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34章 我纪燕回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纪燕回松开手,我如同一块破布坠在地上,了无生气。免-费-首-发→【追】【书】【帮】

    “月姐。”小静焦急的朝我走来,她搂着我,哭得声音又急又大,“你流血了,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我充耳不闻,仿佛与整个世界绝缘。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昏昏沉沉,背上伤口也反反复复,折磨的我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颓靡的像只病兽,奄奄一息。

    小静为了叫我开心点,经常给我讲冷笑话。

    我假装开心的跟着她一起傻笑。

    内心却荒芜的像是下了雪,没丁点生机。

    接近五月时候,姜云告诉我,温初玫出院了,孩子勉强保住。

    这意味着,我的zǐgōng暂时保住了。

    苦涩一笑,我并不觉得庆幸。

    在纪燕回说出那席残忍的、否定我的话时,我就当zǐgōng被他挖走了。

    这辈子,我再也不会孕育谁的孩子。

    再也不!

    “姐,那天发生了什么?”小静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盯着窗外的海景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说:“那天促成一个女人的死亡。”

    对于不想活的人来讲,怎么样都是郁郁寡欢。

    就像我现在这样。

    对什么都失去信心、失去兴趣。

    一天姜云跟小静出去办事,没多久下起了大暴雨。

    我一个人坐在阳台发呆,孤寂感突然袭来,好似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人。

    伤感的情绪莫名上窜,我的灵魂被绝望蚕食,脑海里幻想着各种自杀方式,每次“看到”自己身首异处、死相惨烈,我就xìngfèn的颤栗。

    颤栗后,又被新一轮绝望席卷。

    如此循环。

    在我精神彻底崩塌前,我听到一串稳健有力的脚步声缓缓向我靠近,脊背猛地僵住。

    心,控制不住的疼了起来。

    他在我背后站了很长时间,一言不发。

    我亦如此。

    不知沉默了多久,他准备离开。

    我赶紧转身叫住他,“枭爷。”

    将近一个月不见,他更加精瘦,原本白皙的皮肤似乎晒黑了点,不过那双眼依旧幽暗深沉,像是看不到边际的大海。

    他巍峨如山地站在那里,冷冽的眉骨上染着一些我猜不透的情绪。

    像是一道屏障,将我俩隔得十万八千里远。

    心疼莫名一酸,我主动走上前,伸长手臂抱住他。

    用尽力气抱住他。

    他无动于衷,宛若一颗没有感情的参天大树。

    可我不在乎这些,只要闻到他身上的气息,我就足够了。

    埋进他宽阔的xiōng膛时,我的眼泪如决堤的山洪涌了出来。

    我默声告诉自己,控制情绪,不要哭。

    抬起手背擦干脸上的泪,我伸出舌尖,隔着他的衬衣在他xiōng口打圈。

    好歹伺候了他一年多,他的脾xìng爱好我还是摸得清的。

    他来找我,无非是想做这事。

    我对他也只有这种用途。

    就让我,伺候他最后一次。

    在我的逗弄下,纪燕回全身的肌ròu都绷紧了,他身上像是着了火,一把扯下自己的衬衣,精致的纽扣蹦了一地,露出结实的却疤痕纵横jiāo错的xiōng膛。

    他的肌ròu齐整秀美,一点都不突兀,却充满了力量。

    我被他压在身下时,他坚硬的肌ròu像铁一样贴着我,融化我。

    我没有推开他,并且拥的更紧。

    “想我吗?”纪燕回吸住我脖颈上的嫩ròu,牙齿轻轻的咬着,声调xìng感缱绻。

    我最受不了他用这把嗓音跟我说话,再硬的心都能软下来。

    但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闭上眼,我轻轻点头。

    “说出来。”他喘着粗气,低沉喑哑的嗓音里全是压抑到极致的yù|望。

    “想。”我勾住他的脖子,一张嘴,舌尖染上泪,又苦又涩。

    “我也想你。”他下面被我双腿蹭的厉害,喷洒在我脸上的气息又急又热。

    简短的四个字,彻底搅烂我的心房。

    明明很暧昧的情话,我却痛到麻木。

    那日他揪着我的长发,说要摘掉我zǐgōng的画面又浮现出来。

    终究要多大的恨,多深的怨,才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话。

    纵容心痛,我还是倾付所有讨好他、取悦他。

    在最后关头,他想退出去,我修长的双腿紧紧锁住他的腰,睁开迷离的眼乞求道:“爷,我一会儿吃yào。”

    他终究沉沦在这场青事里。

    我们激烈的做了很久,从天亮到天黑,从暴雨到雨停。

    最后纪燕回累瘫在床上,表情餍足的睡着了。

    我穿好衣服,反手在脊背上摸了一把。

    那丑陋的疤痕,一直都在。

    刚才我一直没敢脱上衣,就怕他嫌弃。

    坐在床边,我伸出食指轻轻临摹他的眉眼鼻唇,一点点的描,描了一遍又一遍。

    悲痛如潮水般袭来,我失控地倒在他怀里无声痛哭,彻底释放内心压抑的荒凉。

    “永别了,纪燕回。”

    我在他额头轻轻留下一吻。

    然后,我什么都没带,毫无眷恋的,赤着脚从海蓝湾别墅离开,隐没在黑沉的夜色里。

    海浪声越来越响亮,我的心越来越坦dàng。

    慢慢的,我没入大海,内心无比宁静,期待朝我涌来的浪花将我带走。

    腥气的海水渐渐没过我的脚背、膝盖、大腿。

    终于,我迈不开步子,整个身子倾向大海。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臂膀将我勾住,我跟他一起倒在水里,大浪卷来,我们一起被海浪冲走。

    “抓紧我!”纪燕回一只手紧紧勾着我,另只手朝岸边划去。

    黑漆漆的夜色中,我什么都看不清,甚至听不真切纪燕回的声音。

    我只想离开他,离开这个令我困倦的世界。

    我松开他,随意的展在水里,任由海浪带走我。

    纪燕回应该觉察到我的意图,他把我抱得更紧了,暴躁的在我耳边吼,“我不准你死!”

    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的哪次“濒临死亡”不是他直接或者间接造成的。

    海浪越来越大,海风呼啸的声音越来越响,像是张牙舞爪的魔鬼,它们在热烈欢迎我的到来。

    我灌了好几口腥咸的海水,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肺也像zhà开一样闷痛。

    接着神思恍惚起来。

    “白月、白月……”

    是谁在耳畔唤我。

    “我命令你给我醒来!”

    是谁在说话。

    “你竟敢丢下我,你好狠的心。”

    是谁在哭泣。

    眼皮好重,我好累,想永远沉睡下去。

    可惜,我还是没死成。

    醒来时,我依旧在纪燕回囚我的别墅。

    他如同雕像般矗立在床边,背对着我看向外面的海景。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无法猜测他的内心,只觉得那抹背影高大又冷硬,带着不可接近的威仪。只要靠近,就会丧命。

    好半天,我听到他喑哑的嗓音里挤出几个略带疲惫气息的字。

    “我放你走。”

    一刹间,我yīn暗的世界仿佛裂开一道口子,阳光透过缝隙照shè进来。

    我踉跄着爬起来,不顾身子虚弱迫切下床,头也不回地朝楼下跑去。

    脚步虽然虚浮,却无比欢快。

    终于,我离开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但愿将来再见,我们都是陌生人。

    回到出租屋,我连灰尘都没来得及打扫,倒在床上酣睡一天一夜。

    这一觉睡的极好,醒来后我精神百倍。

    我用之前的积蓄重新买了部手机,准备找份工作时,我意外地接到小三发来的微信。

    微信就两句话跟一张照片。

    他说:“月姐,你快来。韩哥要死了。”

    而照片画面更是叫我心惊ròu跳。

    两个来月不见的韩恪瘦的脱了相,眼眶深深的凹陷下去,面色憔悴颓废。

    他正跟一大堆打扮怪异的男女围在一张茶几,一起溜冰。

    溜冰这事我并不陌生,在夜总会上班时,经常看到一群男女聚在一起放浪形骸。

    这玩意虽不会像粉那么容易上瘾,但吸多了,还是对身体有影响。

    他是那么有野心有抱负的男人,若不是我,又怎么会被纪燕回丢到金三角那种吃人的地方。

    我要过去找他。

    我要过去赎罪。

    好在护照是现成的,我只需买张去那边的机票即可。

    可我刚出门,就看到虎子从一辆车里出来。

    我假装没看见他,缩着肩膀从他身侧经过。

    他却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把我往车里塞。

    我手扶在门框,不叫他得逞,并且没好脸色的呵斥他,“纪燕回不是已经放过我了吗,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

    虎子见我执拗倔强,他提着我的衣领粗暴推搡。

    “你以为我想过来找你!都是你这个害人精,除了会给枭爷增加麻烦还会干什么!若不是枭爷病的一塌糊涂,我才懒得过来找你!”

    纪燕回病了。

    我心跳像是漏了半拍,魂都要飞了。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没立场跟身份关心他啊。

    “对不起我不是医生,帮不上忙。”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竟然如此平静地说完这席话。

    虎子像是被我惊住了,他盯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睛睁的铜铃一样大。

    我趁机从他手下挣脱,站在一米开外的位置提醒他,“请你们以后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不管对纪燕回,还是对我,这都是最好的选择。

    我没买到直飞金三角的航班,先到曼谷跟小三的朋友汇合,然后他们送我去了金三角。

    这里落后又蛮荒。

    大街上行走着各种各样的人,他们皮肤黑黄干瘪,很有当地人的特点。

    只是他们看人的眼神,戒备中带着极强的攻击xìng,叫人不敢直视。

    并且,他们身上都带着qiāng。

    赤luǒluǒ地彰显他们不可挑衅的权威,暴露他们亡命之徒的本xìng。

    我很难想象,韩恪跟小三是如何在这种环境中存活下来的。

    担心了一路,我们的车子终于在一家类似于酒吧的地方停下。

    此刻已是傍晚,路灯未亮,周围一片破败,酒吧门口围了一群男女,都神态各异的打量我。

    那猜忌的、不友善的眼神,叫我害怕。

    “月姐。”小三从酒吧跑了出来,激动地招呼我。

    他晒黑不少,人也瘦了,原本就圆的眼睛显得更大,只是眼里充满忧愁跟焦虑,再也没有之前的孩子气。

    见到熟人,我松了一口气,疾步走到他面前,问:“韩恪在哪?”

    小三瘦削的脸登时皱在一起,神色担忧。

    “月姐,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们,这两个多月我们不是不想跟你联系,而是韩哥他……他整个人都垮了,我们没脸跟你联系。”

    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跟着小三穿越拥挤的吧台,路过一群群围在一起“快乐”的瘾|君子,经过吵闹的舞池,终于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卡座停下。

    昏暗环境,越发显得这里乌烟瘴气。

    借助闪烁的灯光,我一眼看到人群中,正跟人比赛吸粉的韩恪。

    他不但溜冰,还玩上了这个!

    一股血直冲脑门,我冲上去打翻韩恪手里的锡纸。

    他玩到一半,玩得正嗨,突然被人打断,暴躁的像只狮子,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抡起拳头往我脸上砸。

    我重重倒在沙发上。

    韩恪打红了眼,跳到我身边,想继续打我。

    小三赶紧抱住他,叫他睁大眼看清楚我是谁。

    韩恪情绪暴躁,谁也不认,跟小三扭打在一起。

    我忍着脸颊火辣辣的痛,端起桌上的冰镇啤酒,朝韩恪脸上泼去。

    狠狠掐住小三脖子的他,突然冷静下来。

    他散涣的目光终于跟我对视,jiāo织。

    “白、白月。”

    他呢喃我的名字,似乎不敢相信在这看到我,松开小三后,他狠狠拧了自己一把。

    许是刚才的粉侵蚀了他的神经,他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他又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

    看着他这幅颓靡消极模样,我像是狠狠被人捅了一刀,赶紧按住他的手,哽咽道:“是我,是我。”

    韩恪此时的情绪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他像个三岁孩子似的,将我拥进怀里,用极其脆弱的、无助的口吻对我说:“白月,我好想你。”

    我心酸不已,扶着他准备带他离开。

    握住他的手腕时,掌心被坚硬的骨头硌的生疼。

    他瘦了很多,很多。

    小三善后,跟周围的男男女女赔礼道歉,免不了散财。

    出了酒吧,小三找来一辆电动小四轮,把我们带到他们住的房子。

    他们居住的环境也不好,比窝棚强了一点,周围满是垃圾,房子也又破又旧,里面的家具比国内八十年代的还要老气。

    再加上他俩都是男人,韩恪又颓靡的不像话,所以屋里很乱,到处丢着速食包装。

    我跟小三把韩恪扶到床上,小三倒水给他洗脚洗脸,我忙着收拾屋子。

    客厅里橘红色灯泡瞬间把我的思绪拉回了小时候。

    我的母亲,就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缝缝补补、cāo持家务。

    她是个勤劳踏实的女人,可并没有换来上天的热爱。

    她这一生跟我一样,命运多舛。

    正想着,我突然觉得身上一紧,一双有力的臂膀将我锁在怀里。

    “白月,我以为我在做梦。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韩恪的声音压得很低,每说几个字,都要停顿一下,但最后还是哭了出来。

    他的情绪敏感又脆弱。

    “我来带你回家。”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了,这次一定要带韩恪回去。

    纪燕回他是人,又不是神,凭什么左右别人的命运!

    韩恪正跟我说者话,许是体力不支的原因,他竟然靠在我背上睡着了。

    我跟小三把他弄到床上,见他睡踏实了,小三这才跟我出了卧室。

    一出门,小三竟然一下跪在我面前,迫切的乞求道:“月姐,你救救韩哥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我以为他说的戒掉韩恪的du瘾,我说没问题。

    韩恪又赶紧道:“韩哥要去杀人!为了麻痹对方获得对方的信任,他几乎把自己搭了进去。”

    我被他的话吓傻了,半天都回不了神。

    小三见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又赶紧解释:

    “你别怪韩哥,这都是枭爷bī的。韩哥被他丢在这之前,他蛊惑韩哥,说如果韩哥有本事把白象帮的老大杀了,他会分给韩哥一些利益。

    你也知道,韩哥背着仇,他需要壮大自己跟韩栋抗衡,再加上当时情况复杂,韩哥也没得选。等我们来到金三角才发现这里的情况远比想象中复杂艰难。

    你不知道,在这种陌生的地方活下去,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韩哥为了跟他们搭上线,不得已把自己贴进去。

    月姐,这才是我叫你过来的主要原因,你一定要救韩哥,也只有你能救他。”

    又是纪燕回!

    他总能精准地捏住别人的命脉,开出蛊惑人心的价码,从而无所不用其极的压榨别人。

    可我不是纪燕回的谁,他从来都没爱过我。

    我求他也无济于事。

    我们只能另想办法。

    只是我没想到麻烦上门的速度是这样快。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就被外面剧烈的砸门声惊醒。

    我赶紧穿好衣服出去,而小三跟韩恪已经出来,正跟来人谈着什么。

    韩恪见我出来,他立即朝我走来,几乎用整具身体将我遮蔽,然后把我推进屋。

    “待在里面别出来,我忙完手里的事,带你骑大象。”

    悲痛一层层爬上心头,我抓住他的手腕,祈求道:“停手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他叹息一声,粗粝的手指摩擦昨晚被他砸出来的伤疤,眼里尽是无奈跟心疼,“白月,你不该来的。”

    我握住他的手指,忧心忡忡的看着他。

    他却没敢跟我对视,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无精打采地看着别处。

    五官还是那么俊逸的五官,脸颊却瘦的凹陷进去。

    这颓废的样子,刺的我眼睛生疼。

    我抽噎着,不晓得如何劝他。

    气氛一度压抑到极点,我喘气都困难。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打闹起来,小三激动地叫他们滚。

    韩恪这才来了精神,叫我待着别动,自己出去了。

    我耳朵贴在门上,屏气凝神的听他们jiāo流。

    但对方语速太快,说着很不正宗的中文,我听不太懂。

    而韩恪也只是说着“嗯”、“好”,我根本捕捉不到有用的信息。

    但我意识到,肯定跟小三昨晚说的事情有关。

    陌生环境带来的恐惧,韩恪举动带来的害怕,像两只大手,将我拽向无法估量的深渊。

    我缩坐门口,衣服被冷汗打湿。

    没多久外面安静了,接着韩恪进来找我。

    他把我从地上抱起来,发力时胳膊上的青筋血管异常突兀,看得我触目惊心。

    “白月,我一会儿要去干件特别重要的事,小三会送你去曼谷。”

    说到这,他长满胡茬的下巴在我头顶蹭了蹭,语气也软了下来。

    “若上天善待我,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回国看你。”

    这话分明是生离死别前的jiāo代,我紧紧捏住他的臂膀,哭喊道:“我们一起回去。”

    “傻话。”韩恪将我放下,未曾跟我对视一眼,果决离开。

    那单薄的背影,不知何时开始,微微的佝偻,像是被生活压弯了脊梁。

    我追了出去,韩恪已经走了,只剩下坐立难安的小三。

    “月姐,韩哥要去砍人了,你赶紧给枭爷打电话,他在这也能只手通天,他能救韩哥。”

    现在,没什么能比韩恪的病更加重要。

    我摸出手机,拨了纪燕回的微信电话。

    在小三焦灼又渴望的眼神中,电话通了。

    我放低姿态求纪燕回救救韩恪。

    那头沉默了几秒,接着传来他疏离慵懒的官腔。

    “我跟韩恪的jiāo易公平公正,纵然会要命,韩恪也是自愿的。”

    说到这,他语气一转,音调冷硬无情。

    “白小姐,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要我帮你?你要知道,我纪燕回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