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3章 希望明天,能好起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顿住脚步,转身凝望她。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她眯眼吐出一个烟圈,像是陷入短暂的回忆中,眼神迷蒙了片刻,又说:“池娟早已死在自己的懦弱中,站在你面前的,只是心死如灰的娟姐。”

    听到她这番平静的陈述,我忽然想起了自己。

    我们的感情生活何其相似。

    虽然不晓得她经历了什么,仅仅“心死如灰”四个字就叫我难过。

    “不急着走的话,可以听听我的故事。”她掐灭手里的烟,又倒了两杯红酒,一杯自己喝,一杯递给我。

    其实,我并没多想出去游玩。

    只是觉得申城已经没了我的容身之所,必须出去找个地方散散心。

    或许还能爱上那个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现在我却被她的故事吸引。

    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我接过她递来的红酒,一口干了,又自顾自地满了一杯。

    池娟轻轻晃动手里的酒杯,慢慢抿了一口,眼神迷离地看着前方,像是透过已有的空间回望惨不忍睹的过去。

    “在我情窦初开的年纪,我爱上一个男人,他长得还算玉树临风,外形虽算不上绝佳,但他特别都会逗女人开心,跟他在一起,我能忘却一切烦恼。

    那时候,我的父母因车祸去世,没有人关心我、爱护我,周围全是一群对我父母遗产虎视眈眈的狼。

    他的出现无异于冬日的暖阳,照亮的我心,驱走我的孤寂。

    我以为,遇上他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很快,我们同|居了。

    只是我没想到,残忍来的这样快,同|居不到一年,我远在国外的表姐抱着孩子上门。

    孩子都快两岁了。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男人已经结婚,并且是跟我舅舅的女儿。

    我羞愧难当,又愤怒绝望。

    一气之下,我选择离开。

    可是没多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舍不得这个孩子,但那时候我才二十出头,又是个懵懂无知、无依无靠的傻女人。

    所以我特别慌,不晓得怎么处理这些事。

    无奈之下,我厚着脸找上男人。

    当然表姐也会知道这个消息,可她异常平静,叫我把孩子生下来,前提是放弃我父母遗产的继承权。

    对于那个时候的我而言,爱情大于天。

    我毫不犹豫地答应,甚至对她感恩戴德。

    可是我没想到刚孩子出生,男人就把我女儿抱走了。

    他说他不能允许自己的种在外面跟我一起吃苦受罪,也不允许孩子在不健全的家庭中成长。

    我别无他法,只好答应。

    那时候我还是很爱他。

    再加上他惯会花言巧语,所以我做了他地下的情|人。

    哪怕做不成他的妻子,我也想永远跟他在一起。

    这一晃就是七年。

    我庆幸表姐不知情,庆幸男人还算爱我,庆幸时常可以见到我的女儿,虽然是阿姨的身份。

    但我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他的诡计。

    七八年的蛰伏,他的羽翼早已丰|满,于是他怂恿我去董事会揭发表姐一家的yīn谋诡计。

    在他的帮扶下,表姐一家倒台。

    那些大权再次落入我的手中,可我对他没有半点私心,所以我把大权移jiāo给他。

    没多久,我的二女儿出生了。

    我沉浸在当母亲的喜悦中,幻想着可以当男人的老婆,却不知一场噩梦正朝我靠近。”

    池娟说到这里顿住了。

    在她喝酒的空dàng,我问她:“是不是你表姐放了一场大火,烧了你的宅子?”

    她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似乎想不明白我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解释道:“白梅你还有印象吗?这些都是她告诉我的。这些年,我一直由她抚养。”

    听到白梅两个字,她突然激动起来。

    “都是那个女人!她是帮凶!”

    帮凶?难道白梅不是感恩的小保姆吗?

    我好奇地挺直了脊背,继续听她说下去。

    “知道自己再次怀孕后,我格外小心,所以请了保姆照顾我。

    但我万万没想到,小保姆白梅竟然被我表姐收买,我刚生下你不久,她就把你偷走了!”

    纵然相隔二十二年,池娟回忆起往事,依旧痛心疾首。

    而我,压根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白梅说谎骗了我。

    震惊的同时,我眼睛有点酸涩,心里很难过。

    为池娟坎坷的命运,也为自己不幸的过往。

    池娟深吸一口气,很努力地压下心底的愤怒。

    这个小动作跟我很像。

    她继续道:“我求男人去找你,只要能把你找回来,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这个时候表姐找上门,她用我大女儿的xìng命要挟我,若我不离开男人,她就把我女儿杀了。

    这都是她的好计策,她留不住我父母的财产,就想尽办法留下得到我父母财产的男人。

    我当时在气头上就跟她大吵一架,没想到,当天晚上一场大火把我的家点着,产后虚弱的我差点烧死在那场大火中。

    后来我被一个男人救了,这些年我一直帮那男人做事,顺带到处找我的女儿。

    同时我又干着一些丧尽天良的事,不求财,只是为了寻找一些心理平衡。”

    听完她的叙述我才知道白梅的话半真半假。

    所以我当时信以为真。

    令我震惊又纠结的是,我叫了十八年母亲的女人,竟是导致我跟亲生母亲分离的罪魁祸首。

    我猜想,她当年偷走了我,肯定良心难安,不敢把我弄死,也不敢在池娟表姐面前出现,所以带着我去了偏远的清河镇。

    机缘巧合下嫁给了吴天明。

    其实,她也算不上一个罪不可赦的大恶人。

    但我却不能原谅她。

    这些年,我受的苦,池娟遭的罪,很大一部分都是她造成的。

    叹了口气,我问她:“你说的那个男人是不是温磊,你生的大女儿是不是温初芮?”

    她惊愕地看着我,问:“你怎么知道?你见过他们?”

    这些年没见,我们有着不同的生活。

    可命运还是把我们jiāo织、捆绑。

    就连命运都惊人的相似。

    苦笑着,我又给自己倒满一杯酒,大口灌下这些酸涩的yè体,只觉得脸蛋很烧,双手很凉。

    调整了一下呼吸,我把这几年遇到的事,言简意赅地告诉她。

    这两三年发生的事太多了,讲的我口干舌燥,一瓶红酒都被我喝完。

    听完我的叙述,池娟沉默良久,她一口口地抽着烟没有表达一个字。

    毕竟,这场纠葛命运里的三个主角,两个都是她的女儿。

    还有一个是她惹不起的男人。

    她不好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缺失母爱好多年,又见惯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所以对她我并不抱什么期望。

    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做倾诉对象。

    我确实需要一个极佳的聆听者。

    这些伤痛快把我憋死了。

    果然,说完这些我心里一阵舒畅。

    再加上酒劲上头,我周身困顿,竟然晕晕乎乎地睡着了。

    这一觉我睡的极其踏实。

    第二天醒来时,池娟为我准备好早点,她催我快点吃,吃完后要带我出去一趟。

    我饭量一向都小,昨天喝多了酒,今天更没什么胃口。

    匆匆扒拉两下,问她准备带我去哪。

    她烟瘾很大,在我吃煎蛋的几分钟里抽了三四根烟。

    她站起身用手掸了掸身上的褶皱,对我道:“去讨回点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

    我心底一惊,问:“你要带我去温磊家算账?”

    她抬手撩起耳边的碎发,淡淡地笑了一声,“还不到时候。”

    顿了顿又道:

    “确切来讲,我才回申城不到两年,这十来年申城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

    当年我对温磊失望透顶,也自知没有本事找表姐报仇,所以灰溜溜的走了。

    我以为,我没和温磊大吵大闹,没有跟表姐弄个你死我活,他们就会善待我的大女儿。

    哪里知道,他们竟然拿我女儿当jiāo际花,最后导致女儿走上一条不归路。

    这口气,我怎么咽的下去。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我要扶你起来。

    给你事业,给你信心,给你更开阔的视野。

    而不是眼睁睁地看你走我当年的老路,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而折磨自己。”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连才相认的妈妈都看出纪燕回对我的用心。

    可见他是真的不爱我。

    心口的烂洞越扩越大,我的痛楚越来越甚。

    难过悲痛一阵阵地上涌。

    我眼睛又开始湿润。

    倔强地扬起下巴,我把泪水bī退回去,哽咽道:“好,我听娟姐的。”

    明明心里已经认定这个母亲,但我就是不好意思叫她一声妈。

    二十二年的缺位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填满。

    所幸池娟很懂我的心思,她也给我台阶,笑道:“我就喜欢别人叫我大姐,或者娟姐。叫我妈反而把我显老了。”

    跟她一道儿下楼,赵萍跟一个男人在酒店外等我们。

    他俩应该知道我跟池娟的关系,看我时眼神透着怪异,尤其是赵萍尴尬中透着羞涩,跟她之前的表现反差特别大。

    我笑着唤她一声萍姐。

    她连忙摆手,“不敢当不敢当,你以后叫我一声小赵吧。”

    池娟把我推进车里,坐稳后对赵萍说:“这就是不打不相识,你别拘谨,就当跟自己的妹妹说话。”

    赵萍坐在副驾上客气地点头。

    车子一路飞驰,渐渐朝郊外驶去,最后上了盘山公路,我不晓得池娟葫芦里卖什么yào。

    快中午的时候,轿车在山顶一处看似普通的民宅门口停下。

    我们下了车,池娟敛住笑意一脸恭敬地朝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她扬起脑袋对着头顶一只褪色的红灯笼叫了一声,“七爷。”

    这举动着实怪异,引得我伸长了脖子观望。

    赵萍低声解释道:“灯笼里有摄像头。”

    竟然这般谨慎,我登时意识到,宅子的主人怕不简单。

    等了十来秒,宅子的铁门开了。

    一个穿着棉麻衣衫的男人里面,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对池娟招手。

    池娟后退两步拉住我的手腕,问门里的男人,“我能把她带进去吗?”

    “可以。”男人声音冰冷中透着上位者才有的威严。

    按照规矩来讲,他能亲自过来开门,就一定不是主子,充其量是主子身边最得宠的助理。

    他都这般威严,还不晓得他的主子是怎样的高不可攀。

    我隐约觉得这位七爷,怕是个比纪燕回都厉害的角色。

    带着疑惑跟池娟进去了。

    庭院也是很普通的农家庭院,只是稍微大了点,东南角有两行菜畦,种了些常见小菜。

    西南角停了两辆轿车,一辆大众一辆丰田,都是很亲民的品牌。

    掀开竹帘子进入客厅,我才看出些许不一样来。

    里面的装修很古朴,我不懂什么装修风格,只是觉得这些装饰清新淡雅,一切都以原木色为主,看上去极其舒服。

    这个七爷是个很会享受的人。

    “你来了。”在我肆无忌惮地打量室内装修的时候,从楼上传来一道醇厚的男声。

    池娟立即恭敬的回了一句,“七爷,我来了。”

    我不由的一怔,因为听声音,这个七爷应该是个年轻男人。

    跟我想象的老态龙钟模样大相径庭。

    尚在疑惑中,一道清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

    男人高瘦挺拔,像一支苍劲的翠竹。

    他穿了身米色的棉麻休闲服,看上去颇有些儒雅的味道,就像民国时期的大文豪。

    跟“爷”这个霸气又充满匪气的称呼,极不相符。

    用“先生”称呼他更为合适一点。

    男人又下了几道台阶,他的脸从yīn影中渐渐抽离。

    很快我看清他的长相,不由得一怔。

    这是个好看到没有一丝攻击xìng的男人,他的长相跟装扮一样温文尔雅,那双眼眸就像温润的玉石一样,闪动着柔和的光芒。

    大多懂保养又好看的男人,总叫人猜不出他的年纪。

    面前的男人也不例外。

    我看得有些专注,眼睛直愣愣的,一点避讳也没有。

    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池娟低呵我一声,“白月。”

    我猛地回神,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七爷带着笑意的眸子攫住我的视线,朗声道:“不碍事。”

    我赶紧跟他打招呼,“七爷好。”

    他率先朝沙发走去,落座后,招呼我们坐下。

    一点架子都没有。

    但池娟始终保持恭敬的态度,拉住我的手腕,依旧跟我站在七爷面前。

    这一点引起我的警惕。

    这些年我见过不少表里不一的人,温初玫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我也跟着恭敬起来。

    池娟清了清嗓子,恭顺说道:“七爷,我想安定下来,不想带着兄弟们继续过居无定所的日子了。”

    言罢,她看了我一眼,又继续道:“我的女儿已经找到了。”

    原来她这些年四处漂泊就是为了找我?

    我有些感动。

    这种从没被抛弃,一直被人牵挂的感觉,瞬间冲入我的心脏,把我因为受伤而变得坚|硬的心脏捂热了。

    当着外人的面我说不出煽|情的话,可眼睛还是红了。

    七爷应该知道池娟的过往,他沉吟片刻,道:“好。这些年你给我做过不少事,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他说的很诚恳,没有敷衍的意思。

    池娟又看了我一眼,说:“我想历练一下我的女儿,七爷你把新开的云亭会所给我吧。别的我也不敢贪心。”

    我知道那家会所。

    之前虎子跟纪燕回提过它,它把兰舟的生意都抢完了。

    纪燕回对金钱的yù|望并不重,当时又忙着遣散中东的生意,所以并没当回事。

    只是我没想到,云亭就是神秘的七爷开的。

    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安,没有缘由的。

    七爷也瞧了我一眼,不知怎的,被他一看,我略显焦躁的心像是被春风拂过,顿时踏实下来。

    “好,给你。”他呷了口茶继续道:“你跟我多年,光给你个会所未免显得小气,那家传媒公司也给你,以后你的兄弟们就不用到处诱拐少女拍那种不入流的片子了。”

    明明是很令人尴尬的内容,从他嘴里出来却没有丁点异样跟不适。

    池娟反而松了一口气,笑道:“没办法,手下不成器的兄弟太多,我要给他们谋口饭吃。再加上没找到女儿前,我的内心是崩溃又绝望的,所以时常做些报复社会的举动。”

    “嗯,你们去吧。”七爷并没跟我们继续闲聊,而是摆了摆手示意我们离开。

    池娟谦卑地道了声谢,然后带着我离开了。

    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送我们出去,生怕我们顺走里面的一草一木似的。

    上了车,池娟有些激动地对赵萍吩咐:“去通知达子,现在就接管夜色。”

    赵萍先是一愣,然后忘了自己还在车里,猛地跳了一下,脑袋撞在车顶上,嘭的一声响。

    她一边揉脑袋一边道:“咱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窝啦。”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当我看到夜色里站着的池娟下属时,我终于明白。

    池娟确实需要钱养家。

    她至少有二十个人要养,且这些人大多都有残疾,要么缺胳膊要么瘸腿。

    我问赵萍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赵萍低声道:“这些人都是大姐寻找你的过程中遇到的可怜人。

    他们要么是从小被人拐卖,被人贩子切了手脚,要么是边境过来,无处容身。

    大姐见他们可怜,就把他们收留了。

    她时常说,我对这些被拐的人好一点,希望那些人贩子对我的女儿也好一点。”

    听到这话我不禁心里一潮,但很快反驳她,“咦,不对啊,我可记得你拐过我!”

    赵萍尴尬一笑,脸蛋红的像血。

    “我们可没打算卖你,只是想……想找你当我们小电影里的女主角。”

    她见我脸色难看起来,又立即解释道:“我们只是借位,借位懂吗?”

    池娟之前干得行当,虽然算不上伤天害理,却真不是什么正经职业,全是坑蒙拐骗,她过得也很辛苦吧。

    这一切都是那些臭男人害得。

    我一定要努力工作,纵然谈不上有能力报仇雪恨,也要改头换面过上崭新的生活。

    我把手机留在海蓝湾别墅,纪燕回再也追踪不到我,控制不了我,伤害不到我。

    我有信心忘掉他。

    希望明天,能好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