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6章 别瞧不起三教九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首发追书帮★”那头,纪燕回低沉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暗示,喑哑的语调里充满暧|昧。

    “纪燕回,你无耻!”我气得咬碎一口银牙,怒道:“我再也不想做你的金丝雀,再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纠葛!”

    “白小姐,你想多了,我只是跟你约pao。”纪燕回邪佞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他笑意很浓,鼻音很重。

    “我记得没错的话,白小姐前几日说纪某床上功夫不行,纪某今晚想约你验证一二。”

    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我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他像是知道我的心意一般,又戏谑道:“是不是恨死我了?小乖乖,别着急,今晚给你机会弄死我。”

    然后不管我是什么心情,自顾自地报了酒店地址跟房号。

    赤|luǒluǒ的威胁,我不答应都不行。

    挂了电话,我看了眼时间,距离他约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最近工作上面事情多,好不容易成功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再也不会整日地想念纪燕回。

    也不会没完没了地为他的狠绝无情而伤心难过。

    我甚至以为时间一久,我就能成功地忘记他。

    可他,却在我即将活出自我的时候,强势的、霸道的闯入我的生活。

    像一把冷冽的刃,蛮横地劈开我的心脏,释放那些被我刻意压制的感情,爱恨情仇再次席卷我每一根神经。

    它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

    我爱那个男人。

    那个不爱我的男人。

    大概,这就是命。

    可我不想认命。

    洗完澡,我在身上涂抹了些特制的身体rǔ,然后换了套舒适的休闲服,连妆都没化,我便去赴约了。

    还是盛世酒店,不过房间在顶层。

    大堂经理亲自带我上楼,帮我开门后请我进去。

    我以为是件总统套房,进去后才发现别有洞天。

    偌大的一间房,三面都是玻璃,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大到不敢相信的圆床,站在圆床上,几乎将整个申城踩在脚下。

    若在这张床上发生点什么,除了刺激,我再也想不到第二个词。

    纪燕回越发的会玩了。

    许是我不在的这三个月里,其他女人调|教出来的。

    嘴角勾起一丝苦笑,笑容还没完全绽放,东侧的玻璃门从外面推开,纪燕回颀长挺拔的身影从阳台走了进来。

    黑色的西服一丝不苟,璀璨的灯光下西服发出夺目的暗金色光芒,衬得他越发高不可攀。

    只是一眼,便看得我心跳加速。

    意识到眼神会出卖我的心情,我赶紧挪开视线,不敢跟他对视。

    脑袋刚偏了半寸,一只带着烟草气息的大手猛地掰住我的下巴,另只手迅速地掌在我的后脑勺。

    他冰凉的唇压了下来,强势地敲开我的唇齿,在我嘴里横扫、吮吸。

    我本想一掌推开他。

    可他的吻太有技巧,时而旋转吮吸,时而轻啃tiǎn舐,不过几秒我就沦陷了。

    在他的带动下,不能自控地回应他。

    他索xìng把我抱在怀里,叫我双|腿缠在他的腰上。

    我完全被他cāo控一般,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就在他冰冷的双手探出我的衣襟时,我忽然想起前来的目的,赶紧从他怀里下来,喘着粗气跟他谈判。

    可话还没说出口,他就抢先一步对我道:“白月,我知道你还很爱我。”

    他的语气是这般笃定,又是这般自信。

    仿佛算准了我离不开他。

    他既然知道我的心思,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为什么要试探我?

    为什么要伤害我?

    为什么不爱我还要招惹我?

    心头的血挤破那道才愈合不久的疤,又迅猛地涌了出来。

    疼痛侵袭我全身每一个细胞。

    眼睛一阵酸涩,但眼泪还是被我忍住了。

    “枭爷真会说笑,我白月穷怕了,只爱钱。”

    纪燕回脸色一变,我说不出那是什么表情。

    只觉得他的目光可以灼伤我的眼睛,叫我不敢直视。

    “我记得我曾经问过你,倘若将来我身无分文,你还会不会爱我。

    当时你没有回答,只是深情的吻我的唇。

    我以为,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现在才知道,我纪燕回也有眼瞎的时候。

    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婊|子。”

    他把最后两个字咬的很重。

    就像咬下我的心头ròu一样。

    心血翻涌,差点被我一口喷了出来。

    调整了好几次呼吸,我才叫自己平复下来。

    但我还是不敢开口,怕一张嘴,就哭出声。

    “白月……”他嗓音喑哑地呼喊我的名字,似有很多话想跟我说。

    但他喉头滚了滚,又顿住了。

    他似乎也在极力收敛自己的情绪。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从他眼里看到一丝伤痛跟难过。

    不过一瞬,他眼里又浮现出冷冽的神色,似讽刺又似轻蔑。

    果真是我眼花了。

    他怎么会为我难过呢。

    之前的种种,我根本没忘。

    他对我的甜言蜜语,全是假话。

    他对我的伤害,却都货真价实。

    耳畔是衣料摩|擦的声音,我循声看去,纪燕回正肆无忌惮地撕扯自己的衣物。

    我慌忙后退两步,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这种情况下,我不想跟他做。

    可他却说:“你这具身体,我着实喜欢。”

    不一会儿他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短裤。

    他扬了扬手里指甲盖大小的内存卡,冷笑道:“那天的视频在这里,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言罢,他把内存卡塞进了自己底|裤。

    而小内内早已被兄弟撑了起来,轮廓十分狰狞。

    他这是bī我。

    深吸一口气,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过来的目的。

    想到池娟祥和的笑脸,想到赵萍没心没肺的调侃,想到达子老实憨厚的模样。

    我对自己说,只要他们没事,我什么都能付出。

    一步步地朝纪燕回走去,脑子里的情绪跟海蓝湾那次重叠。

    兜兜转转,我还是以这般卑微又低贱的姿态,落入他的手心。

    说到底,还是我的无能、我的不舍促成这一桩桩悲剧的发生。

    “用嘴。”当我的手指触碰到他那里时,他一把捏住我的手腕,眼里闪着狼一样邪魅的光。

    语气更是清冷到没一丝感情。

    我笑了,笑的十分妩媚。

    在他面前跪下,以绝对服从的姿态,用牙齿扯下他的底|裤,然后……

    跟他做了两年,我了解他每一个敏|感点,正如他了解我的脾xìng一样。

    很快他被我撩的浴火难耐。

    在我艰难吞咽之时,他挡不住这股诱|惑,迫切地把我从地上扯了起来,直接抱上大圆床。

    我乖巧地配合他,一声软过一声的叫他的名字。

    燕回。

    燕回。

    声声妩媚多情。

    却又声声肝肠寸断。

    他的呼吸变得低沉粗重,宽阔结实xiōng口剧烈起伏,xiōng肌下的血管喷张的吓人,浑身散发出浓烈的男xìng气息。

    我在他怀里呜咽、颤栗。

    娇羞地渴望他更加亲近。

    很快他扯下我的遮蔽,我细腻的皮肤在灯光下发出莹润的光泽,带着丝丝粉红。

    “燕回,吻我。”我紧紧勾住他的脖子,把自己送到他嘴边。

    很快他炙热温软的唇包裹住我。

    仿佛要把我整个人都吞咽下去。

    我娇娇媚媚的低喘,身体尽量配合。

    心里却默默数着数。

    一。

    二。

    ……

    十二。

    不到13秒的功夫,纪燕回压|在我身上不动了。

    他也觉察到自己的异样,想用力撑起自己庞大的身躯,但他的四肢极不配合,任他如何努力,他都使不出丁点力气。

    我稍微用力就把他从我身上推了下去。

    “枭爷。”

    我敛住刚才的难过跟悲伤,笑眯眯的唤他。

    “你、对我、做了……”他的舌|头都不受大脑的控制,连话都说不全了。

    只能惊愕又不悦地瞪我。

    还算有绅士风度,并没有露出睚呲yù裂的表情。

    “想问我对你做了什么是不是?”我笑的欢悦开怀,就这么赤身果体地蹲他身边。

    脸上风|情万种地佯装高chao,一边娇喘一边假惺惺地说:

    “当然是跟你做了世间最美好的事啊,难道刚才我的舌|头没有叫你愉快吗?”

    他张大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不甘的眼神似乎在说:“你有种!”

    我用力在他脸上拧了一把,将他英俊的脸蛋都扯得变了形。

    这还不够,我拿出手机,拍了他无数张果照,还有被我欺凌的照片。

    然后又从兜里摸出姨妈色的口红,在他肌ròu结实的xiōng膛大大写下“我是王八蛋”五个字样。

    想了想,又把他英俊威严的脸画成游乐场的小丑模样。

    然后还拍了很多视频。

    这个过程纪燕回只能对我干瞪眼。

    从开始的镇定,到中间的愤怒,再到最后的无奈。

    他的表情可谓丰富多彩。

    做完这些,我收好内存卡,一边穿衣服一边道:

    “枭爷啊,别瞧不起三教九流。

    达子他们的小玩意多得很呢,我不过往身上涂了一点点迷|yào,你看你现在就像死尸一样。

    你可别怪我,是你自己tiǎn我的。”

    穿好衣服,我狠狠掐了他兄弟一把。

    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

    见他疼我就爽。

    我直接俯下身去,狠狠拔下一撮浓密黝黑的毛。

    他虽然中了迷|yào,身子柔|软无力不能动。

    但依旧有痛觉。

    密密麻麻的细汗从他毛孔渗了出来,他那比女人还要白皙光滑的躯体登时染上一层诱|人的光芒。

    像极了完事后的样子。

    狷狂中透着一丝餍足的疲倦。

    只是这次的滋味,可没完事后舒爽。

    谁疼谁知道!

    我心情大好,撅起嘴在他满是口红的唇上吻了一下。

    在他张嘴咬我之前,我飞速撤退。

    走到门口,我吼了句,“枭爷,你放心,我马上找人来救你——顺便叫他们见识一下,威严高冷的枭爷私底下最‘可爱’的一面。”

    说完,我连门都没关,撒丫子跑路了。

    长这么大,今晚是我打的最漂亮的一场仗。

    走到大厅,我假装惶恐地对大厅经理说,枭爷中了马上风,赶紧去几个人送他去医院。

    那些人哪敢怠慢,连真假都来不及分辨,都匆匆上了电梯往顶楼跑去。

    一想到他们看到纪燕回时肯定露出震惊的表情,我就愉快。

    开心地出了酒店,我招了一辆出租车回了池娟那里。

    今晚我回来的早,池娟还没睡。

    但她情绪明显有些不对,我进门都没引起她的注意。

    “娟姐,你怎么了?”我关切地上去询问。

    池娟手心一抖,杯里的牛nǎi差点洒出来。

    她明显遇到事了。

    在我的追问下,她才说出实话。

    “我今天看到裴丽了。”

    裴丽。

    这个名字我之前听池娟提起过。

    她是温磊的前妻,温初玫的母亲,池娟的表姐。

    池娟看到她并不稀奇。

    毕竟温初玫出了那么大的事。

    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估计三观都是歪的,压根不会反省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好事,只想着打压报复别人。

    许是事业上取得了点成就,我越发自信,所以并不怕她。

    所以我安慰道:“娟姐,你别怕她。”

    我明显低估了池娟,她把杯子往桌上一放,语气变得狠戾坚定。

    “我为什么怕她。

    我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她跟裴丽的恩怨,不亚于我跟温初玫的仇恨。

    我理解她的心情。

    握住她的手,我认真说道:“我们一起升级打怪。”

    池娟笑了,被我的话逗乐。

    晚上我跟她一起睡,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抱着我,就像抱一个婴孩。

    这是母亲的味道。

    我内心一片宁静。

    第二天醒来我就往夜色跑。

    昨天达子给我准备的资料我还没看完。

    一大堆商政名贵,我认识的没几个。

    说实话,即使我混进晚会,也不见得有人搭理我。

    谁叫我没名气也没依仗。

    忽然,我眼前一亮。

    既然是申城的商业晚会。

    纪燕回肯定要参加。

    温磊也要参加。

    我为什么不借助他们的名声壮大自己呢?

    我手里有纪燕回的艳照,他难道不想花高价买回去吗?

    我跟温磊本就是父女关系,若我当众唤他一声爸爸,他怎么好意思反驳呢。

    若他真的反驳,难道我就不会打他脸吗?

    之前是我太自卑,总觉得什么都做不好。

    当我豁一切去奋斗时,才发现,成功并没有想象中艰难。

    脸面也没想象中重要。

    换了身比较招摇的礼服,又化了个精致的彩妆,我拿着小包跟入场券,去了市中心六星酒店举办的商业晚会。

    真不愧是申城一年一度的商会。

    很多我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商业名流,都携伴参加这次晚会。

    他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说些我听不懂的项目,时而蹦些英语出来,一幅高大上的样子。

    显然,他们的圈子我是挤不进去的。

    我只好到处寻找温磊跟纪燕回的身影。

    一楼找了一圈都不见人,我只好去二楼。

    二楼人少,比较安静。

    也比一楼豪华,装修可谓金碧辉煌,最为惊奇的就是脚下地砖。

    地砖里像是有溪水流动,我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小溪里,惊得鱼儿纷纷躲开,溪水流动微微受到阻碍,生起一层层涟漪。

    然后,这又不是溪水。

    不晓得怎么做到的。

    还好,跟在纪燕回身边时也见了些大场面,我才没被这惊奇的景象怔住。

    站在大厅门口,我伸长脖子朝里看去。

    想一眼就看到纪燕回或者温磊。

    可找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到他们俩。

    难道他们没来参加晚会?

    那我的机会岂不是要落空?

    心里难免一阵失落。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声。

    “白月,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转过身去,我看到穿了一身白色蕾丝连衣裙的温初玫。

    很是端庄漂亮。

    她,不是“疯了”吗?

    亲妈回来就是一样,病立马好了不说,还能大摇大摆地参加商业晚会。

    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我笑的温婉大方,

    “姐姐说笑了,我是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怎么能说混进来呢?

    倒是你,前段时间不是疯了吗,病都没好利索,怎么混出来的?”

    我伶牙俐齿地反唇相讥。

    气得她眉毛一竖,差点上来跟我干架。

    但她毕竟是演戏高手,即使周围没什么人,她还是保持温柔端庄的姿态,语气却略显凌厉。

    “前些日子我是病了,索xìng燕回照顾的细致,我又康复了。

    白月,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纵然燕回甩了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三个来月没见,她的唇齿还是这般厉害。

    我比不过她,也不想跟她吵架,免得闹笑话坏了我的名声。

    保持微笑跟她打了声招呼,我准备离开。

    就在我转身的一刹,一杯红酒迎面泼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有力的巴掌甩在我脸上,打得我晕头转向。

    “你就是白月?”

    面前是个牛高马大的女人,她长得十分魁梧,双手叉腰拦住我的去路。

    我确定自己不认识她。

    身后是温初玫yīn阳怪气的声音,“对,她就是白月,出了名的狐狸精。林太太,你没找错人。”

    从她的话语里我猜出女人的身份,她应该是林长春的老婆。

    她打我做什么,我跟林长春那事不已经翻过去了吗?

    “林太太,咱们是不是有什么……”

    误会两个字还没出口,林太太薅住我的衣领,捂住我的口鼻,就把我往旁边的包间扯。

    一边扯拽一边道:“我家老林被你害惨了,得罪了人,现在连工作都丢了,这笔账咱们好好算算。”

    林长春下马了?

    我怎么不知道?

    既然他下马了,为什么新上任的人没有继续对夜色下手?

    一时间脑子里堆满问题。

    而当务之急是如何脱身。

    林太太力气很大,我根本挣不开。

    而身后还有一只大手不停地推搡我。

    肯定是温初玫无疑了。

    眼见林太太要关门,我死死抠住门框,身后的温初玫不晓得用什么东西在我手上一顿狂扎,疼的我赶紧松手。

    就在这个档口,林太太关上了门。

    我根本来不及往出去跑。

    忽而外面伸来一只穿着皮鞋的脚,他帮我挡住了门板。

    我激动地扭头看了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