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9章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猝不及防的,我的手指被菜刀划伤,口子又长又深,鲜血汩汩的往外涌。免-费-首-发→【追】【书】【帮】

    保姆知道我跟枭爷的关系,她平时对我还算客气。

    她看到我手上的伤口时,赶紧跳到我身边一把摁住,鲜血还是从她紧bī的指缝里渗出来,一滴滴地砸在地上,就像我破碎的心。

    她急了,慌忙道:“白小姐,你这伤口太深,怕是要去医院包扎。”

    我扫了眼血流不止的手,真的好奇怪啊,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疼,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不用了。”外面传来他们愉悦说笑的声音,刺的我生疼,我只想避开他们。

    “我去客房睡一觉就好了。”昨晚一夜没睡,我现在全身酸疼,尤其眼泪,又红又肿。

    睡醒后,我就能起程上路了。

    保姆跟我去客房,一边给我止血一边道:“你昨晚一夜未归,我以为你回老家置办年货了,所以并没打电话通知你今天家里要来客人。确切来说,那些客人也是突然到访的,就连刚出差回来的枭爷都觉得震惊。所以……”

    保姆叹了口气,“白小姐你是聪明人,应该懂得分寸,别跟枭爷置气。”

    “好。”我回答的平静,就像一只温顺的羔羊,声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

    保姆走后,我倒在被子里一个人哭得死去活来,又怕影响到别人,我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不知道。

    后来我在一阵密集又滚烫的亲吻中醒来。

    睁眼便对上枭爷幽深又火热的眼眸。

    我瞬间清醒,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里是从来没有的清澈跟镇静。

    他本一腔热血,最终被我盯得冷静下来。

    头一次,我从他眼底看到一丝类似于慌乱的东西。

    “不舒服?”他问我,嗓音有点颤。

    我想摇头,却连这点力气都没有,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透过他,我想起之前跟贾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的脸渐渐跟贾明的重合。

    我慢慢发现,其实他俩还是有些区别的。

    贾明的眼睛永远都在笑。

    他的眼睛永远都叫人琢磨不透。

    我突然,特别冷,整个人都蜷缩一起,忍不住痉挛。

    意识越来越弱,只觉得头晕脑胀,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再次醒来,我在医院。

    身边坐着个女人。

    正是昨天挽着枭爷的女人。

    她正在削苹果,红彤彤的果皮在她手里盘成整齐的圈。

    “你醒了?”她微微一笑,眼底自有一股说不出的神韵流转,这样一个娇弱温柔的美人,若是我,我也会心动。

    不知是不是自卑心理作祟,我看到她的笑脸就觉得不自在。

    对,是嫉妒。

    疯狂的嫉妒。

    她长得是那么美,声音也是那么柔,别说男人,就连女人都想保护她。

    “昨天我不是故意说你是保姆的,我爸那人脾气不大好,我怕他为难燕回,燕回现在腹背受敌,需要我爸爸的帮助。”她轻言细语的解释,语气虽然诚恳,我却听出别的东西来。

    她的意思是,只有他们家能帮到纪燕回。

    我笑了笑,没说话。

    比起纪燕回,我还是喜欢贾明。

    平凡有平凡的好。

    “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温初玫,以后请多关照。”她一边说话,一边将手里的苹果切成好几块放在果盘里。

    我猜不透她为什么看望我。

    按理说,她应该很生气,恨不得捅给我一刀才对。

    可她大方得体的表现,更加的把我衬托的像个小丑。

    “醒了?”枭爷推门进来,我还没来得及跟他对视,就听到温初玫痛苦的“哎呀”一声。

    我赶紧看了过去,只见她白嫩的手指被水果刀划了道口子,鲜血急促地往外渗透。

    枭爷焦急地走她面前,一把捏住她受伤的手指,满眼关切地责备,“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没事,小伤。”温初玫一点都不娇气,强行抽走手,鲜血又涌了出来砸在地上。

    “你看你!”枭爷沉下脸,虽然生气,语气里却透着无法掩藏的关切,“走,找医生包扎。”

    那种心疼的、紧张的情绪,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抬了抬依旧疼痛的手指,眼睛不争气的红了,心脏又酸又涩。

    枭爷这一去就是两个小时,果盘里苹果都变成了铁红色,一点都不新鲜了。

    他再次站在我床边时,一言不发地看着我,我从他眼里看出些诀别的意思。

    心,还是止不住地抽了抽。

    我跟他对视,像把他的模样深深地刻在脑海里。

    可惜他是枭爷,是纪燕回,不是贾明。

    贾明真的“死”了。

    “白月。”枭爷嗓音喑哑地开口,里面夹杂着我无法辩解的情绪。

    他从兜里摸出一张金卡,慢慢递到我面前,“卡里有些钱,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从今天开始,你我桥归桥路归路。”

    好一个桥归桥路归路。

    我接住那张卡,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能哭。

    可内心的悲凉就像开闸的洪水汹涌而来,热泪夺眶而出。

    我无比难过地问:“贾明,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