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9章 各自安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池娟略显震惊,缓了缓,拧着眉头道:

    “七爷带你去纪氏祖宅,无非是告诉纪燕回,他就是夜色背后的老板。★首发追书帮★

    言下之意就是告诫纪燕回,不要为难我,赶紧放了我。”

    我还是有点不大明白,追问:

    “既然他这么轻松地承认自己是夜色老板,可见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你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告诉纪燕回呢?

    我昨晚担心的不得了,纪燕回的手段我比谁都清楚。”

    池娟摇了摇头,“你还是太年轻。

    我能走到今天全靠七爷,当年救我出火场的人也是七爷。

    我是他的人,自然要为他效忠。

    他的秘密再小,我们做下属的都必须守口如瓶。

    否则就视作叛变。

    七爷对待叛徒的手段向来不会仁慈。

    他能亲自出面救我,可见我在他眼里还是有些价值的。

    有价值才有存活的意义。

    至于他跟纪燕回是不是有过节,我就不清楚了。

    我只知道,七爷在十二年前就离开申城,那时候,正是纪燕回跟纪西楼斗的最凶的时候。

    若七爷对那个位置感兴趣,他当时就会留下来。”

    池娟说的挺有道理,我却越听越糊涂。

    今天发生的一切,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诡异。

    而她始终不解释七爷为什么要我冒出他的女朋友,这种问题我也不好意思追问不休,只能作罢。

    许是太累了,我靠在池娟怀里很快睡着。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池娟打电话的声音。

    她似乎叫了一声七爷,然后说了堆客套话。

    接着我听到她紧张又卑微的乞求声。

    “七爷,白月是无辜的,请你不要把她扯进来。”

    她在说什么?

    我好想睁开眼问个明白,但眼皮重的根本撑不开。

    等我醒来时我已经回到酒店,睡在自己的床上,只是受伤的手还在疼。

    脑子里一下闪出昨晚纪燕回对我的态度,我真想给他一拳。

    正想着,门铃响了。

    我以为是送早点的,来不及洗脸,就穿了件睡裙出去开门。

    哪知门开后,我才发现外面站着的正是纪燕回。

    他一身黑衣黑裤,西装熨帖,西裤修长,脚上的黑色皮鞋锃亮。

    精致的脸蛋在黑衣的衬托下越发白皙。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不去当鸭子真是可惜了。

    我冷笑一声,用力关门,想把他拦在外面。

    “哐!”他一掌撑在门上,力气很大,差点把我弹倒在地。

    “我有话跟你说。”他强势地挤进来,自顾自地把我搂进怀里抱进了我睡的房间。

    “你来过这里?”被他丢在床上的一刹,我惊觉他竟然知道我睡在哪间屋。

    他一边脱外套一边往我身上压,面无表情道:

    “申城大半的酒店都是我的,我怎么不知道你睡哪。”

    说完这话,他冰冷的唇压|在我身上,我的睡裙宽大,领口更是开阔,一大片白嫩的ròu露在外面。

    意识到他想对我做什么,我赶忙按住领口。

    另只手就去推他。

    他才不管我的推搡跟拒绝,把我压得死死的,膝盖一顶便分开我紧合的双|腿。

    修长的手指带着凉意,在我赤果的肌肤上走游|走。

    明明他全身冰凉,可触碰在我身上时,就像一团火,顿时将我点着。

    我颤栗着,就连声音都娇媚起来。

    “纪燕回,你、你、走开。”

    他狠狠咬住我的嫩ròu,一边啃咬一边邪魅道:“你舍得吗?”

    “你混蛋!”我伸手掐住他的脖子。

    他浑身都是肌ròu,就连脖颈都不例外。

    我仿佛使出全身的力气,连受伤的手都疼了,却没把他怎么样。

    “别胡闹,你手疼。”他低头看了眼我的手,语气有些心疼。

    简短的几个字,像凶猛的利器,在我心口凿了一个洞,我瞬间热泪横流,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双臂撑在我身子两侧,埋下脑袋一颗颗吸走我脸上的热泪。

    “白月,别跟我闹了好不好?”

    虽然是乞求的话语,但他的意思,好像一切矛盾都是我挑起来的。

    他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仿佛是我亏欠他的。

    我气不过,勾住他的脖子,狠狠咬住他的唇。

    拿出豆豆咬我的狠劲。

    不过两秒,他的唇被我咬破了。

    鲜血像泉涌似的,往我嘴里流,跟我的唾yè纠|缠。

    浓郁的腥味在室内弥漫。

    我又慌了,赶紧松开他。

    他嘴唇烂了好大一块,鲜血一行行掉在我脸上,顺着我的脖子,滑向我的心脏,像是硫酸一样腐蚀着我。

    我不敢看他,捂着脸放声痛哭。

    手背上的伤一跳一跳的疼,但远远比不上心口的疼。

    纪燕回蛮横地扯下我的手,bī我跟他对视。

    “咬伤了我,你哭什么?是不是嫌没把我的ròu咬下来吃进肚子里?”

    他一定要说些诛心的话叫我难过吗?

    我哭得更猛了,泪水从眼眶里涌了出来,落在被褥里。

    “白月。”他擦了把嘴角的血,又亲昵地唤了我一声。

    接着他解下自己的皮带,我顿感不妙,他已经挺进来了。

    大床咯吱响个不停,我的思绪、我的埋怨、我的委屈,全部被他撞散。

    我们很少这样激烈。

    这次事件虽然不长,却凶悍的可怕。

    到后来,我浑身是汗。

    迷离中感到他的跃动,我慌忙推他一把,叫他出去。

    他故意按住我的腰,抵入最深处,浑身的肌ròu都在惨烈抽搐。

    精致的五官都爽到狰狞。

    “怎么,怕怀上我的种?”

    他喘着粗气说着不要脸的话。

    我的身子不受控地在极致的块感中抽搐。

    良久,他从我身上起来,像是抽走我所有的温度,我顿感一阵凉意。

    “离纪金辞远一点。”

    愣了两秒,我才反应过来他嘴里的纪金辞正是七爷。

    大早上的干过来就是为了吃我豆腐,顺带警告我的吗?

    我气得只想抽他。

    深吸一口气压住心底的难过,我装出一副平淡的样子,连衣服都没穿,径直下床找水喝。

    “枭爷,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跟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

    你没权干涉。”

    狠狠灌下一口气,我一边喘息一边道:

    “再说了,没有哪个女人拒绝的了一个优秀男人的求婚。

    他愿意给我身份,给我地位。

    我很感动。”

    正在穿裤子的他,阔步朝我走来,把我抵在墙上。

    他洁白的衬衣布满血污,并且满是褶皱,嘴角还高高肿起。

    可他一点狼狈的样子都没有。

    气场强大的如一头猛兽。

    “你怕是要失望了!”

    多么坚决的语气。

    仿佛认定我没人要一样。

    我狠狠给他一耳光,力道很大,打得我手背上的伤口再次裂开。

    血顺着我的手指掉在地毯上。

    我想,我俩就是相互伤害的最佳代表。

    他本来怒不可遏,但他看到我流血的手后,表情渐渐冷静下来。

    “白月,我给你钱,给你房,给你一切想要的。

    麻烦你给我安生一点。”

    哈哈,在他心里我就是这样肤浅的女人。

    “你给我滚!”

    我愤怒地把他推出去。

    恰巧此时池娟从外面进来,她看到纪燕回衣衫不整地从我屋里出来,微微有些惊愕。

    “你们……”

    纪燕回看了我一眼,对池娟道:

    “该说的,我前天都说了。

    该怎么劝她,你心里明白。”

    “你赶紧滚!”我承认这一刻我很激动,不想多看他一眼。

    池娟走到我身边摁住我受伤的手,又把我揽在怀里,她对纪燕回道:

    “枭爷,你其实从没了解过白月。

    与其相互折磨倒不如彻底分开来的爽快。

    你这样的身份,什么女人没有。

    你放过白月吧。

    各自安好。”

    到头来,最懂我的还是池娟。

    我紧紧搂住池娟,凄惨地唤了声妈。

    她轻轻拍打我的肩膀,以此来安慰我。

    纪燕回没有说话,深深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狼狈的离开了。

    他走后,池娟买来纱布跟碘酒,亲自为我包扎伤口。

    我现在已经冷静下来,我问:“妈,前天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别问了,不是你喜欢听的东西。”池娟点燃一根烟,轻声道。

    许是被纪燕回伤的太狠,我再也不想听到丁点不好的东西。

    便自觉地闭了嘴。

    抽完好几根烟,池娟才道:

    “我这一生如同浮萍一样,虽谈不上过得多差,终究是不幸福的。

    所以我希望你找一个老实的男人。

    他不用大富大贵,也不用英俊潇洒。

    只要给你一个完整平稳的家就好。

    可惜啊,不管枭爷还是七爷,他们都做不到。”

    她所希望的,何尝不是我想要的。

    也只有相同经历的人才有这般相似的感悟。

    我抱着她笑了。

    笑的特别无奈。

    在酒店休养了一天,我继续回夜色上班。

    达子跟赵萍把圣诞节的活动方案策划的很好。

    我们正讨论如何具体实施时,有人过来汇报,林太太找。

    我微微一怔,不晓得林长春的老婆找我做什么。

    赵萍拍了拍xiōng|脯,“我跟你一起去。”

    来到会客厅,我看到林太太焦急地在屋里来回走动。

    见我们进来,她立即扑了过来。

    我以为她要打架,猛地后退。

    赵萍趁机cāo起门口的灭火栓想干架。

    哪知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白老板,我是来求你的。”

    我被她的举动弄懵了,“林太太,你吃错yào了吧?”

    “不不!”林太太再无那日的猖狂样,抱住我的腿,说道:

    “我是真心实意地请你帮忙的。

    我听闻,你是七爷的女人。

    还请你帮我在七爷面前说点好话,叫他放了我家老林吧。

    老林眼见到了退休的年纪,现在可经不住坐牢啊。

    我现在什么都不求,只求他平安无事”

    林长春落马是七爷的功劳,不是纪燕回从中作梗?

    我简直惊呆了。

    我以为整个申城只有纪燕回有这本事。

    没想到七爷也很厉害,他只是深藏不露。

    推开林太太,我低声道:“你找错人了,这事我帮不了你。”

    林太太很是激动,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按住我的手臂,迫切说道:

    “怎么会找错人呢。

    枭爷的老婆亲口告诉我的。

    你们可是一家人啊”

    这事竟然是温初玫撺掇的。

    我真想缝上她的嘴。

    林太太见我迟疑,于是放了一个大招。

    “白老板,我用一个秘密跟你jiāo换。

    只要你救出我家老林,我就告诉你那个秘密。”

    她身上能有什么叫我感兴趣的,我没搭理她,给赵萍使眼色,叫赵萍把她撵出去。

    林太太急了,激动说道:

    “我看出枭爷老婆对你的敌意,你跟枭爷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

    不管你现在跟了谁,枭爷老婆肯定不过放过你,说不定逮住机会就把你往死里整。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温初玫的秘密吗?”

    我冷笑一声,温初玫还能有什么秘密。

    她的事,我几乎都知道。

    “送客。”我对赵萍道。

    “温初玫不是温磊的种!”

    “你说什么?”我揪住林太太的衣襟。

    林太太见引起我的好奇,她松了口气道:

    “温初玫绝对不是温磊的女儿。

    我娘家有个叔叔,很有本事,我十来岁的时候偷看过他的日记。

    里面全是他在国外跟温初玫的妈妈裴丽偷|情的经过。

    里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裴丽怀了他的孩子。”

    仔细回想一下,温初玫确实跟温磊长得不像。

    起初我以为她长得像自己的母亲。

    原来还有这样的真相。

    于我而言,这简直是个惊天秘密。

    我bī迫自己冷静下来,问:

    “你手握这么重要的秘密,怎么不请温初玫出面,帮忙把林局捞出来?”

    林太太笑了笑,眼里有些得意。

    “老林混的是官场。

    我混的是商场。

    虽然都不是什么厉害人物,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还有点的。

    纪家这两年不太平,真假枭爷跟我们外人也没关系。

    但我们都知道纪家内部是怎么样的水深火|热。

    他们的关系怕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凶残。

    我可不认为枭爷的老婆说服的了七爷。”

    她倒是看的通透。

    我笑了笑。

    林太太又道:“我那叔叔早已定居国外。

    但他的日记还在家里。

    只要你把老林放出来,那日记我就给你。”

    我是恨dú了温初玫跟温磊。

    不仅为自己还为池娟。

    我就想看看当温磊知道他精心养大的女儿不是他的种,他会是什么表情。

    我对林太太道:“给我点时间。”

    林太太脾气虽然不好,但却是个xìng格爽快的女人。

    她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说完她就走了。

    赵萍担忧地说:“七爷那人看似平和宽容,实则原则极强,手段也很厉害。我怕他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她说的我不是没有担忧过。

    但我没想过求七爷。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跟他丁点瓜葛都没有。

    没人愿意跟一头笑面虎合作。

    我决定去找韩恪。

    韩恪今非昔比,他能把自己的亲爹摆一道,又把亲爹捞出来,也是有些本事的。

    我打给韩恪,他接通后告诉我他又回了金三|角。

    我把事情大致讲了一遍,问他把林长春弄出来有没有困难。

    他自信满满地说:“没有问题。”

    跟他通话时我看到身边赵萍的脸色不对,又想起林长春对赵萍做的事情。

    又道:“给他点苦头尝尝,再把他放出来。”

    韩恪一向很懂我的心思,他承诺道:“你放心。”

    挂了电话,我不禁感慨,还是韩恪最体贴。

    若我早点遇到他。

    我们的生活或许就不是现在这样。

    可上天哪会给我“如果”的可能。

    圣诞节来临,夜色的活动举办的很成功。

    几乎场场bào满。

    我到处跟申城同阶层的老板套近乎,谈生意。

    想再发展点别的业务。

    这段时间不管是纪燕回还是纪金辞都没找过我。

    元旦那天,纪氏集团举办商务晚会。

    整个申城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往进去钻。

    我也不例外。

    这可是一个接触商业名流的机会。

    但我没有请帖。

    正犯愁呢。

    七爷派他的下属给我送来一份请帖,还送来一套极其华美又不失典雅的礼服。

    我带着激动的心情参加晚宴,心里一直想着怎么谈下几笔大生意。

    来到纪氏旗下的六星酒店,我才发现宴会的主持人不是纪燕回,而是CEO卓凡。

    他的话里时而夹杂着英文,我听得不大懂。

    这就是我跟真正的上流社会的差距。

    我文化太浅了。

    巨大的鸿沟带给我的心理落差十分明显。

    我有些低落。

    就在我寻找商机准备跟我套近乎时,我看到不远处的温磊。

    他身边站着一个中年女人。

    知觉告诉我,那个女人就是裴丽。

    我特别想知道,骗取池娟钱财,又对她打下狠手的裴丽长什么样。

    于是我端着酒杯过去了。

    “你怎么在这?”温磊看到我后异常震惊。

    仔细算算我们有四个多月没见面了。

    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我住院期间,他得知我是他的女儿后,叫我赶紧给纪燕回生个儿子,以此来巩固纪温两家的关系。

    说起来,他对温初玫并没多少父爱。

    这种男人,难怪裴丽会出|轨。

    “我怎么不能在这。”我笑道,目光却定在他身侧的女人身上。

    女人虽然一把年纪,但保养极好,估计美容针没有少打。

    她穿了身缎面深v旗袍,勾勒出完美曲线,尤其是她的xiōng极其壮观。

    她长了双水灵灵的眼,眉宇间跟温初玫有几分相似。

    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但在她眼波流转间传出一股狠辣。

    这点跟温初玫也挺像的。

    我打量她的时候,她也一瞬不瞬地看着我。

    “跟我来。”温磊似乎有点怕裴丽,抓着我的胳膊往别出拉。

    “你就是白月?”温磊还没把我拉走,裴丽就说话了。

    语气中带着几分傲慢跟不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