纪燕回,也不过是个累赘。

    那个孩子,我很不喜欢。

    又蠢又坏。

    双手覆在小腹上。

    若我能给纪燕回生个孩子,那该多好。

    我尚且陷入没有怀孕的悲痛中,池娟却拉住了韩恪的手腕。

    她毫不吝啬地夸赞道:“小伙子,咱们之前见过,我记得你。

    那会儿我还不知道白月是我女儿,我的人绑了她,你冲上来救她。

    我当时就注意到你看她的眼神,真诚而炙热。

    那是充满爱意的眼神。

    其实我一直暗中打听你。

    小伙子,你应该很爱我家白月吧。”

    她直白的话语,别说韩恪了,我的脸都红了。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韩恪一点都不尴尬,反而很认真地附和道:“阿姨好眼力。”

    池娟拉住我跟韩恪的手,竟然想到一出是一出。

    “小伙子,我做主了,我把白月嫁给你。”

    什么?!

    我瞪大眼看她。

    她难道被温磊刺激傻了?

    池娟不理会我震惊到扭曲的脸颊,认真而严肃地说:

    “不管枭爷还是七爷,他们都不是你的良配。

    真正用命爱你的,只有韩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