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1章 你是池娟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纪燕回死了!

    脑子像是zhà了一般,只听到轰的一声,我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眼前一黑,意识混沌。「^追^书^帮^首~发」

    等我再次恢复意识时,我已经回到了海蓝湾。

    姜云把小静接过来照顾我。

    小静生怕我自杀,一直跟着我寸步不离,就连我上个厕所,她都要看着我。

    我洗了一把脸,对小静道:“我不想待在家,我要出去一趟。”

    “这个节骨眼上你要去哪?”她紧张兮兮地问我。

    我对着镜子给面无血色的小脸上化了个淡妆,然后道:“我要去找韩恪。”

    这两天各大媒体争相报道长水码头仓库bàozhà一案,对韩栋的背景关系深挖到小时候在哪上的幼儿园。

    网友对他目无法纪、横行霸道的事迹口诛笔伐,就连韩将军都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韩家似乎快倒了。

    但我了解韩恪,他虽然是恨韩将军,但是他不蠢,若韩家倒台对他来说没半点好处,弄不好将来还要背上一个杀兄的恶名,纵然挤入申城上流社会,肯定会遭受排斥。

    所以我极度怀疑韩栋的死一点都不简单。

    并且,我还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想——纪燕回没有死。

    首先纪燕回身份特殊,若他真出点事,势必闹得满城风雨。

    但最近两天,各大新闻从没人报道过纪燕回离世的消息。

    还有虎子身上也有很多疑点。

    他平时跟纪燕回形影不离,若纪燕回的轿车被zhà了,身为司机的他怎么会平安无事呢?

    我在医院照顾纪燕回时,虎子一点都不担心,甚至还表现的十分古怪。

    我不得不怀疑虎子被人策反了,他伙同外人绑架了真正的纪燕回。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病床上躺着的人面目全非,我一日不承认他是纪燕回,那么纪燕回就一定没有死。

    虽然很唯心主义,但我就想跟自己较劲。

    说实话的,到现在为止,我都不愿相信韩栋会利用我。

    更不相信他有这个能力跟胆量对纪燕回下死手。

    所以我要找他,当面问个清楚明白。

    听了我的话,小静问:“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现在姜云整日跟着虎子忙上忙下,我怕他已经被虎子收买,所以再三叮嘱小静不要把这事告诉姜云。

    小静点了点头,承诺道:“月姐你放心。”

    见她这样郑重我就放心了。

    海蓝湾外面没有保镖把守,我们很顺利地出去了,出门后我们打车去机场准备买票去金三角。

    半道上小静既紧张又xìngfèn不停地问我那边好玩吗。

    我笑了笑,满脑子都是韩恪手下那群娃娃兵,一个荼dú孩子的地方,能好玩到哪里去。

    买机票的时候,小静接到姜云的电话,许是他发现我们不在家。

    我打发小静去安静的地方接电话,一定把姜云搪塞过去。

    就在小静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时,我拎着包飞也似的跑出大厅,冲上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说去金三角找韩恪不过是个幌子,直觉告诉我,韩恪一定在申城。

    我要去他家找他。

    路上小静给我打了三个电话都被我切了。

    身边的人,一个我都不能相信。

    从现在开始我只相信看到的一切。

    快到高架桥时,桥面上发生车祸,道路堵住了。

    恰在这时我接到韩恪的电话。

    来的很及时。

    我没多想接通问他,“你在哪?”

    韩恪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

    “白月,我在申城,一个小时后咱们阳明国际楼下的星巴克见面,我有事跟你说。一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你以为我想象中会是什么?”听到他的声音我就愤怒,好似全天下就他有委屈似的。

    韩恪的声音带着乞求,“白月,咱们见面再说好不好?你想打想骂都可以。”

    切了电话,我百度了一下阳明国际。

    导航上提示这一条路都堵死了,怕错过跟韩恪见面的时间,我直接从车里下来,朝小路往另一条主干道跑去。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就在狭窄的巷道里,我又遇到上次绑架我的那个女人,赵萍。

    我拔腿就跑,赵萍一声令下,巷道里冒出三四个小弟来,我被他们围的死死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从兜里拿住一把钱来,“我有钱,咱们有话好好说。”

    我把钱丢在他们面前。

    他们不为所动,都面色yīn沉地看着我,恨不得把我吃掉。

    “臭女人,上次你的同伴废了刚子一只手,这个仇我势必要讨回来。不过大姐发了话,一定要我活捉你回去,我正愁找不到你呢,没想到你自己就送上门来。”

    我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背。

    一出门就遇上了扫把星。

    赵萍跟刚子都是人贩子,他们的大姐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我仓惶大喊,赵萍手疾眼快摁住我的嘴。

    别看她瘦小,但她力气很大,根本不需要同伴的帮助,拽着我就往一个黑乎乎的楼道走去。

    我一路挣扎,鞋子都蹭掉了,还是被她拖进一间屋子。

    屋子很简陋,里面的家具也有些年陈,周围的环境看上去yīn森恐怖。

    赵萍把我往地上一丢,就进了另一个屋子去叫人。

    门被她推开的瞬间,我听到里面传出女人嗯嗯啊啊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声音。

    这种叫喊我并不陌生,但凡经历过人事的女人都知道那是什么。

    但是那声音又很奇怪,就像唱独角戏,除了女人怪异的低吟,我并没听到男人的低吼以及暧昧的啪啪声响。

    只不过一刹,那道门又关上了。

    我再也听不到里面发出一丝声响,傻愣愣地站在被人把守的屋子里,等待赵萍嘴里的大街出现。

    心里不停的想着说辞,一会儿那位大姐出现,我该如何跟她讲明真相,求她放了我。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期间我曾试过摸出手机打给韩恪,叫他来救我。

    只是手机被看守我的人没收了。

    在我被恐惧跟焦躁双重折磨时,那道门再次开了。

    赵萍很快出现,她身后跟这个身材玲珑的女人,只是盯那身段,我还以为那是个风韵少fù。

    当我看到她的脸时,我顿时惊呆了!

    因为她的五官跟曾经的我几乎一模一样!

    只不过她看上去年老一些,看着岁数,她应该是我母亲的年纪。

    脑子里立即闪过“池娟”二字。

    我情不自禁地迎了上去,激动地唤她,“池娟?”

    女人嘴里叼着一根烟,当她听到我的呼喊时,身子微不可见的顿了顿。

    不过片刻的功夫,她就站在我面前,她一边吸烟一边眯着眼打量我。

    “你是池娟吗?”我不死心的追问,伸出双手想去拉她。

    她不动声色地侧了侧身子避开我的手。

    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我刚刚萌芽的认妈热情瞬间熄灭。

    “这女的就是前几天从你们手里逃脱的妞?”女人掐灭手里的烟,眯着眼睛问赵萍。

    赵萍像是很怕她,低着头不敢跟她对视,低声道:“是她。她好像有些来头,她的人不但救走了她,还把刚子的手剁了,刚子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

    女人十分机警,眼睛眯的更深了,眼角周围的纹路异常明显,她不在年轻的事实暴露无疑。

    “你的意思是,她在半道上被人救走了?”

    赵萍若有所思,想了想,点头道:“确实是这样。”

    “妈的!”赵萍把手里的烟头一丢,骂道:“赶紧把这女的给我丢出去。”

    我被她这句话惊住了,就连赵萍都没听懂她的意思。

    她磕磕巴巴地问:“大、大姐,你的意思是,咱们把这女的放了?”

    那女的再次点了一根烟,一边吸一边道:

    “你们是不是傻,马路上那么多车,人家为什么偏偏撞上你们?

    这女的身上肯定有定位器,她一旦失踪了,对方肯定能根据定位系统找到她。

    咱们只是求财,犯不着跟人结梁子,现在申城不太平,我们还是低调点好。”

    女人一席话惊醒我这个梦中人。

    那晚纪燕回之所以能准确又及时的找到我,肯定跟定位器有关。

    我慌忙低头检查自己身上的装饰,不明白纪燕回把定位器放在哪儿了。

    突然余光瞥到被女人小弟抢走的手机,我豁然开朗。

    正想上去抢那手机,女人已经把手机送我面前,她一副大佬姿态跟我jiāo流。

    “小姑娘,行业不分贵贱,我们干这行只是为了混口饭吃,不想跟人结仇。

    你回去给你当家的说一声,这都是个误会。

    我现在派人送你离开。

    若你执意记仇的话,我也不是个怕事的女人,你们尽管放马过来!”

    说着,她十分放心地把手机丢给我。

    我接过手机,第一件事就是开锁找图片。

    我想把之前的照片翻出来,告诉她,我之前长这样。

    即使她不是池娟,我就不信,当她看到跟她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我时,不会感到震惊。

    就在我翻照片的功夫,外面传来激烈的砸门声。

    女人低呵一声“不好”,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丢,对赵萍道:“看吧,麻烦上门了吧。”

    她虽然这样呵斥赵萍,还是命小弟把门打开了。

    门打开的一瞬,我以为外面出现的会是纪燕回的人。

    毕竟也只有他的人能给我安装定位器。

    哪知外面站着的是韩恪!

    他举着qiāng缓缓走进来,qiāng口直接比在女人的xiōng口。

    “小伙子,请你冷静点,这都是个误会。”那女人沉着地跟韩恪周旋,纵然被人拿qiāng指着,也没丁点惊慌。

    韩恪身后跟了六七个下属,他们冲进来就把屋里的人摁住了。

    “你没事吧?”韩恪问我。

    几个月不见,他更黑了,原本蜜色的皮肤变成了古铜色,但他比之前健壮一些。

    西服勾勒出他结实的肌ròu,在他动作间不动神色地彰显力量。

    这个人,还是我熟悉的韩恪。

    但是我不确定他,还是那个善良的男人。

    我摇了摇头。

    韩恪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挪到我面前,手里的qiāng却一直指着那女人。

    他极其严肃地问:“你们是什么人,抓白月做什么?”

    女人看了我一眼,似乎并不想告诉韩恪自己是做什么的。

    我见到韩恪就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所以不想跟他在这耗着,我攥着他的袖子把他往外面扯。

    “我跟他们都是误会,你放了他们,我有事找你,咱们找个地方说清楚。”

    韩恪怪异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能理解我为什么要放过这群绑架我的人。

    但他见我十分坚决就没僵持,对下属们说:“走吧。”

    说着他牵着我的手腕准备离开。

    我挣开他的手,走到女人面前,在她耳边不死心地问:

    “大姐,你到底是不是池娟?”

    女人没回话,但我能感觉到她喷在我耳边温热又急促的呼吸。

    我的心跳也莫名的加速。

    似激动,又似xìngfèn。

    压住内心的悸动,我默声告诉自己,尽人事听天命。

    翻出我整容前的照片,我拿给她看,试探道:“这是我朋友,她跟你长得特别像,你们俩会不会有血缘关系?”

    女人盯着那张照片,表情变得僵硬难看。

    不过瞬息,她未施粉黛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小姑娘我就住在这,什么时候你把你朋友带过来给我看看。”

    听她这样回答,我像是看到希望,笑道:“一定!”

    言罢,我才跟韩恪一起离开。

    下楼时,他一言不发,而我觉得眼下场合不适合质问他。

    我一直憋着一口气。

    走到他的轿车面前,车门从里面打开,一条裹在黑丝下的大腿展现在我眼前。

    接着我看到那天帮韩恪接通视频的女人,她长着烈焰红唇,愉快地跟韩恪打着招呼,“亲爱的,你把人救出来了。”

    这声音快把我的骨头听酥了。

    我不禁抖了抖。

    韩恪示意我上车,我站僵在车门口,尽量保持平静地跟他对视,“人是不是你杀的?”

    韩恪头发有些长,刘海挡住他的双眼,我看不清眼底流淌着怎样的光芒,只觉得眼前的他如此陌生。

    “是。”

    他淡淡回我一个字。

    我狠狠甩他一耳光,怨恨在我唇齿间化作歹dú的语言。

    “韩恪,我这辈子最错误的事情就是遇到你。

    你今天最好杀了我,否则,他人我一定取了你的狗命!”

    “白月……”韩恪伸长手臂想把我揽进怀里,我躲了过去,正准备冲上去再给他一脚。

    韩恪如同猛兽一样将我摁进怀里,差点把我扑倒。

    就在这一瞬的功夫,我听到一阵qiāng响。

    有人袭击我们。

    确切来讲,有人袭击韩恪。

    韩恪把我护的紧紧的,想带着我朝车里走去。

    但在密集的qiāng林弹雨里他带着我寸步难行。

    我吓懵了,一时间只想着赶紧逃出去,千万别被韩恪牵连。

    在我焦躁地找地方逃命时,韩恪把我推向一旁的建筑物,正是赵萍绑架我的那栋楼。

    “快跑!”

    韩恪焦急地冲我喊了一声,接着他冲到轿车里,轿车发动,成功地把危险引走了。

    我木讷地站在黑黢黢的建筑物门口,掌心黏糊糊的,全是韩恪的血。

    在危险降临时,他用自己的血ròu之躯护住了我。

    “嘭!”一声巨响,将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我循声望去,不远处,一辆轿车翻了,底盘朝天,还被另外一辆车撞行好几米。

    被撞的正是韩恪的车。

    而撞他们的车飞速逃离现场。

    我想都没想,本能地朝韩恪的轿车跑去。

    即使我痛恨他,还是不希望他出事啊。

    等我跑到轿车旁边,韩恪已经冒出半个头。

    “韩恪,韩恪!”我蹲在地上大声叫他,伸长手臂握住他满是血迹的手。

    在我们两只手相握的一瞬,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韩恪一定不是杀害纪燕回凶手。

    很快我把他扯了出来,这才注意到刺鼻的汽油味在空气中弥漫。

    韩恪在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我们踉跄着逃离危险现场。

    刚跑了五六米,身后传来一股难闻的力道十足的巨浪将我跟韩恪打倒,剧烈的破空声震碎两旁居民的玻璃窗。

    我丧失了几秒知觉,很快又在剧烈的疼痛中醒来。

    我的后背被几块锋利的钢铁碎片扎中了。

    而韩恪彻底昏倒在地。

    巨响之后,周围渐渐围上来一些好事者。

    不管是刚才短暂的qiāng战,还是这会儿的轿车bàozhà,警察都有足够的理由逮捕我们。

    现在的我没有枭爷可以仰仗,而韩恪……情况比我还糟,韩将军自身难保,搞不好还要把他拉下水。

    受伤的我根本没力气把他扶起来,更没办法把他带走。

    而不远处已经传来急促的警笛声,一声比一声近,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在我内心无助到绝望时,我面前突然出现几个男人。

    他们把我跟韩恪扶了起来,强势地挤开人群,带着我们逃离危险场地。

    我一直紧紧抓着韩恪的手,源源不断地热流从他衣袖中渗透出来染红我的掌心。

    “月姐,你别担心,我们马上把他送到医院。”姜云在我一侧安慰我。

    盯着突然出现的姜云的脸。

    我更加确定,这是一个局。

    不管我也罢,还是韩恪也罢,都是局中一颗棋子。

    而真正cāo控这盘棋的,我隐约猜到他是谁。

    来到纪氏医院,医生早已见惯纪燕回的下属送来形形色色的伤者,他们急而不乱地接住韩恪,迅速把他推入手术室。

    我木讷地站在门口,双眼盯着手术室门头上的红灯发呆。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问姜云:

    “纪燕回在哪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