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8章 纪燕回死了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未来是什么样。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看不见。

    被眼前的yīn暗堵住了视线。

    似乎永无天日。

    车子停在赌场大厦前,韩恪叫我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他怕我跟他一起进去有危险。

    在进电梯前,一只钱包丢了出来,里面是他的卡跟身份证。

    他给我说,密码是他的生日。

    俨然一副jiāo代后事的样子。

    我被他的凝重吓到,不停地拍打电梯,电梯还是一个劲的往下降。

    我慌不择路的寻找安全通道,却被一只突然冒出来的手带走了。

    地下车库里,我看到纪燕回那辆低调又霸道的黑色悍马。

    被人塞进车里时,我茅塞顿开,韩栋能这个时候找上韩恪,显然是被纪燕回撺掇的。

    不管韩栋以什么理由找上门,他都不会给韩恪好果子吃。

    而韩恪已经满身是伤了,虚弱的像个勉强拼凑起来的玻璃器皿,他再也经不起半点摧残跟折磨。

    眼下能救韩恪的只有纪燕回。

    想到这,我深吸一口气,“爷……”

    刚说出一个字,纪燕回便打断我的话,“跟韩恪私奔一趟,心情怎么样?”

    他一张嘴,我就跪下了,直挺挺的跪在他面前,眼泪哗哗的淌。

    “爷,求你放了韩恪吧。以后、以后我再也不敢跑了。”

    他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语气慵懒又淡漠的说:“对,没有以后了,因为韩恪会死在今天。”

    “这是什么意思?”我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全然忘了这是车里,脑袋狠狠撞在车顶。

    我没工夫体会头上的疼痛,心脏被惊恐填满。

    “来。”纪燕回把我扯进怀里,动作缱绻温柔,语气却如恶魔一般yīn鸷,“现场直播,跟我一起见证韩恪的死亡。”

    我木讷地扫了眼他手里的大屏手机,只是一眼,浑身的血似乎都在飞速倒流。

    视频里,韩恪被两个人架住,壮硕的韩栋挥动着铁拳,一下又一下地朝韩恪身上砸。

    一拳下去韩恪单薄的身子就会凹进去一些,嘴里不停地喷溅鲜血,仿佛内脏都被韩栋砸碎了一样。

    我能想象他有多疼,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我哭着乞求纪燕回,“枭爷,求求您了,救救韩恪吧,救救他吧。只要您救他,您想对我做什么都行,gànsǐ我都可以。”

    纪燕回捏住我的下巴,眼神嫌弃的如同看一堆秽物,他薄唇轻启勾出一个轻蔑的弧度。

    “你以为你的身体值多少钱?我纪燕回干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你不识好歹,很不幸,我的耐xìng被你磨光了。”

    说着,他狠狠掐住我的下颌,bī我跟他继续观看韩恪遭受非人的折磨。

    韩栋挥了十几拳估计打累了,停下来喘气,韩恪又不屈不挠,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激的韩栋cāo起一张折叠椅砸向韩恪。

    韩栋的下属一松手,韩恪就像面条似的软绵绵地躺在地上,血急速在他身下晕染开来。

    我仿佛看到韩恪的生命正在流逝。

    内心的悲凉像海水一样将我蔓延。

    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若他死了,我也不会苟活。

    我渐渐放弃挣扎,情绪也慢慢平静下来。完全一副将死之人的样子。

    纪燕回发现我的异样,他松开手一脸探究的打量我。

    我茫然的盯着他,盯着是贾明又是纪燕回的他。

    心脏仿佛不会跳动了一般,连语气都缺乏了生机。

    “枭爷啊,还记得贾明老家门口的石榴树吗,孩子就埋在那,你也把我埋在那吧,好叫我们母子团聚。”

    “你……”纪燕回眸心猛地一缩。

    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伸手朝自己右腰摸去,可我手速还是比他快了一些,他腰间的匕首被我拔了出来。

    我毫不犹豫的割向自己的喉咙。

    带着愧疚的、毫无眷恋的心情,结束自己的贱命。

    我用尽所有力气,要把自己带离这个不爱我的世界。

    可我没想到,电光火石间,纪燕回徒手抓住了匕首,鲜血一行行坠|落,滴在我身上。

    他像是感觉不到疼似的,保持这个姿势,目光yīn冷的问:“你要给他陪葬?”

    我盯着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到一丝属于温暖的东西,可惜,没有。

    我淡淡笑了下,语气无比荒凉,“我只是赎罪。”

    纪燕回就这么盯着我,盯了好久,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很平静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陌生人,看一个再也不能引起我心动的男人。

    猛地,纪燕回用他那只带血的手捂住我的眼睛。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感觉到他有些慌乱。

    接着,他拉开车门,笔挺的下去了。

    我也跟着下去,手里依旧捏着那枚匕首。

    若韩恪生命体征没了,我会用这把匕首了结自己。这一路,我都会陪着他。

    畅通无阻的进入韩恪的地下赌场,初进去我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心底越来越凉。

    最后在韩恪的办公室,看到像死狗一样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韩恪。

    而小三他们早已被韩栋的人打残了,都瘫在地上了无生气。

    不远处有只大狼狗,正在美滋滋地吃着什么,它的饭碗旁丢着一枚打开的骨灰盒。

    我马上意识到,那就是韩恪母亲的骨灰,立即冲了过去想弄死那只狗。

    但很快纪燕回抓住了我,他眼神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

    他满是血迹的手,黏糊糊的握住我的手腕。

    头一次,我没有心疼他,而是以敌对的目光注视他。

    他瞳孔微微一缩,还是将我按在身后,然后气定神闲地跟韩栋说话。

    “东西找到了吗?”

    韩栋满手是血,洁白的衬衣也被鲜血弄花,他索xìng把衬衣撕了下来,擦拭自己的双手。

    他luǒ露出来的肌ròu膨胀而突兀,狰狞的吓人。

    我扫了眼韩恪,被那种怪力攻击,估计他没得救了。

    眼泪慢慢溢出眼眶,我无法表达内心的荒凉,已经悲观到无人能救的地步。

    “估计我猜错了,老头子并没把那玩意给他。”韩栋有些懊恼,带着手下准备离开。

    到底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竟然令他凌虐自己的弟弟。

    我真想一刀捅死他。

    但我一直被纪燕回死死摁住,根本没有偷袭的机会。

    “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需要我帮忙吗?”纪燕回继续追问。

    听他这好奇的语气,似乎韩栋闯到地下赌场折磨韩恪,跟他一点关系都没似的。

    我很明白,或许韩栋被纪燕回利用了,他却浑然不知实情。

    韩栋回头看了纪燕回一眼,戒备的说:“不用了。”

    说着他朝门口走去,走了两步他又回过头来,“枭爷,上次你提到的金三|角是个好地方,承你一个情,那狗畜生要是没死的话,你给我把他丢到那去。”

    “好说。”纪燕回皮笑ròu不笑的回应。

    听到这番对话,我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冲开纪燕回的束缚,两步跑到韩恪身边。

    手指在他鼻子下摸了摸,我心里稍微踏实一点。

    还好,还有微弱的呼吸。

    但他灰败的脸色一直紧扣我的心弦。

    我慌忙摸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还没拨通手机被人抢走了,是纪燕回。

    他愤怒的看着我,嘴里却跟虎子jiāo代,“把人送走。”

    我几近崩溃的站起来,怒吼道:“不把他送到医院,他会死的!”

    “关我屁事。”

    他绝情冷硬的话扯断我最后一根弦。理智被可怕的怪兽吞噬。

    我也不知自己怎么做到的,举起手里的匕首,狠狠chā|入他的xiōng膛。

    谁都没想到我会如此狠绝。纪燕回也没有。

    周围一片混乱,有人嘶喊,有人谩骂,有人冲上来推开我,有人……

    我仿佛置入另一个世界,眼里只有贾明的笑脸,他说:“媳fù,咱们回家。”

    好,回家。

    家门口的石榴,应该红了。

    等我意识清醒时,我已经回到海蓝湾别墅。

    韩恪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

    纪燕回死了没,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再次被人囚禁了。

    脚腕带着脚镣,手腕带着手铐。

    我只能勉强行动,吃个饭上个厕所,脱衣洗澡是不行的。

    整日活的像具行尸走ròu。可笑的是,周围还被纪燕回的下属监视。

    就这样,我熬过五天,虎子突然到访,他要带我去纪燕回的别墅。

    那是纪燕回跟温初玫的婚房。

    坐在车里,我极其歹dú的问他,“是不是纪燕回死了,你要过我去给他上炷香?”

    正准备起步的虎子猛地抬起手臂,准备朝我脸上招呼。

    我躲都没躲,一副厌世姿态。

    虎子又收了手,怨气得不到fā xiè,他猛地砸向方向盘。

    “白月,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被枭爷看重,被枭爷草,那是你的荣幸。你他|妈什么出身心里没点bī数?谁给你的权力伤害枭爷?要不是枭爷稀罕你,我他|妈恨不得一qiāng崩了你。”

    我靠在椅背上,淡淡的笑着,“是啊,纪燕回稀罕我,我x紧活好但凡是个男人都yù罢不能,有机会你也可以试一试。”

    “我他|妈!”虎子拳头又挥了起来,但还是没有动我一指头。

    来到纪燕回处于月亮湾的别墅,推开门我便感受到里面的压抑沉闷气息。

    难道纪燕回真的要死了?

    以我的身高跟力气,不可能给他带来致命的伤害。

    他们摆出这幅姿态做什么。

    “白小姐,你来了。”温初玫迎了上来,她脸色不好,苍白憔悴,一看就是担心过度。

    见她要来拉我,我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问:“纪燕回死了没?”

    话音一落,整个屋子的人都以敌对的目光看着我。

    我悄悄扫向沙发上坐着的赵一兰,只有她神色如常,嘴角甚至挂了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白小姐你别这样,燕回他对你终究是不一样的。”温初玫软绵绵的说着话,一副泫然yù泣的模样。

    “跟她废什么话,这种畜生听不懂人话!”虎子粗暴的拽着我的手腕把我往楼上扯。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停的捶打他。

    他把我带到纪燕回的卧房门口,压低声音恶狠狠的叮嘱,“伺候好枭爷,否则我拧断你的脖子。”

    说完,他大力地把我推了进去。

    卧室里,全是医疗仪器,纪燕回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形容枯槁。

    我慢慢走了过去,他应该觉察到了,缓缓睁开眼。

    “白月。”

    仅仅两个字,瞬间令我溃不成军,热泪夺眶而出。

    见他抬起手来,我急忙走了过去握住他的手,没骨气的呼唤,“燕回,我在。”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苍凉的手紧紧抓住我的手,是那样用力。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软化,我处心积虑设置的盔甲在这一刻松动破裂。

    那份被我压抑的感情冲破一切阻拦,以横扫千军万马之势奔腾而来。

    我紧紧回握他的手,哽咽道:“我再也不会走了。”

    晚上温初玫进来看望纪燕回,她想留下来照顾纪燕回。

    虎子很客气地请她出去,说:“温小姐是双身子的人,你已经熬了好几个晚上,我们当下属的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罪魁祸首来了,您回去休息吧,我跟她在这伺候着。”

    温初玫不放心的看我一眼,虎子立即领会她的意思。

    冷笑道:“温小姐放心,若有人图谋不轨,我会第一时间崩了她。”

    他们都在防备我。

    只有纪燕回一直紧紧的握住我的手。

    握住我捅伤他的手。

    温初玫离开后,虎子站在我身后一米的位置监视我。

    或许是长夜漫漫过于无聊,后半夜虎子对我说:“枭爷十四年中受过qiāng伤,因为种种原因子弹在他心房一直没有取出来,不料想,竟然被你一刀chā中了,我们不得不给枭爷动手术。

    医生说,枭爷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脏,怕是难以支撑他活到四十岁……你抖什么,这个消息令你xìngfèn成这样?”

    我抖的越发厉害,冷汗像水一样从我身体里渗透出来。

    汗水顺着我的额头坠在我的睫毛,很快模糊我的视线。

    我看不清纪燕回的脸,却看透了自己的心。

    他若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未来的日子里,不管如何艰难,我都要陪着他。

    熬了好几个通宵,纪燕回终于清醒过来,他勉强能下床走动。

    我陪他在卧房里散步,他半幅身子都在压|在我身上,虽然重,但我心里很踏实。

    “他没死。”纪燕回冷不丁的丢下这句话。

    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韩恪。

    “他选择了自己的路。”纪燕回高深莫测的一句话把我弄得更懵。

    我刚想询问两句,房门被人敲响,虎子在外面说:“枭爷,温先生来了。”

    温初玫的父亲这个时候上门,肯定有大事商量。

    纪燕回竟也不避讳,压|在我肩上,叫我扶他下楼。

    所以,当我俩这幅姿态出现在温父面前时,他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温初玫跟赵一兰倒是一脸平静,见怪不怪了。

    “我家初玫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你这婚礼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温父一脸威严,颇有长辈之姿。

    纪燕回气定神闲地在温初玫对面坐下,顺带把我摁在身边。

    温父脸色更难看了,“你把我家初玫当什么?”

    纪燕回郑重道:“当妻子,当家人。”

    是个甜蜜的回答。

    我没敢看他二人jiāo织的浓情目光,扭头看向别处。

    温初玫赶紧站起来劝温父,“爸爸,燕回受了很重的伤,近期哪有精力cāo办婚礼。并且你也知道,岳红的下属还在申城活跃,那纪西楼一直藏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反击。最近咱们还是低调的好。”

    她说的合情合理,但温父却不吃这套。

    他径直朝我走来,揪住我的衣襟把我往边上提。

    “纪燕回,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养个小三,你当我们温家都是死的吗?”

    原来温父的目标是我。他还真是个呵护女儿的好爸爸。

    他接下来的话,更是把我推入深渊。

    “我们温家在申城有头有脸,初玫显怀前你必须跟她完婚,至于你们担心的危险,不办婚礼就不会发生了吗?

    所以,婚礼我们按照中式的来,叫她代替我女儿拜堂。

    我们温家不在乎这个仪式,只要整个申城知道我们温纪两家达成姻亲就对了。”

    这个“她”是我无疑了。

    好个狡猾的老狐狸,这样一来既要了脸面,还帮温初玫避开了风险。

    而我,只是一个pào灰。

    纪燕回没有回温父的话,只是问我,“你愿意吗?”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愿意啊……”

    你还欠我一个婚礼。

    这句话终是被我压住了。

    像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他肯定早忘了。

    温父的手段虽然歹dú了些,但好歹能完成我的梦想。

    我自然愿意。

    温父没想到我回答的这样干脆,他张嘴还想说什么,很快又顿住,嘴角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怪笑。

    在纪燕回跟他对视时,那抹笑迅速消失不见。

    纪燕回没有看到,可我却看了个清楚。

    温家很快选出个良辰吉日,就在一周后,婚礼于温家五星级酒店举办。

    他们很着急,一点都没考虑纪燕回身上的伤势如何。

    但这并没阻挠纪燕回跟他们结为一家的决心,婚礼前三天,他把纪氏一个重要项目给了温家,顺带送上价值一亿的黄金作为彩礼。

    这场婚礼声势浩大,惊动各方势力,整个申城各路媒体都争相报道。

    一时间,纪温两家风头无二,引得全城关注。

    纪燕回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岳红的人,以及他那位藏在暗处的弟弟前来报复。

    或许,他的软肋已经藏了起来,纵使有人报复他也不会担心。

    纵然知道前面是刀山火海,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前行。

    纪燕回告诉我,别怕。

    我笑了。

    不是我相信他,而是我习惯了命运的苛待。

    婚礼如期而至,我穿上温家特地定制的凤冠霞帔,盯着镜子里嫣然的小脸,差点认不出自己来。

    我曾幻想过多次跟贾明举行婚礼的样子。

    有中式的,有西式的。

    不管什么样式,从不敢奢想有多隆重。

    只要新郎是他,哪怕就我们两个人,我也能过把瘾。

    今日我终于如愿了。

    喜娘帮我盖上大红盖头,我激动地等待纪燕回出现。

    没多久门开了,我以为纪燕回进来了,明明知道我只是这场婚礼的替代品,但依旧紧张的不知所措,脸蛋烫的不行。

    可我没料到,耳畔传来的是一阵qiāng响,身侧的人立即倒在地上。

    接着我的盖头被人扯了下来,额头上顶着一把黑洞洞的qiāng。

    面前是赵一兰得意到扭曲的笑脸,“白月,我亲自送你上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