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0章 我可能怀不上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我毫无畏惧地迎上她的目光。「^追^书^帮^首~发」

    不过是个厚颜无耻的坏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再说了,我不信她没见过我的照片。

    依照温初玫的狠劲,她估计都想拿我的照片去打小人了。

    我大方回应,“对,我是白月,池娟的女儿。”

    不愧是老江湖,她一点不自然的情绪都没有,反而爽快的笑了笑。

    饱|满的苹果肌僵硬无比,哪有池娟的表情自然。

    “我听温磊说了,你也是他的女儿。

    没想到温磊这样好的福气,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

    既然也是温家的女儿,就回来住吧。”

    突然主动示好,势必有妖。

    我冷笑一声,“不必了,我不想打扰你们三口之家。”

    强烈的预感告诉我,裴丽是个比温初玫还要厉害的人物。

    我不想在这毁了心情,我还要留着好心情跟大老板们谈生意呢。

    转身yù在,温磊却拉住了我,“白月,你别这么倔强,回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就连他都对我客气起来。

    这一家安的是什么心?

    我挣了挣,没有挣开他的手。

    众目睽睽之下拉拉扯扯对我名声不好,我叫他松手。

    温磊块头大,力气足,他不但不松手,还想把我往角落里拉。

    “我有话跟你说。”

    “你给我滚开。”我忍不住bào粗。

    他也不知怎么了,就想把我往角落里带。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

    情急之下,抬腿踹了他一脚,就往人群中央跑去。

    我跑的有点急,跌跌撞撞的,就像个疯婆子,登时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在我意识到这些时已经来不及了。

    人群中的男女开始jiāo头接耳,声音虽然压得低,但足以令我听见。

    “这女人好面熟啊,我仿佛在哪见过?”

    “我也觉得她面熟……对了,你们看她是不是当初在兰舟跳艳舞的那个女人?”

    糟糕,我的老底被人挖出来了!

    我赶紧捂住脸,对他们道:“麻烦借过一下。”

    耳边是他们越发大胆的猜度声。

    “这女人当初在兰舟跳舞时极其高傲,谁的面子都不给。

    今天能出入这样的场合,肯定是被人bāo yǎng了。

    我倒想看看是谁bāo yǎng了他。”

    “李老板,你还惦记人家呢?

    是不是之前被她打过脸?”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周围的男人不管认不认识我,都想围上来看我两眼。

    这场晚宴声势浩大,来的老板虽然都是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这几个时常出入兰舟,都不是什么好鸟。

    再加上我们所在的位置远离权贵中央,这些人说话自然就没个把门。

    行为上更加荒诞。

    他们把我围在中央,一个个都伸出咸猪手,想在我身上揩油。

    我急的团团转,而把我bī入困境的温磊,在看到我被一群臭男人欺负时,竟然假装没看见,带着面露讥笑的裴丽走远了。

    纵然我对温磊不抱任何希望,但看到他这个鬼样子,心头火窜的又快又猛。

    好歹,我是他的女儿。

    若不是他疯了一样拉扯我,我又怎么会慌不择路地撞到这几个男人。

    我稍微提起拽地长裙,以便自己行动更加利索,压住内心的愤懑,尽量客气地说:

    “各位老板,你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请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其中一个瘦高的男人见我露出囧样,他笑的更加猥琐得意。

    “你也知道我们有头有脸啊,当初在兰舟给我们吃闭门羹的时候怎么不想到这一点呢。”

    说话间,他伸手在我屁|股上拧了一把。

    为了躲他,我慌忙后退,没想到把脚扭了。

    身子不受控地朝后面倒去。

    不巧的倒入一个胖男人怀里。

    “呦,小舞女看上我了,迫不及待地给我投怀送抱呢。”

    他话音刚落,周围便是一阵哄笑。

    引得别处投来探究的目光。

    我别提多尴尬了。

    “都给我让开!”我忍着脚上的痛,从男人怀里挣了出来,假装气场很强的说:“我是枭爷的人,你们是什么东西敢调|戏我!”

    在蹦出枭爷二字前,我不是没有想过七爷。

    但是,七爷太过神秘,大家不一定听说过他。

    纵然听说过,大家也不相信我是他的人。

    并且,潜意识里,我觉得若纪燕回在场,他一定会救我。

    说不定会把眼前的几个臭男人宰了。

    我也不知哪来的自信。

    可惜啊,残忍的现实总是给我一个又一个巴掌。

    我话音刚落,就听到高瘦的男人惊慌的叫了声枭爷。

    转过头去,我看到纪燕回揽着温初玫朝我们这边走来。

    他穿了身白色西装,新作了个精神的头发,把精致的五官完全彰显出来。

    帅的迷|人,且具攻击xìng。

    周围诸人见他来了,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他像是没看到我一样,客套地跟我身边几个男人han暄。

    瘦高的男人赶紧拍马屁,“枭爷跟纪太太郎才女貌情比金坚,真叫我们羡慕。”

    听到这话我也不知怎么了,只觉得脸蛋滚烫无比。

    没来得及缓口气,就听到温初玫温婉羞涩的声音,“李老板真会打趣人。”

    说这话时,她还娇羞地往纪燕回怀里靠了靠。

    纪燕回生怕她被人多看两眼就少了ròu,赶紧将她捂在怀里。

    这一幕,还真是刺眼啊。

    我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抓了一把。

    趁他们说话,我准备离开。

    那胖子突然抓住我的手腕,笑的极其猥琐的问纪燕回,

    “枭爷,这女的我瞧着面熟,是兰舟曾红极一时的舞娘白月吗?”

    他这是试探纪燕回的话,想从侧面应证我跟纪燕回的关系。

    这几个男人都是兰舟的常客,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满肚子坏水。

    或许当初还被我拒绝过。

    所以他们一旦逮住机会就会收拾我。

    我永远忘不掉兰舟白金包厢里,那些被人轮死的女孩。

    她们死相凄惨又羞耻,最终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我若落在这几人手里,下场怕是好不到哪儿去。

    我满以为纪燕回再跟我置气,也不会不关心我的清白跟死活。

    毕竟我曾是他的女人。

    他的占有yù又那么强烈。

    谁知他看都没看我一眼,对那胖子道:

    “我不认识她,许是哪位老板带来的女伴吧。”

    这话像是一记重拳,狠狠砸在我的脸上。

    彻底毁掉我最后的脸面。

    就连我仅存的眷恋都被他打碎了。

    我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在我感觉到眼泪掉下来的一刹时,我微微抬起下巴,把那些低廉的水珠子bī了回去。

    一遍又一遍地默声告诉自己。

    “我不爱他了,我不爱他了。”

    身侧的胖子顿时得意起来,露出男人们都懂的笑容。

    “既然枭爷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

    这小娘们柔|软的身子勾了我大半年。

    我做梦都想弄她。”

    这话极其下流,把我曾经的职业,为了贾明报仇而伪装的职业,轻而易举地抬到众人面前。

    我似乎听到温初玫鄙夷的嗤笑。

    甚至周围的男男女女都转过来看我。

    他们都在鄙夷我,哪怕我现在穿的再光鲜亮丽,他们都瞧不起我。

    我不敢抬头,就连求生本能都忘了。

    任由胖男人拽着。

    就像认命了一样。

    突然,胖男人哎呦一声,他以最狼狈的姿态半跪在众人面前。

    我惊了一跳,还没回神,整个人就落入一个带着凉意的怀抱。

    萦绕我的是笔墨的气息,又似淡雅香水的味道。

    “丢出去。”

    七爷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黑勇得令,单手一扣,把半跪在地的胖子扯了出去。

    胖子显然是认识七爷的。

    他惊愕的瞪大了双眼,正yù张嘴求饶。

    黑勇手疾眼快,右手一伸一缩的功夫,胖子的舌|头就被他硬生生扯了出来。

    这得多强的bào发力跟速度……

    我简直不敢想象。

    周围的人都被黑勇的身手惊呆了。

    胆小的女人发出惊恐的尖叫。

    但她们的叫声还没从嗓子里跑出来,长大的嘴就被自己的男人捂住。

    他们都很怕七爷。

    胖男人的嘴被黑勇按住,鲜血从他指缝中涌了出来。

    胖男人发不出丁点声音,脸色瞬间涨红,眼睛瞪得硕大,眼球像是要bàozhà了一样,白眼仁上布满血丝。

    他应该是被自己的血呛住了。

    这种滋味,生不如死。

    黑勇面无表情地把胖男人拖了出去。

    姿势还很优雅。

    光看背影,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搀扶自己喝醉的伙伴出去透气。呢

    刚才起哄的瘦高男人顿时痿了,不顾周围都是生意上的伙伴,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求饶。

    “七爷,我真不知道这娘……白月是你的人。

    我只是跟她开玩笑,并没过激的举动。

    还请七爷扰我一命。”

    之前我只是猜测七爷的能耐不在纪燕回之下。

    现在才知道,他是如此厉害。

    七爷搂着我,他没理会面前的瘦高男人,而是看向纪燕回。

    “燕回,这人跟我没有生意往来,他得罪了白月,我不会放过他。

    但我听说他跟兰舟有业务jiāo往。

    这个人,你说怎么处理?”

    真不愧是七爷,当即把问题丢给了纪燕回。

    他的用心,可谓精妙又险恶。

    若纪燕回处理面前的男人,势必叫大家觉得,他连自己的合作伙伴都护不周全,名声大打折扣。

    若他放过这个男人,那么势必叫我难过。

    可惜啊,纪燕回压根不爱我,他又怎么会在意我的心情。

    比起我,他或许更在乎自己跟七叔的面子工程。

    所以他笑了笑,客气说道:

    “既然他们得罪了我未来七婶,做侄子的,当然要为七婶出口气了。

    这个人任由七叔处置。”

    他一口一个七婶,叫的还挺顺溜。

    我麻木的看着他。

    一点情面都不给他。

    “枭爷,你记住了,我是你七婶。

    以后请你不要说我是别人的女伴。

    这样对你七叔以及我都极不尊重。”

    纪燕回极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低笑一声,“谨遵七婶教诲,我记住了。”

    眼前的男人眸若星子眉若远山,帅气的一塌糊涂。

    前几日他还把我压|在身下,忘情地结合。

    他细细亲|吻我的眉眼,吸走我的泪水,动情抚|摸我的肌肤。

    没想到才几日,他亲口唤我一声七婶。

    这个该死的男人。

    他的心怎么这样狠。

    在他处理跟温初玫的感情时,我就该知道,他是个冷漠无情的男人。

    可我偏偏自欺欺人,以为在他眼里我是不一样的。

    或许,我是真的不一样。

    X紧活好。

    每次为了伺候好他,我百分百投入,最大限度的开发自己的柔韧度跟极限。

    爽的他面目狰狞。

    他对我,只走了肾。

    从未走心。

    “七爷,我不舒服,能送我回去吗?”

    纪金辞听了我话,直接将我打横抱起,对我道:“好。”

    他的话不多,但醇厚的声音总能叫人踏实。

    众目睽睽之下,他毫不避讳地抱着我离开。

    这给了我极大的脸面。

    挽救我刚才丢的一塌糊涂的尊严。

    一场彰显纪燕回领导能力及特殊权威的晚会,就这样被七爷抢了风头。

    出了酒店,纪金辞把我塞进一辆车里。

    我赶紧换了一副表情。

    变得恭敬而疏离。

    “七爷,今晚谢谢你。

    走到前面你把我放下,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他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抬手间,钻石袖扣异样耀眼,哪怕车里灯光昏暗,都抵挡不了这股光华。

    他还真是个生活精致的男人。

    “才承了我的情,就急着跟我划清界限。

    这样的女孩,太狡猾。”

    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满,我也不想跟他兜圈子,既婉转又直白地说:

    “七爷,纪家的事我多少知道点。

    你们纪家,水深且复杂。

    我谢谢你看在池娟的面子上帮我。

    但是你若有其他心思的话,估计就算错了。

    我在纪燕回眼里就是路人甲。

    我的死活他压根不在乎。

    所以想用我威胁纪燕回,那就大错特错。”

    “呵呵。”他笑了,声音很轻,没有讥讽的意思,却叫人心里发毛。

    “小狐狸,你就这么不自信?

    我接近你,就一定不怀好意吗?

    我就不能春心dàng漾,想跟你喜结连理?”

    跟他说话确实是件费神的事,他是个太极高手。

    可我必须承认,长相儒雅举止斯文的他,撩起人来,很要命。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假话,但我还是没用的红了脸。

    好半天才嗫喏道:“七爷,我不喜欢大叔。”

    没办法,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拒绝他了。

    他微微一怔,紧致的脸皮上全是愕然。

    似乎没想到自己被人以这种方式拒绝。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纪金辞多大,他看上去很年轻,又会装扮自己,男明星都没他好看。

    “走吧。”他没再跟我说话,而是叮嘱司机,“走到前面路口把他放下。”

    车子发动,六七分钟后遇到第一个路口。

    司机把我放下。

    我下车时,他对我道:“白月,你迟早还会再来求我的。”

    他语气笃定,像是已经算到我有什么劫难似的。

    我眯眼审视他。

    他却笑着关上车门。

    那胜券在握的表情弄得我七上八下的。

    我想追上去问个明白,他的车子已经走远了。

    回到家,我洗了个澡睡觉。

    倒在床上,脑子里一下回想起那天纪燕回在这里弄我的情形。

    他是那么的忘情,是那么的舒畅。

    可他为什么转身就不要我了?

    黑暗的夜,我把自己埋在被窝,无声地痛哭。

    恨纪燕回不爱我。

    更恨自己忘不掉他。

    感情这东西,真不是人心能控制的。

    第二天我洗了把脸就去夜色上班。

    没有化妆的我,气色不是很好,脸色苍白。

    池娟叫我休息一天。

    我不想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就会胡思乱想。

    来到夜色,刚进一楼大厅,赵萍就从一间会客室跑了出来。

    “白月我正准备找你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快,跟我进去看看,里面来了个男人,他说他是你爸。”

    赵萍十分激动,她或许以为我爸找上门是件大喜事,以后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以池娟寡淡的xìng格,应该不会把自己的过往告诉她。

    我叫她冷静,然后独自进去了。

    温磊既然能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嫌丢脸,所以没叫赵萍跟进来。

    果然被我猜中了。

    温磊见我进来,立即装出一副父女情深的样子。

    “白月啊,我听说你跟纪燕回闹矛盾。

    你这是何苦呢,纪燕回手握金山银山,你只要讨好他,别说一家夜色,十家夜色他都给的你。

    你看你,现在一个人撑起一家会所,肯定十分辛苦。

    你都瘦了。”

    我被他的话恶心到,推开他,走到沙发处坐下。

    “温总一大早的过来,难道就是为了撺掇小女儿抢大女儿的丈夫?”

    我的话语里尽是讽刺跟鄙夷。

    温磊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反而露出一副假意的关怀姿态。

    “哎呀,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我是真的为你考虑。

    纪燕回那么有钱,你不握紧点,他的钱财万一被别人骗去了怎么办?

    依我看呐,纪燕回对你不是没有感情。

    男人嘛,事业心强,不可能时刻围着女人转,你要多为他考虑一二。”

    我真怀疑温磊鬼上身了,跑过来跟我说这些神经病一样的话。

    我要是把这些话录给温初玫,不晓得她会不会气zhà。

    “我没工夫跟你兜圈子,有话直说!”

    温磊见我态度不佳,也没心情跟我拐弯抹角。

    他轻咳一声,露出一副长者的威严姿态,沉声道:

    “给纪燕回生个孩子。

    生个属于纪家跟温家的孩子。”

    我就知道他找我不安好心。

    他还惦记着纪温两家的合作。

    难道现在温初玫都支撑不起温家在纪燕回心中的地位?

    或许是温磊太过贪心,他想要的更多。

    但他没什么真才实学跟强悍手段,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骗取财富。

    正如当年他们骗池娟父母遗产那样。

    说起来,温家的一切都池娟的。

    这些东西,我迟早要帮池娟讨回来。

    我还得稳住他,方便日后算计他。

    于是我委婉拒绝道:

    “医生说我身体不好。

    我可能怀不上孩子。”

    温磊似乎就在等我这句话,他亢奋说道:

    “没事啊,咱们做个试管婴儿,照样聪明可爱。”

    我立即觉察到yīn谋的味道。

    冷眼看他,问:“你到底想搞什么花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