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0章 只想他活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这句话的后果就是,纪燕回把我摁在床上,毫无节制的弄了一晚。★首★发★追★书★帮★

    跟他做过太多次,我们轻而易举地完美融合。

    自从他有了造孩子的打算,他可以说非常节制,各几天来一次,但是每次时间特别长,几乎要送我嗨两次,他才释放。

    我知道他是为了保持精|子质量。

    今晚也不例外,他把第一次的弄了进去,但后面又抑制不住的来了几次,每次全都喷在外面。

    他总是格外小心。

    以前怕我怀孕。

    现在怕我怀不上高质量的孩子。

    我累得不行,被他折腾完一点力气都没有,晕晕乎乎倒在床上不想动弹。

    他抱我去卫生间洗澡,不一会儿给我弄得清清爽爽。

    晕晕乎乎间我听到他的低喃,“白月再给我点时间。”

    我好累,没功夫仔细去想,他要这些时间做什么。

    是想忘记温初芮,然后爱上我。

    还是等温初芮醒来,然后抛弃我。

    他是深情的,亦是最无情的。

    第二天醒来时,纪燕回已经出去了。

    我没忘记昨晚他跟韩栋商量的事情,所以我衣服都没穿,赶紧开机跟韩恪取得联系。

    视频拨过去响了很久没人接,我不放心再次拨了过去。

    却是个女人接到的,她长着一张xìng|感妩媚的脸,尤其那张丰盈的唇格外引人注意。

    “你找韩恪?”她举着手机赤|luǒluǒ地从床上下来,身上就穿了件轻薄到几乎可以看到她三点的吊带睡裙。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脑子有点发麻,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他昨晚累着了,这会儿还睡着呢,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转告他。”

    她完全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在她撩动波浪般顺滑的长发时,我清晰地看到她细嫩的脖颈上露出两三个小草莓。

    她跟韩恪是什么关系,一目了然。

    我突然感到一阵失落,像是喜欢的糖果被人抢走了一样。

    我不是圣人,在韩恪喜欢我时,最起码我内心还是有些骄傲跟安全感的。

    纵然没有把他当做备胎,但我知道,将来若我有需要,韩恪一定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我面前,毫无保留的照顾我。

    现在,一切都成了奢望。

    很快,我整理好情绪,对她道:“我是他朋友,我有事找他,麻烦你等他醒了转告他一声。”

    “好的。”女人倒是利落,也没追问我是谁,答应完就挂了电话。

    站在窗边吹风时,我不停地问自己,我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我明明只把韩恪当朋友。

    良久,我找到了答案。

    人都是自私的。

    我是。

    纪燕回也是。

    我们都是自私自利的人,总想着趋利避害,凭什么要求别人对我们一心一意。

    说白了,我们都是俗人。

    没人能做到为了所爱放弃生命。

    纪燕回一走就是两天,我在姜云的陪同下上课。

    放学时遇到了肖珂,他自责的不行,说没照顾好我。

    我不好意思地说:“你别这样,是我蠢,着了别人的道,跟你没有关系。”

    聊了几句后,我想把上次的饭补上,结果他说他有朋友回申城,他要去见朋友,下次再跟我一起吃饭。

    看他那匆忙模样,我会心一笑,猜测是他女朋友。

    回到家我有些坐卧不宁,因为明天就是韩栋跟纪燕回一起算计韩恪的日子。

    韩恪一直没有跟我联系,我只知道他收到我的通知,却不晓得他到底有什么计划。

    我又怕发消息给他,再被他的女友接到,从而引起他女友的误会,所以也没主动联系他。

    而晚上纪燕回也没回来,我心里总有股不好的预感,就打电话问虎子。

    虎子匆匆说了句我们在忙就挂了。

    这句我们在忙更是弄得我心神不宁。

    这一晚我极其难熬,准备第二天早上就去公司找纪燕回。

    如果可以,我想当着他的面求他不要对韩恪下手。

    与其跟嚣张无脑的韩栋合作,还不如跟知根知底的韩恪jiāo易。

    第二天我一起来,连早饭都没时间吃,就往纪燕回的公司跑。

    哪知走到半道上我接到虎子的电话,他告诉我,纪燕回昨晚被人偷袭,他受伤了,并且很严重!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晕倒在地。

    跟姜云匆匆往医院赶,走廊里我遇到了韩栋。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那壮硕的身材像只移动的大猩猩,走路的姿势都很霸道蛮横。

    走廊狭窄,我躲不开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旁若无物地忽视他的存在。

    可他偏偏拦住我的去路,带着皮手套的手还想在我脸上拧一把。

    我躲开他的非礼,警告道:“韩少请自重?”

    “自重?”他笑的邪气又嚣张,说话的功夫在我靠近我,直接将我抵在墙壁,姜云想跟他动手,他背后的下属抢先一步,拔qiāng比在姜云头上。

    “别乱来。”我赶紧劝住姜云,同时也在警告他们。

    韩栋不客气的在我xiōng口拧了一把,动作下流表情享受。

    “纪燕回的妞就是不一样!自从那天老子拧了你的xiōng,每晚做梦都想艹你。小|妞,你跟我吧,我不比他差,并且我身边没那么多危险。”

    忍住想bào他裆的冲动,我皮笑ròu不笑地说:“韩少说笑了,我这辈子都是枭爷的女人,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换男人的。”

    韩栋脸上的笑意更浓,笑的黄牙都漏出来了。

    “我怎么舍得叫你死呢,爽死倒有可能。

    不过……那姓纪的确实离死不远了,车子都被人zhà飞了,全身大面积烧伤,妈都认不出来……”

    他后面又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见,像是失聪了一样,只是呆愣的看着他。

    他都带着下属离开了,我还沉浸在他那番幸灾乐祸的言语中。

    直到姜云不停地呼喊我,我才渐渐清醒过来。

    恢复理智的第一件事,我踉跄着朝纪燕回的病房跑去。

    路上大概猜了一下攻击纪燕回的人是谁。

    可能是纪西楼,也可能是……韩恪!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怕一切灾难皆因我而起。

    推开门,我看到虎子一脸凝重地坐在沙发上,而他身侧摆着一张病床,床上躺着一个全身luǒ露且皮肤大面积溃烂的男人。

    从那身形来看,是纪燕回无疑了。

    我只觉得天塌地陷,迈着千斤重的腿跌跌撞撞地朝床边跑去,人还没到,眼泪早已泛滥成灾。

    “枭爷、枭爷……”我哽咽着不停的唤他。

    声音冰凉的如同泣血的杜鹃。

    可我又不敢碰他,他身上几乎没丁点好的,我根本无处下手。

    他是那么优秀的男人,长得比女人还要俊美好看,身上的肌ròu健壮又秀美,皮肤比我的还要白皙。

    现在却成了这幅模样。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去,能不能活下来。

    一想到这我就心如刀绞,恨不得代替他遭受这份折磨。

    也就是这一刻,我才真正认识自己的心。

    即使我气他不爱我,即使我怨他把我当作温初芮的替身。

    可我还是见不得他遭受磨难。

    我只想他活着,只要他活着。

    叫我去死我都愿意。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恨不得老天现在就把我收走。

    虎子开始劝了我两句,我充耳不闻,谁都不想理,只想用眼泪表达自己的哀伤跟绝望。

    “谁干的?”姜云带着哭腔问虎子。

    虎子站在床边,沉声道:“韩恪。”

    这两个字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在我头顶zhà开。

    我往后踉跄两步,差点一下倒在地上。

    眼前黑了几秒,等我恢复意识时,已经被姜云扶着坐回沙发。

    呼吸像是被人掐住,连心跳都停止了。

    我不敢相信,zhà伤纪燕回的人是韩恪。

    要说最大的仇敌,当属韩栋无疑,他为什么偏偏对纪燕回下手?

    我不信!

    “会不会是纪西楼?”我忍着泪问虎子。

    “你不知道他们俩现在是一伙的吗?”虎子偏头反问我,他的语气既凉薄又冷漠,怎么看怎么奇怪。

    那晚我确实听韩栋说,韩恪现在跟纪西楼凑到一起去了。

    男人,因为利益而结jiāo,也因利益而分道扬镳。

    我忍住钻心的疼,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

    自欺欺人地说:“那也不可能是韩恪下的手,或许是纪西楼自己……”

    虎子打断我的话,“我怀疑有人告密,所以韩恪那边早早做了准备,趁枭爷这边毫无戒备就攻了过来。”

    我怔怔地看着他,他这话意有所指,是在怀疑我吗?

    我张大嘴,却连一句话辩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那晚确实是我透露消息给韩恪,但我没想到,他真的跟纪西楼达成协议,真的对纪燕回打下狠手。

    所有的罪,所有的恶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擦了把脸上的泪,一步步走到床边,噗通一声跪在纪燕回面前,想握住他的手,但他的手已经血ròu模糊了,我根本无法触碰。

    我紧紧攥着床单,哽咽道:“爷,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陪着你。”

    还有后半句我没说——若你去了,我也不会独活。

    之前我总觉得纪燕回亏欠我,自他接近我就开始利用我。

    我却无法自拔地深陷其中,爱他爱到毫无理智。

    现在,我是这世上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

    虎子嫌弃地瞪我一眼,就没再搭理我,姜云还能小声劝慰我几句。

    下午姜云出去买饭,他刚离开没多久,虎子电话响了,他悄无声息地去外面接听。

    没多久姜云买饭回来,同时还带回一个极其劲|bào的消息。

    长水码头一个货仓bàozhà,死伤无数,其中就有韩栋。

    我猛地一惊,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不是我胆心韩栋,而是我不得不坐实韩恪是背后主谋这个事实。

    打开手机,不管什么媒体,都在争相报道长水码头的事故。

    这顿饭吃的我心不在焉。

    到了傍晚,我叫姜云回海蓝湾给我收拾点洗漱用品过来,我决定以后就住在医院,等纪燕回康复,我跟他一起出院。

    我不怕他毁容,不怕他身体变差,就怕他连叫我照顾的资格都不给我。

    正胡思乱想着,虎子从外面进来了。

    我问他知不知道韩栋也出事了。

    他嗯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发现她眉梢闪过一丝笑意,像是什么yīn谋得逞了似的。

    他发现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很快又变成一副严肃模样。

    这个微小的变化引起我的注意,我悄悄打量他。

    盯着他那张极不友好的脸,我开始怀疑他被纪西楼收买了。

    所以我格外的防备他。

    “虎子,今晚我在这伺候枭爷,你跟在他身边累了好几天了,你就回去休息吧。

    姜云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我会叫他进来。”

    虎子听了我的话,也没说什么,嗯了一声后,千叮咛万嘱咐,叫我照顾好枭爷,然后他走了。

    他一走,我就打开手机,想继续跟进长水码头的报道。

    果然有了新的进展。

    先是申城当地一家特别权威的媒体bào料,在bàozhà现场发现了韩将军长子韩栋的尸体。

    接着其他几家全国知名网站又开始跟踪报道,深挖韩栋的黑料,什么走私啊,贩du啊,经营地下钱庄啊,一件件黑历史全部挖了出来,更可怕的是,还有照片跟视频为证,并且都是高清的。

    这明显是个局。

    除非把他恨dú了,否则没谁会花这么长的时间跟这么重的代价,把他这些罪证全部收集起来,等到他被“zhà死”时,全部抖落出来。

    我猜的没错的话,要不了多久媒体就会报道,长水码头这场bàozhà源自于jiāo易双方的火拼,至于火拼的原因,那就浮想联翩了。

    我绝望的收了手机,慢慢挪到床边,盯着一动不动的纪燕回。

    若不是心测仪上还显示着波纹,我定以为他已经死了。

    他现在应该很痛吧。

    这都是我害的!

    心中的悔越积越多,像一块巨石快把我压扁了,我无法原谅愚蠢的自己,更无法原谅利用我的韩恪。

    我快被悔恨跟疼痛五马分尸了。

    如果眼前有把刀我会毫不犹豫地捅死自己!

    姜云很快来了,他带来宵夜劝我吃一点,我哪有什么胃口。

    我问他有没有打听韩将军怎么处理这场意外。

    他应该猜得到韩恪才是背后主谋。

    姜云低下头道:“月姐,你已经够累的了,别cāo那些闲事的心。”

    他在告诫我,照顾好纪燕回就对了。

    我知道。

    纪燕回的下属,应该都怀疑我了。

    忍住眼泪,我嗯了一声。

    纵使内心难过,纵使我想忏悔,可我不能跟任何人倾诉,也找不到倾诉对象。

    我是这样可恨又可怜。

    除了纪燕回,我没有一个亲戚朋友。

    他完全占满我的生命。

    可我发现的太迟了。

    太迟了。

    后半夜,纪燕回的情况突然不稳,主任医师们都涌了进来抢救他。

    我站在门外,心脏时刻拧着。

    焦灼又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我告诉自己,若纪燕回去了,我也不会苟活。

    说实话,我几乎已经认定纪燕回活不过来了。

    趁姜云不注意,我溜进护士室,悄悄顺走一把锋利的医用刀。

    死在他身边,也算是我对他的一个jiāo代了。

    经过医生合力抢救,纪燕回终于暂时度过危险。

    下一个凶险期什么时候到,谁也不知道。

    那把刀,我一直藏在身上。

    就这样衣不解带地照顾了纪燕回三天,这三天他的病情反反复复,意识始终混沌不清。

    任我如何呼唤他,他都睁不开眼。

    我早已哭干了眼泪,内心溃不成军。

    神志都变得恍惚不堪,已经到了随时都会崩溃的边缘。

    温磊不晓得从哪得到消息,带着时而表情呆滞时而胡言乱语的温初玫来了。

    一进门温磊就把姜云支了出去,然后迫不及待地问我。

    “你跟纪燕回在一起这么久,你知道他保险柜的密码吗?

    他怕是成不了了,你赶紧把他密码告诉我,我以初玫的名义把他的资产转出来。

    一定要快,抢走纪家其他人的前面,要不然咱们就会吃大亏。”

    他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在纪燕回的病床上说出这么无情又冷漠的话。

    我恨不得掐死他,但我实在没有力气,奄奄一息地靠在沙发上不想跟他说话。

    哪知他还有更无耻的,他朝我身边靠了靠,压低声音道:“你找两个医生,趁纪燕回还没咽气,把他精|子取出来,然后做个试管婴儿,有了他的种,就能堵着纪家人的嘴。”

    “滚!”我用尽力气却只能吐出这一个字来。

    所有的经脉都被这一声怒吼震动痛了。

    “你疯了,敢这么跟老子说话。”温磊身形一闪,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彻底堵住我的视线。

    哪知就这片刻的失误,却害了纪燕回的命。

    我只听到“噗嗤”一声闷响,下意识地推开温磊,我看到纪燕回缠满绷带的身上chā着一把刀。

    而刀把正在温初玫手里握着。

    我被眼前一幕弄得心胆俱碎,绝望地嘶吼着朝温初玫扑了过去。

    虚弱的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我揪住她的头发对她一阵捶打。

    她也毫不示弱,跟我在地上扭打一团。

    外面的姜云听到声响赶紧走了进来,冲上来就把温初玫给我拽开。

    我已经恨到极致,抱着必死的决心,从兜里摸出那边手术刀狠狠地朝温初玫xiōng口chā去。

    就叫这一切错误跟罪恶,都在我手里结束吧。

    “月姐!”姜云却在关键时刻扣住我的手腕,我正想命令他松手,一旁的心测仪上发出尖锐的连续的声响。

    我循声望了过去,显示屏上那条原本还有起伏的波纹变成了直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