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5章 就叫毛毛跟豆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黑勇来找我了,你赶紧藏起来。★首发追书帮★”我推了纪燕回一把,又指了指卫生间,示意他藏进去。

    他却十分淡定地靠在床头,慢条斯理地问:“我为什么要藏起来?”

    “你说呢?”我被他问懵了,“若叫黑勇看到你在这,我还怎么待在七爷身边?

    刚才不是你说的,在你家务事没处理好之前,我待在他身边能给你省麻烦吗?”

    他起身,精壮的xiōng膛在灯光下发出莹润的光芒,皮肤好的跟女人一样。

    美中不足的是,他的皮肤上镶嵌着大小不一的疤痕。

    尤其xiōng口那道,是我亲手弄上去的。

    我没勇气看下去,悄悄别开眼。

    他慢悠悠地穿着裤子,外面再次传来黑勇敲门的声音,“白小姐,你醒来了吗?”

    “去开门。”纪燕回穿好裤子,衣服都没来得及套上,就叫我开门。

    虽然我对七爷没丁点感情,但我现在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

    被他下属撞见我跟纪燕回的“jiān情”,我这脸往哪搁。

    “开什么玩笑?”我急的直瞪他。

    他倒是脸厚,轻描淡写的说:

    “我叫你开门,你去就是了。

    有我在,你还怕黑勇吃了你?”

    好吧,他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信他。

    走到门口,我被脚下的盒子绊了一下,似乎是纪燕回刚才进门时带进来的。

    “这是什么?”我压低声音问他。

    他穿着衬衣,tiǎn唇一笑,语气里满是调侃。

    “你从网络商城买来的好东西啊,我进来前恰好遇到送货的小哥。

    我的小乖长大了,知道用这种东西满足自己了。”

    轰的一声,血气上涌,我的脸烫的可以滴出血来。

    被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是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他走到我身边,在我脸上拧了一把,故意靠的非常近。

    近到我能感觉到他鼻翼里喷洒出来的热气。

    “告诉爷,是爷的这根好用还是你买的这玩意好用?”

    我第一次买这玩意儿就被他逮住了,我怎么知道这东西好不好用?

    他那根很好用倒是真的。

    但这话我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他见我羞得不行,笑意更甚,额头抵着我的额头,笑道:“白月,我就知道你只叫我一个人碰。”

    这话极其骄傲,又十分自豪,还透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满足。

    言罢,他不给我反应的机会,大手一拽,把房门打开。

    黑勇定定地站在外面,看到门内是他,一脸惊愕。

    “大晚上的找白月什么事?”他倒是理直气壮,还大大咧咧地把我搂在怀里。

    “枭、枭爷……”黑勇缓了两秒,接着脸色一凛,就连眉毛都竖起来了。

    “枭爷,你在这做什么?”

    纪燕回厚颜无耻,笑的开怀又暧|昧,“跟我七婶彻夜畅聊,不可以吗?”

    他的话堵的黑勇没办法继续接下来。

    所以黑勇把矛头指向我。

    “白月,你得给个解释吧?”

    这种事我超没经验,也不像纪燕回没脸没皮,再加上屋内一股浓烈的腥味,刚才我们做了什么,黑勇一猜就透。

    我结巴着不晓得怎么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纪燕回一把揪住黑勇的衣领,眼底虽然噙着笑,却丁点暖意都没有。

    “七叔若是不放心,就跟白月分手好了。

    我不介意跟白月再续前缘。

    爱一个人,怎么连丁点信任都不给她呢。”

    他这话既赤|luǒ又嚣张。

    言下之意就在说纪金辞是小三。

    好像他很无辜可怜似的。

    我甚至有些怀疑,他故意叫黑勇撞见他。

    这样一来,我就被纪金辞抛弃,说不定又向他投怀送抱,正中他的下怀。

    这个心思叵测的男人,是天生的演员。

    鬼晓得他真正的面孔是什么样。

    我有点恨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原谅他,还被他吃干抹净。

    悄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力气极大。

    但他却像没事人似的,继续跟黑勇对视。

    面色镇定,气场很足。

    似一点都不把黑勇放在眼里。

    好半天,黑勇才出声,“夜深了,枭爷好走。”

    “好说。”纪燕回干笑两声,不动声色地挥开我作乱的手。

    他朝床边折去,捡起地上的大衣穿好,又把床对面柜子上的手机揣进兜里。

    一点都不怕黑勇胡思乱想。

    我却尴尬的不行,像做错事的孩子,一直低着头。

    他再次走到我面前,俯身看着我,眼里满是深情,话语却搞笑又浮夸。

    “七婶,你虽然把我抛弃了。

    可好歹我们相爱一场,我时刻都惦记着你。

    若你跟七叔相处久了,发现他不是你这盘菜。

    你随时可以回来找我。

    我不嫌弃你。

    毕竟咱们磨合这么久了。”

    这假惺惺的丑样子,我真想拧他一把。

    余光瞥到黑勇,他嘴角抽了抽,似乎被纪燕回的话恶心到了。

    “枭爷,你别cāo这份心了,我家七爷对白月很好。”

    这就是纪燕回的本事。

    明明是他做错事,却能堵住对方的嘴,还bī对方做出利己的承诺。

    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纪燕回走后,黑勇并未进屋,他十分戒备,只是站在门口对我道:

    “七爷不舒服,你过去照顾一下,我去买点醒酒yào回来。”

    纪金辞醉的这么凶?

    我问:“七爷其实并没喝几杯啊,他怎么……”

    黑勇yīn测测地打断我的话。

    “七爷酒量是不怎么好,但也不会被几杯酒撂倒。

    谁知道酒里有没有加别的东西。”

    我一下就懂了,纪燕回这个混球不仅算计我,他还趁着这场宴席,算计了七爷。

    七爷喝的酒里,肯定有问题。

    正因为他料定七爷今晚烂醉如泥,所以他才敢给我下yào。

    给他人做嫁衣这种事,他不会做。

    说起工于心计,没人比的了他。

    我披了件外套去了对面房间,关门前,黑勇对我道:

    “白月,既然你跟纪燕回分了,还请你分的彻彻底底。

    你若不守fù道,我的本事……你见识过的。”

    这话颇有威胁的味道。

    纪燕回真是害惨了我。

    我的生意还需七爷的帮衬,所以我暂时不能跟他闹崩。

    那天他跟我打听韩恪,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我还要留在他身边调查他对韩恪的用心。

    想到这,我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不起七爷。”

    进了屋,我知道这事不会轻易翻页,所以我恪尽职守地照顾了七爷一整晚。

    吃完解酒yào,天快亮时,七爷才彻底清醒过来。

    他见我在旁照顾他,表情还算柔和。

    毕竟上了点岁数,他的脸有点肿,不似纪燕回,不管身体如何不适,丝毫不会影响他的相貌。

    “辛苦你了,照顾我一晚上。”

    他的嗓音异常沙哑。

    黑勇本在闭目养神,听到他的声音立即站起来给他倒水。

    这就是用心跟不用心的区别。

    我都嫌弃自己迟钝,做戏都做不好。

    “不辛苦的。”我把他从床上搀扶起来,他接过黑勇递来的水,一口气喝完,自嘲道:

    “老了,不服老不行,一点酒就把我灌醉。”

    我不相信他不知道这事跟纪燕回有关,但他却没说透,反而叫我觉得奇怪。

    跟他说了几句话,我实在困得不行,纪金辞叫我躺他身边睡会儿。

    我本想拒绝。

    但看到黑勇恶狠狠的眼神后,顿时想起昨晚做的亏心事。

    再加上七爷身体不舒服,他肯定不会把我怎么样。

    我去浴室换了件睡袍,就在他身边躺下。

    许是真的困了,没多久我便睡着了。

    七爷还算正人君子,并没对我怎么样。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七爷讲电话的声音。

    “……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纪西楼,这场游戏少了他可不行……

    你别担心我,我又不跟他正面起冲突,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倒是你,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他的声音依旧温润,却多了股平素没有的亲近跟关心。

    听着语气,跟他打电话的一定不是一般人。

    会是谁呢?

    他嘴里的“他”是不是纪燕回?

    纪金辞到底在算计什么?

    我一动不动地竖起耳朵,想听到的更多。

    不料,他却跟对方说起了再见。

    “你那边是深夜吧,我不跟你说了,你和晚星早点休息。”

    我默默记下这个名字,以后有机会问问纪燕回认不认识这个人。

    耳边是纪金辞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他在我身边站定,试探xìng的叫了我两声。

    我当然不能回应他,翻了个身继续装睡,或许他还会跟其他人打电话,我能获得更多的消息。

    但是我没想到,他再也没有打电话,只是轻手轻脚地去了阳台,站在阳台打起来太极。

    再装下去就没意思了。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假装刚睡醒,伸了个懒腰。

    纪金辞从外面进来,笑着跟我打招呼,体贴地问我想吃什么。

    “七爷,昨晚纪燕回去了我的房间……”我想把昨晚的事解释一下,要不然他对我心生嫌隙,我留在他身边也套不出有价值的消息。

    他却打断我的话,语气温柔地说:“我听黑勇说了,这事不怪你。以后我会保护你。”

    我故意道:“七爷,您毕竟跟枭爷是叔侄,千万不要因为我的事而起冲突,我怕家族众人嗤笑我,也耻笑了您。实在不行,咱们好聚好散。”

    他在床边坐下,轻轻抚|摸我的头发,动作轻柔。

    “傻丫头,我这把岁数了,怎么会跟晚辈发生争执。

    纪燕回能去找你可见对你还是余情未了。

    我也不急着跟你订婚,给你点时间,你好好处理一下你俩的关系。”

    果然,跟那通电话对上了。

    他正在筹划什么,所以不想因为小事而给纪燕回攻讦他的借口,就把说好的订婚、结婚往后延迟。

    这些人,没有一个不精明的。

    我有点着急,想问他怎么评价纪西楼。

    但又怕暴露自己,只能压住内心的焦躁跟好奇,暗示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当务之急是获得他的信任。

    洗漱完毕,我跟他一起吃了顿午饭,他送我回夜色。

    在夜色坐了几分钟,他准备离开。

    就在他起身告辞时,我的手机响了,是韩恪发来的微信通话。

    本来要离开的纪金辞一眼瞥到桌上手机屏幕。

    他竟然顿了足,在我伸手前拿起手机,递到我面前,吩咐道:“接。开外音。”

    这通电话接不到。

    可我却不敢违背纪金辞的意思。

    跟他相识这么久,我第一次发现纪金辞的气势是如此凌厉。

    看似温和软绵,实则不容抗拒。

    扛不住这道无形的压力,我接通了电话。

    韩恪声音迅速传了过来,“宝宝,你想我没有?”

    我满心都在想如何委婉地告诉他,我不方便接通电话,所以并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妥。

    可我留意到纪金辞,他嘴角带着一抹令人难以捉摸的笑。

    就像识破妻子jiān情的丈夫。

    笑的异常讥讽、诡异。

    “韩、韩恪,我有点忙,咱们长话短说,你找我什么事?”

    我的声音有点颤|抖。

    韩恪许是心情很好,他并没发现我的异样,继续热烈说道:

    “宝宝,我最近打了场漂亮仗,终于有时间回国了。

    过两天我回去看你。”

    见他透露的信息越来越多,我一下慌了,都不敢看纪金辞一眼,只是对韩恪道:“好,我等你回来。”

    正准备挂电话,可我的手速还是没有他的语速快,

    “我把纪西楼逮住了……”

    这下好了,电话虽然挂断,但重要信还是传递出来了。

    我装傻充愣地看着纪金辞,干笑道:“七爷,纪西楼……你熟吗?”

    纪金辞皮笑ròu不笑地回了句,“我离开纪家十四年,很多人都不熟。”

    这明显是假话!

    我还想多问几句。

    纪金辞却优雅地离开了。

    我虚脱地倒在椅子上,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赶紧打给纪燕回,把刚才的经过讲给他听。

    “七叔知道了啊。”他语气淡淡的,一点都不受这事的影响。

    反而像鬼上身似的问我,“白月,咱们以后要是有儿子跟女儿了,你想给他们起什么小名?”

    神经病,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

    明知道我现在不可能跟他有孩子,还尽说些叫人伤心的话。

    我随口道:“就叫毛毛跟豆豆。我喜欢吃毛豆。”

    那头的他明显沉默了几秒,再次开口,已经没有刚才的热情,反而很沮丧地说:“好,我知道了。”

    我又赶紧绕到主题上去,问:

    “你七叔会不会对韩恪不利啊?

    韩恪现在到底在哪?

    他是不是还在给你办事?

    你能确保他的安全吗?”

    “我很想知道,你在外人面前,也是这样关心我的吗?”纪燕回的声音带着明显怒意。

    不,应该是醋意。

    之前我不相信他会为了我吃醋。

    但他竟然对我用下三滥的手段,我不得不相信,他也是会吃醋的。

    但我没工夫跟他闲扯这些,语气一沉,焦急道:“你赶紧回答。”

    他那边竟然挂了我的电话。

    我再次打过去,竟然无人接听。

    这个纪燕回,我真是服了他。

    没办法我只好再次给韩恪打过去,哪里料到,他也没接。

    现在好了,仿佛整个世界都是愉悦的、安详的,就我自己是焦躁的、烦闷的。

    接下来几天,我没见到纪金辞,也没联系到他。

    纪燕回更不用说,宛若失踪了一样。

    但韩恪却回来了。

    他又晒黑了点,每次见他,都被他加深的肤色惊到。

    纵然黑,却挡不住他的帅气。

    他还是那么好看,削瘦的脸颊,灵气十足的五官。

    人也更加精神,周身散发出自信的气息。

    这些东西,在之前并不浓烈。

    这一年他的变化可谓惊人。

    他迎上来给我一个拥抱,一边抚|摸我的脊背一边道:“宝宝,我回来了。”

    我似乎闻到了消dú水的味道,赶紧从他怀里出来,“你受伤了?”

    他双手chā兜,轻描淡写地说道:“小伤。不过是金三|角的老窝被人端了。好在我当时没在窝里。”

    “被人端了?是谁干得?其他人呢,都好着吗?”我紧张地问他。

    他却岔开话题,“纪金辞还真大方,送你的这家会所不错,我要在这好好玩几天。”

    我拽住他的胳膊,想跟他问个明白。

    隐约觉最近发生的事情不简单。

    他眉头一拧,问道:“那姓林的我已经把他捞出来了,他老婆把日记给你了没?”

    好吧,他成功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最近太忙,都忘了跟林太太要那本日记。

    韩恪双手扶在我肩膀,对我道:

    “咱们赶紧把那日记要回来,温初玫那女人我早看她不顺眼,我这次回来就是帮你收拾她们母女的。”

    他总是能轻易地勾起我的感动跟愧疚。

    也顺利地转移了话题。

    我恨死了温磊一家,巴不得赶紧他们家破人亡,不但解了自己的气,还帮纪燕回解决了个大麻烦。

    “走,咱们现在就去找林长春的老婆。”

    坐上韩恪的车,我们很快来到林长春家。

    开门的是林长春的老婆,她见我进来了,先是一惊,接着露出为难的表情。

    “白小姐,我家老林虽然出来了,但受伤严重,我得照顾他,所以还没来得及回祖宅取那本日记。”

    看到她这幅做贼心虚的样子,我眼睛一眯,问:“你是没取,还是没有啊?”

    韩恪一把捏住她的肩头,疼的她半跪在地上,她不敢继续跟我们都圈子,焦急解释道:

    “前几天我本想回祖宅取了日记给你送上去的,没想到我舅舅突然回来把那本日记带走了。

    这事、怨不得我啊。

    我也是才知道,那裴丽在国外还跟我舅舅有联系呢。”

    没有日记,我就丢掉最有力的指证裴丽的证据。

    空口无凭,温磊肯定不会相信我的话。

    自然也不会带着温初玫去做亲子鉴定了。

    这该如何是好呢?

    在我真犯难时,我突然想到一个人。

    她可能对裴丽的过往十分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