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7章 我只想自欺欺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许是疼的太厉害,我精疲力尽地靠在枭爷怀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首★发★追★书★帮★

    这一觉,我做了很多零散的梦。

    我梦到恶狗追我,梦到魔鬼杀我,最后贾明如神祗般出现救了我。

    他耐心的给我洗澡,亲昵的吻过我身上每一块伤痕,温柔的给我上yào。

    接着画面一转,出现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

    她站在我床边静静地看着我。

    “她就是白月?长得很美呢。”

    “你几次三番的救她,已经引起岳红的怀疑,接下来的路你要怎么走?”

    “她确实是个痴情女子,你该不会爱上她了吧?”

    “……”

    女人说了很多,细细碎碎,即使吃醋,声音婉转温柔的宛如唱歌。

    最后,这场谈话在“贾明”那句“我今生只爱你一个”的宣告中结束。

    我猛地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上早已被细密的冷汗打湿,汗水蛰的伤口生疼,我忍不住低吟。

    “你醒来了。”门口传来枭爷低沉的嗓音,把思绪凌乱的我拉回现实。

    我突然发现,他的嗓音跟贾明很像。

    只是一个轻快温柔,另一个深沉内敛。

    枭爷刚洗完澡,身上随便套了件浴袍,大片结实的xiōng肌luǒ露在外,上面还挂着几条浅浅的疤痕,看得我喉头发紧。

    见他头发shīlùlù的还没吹干,我立即下床为他吹发。

    或许是念及我身上有伤,今天的他格外地顺从。

    颀长的身子倒在我腿上,就像一头温柔的雄狮,大手还很不老实地在我两腿间摸来揉去,玩得不亦乐乎,跟个孩子似的。

    我一手拿着吹风机,另只手轻轻拨弄他的头发。

    他的发质很好,黑亮浓密,这点跟贾明一样。

    说实话,午夜梦回时,我经常把枕边的枭爷当成贾明。

    他俩实在是太像了,哪怕是生活在一起的双胞胎都不可能这样像。

    心里乱七八糟的回忆着,手指无意间摸到一块疤痕。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吹风机哐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枭爷起身。

    在他跟我对视的一刹,我赶紧隐去眼里的震惊,嘴角扯了个生硬的谎,“我、我伤口疼。”

    “我去给你取yào。”枭爷站起来就去柜子里找yào。

    盯着他关切的背影,我脑子一片凌乱。

    手指上那道疤痕的触觉还在。

    那是贾明第一次为我解围时留下来的。

    当时有人拿酒瓶bào了他的头,伤口就在他头顶左侧。

    那道疤长达七厘米。

    狰狞而明显。

    当时我们没钱,他借来高利贷给我治病,自己却舍不得花钱请医生包扎。

    因为这份恩情跟体贴,我义无反顾地嫁给他。

    为什么枭爷脑袋上也有道一模一样的疤?

    这是偶然?

    不!

    这道疤痕早已刻在我心上,就连贾明都不知道,他每次睡着后,我都会心疼的抚摸亲吻那道疤。

    在一起半年多,我差不多吻了一百八十次。

    我似乎越来越接近真相了,一个令我既渴望又害怕的真相。

    闭上眼,我强迫自己冷静,清晰地感受枭爷给我擦yào。

    他的呼吸,深深浅浅地落在我身上,明明很温馨。

    我的心口却一抽一抽地疼,像是被人反反复复地捅刀一般。

    擦完yào,他抱我出去吃饭。

    虎子也在饭厅,他似乎等候已久。

    “枭爷……”他yù言又止。

    “说!”枭爷给我盛了一碗花旗参鸡汤,不悦地瞪了虎子一眼。

    虎子为难的说:“汪杰凌晨三点死了,咱们的兄弟虽然驻扎金三角,但红姐的人已经提前接管了那边的分部。”

    “嗯,我知道。”枭爷神色不变,给我夹了一筷子清炒松茸,催我多吃点,似乎一点都不把红姐的威胁放在心上。

    一想到金三角干得都是要命的勾当,我也不知道哪里的勇气,规劝道:“枭爷,纪氏家大业大,您做点正经买卖吧。”

    “啪!”

    “嘶!”

    枭爷搁筷子的声音跟虎子倒吸凉气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僭越了,慌忙低下头不敢看枭爷。

    饭厅沉寂了几秒,最终等来枭爷简单的承诺。

    “会的。”

    我的手抖了抖,心房随着我克制不住的呼吸而颤抖。

    只是枭爷并没说,他这个“会的”将在什么时候实现。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在枭爷别墅养伤,睡他的卧室,整张床都是他的气息,清冽的、直bī我心。

    他不在家,出差去了。

    这本是个绝佳的机会,我可以翻箱倒柜搜寻证据。

    可我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

    我在逃避。

    但是有些情绪,越是刻意压制,它汇聚的越疯狂,bào发时威力越大。

    在真相bào发前,我只想自欺欺人。

    时间过的飞快,新年临近。

    小年那天我本跟保姆一起包饺子,但韩恪的电话打乱我的平静,他在那头凄惨的向我求救。

    “白月,我快死了,你救救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