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7章 吃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潜意识里,我以为是纪燕回。「^追^书^帮^首~发」

    但眼前的人并不是他。

    而是许久未见的孔礼。

    他不善言辞,总是一副庄重严肃模样。

    看到他我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他是韩恪的手下,他能出现在这,说明韩恪也在这附近。

    自此三个月前韩恪受伤入院,我再也没见过他,不晓得他最近怎么样。

    按理说我该联系一下他的。

    但我始终不能释怀他跟纪燕回一起欺骗我这件事。

    我明明是担心他,明明是怕他吃亏。

    所以透露重要消息给他。

    结果,他早已跟纪燕回合作。

    他却不告诉我真相。

    我像个傻子似的被他们玩弄。

    男人间的友谊跟利益,我是看不懂。

    我也不想看懂。

    我只想要一份真爱,一份可以给我安全感的真爱,就这么难吗?

    “这位太太,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孔礼把我扯到身后,面无表情地跟林太太说话。

    林太太纵然身材高大,看上去孔武有力,但在壮硕的男人面前,她还是怕的。

    只是女人都喜欢撒泼,林太太也不例外。

    “你是什么东西!”她尖声大骂,张牙舞爪。

    孔礼面色如常,一手捏住她的肩膀,疼的她立即不敢乱动。

    “我是韩家下属。这位太太我劝你一句,今晚汇聚在此的都是申城名流,你要是想丢脸,我不介意陪你玩一玩。”

    “韩家?”林太太一副吃惊模样,“都说韩将军官复原职,这事是真的吗?”

    听完她的话,我也吃了一惊,韩将军竟然没事了,他是怎么撇清关系的?

    那么复职的他,会不会找韩恪跟纪燕回的麻烦?

    正想的入神,耳旁是孔礼客气的声音,“白小姐,我送你下楼。”

    他肯定有话跟我说,我正准备跟他下楼,身后的温初玫叫了我一声。

    她一脸微笑的朝我走来,瞧那优雅的姿态和亲昵的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她是闺中密友,此刻正迫不及待地说些私密话。

    只有我知道她压低声音的话语里,充斥着怎样的不屑跟威胁。

    “白月,野鸡始终是野鸡,永远都当不了凤凰。

    燕回先前是对你有些意思,你应该知道原因。

    无非是你长得像温初芮,又是她妹妹。

    现在,他把你玩腻了,自然会毫不犹豫的抛弃。

    只有我才配当他的太太。

    我劝你一句,你最好守着韩恪好好过日子,将来说不定还能当上韩太太。

    你若敢继续勾|引燕回,我弄死你的法子数以万计。”

    我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眼底渐渐浮出怜悯的笑意。

    “温初玫,你真可怜。”

    我都放弃纪燕回了,她却还把他当作宝贝。

    她的爱,虽然恶dú,却比我的还要廉价。

    “你最好把他捂紧点,否则过几天他又爱上别人,万一是个有手段的,保不齐要把你这个正房太太干下去。”

    说完这话,我没空欣赏气得浑身直哆嗦的她,跟孔礼一起下楼。

    孔礼径直带我出了晚会现场,从走廊拐入一处环境优雅的咖啡厅。

    韩恪正在里面品茶。

    见我进来了,他主动朝我走来。

    三个多月不见,他又黑了点,人却壮了些,不再似之前那样单薄,看得人担忧。

    只是他削尖的下巴线条更加刚毅,五官也变得锐利。

    举手投足间尽是上位者霸道的气势。

    就像一把闪着han光的锋利刃器。

    叫人望而生畏。

    不知不觉间,他变了,变成了跟纪燕回一样的人。

    谈不上好坏。

    我对他的感激跟依赖,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薄。

    他在我面前站定,低头凝视我。

    就在他跟我对视的一刹,眼里才闪烁着我熟悉的光芒。

    痞气、欢快。

    他伸长手臂将我拥在怀里,下巴在我头顶轻轻蹭来蹭去,像极了当初我们相互依偎的模样。

    “白月,这三个多月你去了哪里?你可知道我的人都快把申城翻个底朝天了。”

    他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嗓音里带着无法抑制地xìngfèn跟激动。

    池娟有心想把我藏起来,谁都找不到我。

    那三个月我忙着接管夜色,自然也没时间抛头露面。

    等他抱够了,我轻轻推开他。

    “韩恪,你曾经是我最信任的人。

    但你跟纪燕回一起骗了我。

    这事我不会怪罪你,但也不会原谅你。

    谢谢你的人帮我解围,以后咱们各自安好互不打扰。”

    说这些话时,我心里一点也不好受。

    我是个念旧的人,亦是个感恩的人。

    我永远忘不掉,在我遇到危险时,韩恪是怎样以死相救的。

    他用自己的xìng命护我,若不是他我早死了。

    按理说,不管他做了什么我都该原谅他。

    但我跟他像是八字相克,只要在一起,准发生不好的事。

    好几次他被我连累的差点丧命。

    我们还是形同陌路的好。

    韩恪十分吃惊,眼里满是惶恐。

    他单手扶住我的手臂,请求道:“我能解释一下吗?”

    看着他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我又狠不下心来。

    他趁机将我摁在椅子上,整个人蹲在我面前,目光跟我平视。

    狭长的眼眸中涌动着伤感又复杂的情绪,语气沉重地说:

    “韩家一直容不下我。

    之前韩将军保险柜的钥匙丢了,韩栋硬要赖在我身上,闯到赌场把我打的半死。

    虽然那次事件有纪燕回的功劳,但我知道即使没有他兴风作浪,韩栋也不会放过我。

    我最不能容忍的是,韩栋把我妈的骨灰喂了狗。

    所以,在纪燕回提出跟我合作时,我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因为我需要强大的外援。

    否则我这辈子都被韩栋踩在脚下。

    你也看到了,后面我跟纪燕回合作过好几次。

    因为你,我们也闹过好几次矛盾。

    你永远都不知道,作为一个骄傲的男人,面对纪燕回的施舍跟挑衅时,我的内心是多么痛苦。

    自尊都被我碾碎了。

    但我想站在权力之巅,想干掉韩栋报仇雪恨。

    我不得不仰仗纪燕回。

    而他也没有叫我失望。

    在他的帮助下,我慢慢得到韩将军的青睐。

    说到底,这世上哪有什么纯粹的父子之情。

    他们生的孩子,不过都是些棋子。

    选取最有用的进行cāo控。

    韩栋有勇无谋,xìng格嚣张,仗着良好的出身给韩将军惹了不少麻烦。

    在他的对比下,韩将军起了叫我认祖归宗的心思。

    可韩栋不愿意。

    他不仅在宗族里说我的坏话,还拿你威胁纪燕回,想换取金三|角的生意。

    纪燕回的手段不用我多说。

    他这辈子最恨别人威胁,所以他跟我一起设计,弄死了韩栋。

    而我,痛恨韩将军的冷漠无情,所以借助韩栋一事,给他了个教训。

    得到这些好处的前提是,我必须对你保密,不能叫你知道我跟纪燕回合作。

    还有,我必须充当纪燕回牵制纪西楼的棋子。

    纪燕回心思诡谲,再加上纪家个个都不是善茬,他觉得我很好用。

    也能放心大胆的用。

    因为,纪西楼曾经威胁过你的生命。

    他知道,我愿意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是说了一大堆深情的话,并且都合情合理。

    但我还是生气。

    人跟人之间最难建立的就是信任。

    最脆弱的也是信任。

    一旦对彼此的信任出现裂痕,关系就很难回到从前。

    韩恪看出我并没原谅他。

    他叹了口气,跟往常一样,在我头顶揉了揉,无奈道:

    “你的手机被纪燕回jiān tīng这事,我是知道的。

    所以我不敢直接告诉你,我跟他合作了。

    想发视频跟你聊天,婉转的提示你。

    哪知你突然切了通话。

    而我也晓得,纪燕回对你不一样,他又怎么会为了这件小事跟你生气。

    但我没想到他竟然吃醋了。”

    说到这,他摇头笑了起来。

    我却懵了,问:“你说纪燕回吃醋了?他吃你的醋?”

    这种幼稚低能的事情,纪燕回可能去做吗?

    我深表怀疑。

    韩恪tiǎn了tiǎn自己的嘴唇,笑的越发无奈。

    “对啊,傻姑娘。你难道不知道纪燕回生那么大的气,是吃我的醋吗?

    他觉得我在你心中比他还重要。

    所以他用烧焦的男人欺骗你。

    无非是想看你心疼着急,从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说起来,也只有在你面前,他才幼稚地像个孩子。

    但没想到半道上你被人挟持了。

    当他得知这件事时,他慌得坐都坐不住。

    赶紧叫我过去救你。

    明明知道我去救你,会增加你对我的好感,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

    因为他在乎你。

    除了我这个‘情敌’他不放心任何人。

    说起来,纪燕回的小手段不少。

    他吃起醋来,就像个不要脸的碧池。

    为了寻求心理安慰,为了bī我忘记你,他特地找了个混血美女当我的床|伴。

    白月,我碰了别的女人。”

    听完这些话,我有点坐不住。

    心里像是有巨浪翻滚。

    我都不晓得该用什么词语形容自己的心情。

    一方面,我遗憾自己从来没有看清纪燕回的心思。

    导致我们的矛盾越来越大,误会越来越深。

    另一方面,我确实无法原谅纪燕回对我做的一切。

    他的虐待、惩罚,时刻浮现在我的脑海,折腾我的心脏。

    更重要的是,他心里藏着其他女人,我永远取代不了。

    我受够了,他开心时就哄我,不开心时就虐我的日子。

    并且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韩恪,谢谢你的故事。”我喝了一口水,站起身准备离开。

    “白月。”韩恪拉住我的手腕,似乎想不明白我的神情为什么这般淡漠。

    但他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问。

    yù言又止的模样挺叫人心疼的。

    我笑着跟他分享道:“我找到池娟了。她是我的母亲。”

    “恭喜。”他也站了起来,在我肩头拍了拍,深情道:

    “宝宝,你永远都是我的宝宝。

    你记住,我准你利用我为你做任何事。”

    我以为这只是一句动人的承诺,男人嘴里的话,怎么好听怎么来。

    除了满足我一闪而过的虚弱跟自豪,再无其他用处。

    我却没想到,这句话,真的有兑现的那一天。

    人的命运,在一开始,就被上天安排好了。

    开局,就已经预示着他的结局。

    这场晚会,除了知道一些扰乱我心神的事情,再无其他收获。

    我蔫蔫地回到酒店,洗澡时不停地回想韩恪说的那席话。

    却忽略了,如此重要的晚会,纪燕回怎么没有参加。

    洗完澡,我想跟池娟说会儿话,看了眼时间不过九点多,她不会睡这么早,于是我敲响她的门。

    好半天都没人回应。

    我推门进去,发现屋里没人。

    她没告诉我晚上要出去啊。

    这有点不符合她的作风。

    我赶紧摸出手机打给她。

    那头却传来纪燕回的声音,“你|妈被我请来了,我有点事想问她。”

    刚刚才恢复的一丝好感,顿时被他这句话打碎。

    我握着手机,激动异常地问:“你想对我妈做什么?”

    电话那头纪燕回的声音清冷中带着讥谑。

    “我只是好奇,你|妈消失的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毕竟是我的丈母娘,我得多加关怀一番。”

    “少废话!”我极其凶悍,也不晓得被他哪个词刺激到了。

    纪燕回的声音渐渐冷厉,“白月,我也不跟你兜圈子。我想知道,在你之前,夜色的老板是谁?”

    下意识的我就想说出“七爷”二字。

    但纪燕回都没从池娟嘴里问出来,那就表示这两个字不能说。

    七爷看似温润儒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个狠角色。

    而纪燕回宿敌无数,或许他跟七爷有什么不愉快。

    我不能叫池娟夹在里面难做,于是我说:“夜色的老板一直都是池娟。”

    “不错,很好。”那边顿了好久,终于传来纪燕回低沉到令人不han而栗的声音。

    他似乎很愤怒,口不择言道:

    “白月,在你心里我怕是连条狗都比不上吧。”

    他的话该说反了吧。

    明明是他把我看得比一条狗都低贱。

    我怒极反笑,呛道:“你知道就好。”

    他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我估计池娟的手机被他摔成碎片。

    盯着空dàngdàng的房间,我顿时坐立难安。

    我不确定纪燕回会看在温初芮的面子上放过池娟。

    这世上,池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见她出事。

    所以我只好打给七爷向他求助。

    又怕这个点他已经睡了,所以等待接通时我异常紧张。

    好在没几下,七爷就接听了电话。

    我试探xìng的问:“七爷,您认识枭爷吗?”

    “枭爷。”他慢慢咀嚼这两个字,腔调里带着意味不明的笑。

    末了,他问:“怎么问这个?”

    见他跟我打太极,我含蓄道:“枭爷请娟姐过去做客了。”

    过了两三秒,他淡淡回道:“我知道了。你早点睡吧。”

    这是几个意思?

    他莫不是跟纪燕回有什么恩怨?

    那他到底救不救娟姐?

    就在我准备追问时,他说了句,“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你要好好表现哦。”

    好好表现?表现什么?

    不晓得他葫芦里卖什么yào,我又不敢多问。

    只好躺在床上等时间流逝。

    第二天醒来时,我稍微打扮了一下。

    穿了身得体的长裙礼服,外面披了件毛呢大衣。

    因为七爷是个清隽儒雅的人,我化了一个淡雅的妆容。

    十点不到他的下属就来了。

    这个男的我见过,就是初次去七爷家时,给我们开门的男人。

    后来听池娟说他叫黑勇。

    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

    一路上他板着一张脸,什么话都不说,弄得我都没勇气问他带我去哪儿。

    车子不疾不徐地朝富人区开去。

    快十一点的时候,在一处偌大的别墅门口停下。

    看那别墅的色泽跟造型,应该有些年成了。

    估计是申城哪家大人物的祖宅。

    车子等待保镖安检时,我才注意到门楣上的字——纪府。

    心里登时咯噔一声。

    七爷怎么带我来到了纪家祖宅?

    他这样安排有什么目的?

    一时间充满疑问的心脏变得七上八下。

    车子不停地朝前行驶,似乎要把我送进猛兽的嘴里。

    “到了,下车。”黑勇他坐在驾驶室叫我下车。

    我提着长裙从里面下来,眼前是一幢古老的半中半欧式建筑。

    刚站稳,黑勇就开着车子走了,应该是去了停车场。

    那我站在这里做什么?

    正犹豫着,我听到不远处的斜径上传来温初玫的声音。

    “豆豆,你慢点,走太快会摔跤。”

    豆豆!

    纪燕回的儿子。

    我循声望了过去。

    只见一个一米多高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从竹林里跑了出来。

    他走路的姿势跟常人大不一样,全身的重力都在身子左侧,快走起来就像要跌倒了似的。

    而他的表情也一言难尽。

    之前温磊说他口斜眼歪,这四个字虽然难听却很写实。

    他的五官明明长得正常,却在正常的位置拧巴起来,眼神呆愣嘴角歪扯,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他似乎很高兴,但眼角在面部表情的作用下更加扭曲,看得人有些害怕。

    在接触到他目光的一刹,我立即移开视线。

    而他似乎也被陌生的我吓到了,猛地顿住脚步,接着又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许是摔疼了,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声又沉又闷,就像牛叫,一点孩子的童真都没有。

    看到这样的他,我不禁心疼起纪燕回。

    每天面对这个的儿子,他应该很难过吧。

    所以他渴望正常的孩子出生。

    但是,不管是我还是温初玫,都没能给他生养出个孩子来。

    或许,下个女人就能给他生出一个健康的宝宝。

    “你怎么来了?”温初玫从竹林出来,第一时间质问我,而不是扶起地上哭闹的孩子。

    她对这个孩子的用心,我一下子看得明明白白。

    既然七爷叫我来这,自然有他的目的,我没搭理温初玫,站在门口继续等黑勇。

    “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快给我滚!”

    温初玫见我不搭理她,气得连演戏都忘了,声音变得尖锐,疾步朝我走来,揪住我的衣领把我往外搡。

    此刻的她很失态。

    像是极其担忧什么。

    而豆豆还在哭,哭得可怜无比。

    “走开,我是受人之邀来的这里,你少在这无理取闹!”我推开温初玫准备过去搀扶豆豆。

    “少在这说笑了,今天是纪氏宗亲祭拜老枭爷的日子,你什么身份,谁会邀请你来。”

    温初玫一点都不客气。

    眼里的鄙夷表露的淋漓尽致。

    我心脏不可控地抽了抽,不是因为她这席话而难过。

    而是因为纪燕回。

    他说他不爱温初玫。

    他也知道温初玫迫害过我。

    他清楚自己的儿子是怎么死的。

    但他还是轻而易举地原谅了温初玫。

    纪太太的身份是温初玫的。

    甚至他这个人都是温初玫的。

    为什么他把所有的狠戾跟无情都用在了我身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还绑架了我的母亲。

    他是要把我bī上绝路吗?

    就在我愣住的片刻,温初玫的巴掌朝我脸上扇来。

    等我回神时,却已经躲不了了。

    我以为这巴掌自己挨定了,都准备闭眼等待疼痛的降临。

    就在这时,一只手架住了温初玫的手腕。

    “你这是做什么?”身后传来七爷醇厚甘冽的声音。

    不怒自威。

    气势雄浑。

    我惊喜万分,正准备跟他打招呼时,他把我勾进怀里。

    我顿时被他身上散发的幽香跟独特的男xìng气息包围,我有些不自在,又不好在这个时候推开他。

    “七叔!”温初玫扬起骤然变白的小脸,惊愕地唤了一声我身侧的男人,又赶紧自我介绍道:“我是燕回的妻子,温初玫。我见过你的照片。”

    七叔?

    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七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身后蓦地传来纪燕回冷冽又客套的声音。

    仿佛能冰冻万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