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6章 这是最后一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嗯……水……”我艰难的低吟着,全身燥热的像是着了火,用尽力气挣扎却连眼都睁不开。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心里很清楚,今天是着了道被人下了yào。

    恍惚中,我听到红姐的声音,恩威并施很有老大的气派。

    “我知道你要给自己的把兄弟张超报仇,所以特地把白月给你掳了过来,是她亲手了结的张超,你一会儿可别怜香惜玉。”

    “你跟我有十年了吧,这些年你捞了多少油水,我向来睁只眼闭只眼,现如今纪燕回要把金三角的生意收回去,不仅伤我脸面也伤你利益,你愿意吗?”

    “这半年纪燕回跟中邪了似的xìng情大变,我有点怀疑半年前那场失败的谋划中,我们彻底被人算计了,那人跟我们玩了偷梁换柱的把戏。”

    “……”

    听到红姐的话,我更加清醒,脑子里隐隐有条线,线的这头在我手里攥着,线的那头连着真相。

    外面的说话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我吃力的爬起来,准备逃跑。

    可双|腿比面条还软,整个人跌倒在地,很快走进来一个男人。

    他长得五大三粗,凶悍的像个杀猪匠,直教人害怕。

    “能入枭爷眼的女人,味道肯定不错。”男人yin笑着朝我靠近。

    我挣扎着想爬来,他一把将我捞起来,面条似的挂在他的臂弯,他另只手直接掀起的裙子,粗粝的大手在我那里摩挲。

    “这小屁|股真紧,口感肯定粘牙!”他的声音贪婪又猥琐,激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下一秒,他猛地把我摔在床上,摔的我眼冒金星,他趁机用领带帮助我的双手。

    我想挣扎想反抗,可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急的我面红脖子粗。

    “来,美人咱们玩点刺激的。”男人扯下皮带一下下甩在我身上,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火辣辣的疼bī出我的眼泪跟嘶喊,男人却笑的越发变|态狂|野,皮带甩的更猛更快。

    他很享受我这种濒临死亡的状态。

    不知男人打了多久,对我来说宛若一个世纪那般漫长,他才喘着粗气停下来。

    细密的汗珠打湿我单薄的礼服,蛰的我伤口刀割似的疼。

    “滚过来给我kou!”男人掏出他那玩意,短小腥臭。

    我虚弱地倒在床上满眼仇恨的看着他,这一刻我多么希望眼神可以杀人。

    他见我不动,一把薅住我的头发,带着腥臭的手指在我嘴里横冲直撞,“你他|妈这是什么眼神?纪燕回能草,我就不能玩了?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纪燕回玩腻的婊|子而已!”

    对,我是婊|子。

    但我是个复仇的婊|子。

    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硬抗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不用对任何人守身如玉。

    旋即脸上露出牵强的笑,“爷,咱们有话好好说。”

    男人似乎很满意我的转变,脸上的横ròu抖了抖,不知从哪摸出一截甘蔗,比我手臂都粗。

    “把它吞下去我就原谅你。”

    我苟延残喘道:“爷,我牙不好。”

    “谁他|妈叫你用上面的嘴吃了。”他单手拔下我被汗水浸湿的底|裤,另只手作势要把甘蔗塞进去,“下面的嘴才有意思。”

    我绝望的闭上眼,几乎预见到自己的死相。

    凄惨又下贱。

    突然我听到男人“哎呦”一声,整个人从床上跌了下去,像是被人从背后偷袭了似的。

    男人倒下后,我看到门口急速走来一抹高大的身影,像是行走的han流,所经之处寸草不生。

    这是我第一次见沉静的枭爷身上,散发出杀|戮一样的煞气。

    他来不及脱掉身上的大衣,就将我抱进怀里,直接用大衣裹住。

    他粗|重的呼吸跟狂|野的心跳在我耳畔合奏一首愤怒jiāo响曲,我无力地倒在他伟岸的怀里,明明恨他恨的要死,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

    “汪杰,你活腻了,我女人你也敢动!”

    “枭爷,这……这女人是红姐送我的。”被唤作汪杰的男人赶紧推脱责任,“红姐说这妞是你玩剩下的……”

    “该死!”枭爷臂力惊人,他手臂夹着我,双手迅速摸出qiāng、上膛,直接朝汪超身上开了一qiāng。

    qiāng响后只听“噗”的一声,一大块带血的碎ròu溅在洁白的床单上,汪杰整个人倒在床边,鲜血蜿蜒,偌大的屋子很快被血腥味充斥。

    扫到床单上零碎密集的扣都扣不下来的碎ròu,恶心的我赶紧移开视线。

    枭爷像是觉察到我的不安,单手覆在我眼睛上,我被他冰冷的掌心激的微微颤栗。

    “没事了,没事了。”他像是哄孩子似的,一遍遍在我耳边低喃。

    他越是这样轻柔的哄我,我越觉得难过委屈,泪水涌的更加凶悍,止都止不住,从他的指缝中渗了出来,湿湿黏黏。

    我明显感觉枭爷抱我的手臂收紧再收紧。

    他似乎,酝酿着一股连自己都无法克制的怒意。

    “枭爷,不过是个娘们,你真要跟我反目?这些年金三|角给您贡献不少票子,您一点都不惦记我的好?你这样对我,下面的兄弟怕是要han心,红姐也不会放过你!”

    床沿上的汪杰还保留一丝理智,他试图站起来跟枭爷谈判。

    这时虎子并着红姐进来了。

    红姐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纪燕回你疯了吗?”

    我虽然没看她,但我知道她此刻一定恶狠狠地看着我。

    想到刚才地狱般的经历,我突然失控的哭了起来,“枭爷,我痛。”

    枭爷闻言后把qiāng塞给虎子,双手像抱婴儿似的兜着我,轻言细语地说:“我现在就带你离开。”

    “纪燕回,你今天敢带着这个贱人离开,我明天就把金三|角的生意送给老二,别以为纪家没人了!”

    红姐这番狠话我算是听懂了,她拿利益威胁枭爷。

    他们的关系,俨然已经很糟糕了。

    “金三|角”应该是枭爷极其想要的吧,因为在他听到红姐的威胁时,抱紧我的双臂不自觉的收紧几分。

    但他毕竟是枭爷,不过顿了两秒,他嘴角弯出一个轻狂的弧度,轻飘飘的下了一道命令,“虎子,弄死他。”

    这个“他”,是汪杰无疑了。

    “纪、燕、回!”身后是红姐咬牙切齿的声音,她似乎恨不得把我跟枭爷生吞活剥了。

    “岳红,这是最后一次。”枭爷低沉的声音从他坚实的xiōng腔传来,带着一股山雨yù来的平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