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9章 我不是纪燕回的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赵小姐,等待今天等的很辛苦吧。免-费-首-发→【追】【书】【帮】”我平静的看着她,露出一抹无所畏惧的笑。

    “死到临头,你笑什么!”赵一兰反而有点慌。

    “笑你跟温初玫处心积虑啊。”我藏在广袖里的手慢慢jiāo织着,面不改色地跟赵一兰周旋。

    “我跟韩恪的关系应该是你们透露给岳红的吧,所以岳红才用韩恪下属的口吻发短信把我骗了出去。

    但你们没想到枭爷真的以身涉险前去救我。

    所以你们慌了,在我昏迷期间想弄死我一了百了,却被意外闯入的韩恪搭救。

    枭爷醒来后,你们在他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些坏话,叫枭爷以为我跟韩恪走了,令枭爷恨我的同时更加厌恶韩恪。

    后来我被枭爷囚禁,你们再生一计,发短信把韩恪引来,然后又使用诡计叫枭爷觉察。

    所以我跟韩恪在半道上被枭爷逮个正着,枭爷把韩恪打个半死。

    你很聪明,这样做不但挑拨了我跟枭爷的关系,还能叫我更加愧对韩恪,说不定来个移情别恋。

    可惜,枭爷还是跟我纠|缠不清,并且再次将我囚禁。

    以至于你们更加坐不住了,以照顾我的名义算计我。

    在海蓝湾别墅,我bī你们放我出去,正中你们下怀。

    哪怕后面枭爷怪罪起来,也跟你们没半点关系,是我犯贱以死相bī的。

    可你并不放心,亲自送我去医院,又怂恿我跟韩恪私奔。

    那时候我脑子一团乱,再加上担心纪燕回对韩恪不利,所以我真的带他离开。

    而你一直躲在暗处监视我们,我们前脚出医院,你后脚立即通知枭爷我又跟韩恪跑了。

    我再三挑衅枭爷,彻底激怒他,所以他对韩恪下了狠手,这才有了韩栋大闹赌场一幕。”

    说到这,我笑的更加镇定,微微将脑袋移开半寸,跟赵一兰对视,“我说的对不对?”

    “对,全都对。可那又怎么样,你照样死定了!”赵一兰缓缓扣动扳机,“岳红的人正在外面大闹,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我知道,当然知道。

    赵一兰想趁乱杀人,然后嫁祸给岳红。

    纪燕回知道岳红对我的憎恶,所以我死了,他根本怀疑不到温初玫跟赵一兰。

    这两个女人确实聪明。

    我今天似乎在劫难逃。

    赵一兰仰头长笑,“敢跟初玫抢男人,去死……”

    “嘭!”

    一声qiāng响。

    面前刚刚还在得意说笑的女人,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踉跄着后退几步倒在了地上。

    qiāng,是我开的。

    昨天我入住酒店前,纪燕回悄悄来了趟海蓝湾别墅。

    一周时间的休养,他恢复的还算可以,面色虽然苍白却不再憔悴。

    进门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着我躺在床上。

    我以为他想要了,又碍于体力不支不好明说,我准备用嘴伺候他。

    可他拉住了我,只是将我拥在怀里。

    深深地拥吻我,他的吻技太好,不过一两分钟,我便大脑缺氧,身子化成一滩春水,差点把持不住。

    关键时刻他停下来了,从兜里摸出一支小巧的qiāng塞给我。

    我以为是个玩具。

    他握住我的手,教我如何使用。

    qiāng声响起,面前的门板顿时shè穿一个洞,我这才意识到手里是把真家伙。

    他临走前很是郑重的叮嘱我,“这两天不安全,你拿去防身。”

    所以,在赵一兰进门后,我手里一直握着这支qiāng。

    并且,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录音笔。

    刚才我跟赵一兰的对话,都被录了下来。

    那天在医院韩恪提醒我,有人要对我不利,我便想到了温初玫跟赵一兰。

    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准的可怕。

    不管是温初玫还是赵一兰,都是纪燕回信任的人,若没有证据他不会站在我这边。

    所以我特地买了这支录音笔。

    当然,纪燕回送来的手qiāng帮了大忙。

    赵一兰倒下后,我没做停留,立即出去寻找纪燕回。

    站在走廊,我听到楼下的喧哗跟吵闹,仔细一听还有打斗的声音。

    我加快脚步,想下去看个究竟。

    就在这时,电梯门开了。

    我扭头一看,只见纪燕回yīn冷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样子他早有防备,所以连新郎服都没还。

    “枭爷。”我匆匆迎了上去。

    纪燕回紧抿薄唇,一言不发地捏住我的手腕,然后把我带入电梯。

    “枭爷下面是什么情况?”我嫌弃头上的凤冠碍事,直接摘了下来。

    纪燕回还是一声不吭,电梯停在地下车库,他拽着我就往出去走。

    刚走两步,我顿感不妙,在原地停下,表情纠结道:“枭爷,我肚子疼,想去卫生间。”

    “找事。”男人说话了,一出声,嗓音沙哑犹如石粒相互弄擦,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我的猜测没错,他不是枭爷。

    那么能跟纪燕回长得一模一样,肯定是纪西楼无疑了。

    我慌忙从袖子里摸qiāng。

    但是纪西楼的速度比我迅猛,他一把捏在我的肩头,疼痛瞬间充斥我的感官,我差点给他跪在地上。

    袖子里的qiāng掉在了地上,我失去护身武器。

    纪西楼拖着我往车里走,我一路挣扎,逃脱不了,最后还是被他带走了。

    路上我给他解释,我不是温初玫,我只是一枚没用的棋子。

    他嫌我聒噪直接在我嘴上贴上胶布,还绑住我的手脚。

    车子不晓得行驶了多久,在一个荒僻的修理厂停下。

    他们把我丢在一间不见阳光的小屋,屋里堆满了杂物,可没有一个尖锐的利器方便我割开捆绑四肢的绳索。

    渐渐的我的手脚变得麻木。

    夜色袭来,我饥hanjiāo迫不说,还很想上厕所。

    就在我憋不住差点尿进裤子里时,仓库的门打开了,一个壮汉逆光走了进来。

    我被他带了出去。

    纪西楼在外面涮火锅,白色烟雾下,他俊朗的脸简直跟纪燕回一模一样。

    难怪当初他假扮了枭爷那么久,都没人觉察出来。

    但在我眼里他们还是不一样的。

    纪燕回看我时,表情再冷,眼里都有股说不出的情愫,看得人心脏乱跳。

    纪西楼看我时,眼神yīn鸷拒人于千里之外,宛若在看一个外人。

    纪燕回再气,他拉我时,一定会自然而然地握住我的手掌,宽大粗粝的掌心跟我的掌心紧紧贴合。

    纪西楼牵我进电梯时,他握着我的手腕,恰好是骨节处,微微用力就会很痛。

    再之,纪燕回重病初愈,他的脸色苍白透明。

    眼前这位面色红润,精神十足。

    所以,在车库时我就怀疑他的身份。

    “你是谁?”纪西楼涮着羊ròu,头也不抬的问我话。

    很快他意识到我嘴|巴还被封着,于是抬了抬手,他的下属就把我脸上的胶布撕走。

    刺啦一声,扯得我生疼,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抬起手腕揉了揉疼痛的脸颊,纪西楼见我模样狼狈,索xìng叫下属松开我的手脚。

    “我不是纪燕回的谁,你抓我没用。”我站在他面前,装出一副可怜样,“我只是他的棋子,专门用来迷惑你们的视线,你放了我吧。”

    纪西楼努了努嘴,他的下属抬腿朝我踹来,在我跌倒的一刹,差点夹不住尿意。

    纪西楼一边擦嘴一边朝我走来,“重说你跟纪燕回的关系。”

    我忍着痛说道:“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话音刚落,纪西楼抬腿在我身上狂踩,一脚脚用尽力气。

    我佝偻着护住自己,那些痛苦还是像雨点般落了下来,感觉被他踩过的地方都丧失了知觉。

    最后打得我奄奄一息、口吐鲜血。

    纪西楼明显是人狠话不多的那一种,他睥睨着我,重复问道:“你跟纪燕回到底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我怒极反笑,已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吐出一口血水骂道:“你他|妈眼瞎啊,我要是纪燕回的心肝宝贝,你以为你还有机会掳走我折磨我吗?”

    “爷。”纪西楼身侧的下属听到我这样回答开始动摇了,低声道:“那边的兄弟传来消息,纪燕回岿然不动,没有过来应约的意思,咱们可能真的逮了个废物。”

    他说最后一句时,很是鄙夷的扫了我一眼,似乎我坏了他们的复仇大计似的。

    自己蠢,被纪燕回玩了,关我什么事。

    我咬牙冷笑。

    纪西楼双臂环xiōng思考片刻,尔后道:“我要跟纪燕回视频通话。”

    他的下属很快搬来设备,视频接通,那边对话的却不是纪燕回,而是温初玫。

    巨大的屏幕上温初玫镇定自若,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就连眼神都坚毅无比,宛若换了一个人。

    纪西楼却问了句,“你是谁?”

    显然,他之前并未见过真正的温初玫。

    纪燕回把她保护的真好,不给外人一丝伤害她的机会。

    我心里一阵酸楚。

    屏幕上,温初玫又说话了。

    “纪西楼,你费尽心思破坏我跟燕回的婚礼,这笔账我会找你算的。”

    说完,她瞥了眼我这个方向,我清晰的看到她眼里的不屑跟轻狂。

    “你以为逮了一个不值钱的冒牌货,就能bī我们把岳红jiāo出来?经历这么多事,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当初在我手上吃的亏还少吗?”

    好霸道的言语!

    我这才意识屏幕上的温初玫,才是真正的温家大小姐应有的样子,心狠手辣做事果决,别说我了,纪西楼他都不放在眼里。

    能在她眼皮下活这么久,我还真是幸运啊。

    自嘲的同时,我又觉得自己眼瞎,之前还爱心泛滥同情她,殊不知我在人家眼里就是一只被戏耍的猴子。

    只是她这般面目,纪燕回可晓得?

    “你这个贱人!”纪西楼暴呵一声打断我的思绪。

    我循声望去,只见他比我还要愤怒,cāo起一只酒瓶砸向屏幕,屏幕应声bào了,玻璃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爷,这下我们该怎么办?”纪西楼的下属紧张询问。

    纪西楼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我,他双眼变得通红,像是嗜血的魔鬼。

    “既然千辛万苦地弄回来了,就别浪费,弄出去剥了皮炖汤。”

    这一刻,我也不知自己是吓得,还是实在憋不住了,一股热流从双|腿间流了出来。

    他们看到一串yè体在我脚下晕开,都讥笑起来。

    他们上来撕扯我的新娘妆,粗言秽语的想看看我哪里流水。

    “拉出去调|戏!”纪西楼心情很差,一口口地灌着酒。

    他的下属还是很怕他的,听到他语气不快,再也没敢对我动手动脚。

    壮汉过来,把我推搡出去。

    我全身就剩下小衣跟底|裤,在冷风中走了很久,才在一个荒僻的活动板房门口停下。

    夜色如凉,灯光昏暗,面对陌生的环境,恐惧感油然而生。

    纵然我想跑,却不知该跑向何处。

    男人把我绑在一根石柱上,面前的架子上放满了大小各异的刀。

    这一幕叫我想起之前岳红掳走我,命人肢解我的场景。

    我佯装的坚强在这一刻分崩离析,身子抖得像筛糠似的。

    “别怪我们爷,要怪就怪纪燕回夫fù,跟我家爷斗了这些年,一点都不念及兄弟之前,去年还用诡计差点把我家爷弄死。这不,爷的嗓子就在那场意外中废了。”

    男人一边绑我一边絮絮叨叨。

    “求求你,放了我。”纵然知道求饶没用,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我想活着,想亲口告诉纪燕回,我跟韩恪没什么,一切都是赵一兰跟温初玫搞得鬼。

    还想告诉他,温初玫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叫他多加提防。

    可惜上天似乎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嘿嘿……”男人冷笑着cāo起尖刀向我脖子抹来。

    我不甘的闭紧双眼,全身肌ròu因为恐惧而猛烈抽搐。

    猝不及防的,一阵短促而猛烈的巨响传来,不过一刹的功夫,我瞬间失聪。

    整个大地都在我脚下晃动,就连背后捆绑的石柱都断成两截。

    我倒在地上,感受瓦砾迸溅,身体被砸的生疼。

    惊慌失措中,我第一反应就是,什么东西bàozhà了!

    因为不远处的修理厂,在熊熊大火中夷为平地。

    真的,好险!

    若不是我刚才被人搡了出来,我不敢想象此刻自己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刚才要杀我的壮汉被一根柱子压住,动弹不得,他张大嘴说着什么,我一句都听不见。

    浓烈的焦臭气扑鼻而来,我掩住口鼻,拼命逃离这个地方。

    耳朵渐渐恢复听力,耳旁是大火燃烧的噼啪声。

    我站在厂房不远处仔细看了一眼,里面的人估计都死完了。

    心底突然涌出一股情绪,我说不出来是什么,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刀剜走了一样,连疼痛的资格都没了,只觉得凄凉。

    能这样嚣张攻击纪西楼的,除了纪燕回我再也想不到别人。

    在他zhà毁这里时,他可曾想过,我还在纪西楼手里?

    呵,跟他的仇恨、利益相比,我果真是个屁!

    “快,进去看看。”愣怔中,我听到不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

    我像只慌乱的兔子,赶紧找了个地方隐藏自己。

    进来的人举着光线强烈的手提灯,光线jiāo错时,我看清他们的脸。

    领头的人我认识,他是温初玫的司机。

    其余的人都听从他的调遣,看样子都是温家人。

    纪燕回对我冷漠到这种地步了吗,要zhà死我不说,连收尸都不派自己的人来?

    我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哭了出来。

    终于他们走了,那司机一边离开一边给人汇报着什么。

    离得太远,我只听到几个字。

    “没看到……”

    没看到什么?

    是不是说没看到我的尸体?

    劫后余生,带给我的并不是庆幸,而是无休止的恐慌跟无措。

    我知道纪燕回跟温初玫太多秘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

    说不定还会追杀我。

    我该去哪?

    一直等到后半夜,确定温初玫的人都走远了,我才踉跄着跑了出去。

    荒郊野外的没一个人,我赤着脚光着腿露着胳膊,在春季的凌晨,像女鬼一样晃dàng。

    不知走了多久,我实在没了力气,坐在路边等来一辆货车。

    我挺身拦住货车,求他们把我带回市里。

    坐在车里我胃里翻江倒海,脑袋如千斤重,最后没忍住吐在车里。

    司机的媳fù很热心,没嫌弃我把车弄脏,还给我找来一件大衣,紧紧裹着我。

    可我依旧觉得han冷无比,没多久便丧失知觉。

    等我醒来时,我在医院。

    而面前站着的,正是纪燕回。

    我像是看到吃人的猛兽一般坐了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跟满目的晕眩,我惧怕地往墙角缩。

    直到没有空间可退,我还是不停的发力,想把自己镶入墙壁。

    “白月,你怎么了?”纪燕回紧张地靠近我,伸手朝我额头摸来。

    我大喝一声,“别碰我,别碰我!”

    “你别吓我。”纪燕回生生顿住了,却依旧保持抚|摸我的姿势。

    他眼里带着担忧跟伤痛,就像真的很关心我一样。

    我想不通,我深爱的男人,明明在病危时念的是我的名字,为什么转瞬间就把我推向地狱,甚至连替我收尸的念头的没有。

    我好恨他这幅虚情假意的模样。

    “白月……”纪燕回痴痴唤我一声,听得我心都要碎了。

    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捡起身侧的枕头丢他脸上,“你是枭爷,高高在上的枭爷,在我面前演戏不觉得跌份吗?昨晚zhà……”

    “燕回。”愤怒的咆哮被突然闯入的温初玫打断。

    她拎着一篮子水果,巧笑嫣然地走了过来,“我买了水果,你拿去给白月洗一洗,切成小块哦,我在这照顾她。”

    纪燕回没有动,目光继续跟我纠|缠不清。

    我怨恨的看着他,却被他深情的目光盯得心里发慌鼻子发堵。

    再这么看下去,我肯定又要妥协。

    温初玫轻轻推了推他,催促道:“医生说了,高烧的人吃点水果能补充维生素,你快去啊。”

    “我不吃,你们都赶紧滚。”看到他们郎情妾意我就觉得恶心。

    纪燕回拧了拧眉头,不悦说道:“好好说话,若不是初玫机智果决,把你从纪西楼的手里救出来,你早死了。”

    什么?

    我真怀疑纪燕回是傻了,要不然怎么会睁眼说瞎话。

    我张嘴就想说放你|妈的屁。

    但是温初玫抢先我一步,把纪燕回推了出去,温柔说道:“你去洗水果,我跟白月说几句。她受到惊吓,需要别人安抚。”

    全然一副贤良温婉模样。

    好似昨晚跟纪西楼谈话的是另一个。

    我恨得牙yǎngyǎng,在纪燕回离开后,就cāo起床头的水杯朝她丢去。

    但是没丢在她身上,打偏了。

    不是我没力气,而是我念及她有孕在身。

    我做不到她那么心狠手辣。

    她关好门朝我走来,一点都不怕我再次攻击她。

    “白月,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她语气一变,眼神表情也跟着变了,运筹帷幄,凌厉狠绝。

    跟昨晚和纪西楼jiāo涉时一模一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