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3章 伤纪燕回的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去换衣服。免-费-首-发→【追】【书】【帮】”纪金辞在我屁|股上拍了一掌,我这才回神。

    池娟赶紧过来拉我。

    在包厢里穿衣服时她小声问我,“你真打算跟七爷在一起了……”

    她yù言又止的神态叫我心疼。

    我看出她眼底的担忧。

    抱住她的肩膀我安慰道:“娟姐,你放心,我有分寸。”

    她反手握住我,长长地叹息一声,“我只想叫你找个平凡的男人。”

    我也想找个普通男人,过上平静而又祥和的生活。

    但我现在的处境,每天都有不同的麻烦找上门,平凡的男人根本招架不了。

    至于七爷,我可不会以为他是闲的没事才来给我出气。

    他找上我,自然有他的道理。

    我且慢慢等着吧,总能发现他的狐狸尾巴。

    为了生活,为了池娟,我当上一回表子又何妨。

    从包厢出来,我看到坐在候客厅的七爷。

    他翘着二郎腿,姿态优雅矜贵。

    说起矜贵,纪燕回也是这种人。

    但纪燕回的矜贵是骨子里散发的凌厉衬托出来的,再加上他身居高位,但凡是个人都知道他身份贵重。

    可纪金辞不一样。

    他的矜贵是斗转的岁月沉淀下来的,那些风霜雨雪都没落在他脸上,全都刻在他心里,从而雕刻出他今时今日的气势。

    说起来,仔细品来,他比纪燕回更加迷|人。

    池娟撞了撞我,我才回神。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纪金辞面前了。

    他似乎对我说了什么,我却没听见,只看到他眉眼温润地跟我微笑。

    “七爷说了什么?”我茫然地问。

    池娟道:“七爷说要请你吃顿午饭。”

    说到吃饭我顿时脸红透了,这个梗,池娟不晓得,我却清楚的很。

    “小白月不舒服吗?”纪金辞明明看出我的囧相,却还笑着逗我。

    “娟姐,你先回去。”我赶紧把池娟打发走,因为我有预感,纪金辞可能会说些叫人更加面红耳赤的话。

    池娟在这,我会尴尬。

    果不其然,池娟刚离开,纪金辞就把我扯进怀里,叫我坐他大|腿上,一只手扣住我的腰,另只手亲昵地把弄我的头发。

    “小白月,我今天又帮了你,你要怎么感谢我?”

    他醇厚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名状的喑哑,温热的带着薄荷的气息喷在我露出的脖颈上。

    我莫名地颤了颤。

    身子一僵,准备从他怀里逃走,他双手其上,将我静静摁住。

    “小白眼狼,才得到我的好处,这么快就想耍赖?”

    “七爷、我、我请你吃顿饭吧。”说不怕是假的,我的声音都在抖。

    咽了口唾沫我继续道:“你想吃什么都可以,随便点。”

    他炙热宽厚的手掌从我腰间挪到我的后背,继而是屁|股。

    “我想吃你,行吗?”他的声音越发低沉暧|昧。

    浓烈的男xìng气息将我包围,刹那间我身上渗出冷汗。

    这是在玩火。

    我不敢也不能拒绝。

    倒不如跟他周旋一二。

    我转过身去勾住他的脖子,呵气如兰道:

    “七爷这么看的起我,那娶我好不好?

    我这辈子就跟过一个男人。

    身子比很多女人都干净。”

    “有多干净,叫我看看。”

    七爷笑着,另只手准备往我衣领里面探。

    像他这把岁数,再洁身自好也玩过几个女人。

    他懂的如何讨好女人,也知道在什么时候对女人下手。

    再加上财貌具备,往他身上扑的女人多不胜数。

    所以,在女人身上,他格外的大胆,也特别的自信。

    我一把摁住他的手,迅速从他怀里抽离。

    扭着纤细的腰肢,我笑的婉转妩媚:“还是留到洞房那晚吧。”

    我笃定,他找上我,不过是想利用我,怎么会跟我领证结婚呢。

    我这样说,不过是bī他扯下虚伪的面具,跟我正儿八经的谈判。

    可他又笑了,眉眼一弯,好看的像是深秋的月亮,柔和又朦胧,诱的人心跳加速。

    “好。”他站起身,挺拔的身影将我包裹,单手搂着我的脊背,“咱们先吃饭。”

    这个人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跟他比起来我就像个涉世未深的傻|bī。

    主动权始终掌握在他手里。

    他一时不跟我摊牌,我这心就高悬一时。

    出了美容院,我这才想起一件要事。

    对他道:“七爷,谢谢你刚才给我出气,但这家美容院我不能要。

    你送我门店,我已经感恩戴德了。”

    他脸色倏地一变,笑意dàng然无存。

    “我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来的道理。

    你若真感谢我,那就以身相许吧。”

    得,来来回回我又把自己绕了进来。

    就近找了家餐厅,我们一起吃了顿便饭。

    饭桌上他话很少,吃相优雅,且只吃素,这顿饭吃的不算闹心。

    吃完午饭,他送我回夜色。

    快到夜色门口时,他问我,“你跟韩恪熟吗?”

    好端端的,他突然问我这个作什么。

    心中警铃大作,我下意识地摇头,“不熟。”

    他勾唇笑了,表情从容,我看不出其他什么情绪。

    但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简单,又怕他继续问我,所以车子刚一停稳我就下去了。

    刚进夜色大门,赵萍跟达子焦急地和我汇报美容院的事。

    我把他们挡在门外,焦急说道:“给我五分钟。五分钟后你们进来。”

    一进办公室我就打给韩恪。

    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在我准备挂电话时,谢天谢地他接通了。

    “宝宝怎么了?那姓林的我这两天就能给你放……”

    我激动打断他的话,“韩恪你认识纪金辞吗?”

    那头顿了两秒才再次出声,“好端端的,问他做什么?”

    “你实话告诉我,你跟他是不是有过节?

    你最近在忙什么,危不危险?

    身边的人都可靠吗?”

    我像机关qiāng似的,问了一大串。

    那边很快传来韩恪欢悦的笑声。

    “傻丫头,你在担心什么啊,我最近挺好的,就是工作有点忙所以没有及时联系你,你别担心。”

    我总觉得他有事隐瞒我,还想多问几句,他匆匆说道:“宝宝我还有事不跟你多说了,过段时间我回国看你。”

    几乎掐着尾音,他把电话挂了。

    这事太蹊跷。

    我继续拨打过去,手机竟然不在服务区。

    这个韩恪!

    现在知道他近况的人也就纪燕回了,我记得没错的话,韩恪还在帮纪燕回做事。

    至于做什么,我并不知道。

    但我跟纪燕回闹崩了,不可能主动打电话问他。

    真愁人。

    可我不能把这些消极烦躁的情绪表露出来,在赵萍跟达子进来和我商量美容院的事宜时,我还要表现出十分镇定又耐心的样子。

    不过必须夸奖他们两句。

    他们的办事效率很快。

    美容院的设计跟装修,几乎三天内搞定。

    人事招聘也顺利结束。

    所需货物两天后抵达申城。

    他们还找了个周易大师起了个跟我们八字相符的名字,叫流金岁月。

    又找人择了个良辰吉日。

    五天后美容院开张。

    这一切来得都很急,但急而不乱,有条不紊。

    很符合赵萍的做事风格,我特地把她提拔为流金岁月的经理,美容院以后就靠她了。

    达子继续留在夜色帮忙。

    接下里的几天我们一直忙着开业大酬宾,到处宣传我们的店。

    策划里不是没提过,请几个流量小花过来站台、唱唱跳跳之类的。

    但是我缺钱啊。

    心想着有这个钱倒不如把优惠活动做扎实点。

    可我没想到的是,开业那天中午,真的来了三个当红女星。

    她们正好深受老中青三代人的喜欢。

    我接到这个消息时,正在跟几位老板周旋,红酒喝了一杯又一杯。

    所以当赵萍说某某明星来了,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匆匆跑出去一看,发现真是她们。

    她们倒是大气,站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恭祝流金岁月生意兴隆。

    然后一人分别唱了三首歌。

    引得路人纷纷围观,就连背后高档小区里的住户都出来凑热闹。

    “白月你行啊,悄咪|咪地给咱们一个惊喜。”赵萍今天画了个淡妆,开心地搂着我的手臂感慨,“还是你有本事啊。”

    我一脸懵bī,妈的这些明星不会是来诈钱的吧?

    一会儿表演完了,我一毛钱拿不出来那就丢人了。

    但她们是明星啊,诈谁不好跑来诈我。

    想到这我心里平和一点,耐心地等待金主出现。

    在这个过程中,我幻想出一个男人的脸。

    或许是他,也说不定。

    当纪金辞出现时,我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原来,不是他。

    敛住自己的情绪,我欢喜地迎了上去。

    纪金辞今天穿的很随意,白色高领毛衣上套了件烟灰色的大衣。

    显得既时尚又帅气。

    说他四十二岁,谁信呢。

    “七爷费心了,帮我请来明星助阵。”我主动挽住他的手臂把他往里面请。

    他在我耳边低声道:“你是我的女人,我给你cāo心那是应该的。”

    猝不及防的,被“你是我女人”五个字chā了一刀。

    这是多么的讽刺啊。

    但我还不能拒绝。

    笑的更加谄媚,“谢谢七爷。”

    刚才还想占我便宜的几个老板,见我挽着七爷进来了,都纷纷迎了上来跟七爷打招呼,那狗腿模样别提了。

    背后有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那几个老板再次跟我说话时格外尊敬,我灌了三杯红酒都没谈下来的生意,只消纪金辞一个眼神,他们便纷纷答应。

    这种不费一兵一卒轻易而来的成功,渐渐的吞噬我的心智。

    这一刹我竟然生出,就这么永远仰仗纪金辞的想法。

    我们只谈利,不谈爱。

    xìng,我可以给他。

    他给我钱跟名分就是了。

    这两样恰好是我最缺的东西。

    “白月,你给我滚出来!”就在我思绪动摇时,我突然听到温磊的声音。

    刚转身就看到温磊气势雄浑地从外面冲了进来。

    他见我依在纪金辞怀里,也不晓得是被邪火冲散了理智,还是以为自己仰仗了纪燕回就不怕纪金辞了。

    他一把将我从纪金辞怀里扯了出来。

    并且把我往角落拽去。

    我叫他放手,他扯我的力道更大。

    “你要不要脸了,跟了纪燕回又跟他叔叔。

    你脑子清醒点,纪燕回比纪金辞有钱多了,你要勾|引的男人是纪燕回!”

    他疯了吗,跑过来给我说这些?

    “我若把纪燕回牢牢地勾在手里,你大女儿怎么办?岂不是要气死?”甩开他的手,我冷笑。

    温磊一脸凶悍地啧了一声,仿佛我是冥顽不灵的臭石头似的。

    他再次扯住我的胳膊,厉声道:

    “什么怎么办,你俩就是一体的,都是我温家人。

    你们的责任就是给我看紧纪燕回手里的钱,不要被别人骗了去。

    你姐姐比起强多了,一点都不在意这些,你有什么资格不满意?”

    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些话的。

    为了钱,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都不怕别人耻笑吗?

    还没来得及怼他,他又道:

    “你别跟纪燕回闹了,受精卵已经培植成功,就等你孕育了,那孩子必须是我温家人生出来的!”

    “啪!”我一掌甩在他脸上,打得自己指尖都麻的。

    在他身上,我似乎看不到无耻的尽头。

    他怎么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叫我回去代孕的。

    “你敢打我!”温磊的巴掌扬了起来,还没落下就被黑勇控制住。

    黑勇的本事那晚他见识过,所以他很怕黑勇,顿时蔫了。

    但他还是伸长脖子,尽量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道:“是纪燕回叫我来找你的,你难道要伤他的心吗?”

    哈哈。

    伤纪燕回的心?

    纪燕回还有心吗?

    若他有心,他又怎么会叫我替他跟温初玫代孕!

    “滚!”再也没有什么字能简短地表达我的愤怒了。

    黑勇很配合,提着温磊的衣领把他丢了出去。

    温磊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想丢了脸,倒也没死缠烂打,带着下属很快离开。

    他走后,我的好心情也消失了。

    脑子里全是那句,叫我孕育受精卵的话。

    纪燕回为什么执意要我孕育他跟温初玫的孩子。

    难道怕我对他的孩子不利吗?

    他还真是高估我的能力跟精力了。

    同时,心口狠狠的抽疼几下。

    在他眼里我竟是这般不堪的女人。

    我的爱终究是错付了。

    “温磊跟你说了什么?”纪金辞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我脑袋一热,挽住他的手臂,疲惫道:“七爷,要不我们什么时候领证吧。”

    他似乎没想到我突然说这话,身子微微一怔。

    不过一瞬,他又笑道:“好啊,什么时候,你来定。”

    “越快越好。”我竟然有些迫不及待。

    似乎只要把自己嫁出去,我就能彻底遗忘纪燕回,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

    这段感情,把我折磨的快死了。

    我想给自己一个jiāo代,想亲手结束这段虐缘。

    “嗯,我去准备一下。”纪金辞也没含糊,他认真又温润的语气,令我慌乱的心无端地踏实下来。

    只是我没想到他的速度这样快。

    流金岁月开张后的第三天,他组织了一个家庭宴会。

    名义上是一家人聚一聚,实则向大家宣布我跟他的关系。

    他准备新年前跟我订婚。

    在座的都是纪氏家族的人。

    这些陌生的、我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女,一时间都涌来朝我祝贺。

    他们有的叫我七嫂有的喊我七婶,一个个表现出亲切又熟稔的姿态。

    越过他们,我看到餐桌另一头面无表情饮酒的纪燕回。

    他大口大口地灌着红酒。

    我心口一紧,他酒精过敏哪能这样喝。

    但下一刻,他手里的酒杯被温初玫抢走了。

    温初玫递给他一碗汤。

    他笑着接过汤,在温初玫细腻的目光中将汤一饮而尽。

    这样挺好的不是吗。

    我有自己的归宿,他又心疼自己的女人。

    众人祝贺完我,又朝纪金辞敬酒。

    我不晓得纪金辞酒量如何,只看到他喝了一杯又一杯。

    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个懂得保养的男人。

    没想到在喝酒上他如此不节制。

    没几下他就出现醉意。

    既然都要跟他结婚了,我自然要照顾好他,挡着纪家人敬来的酒,叫黑勇在酒店开间房,扶纪金辞上去休息一下。

    “七婶。”在我们正准备离开时,温初玫叫住了我。

    态度还算恭敬。

    我冷睨她一眼,问:“什么事?”

    她端来两杯果汁,“我做晚辈的,还没祝贺你跟七叔,来咱们喝一个。”

    她送来的东西,我嫌命长才去喝。

    但众目睽睽之下,我又不好拒绝。

    这些人或许早已耳闻我跟纪燕回的关系,一个个虽然脸上笑嘻嘻,一口一个七嫂、七嫂的叫。

    谁知道心里多么渴望看到我跟温初玫互撕的场面。

    想了想,我迅速抢走温初玫面前的那杯,仰头一喝,还喝得干干净净,然后说:“到你了。”

    温初玫看了眼手里原本递给我的果汁。

    表情还算正常。

    但我了解她,她一贯会做戏,哪怕是杯敌敌畏,这个时候她也会面不改色地灌下去。

    果然,她在大家的注视下豪爽地把果汁喝完,还说了句冠冕堂皇的话。

    “祝七婶跟七叔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我淡淡一笑,对她道:“侄媳fù的祝福我收到了,现在我要扶你七叔回去睡觉。咱们以后有机会在聊。”

    说完,我搀扶着面色潮红身软如泥的纪金辞离开包间。

    出门的一刹,我跟纪燕回的眼神对上。

    他幽深的双眸像大海一样无边无际。

    纤长浓密的睫毛半掩着,将他眼里复杂的情绪诡秘化。

    再配上他清瘦的身姿跟白皙的侧颜,我简直挪不开眼。

    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他永远都最耀眼的那一刻星辰。

    偏偏我对他没有丁点免疫。

    只是看了一眼,我的魂都没快了。

    若不是纪金辞不舒服的闷哼一声,我的七魂六魄怕是都要被纪燕回吸去。

    这个祸害。

    我狠狠拧了自己大|腿一把,这才搀扶纪金辞进了电梯。

    黑勇开了间豪华大床房,这里明显没我睡的地方。

    我帮纪金辞洗了把脸,又给他泡了杯茶,便准备告辞。

    黑勇却拦住我的去路,不满地问:“你不陪七爷?”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纪金辞的诡计,他想今晚睡了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