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6章 我无视你时,你万人践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这个吻一点都不香甜。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以为纪燕回会冲上来把我跟韩恪揪开。

    甚至为了脸面,跟韩恪大打出手。

    每个缺乏安全感的女人心里都有这样一个邪恶的憧憬。

    两个优秀的男人,为了争夺自己,而发动一场战争。

    可惜啊,我把自己看的太值钱了,纪燕回什么都没做,只是因为伤口不适而剧烈咳嗽两声,接着从病房消失了。

    我再没了接吻的兴致,但韩恪已经被我撩拨起来,他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只手按住我的后脑勺,不给我丁点躲闪余地。

    我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也不是贞洁烈女,索xìng就由韩恪过把瘾。

    慢慢的,韩恪感觉到我的木讷,他缓缓松开手,气息不稳的看着我。

    他原本苍白的唇被我吸得晶莹透亮,没有血色的脸也染上一抹红晕。

    只是眼神,伤感的可怕。

    “白月,我不强迫你。”

    他的语气极为无奈,轻而易举地撩起我对他的愧疚,心里更是百味陈杂。

    本来气氛挺压抑的,可我不经意间看到他高高隆起的胯部,倏地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韩恪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我一起笑,然后在我的笑声中去了卫生间。

    没多久小三拎着早点从外面回来,他还带回来一个消息。

    纪燕回出院了。

    韩恪一边喝粥一边道:“那小子体格不错,伤成那样,才几天就出院了。”

    小三撞了他一下,立即道:“哥,你伤的也不轻啊,骨头都砍断了两根,你有这功夫担心别人,还不如多心疼一下自己。”

    我听懂小三的意思了,他这是侧面的在我面前卖韩恪的好。

    也不知韩恪是没领会小三的深意,还是骄傲的xìng格不允许他背后诋毁别人。

    他对自己的事迹不以为然,反而由衷地夸赞道:“纪燕回是个爷们,手段狠厉毫不拖泥带水,我还挺佩服他的。”

    “哥……”小三长叹一声,小心翼翼的瞟了我一眼,又道:“咱能不能别老夸别人,你的优秀你自己瞧不见,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然后又笑嘻嘻的问我:“月姐,你说是不是啊?”

    “吃你的饭!”韩恪竟然有点不好意思,给小三嘴里塞了个包子,然后还把话题岔开了。

    三天后韩恪出院,我没跟他回家,而是回了我的出租屋。

    韩恪倒没强求,只是叮嘱我有事给他打电话。

    小三却很着急,拉着我不放手,“哥,你忘了月姐住院时有人想对她下手吗?那人肯定是枭爷派来的,一次不成还有二次……”

    “闭嘴!”韩恪厉声打断他的话,赶紧把我塞进一辆出租车,对我道:“你别听小三胡说八道,纪燕回不像是背地里下黑手的人。”

    说完,他把车门关上,我听见小三在外面嘟囔,“那天咱们亲眼看到有人对月姐不利,那肯定是纪燕回的人,你怎么还帮纪燕回说好话?”

    车子发动了,我不知道韩恪是怎么回答的,但我很清楚,他是怕我伤心,所以才呵斥小三,甚至为纪燕回说好话。

    这男人,还真是善良啊。可是,像这种刀头tiǎn血讨生活的人,善良不是件好事。我还是蛮担心的。

    在出租屋养了一周后,我准备出去工作。

    说起来我都不信,纪燕回是那么小气,他把给我的卡冻结了,之前有多钱我不知道,但现在我一毛钱都取不出来。

    我没文化没特长,除了跳舞什么都干不了。

    所以我再次找了家会所上班,晚上我去跳舞,白天我在技校学手艺,希望将来可以换个别的谋生手段。

    韩恪经常去会所找我,因为他在道上有点名气,所以会所经理很给他面子,格外地照顾我。

    但会所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今天来个不能得罪的张爷,明天来个不敢怠慢的刘爷,我只是一个跳艳舞的,有时候也得陪顾客喝几杯。

    这晚,我跳完舞,准备下场回家。

    一个男人叫住了我,他请我去趟包间。

    我婉言拒绝,但对方态度极其强横,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正着急呢,恰好看到经理路过,赶紧拉住他,求他帮我说情。

    谁料经理不但没有帮我说话,还劝我不要怠慢了顾客,似乎根本不记得韩恪的jiāo代。

    就这样我被那个男人带入超豪华包间。

    包间里坐了不少人,昏暗的灯光下我一眼看到坐在人群中央的纪燕回。

    小半月不见,他似乎瘦了,只是那双眼睛依旧锐利透亮,总能第一时间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身边坐着虎子,并没其他女人。

    我以为是他叫我进来的。

    可他目光跟我对视的一刹,竟然傲慢的转过头去,任由虎子给他嘴边的雪茄点火。

    他侧着脸猛吸一口,缭绕的烟雾从他薄唇中溢出,那姿态xìng|感的浑然天成,除了他谁也做不到。

    我意识到自己走神了,赶紧挪开视线。

    还没来得及把室内环境扫上一遍,我听到一个陌生男人说话的声音。

    “你就是白月?”

    我循声望去,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虽是坐着,但块头比旁人高大许多,尤其那露在衬衣外面的小臂,满是纠结而雄壮的肌ròu,这身材叫我莫名想起了韩将军。

    正思忖他跟韩将军是什么关系时,他又开口了,“听说你是韩恪那小子的女人?”

    他说这话时,目光从我身上挪到纪燕回身上,满脸探究。

    我吃不准他的意思,但当着纪燕回的面,我自然不能反驳跟韩恪的关系。

    可这男人似乎对韩恪带着一股强大的敌意,我也不敢承认什么。

    我只能用保持沉默。

    “说话!”男人脾气不好,朝我脚下丢来一只酒瓶,我跳着躲开了,但酒瓶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蹦起的玻璃渣划伤我的脚背,血冒了出来。

    我立即意识到他是来找茬的,不是给韩恪就是给纪燕回。

    我挺起xiōng膛正色看向他,“这位先生,我白月现在单身,不是谁的女人。”

    没办法,为了自保,我只能把自己摘出来。

    男人哼笑一声,便不再搭理我。

    转身客气地跟面无表情的纪燕回碰着酒,嘴里还谈着生意,内容我听不懂,但我已经看出纪燕回脸上带了不耐之色。

    脚背上的血越流越多,我有点疼。

    我正准备擦拭脚上的血时,突然被人推到刚才说话的男人怀里。

    “这小娘们姿色不错,又是跳舞出来的,身段肯定柔|软,一会儿怎么弄,她都受得住。”男人捏着我的下巴冲纪燕回开怀大笑。

    我被男人夹着,他挡住我大半视线,我看不清纪燕回什么表情。

    只听到他说:“既然韩少来了兴致,我就先走了,生意上的事,咱们回聊。”

    从他的言语里,我猜到男人的身份——他是韩将军的儿子无疑了。

    “既然枭爷舍不得让利,咱们就没谈的必要了,您慢走。”韩少语气中透出一股胜券在握的小得意。

    纪燕回站了起来,气场如弓一般猛地撑开,浑身散发凌厉又威严的气势,带着极强的侵略xìngbī得别人不敢直视。

    我只是看到他一个侧面,心脏就猛地缩了缩。

    震撼的同时,有种莫名的骄傲在心里流淌。

    看,这就是我深爱的男人,像天神般威武霸气,令人痴迷。

    可惜,他不爱我啊。

    我闭上眼,不叫眼泪流出来。

    倏地,我的嘴被韩少捏开,一大杯洋酒被他倒了下来,辛辣的yè体从鼻腔灌入我的气管,窒息感从四面八方涌来,我手忙脚乱的挣扎、剧烈咳嗽。

    “小婊字,你咳嗽的样子迷死我了,咱们玩个有意思的吧。”耳边是韩少yīn测测的声音,“来,把你伺候纪燕回的招式都亮出来。”

    他揪着我的头发,不顾我还在剧烈咳嗽,直接把拉链扯了下来,直端端的朝我嘴里塞。

    我咬紧牙关不愿意,手脚并用的反抗。

    很快我脚腕被人抓住,“刺啦”一声裙子变成两半,像是待宰的畜生一般呈现在他们面前。

    为了禁锢我,韩少抓住我头发的手更加用力,快把我的头皮扯下来,我没力气继续挣扎。

    下颌也被韩少捏住,我不得不张开了嘴……

    这一刻,我特别特别恨。

    恨所有人。

    恨这个从不厚待我的世界。

    “嘭”一声脆响,紧接着有碎裂的玻璃碴掉在我身上,禁锢我的手松开了。

    我惊魂未定地躲过这劫,慌忙坐了起来找东西遮蔽自己,抬头间看到韩少身后的纪燕回,他手里还握着半只酒瓶,锋利的碴在昏暗的包间发出幽冷的光芒。

    “枭爷什么意思?”韩少壮的跟个黑猩猩似的,足足比纪燕回宽出一倍来。

    他摸了摸流血的后脑勺,越想越气不过,抬手猛地朝纪燕回砸了下去。

    我惊呼一声。

    可谁都没料到,纪燕回只是微微侧身就躲过他迅猛如电的攻击,并且毫不留情的,把手里的半只酒瓶chā|入韩少的手臂。

    韩少的人立即涌了上来,大有动手的架势。

    纪燕回气定神闲,完全藐视他们的存在。

    不但如此,他还把手里的酒瓶chā得更深了,另只手接住韩少砸来的铁拳,彻底将韩少禁锢在怀,韩少疼的呲牙咧嘴,却不敢轻举妄动。

    纪燕回递给虎子一个眼神,虎子脱掉外套走到我面前,把我裹着抱在怀里。

    等虎子把我抱到他身边时,他似笑非笑地对韩少说道:“回去告诉你老子,我这辈子有两件事不做,一是被人威胁的事不做,二是吃亏的事不做。”

    嚣张的吩咐完这话,他从虎子手里接过呆若木鸡的我,本来准备离开,又转身对韩少道:

    “你闹了这一出,不就是想印证,我怀里这蠢货到底是谁的女人。

    现在我告诉你,她是我的,跟你弟弟无关。

    你若想用她折磨韩恪,大可不必。

    你想用她要挟我,倒是有几分用处。”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故意暧|昧我跟他的关系,难道又想叫我替温初玫挡灾避难?

    这个心狠的坏男人!

    我藏在他怀里,狠狠咬住他的大臂,他身子猛地一僵,却若无其事地把我抱了出去。

    门外的经理看到我们,立即像只哈巴狗似的迎了上来,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啊枭爷,我以为白月是……是……总之我有眼无珠,没看出她是您的女人,所以……嗨,你看这事闹的。”

    “滚!”纪燕回嫌他碍事,暴躁地将他踹翻,带着我出了会所。

    在他把我塞进车里时,我一下清醒过来,慌张说道:“放我下去,我要回家。”

    没人听我的,车子在路上飞速。

    最后,纪燕回把我带回海蓝湾别墅。

    站在门口我顿住脚步不愿上前,纪燕回眼里染上不耐的神色,他脱掉西装,暴躁地扯下领带,衬衣纽扣也被他崩掉两颗,xìng|感的锁骨露了出来,姿态野xìng又魅惑。

    我预料到进去后会发生什么,可我不想跟他进行那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不想当他的泄火工具。

    “白月!”他挑起我的下巴,bī我仰视他。

    跟他漆黑的眸子对视时,我感到一阵han意从脚底蔓延上来。

    “你要明白,我看重你时,你一人之下,享尽荣华。我无视你时,你万人践踏,生不如死。”

    他殷红的薄唇一张一合,吐着最无情的话。

    包间里受辱的情景如跗骨之蛆般爬满我的神经血管,那种恐惧无助的感觉又以排山倒海之势涌了出来,切断我的呼吸,冻结我的心跳。

    纪燕回很满足我此刻的怯懦模样,他抱着我,滚烫的唇含|住我的耳廓,染上yù|望的声音xìng|感喑哑。

    “想要我吗?别急,一会儿我就给你。”

    他像是中了yào似的,呼吸渐渐凌乱起来,抱着我上楼,一进卧室就把我丢进浴室,在炙热潮湿的空气中,把我ya在冰冷的墙壁上,迫不及待的施展。

    他狠极了,像是有用不完得劲,咬住我脖颈上的软ròu,fā xiè的撕咬。

    我痛,也快乐着。

    就像这该死的爱情。

    这一|夜他极其疯狂,之前用过的没用过的招式,他全部用了个遍。

    到了后来,他其实都没东西往出来泄了,但还是把我按在身下,就像跟谁较劲一般。

    他发着力,咬牙问我,“怎么样,韩恪应该没这本事吧”、“跟我刺激还是跟他舒服”、“你跟他做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我”……

    在他心里,我就是个婊字,彻彻底底的婊字。

    压住心底的荒凉跟悲痛,我咬住他结实的肩头,生怕自己嚎啕大哭起来。

    纪燕回,我爱你。

    有多爱你,就有多恨你。

    第二天我们还在睡梦中,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是虎子的声音,“爷,温小姐来了。”

    原本还在迷糊中的纪燕回听到虎子的话,顿时清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来不及洗漱,从衣柜里拿出衣服换上,脊背跟肩头满是我昨晚弄出来的伤痕。

    而我比起他只有更甚,浑身上下没丁点好的。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若无其事地叮嘱,“我要陪初玫选婚纱,你在这里乖乖待着,哪都不准去。”

    我不知道他的心是怎么长得,这么残忍的话,他竟然轻而易举地说了出来。

    “你当我是什么?”我尽量叫自己平静下来,忍住上涌的痛意,但眼睛还是红了。

    他扣着衬衣上的纽扣,头都没回地敷衍,“乖,别惹我。”

    “纪燕回!”我|cāo起身后的枕头砸他身上,恨不得手里丢出的是块砖,“你这样做对得起谁?温初玫还是我?”

    他穿好衣服,走到我面前俯视我,满不在乎的问:

    “大家都是成年人,初玫不介意,你又介意什么呢?”

    是啊,出身高贵的温初玫都不介意他荒唐的举动,我一个跳艳舞的贱人有什么资格矫情。

    这就是我深爱的男人啊。

    我冷笑,发自内心的冷笑。

    他眉头忽的拧在一起,怒意说来就来,也不知道他气什么。

    门外的虎子又催了两声,他才出去。

    我软在床上,等他们离开,我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下楼。

    我想离开这里。

    可我没料到门口被四个保镖把守,我根本出不去。

    他囚禁了我。

    这一困就是三日,纪燕回再也没来过,我整日过着坐牢一样的生活。

    傍晚我吃完饭,站在窗边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算了。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楼下一阵混乱,像是有人在打斗。

    我赶紧出去一看,韩恪不知怎么进来的,他正拿着qiāng站在客厅里喘气。

    “你怎么来了?”见到他我自然很欢喜,仿佛嗅到了自由的味道,可他持qiāng闯入纪燕回的宅子,势必会遭到纪燕回的报复。

    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这几日再难熬,我都没给韩恪透露过半句,因为我不想把他卷捡来。

    他已经够艰难的了。

    晃神的功夫,他拉着我往屋外跑,“你别担心,我手里的是麻醉qiāng,要不了命。”

    我哪里是担心这个啊。

    别墅门口停着一辆车,他把我塞进车里,很快车子消失在海蓝湾。

    路上我问他怎么知道我被纪燕回囚禁了。

    他目光闪了闪,还是老实jiāo代了。

    “我出差回来,从会所经理那里知道韩栋找你茬,后来纪燕回把你带走了。然后有人告诉我,你被囚禁了,所以我趁今晚纪燕回跟温家谈婚论嫁,就跑来救你。”

    我怎么听怎么觉得奇怪。

    是谁告诉他,我被纪燕回囚禁了?

    正想着,突然,“哐”的一声巨响,我们的车子被迎面来的越野车撞上了,剧烈的撞击,令我短暂失眠,眼睛黑了十来秒。

    等我回过神时,我跟韩恪被人扯出车外,而面前站着的是持qiāng的纪燕回。

    黑衣黑裤的他几乎跟暮色融为一体,他身上散发的杀意,像奔腾的江水,以吞天灭地之势涌向韩恪。

    我清晰的看到,他的食指稳健有力地压向扳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