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5章 这是叫我争宠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你在说什么?”我假装听不懂他的话。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下床准备倒水喝,韩恪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捏得我生疼。

    “给你一分钟时间思考,白月你到底隐瞒我什么。”

    我没功夫跟他打哑谜,毕竟心里兜的秘密太多了。

    甩开他的胳膊,我拧眉道:“有话直说。”

    他后退两步,坐在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我。

    那狐狸一样的笑眼里藏着深不可测的算计。

    “昨晚我除了逮住吴亮还有一个女人,从他们嘴里知道了很多令我意想不到的事。”

    说着,他从兜里摸出一张我整容前的照片。

    整过容的人都知道,整容师会在整容前拍一下原照,方便客户作整容后对比。

    “你逮这个整容的做什么……”话说到一半,我恍然大悟,那些支离破碎的疑惑终于串在一起,形成一个清晰的框架。

    韩恪见我猛然顿悟,眯眼笑道:“还不算太蠢。”

    他点了根烟,一边吸一边解释,“那整容师跟吴亮有一腿,吴亮赌博欠下巨款,不巧,你跟纪燕回在兰舟出双入对被她瞧见了,于是她跟吴亮铤而走险,拿你整容补膜的事威胁你。谁知——”

    说到这,他一下子变了语调,yīn森地说:“我诚心实意帮你,你却把我当傻瓜。我现在是叫你白月呢,还是贾明老婆呢?”

    我宛若被雷劈到,他竟然知道贾明!

    昨天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为什么报仇,更没有告诉他半句关于贾明的一切。

    就连那方牌位上也只写了“亡夫之灵位”五个字。

    这才一个晚上,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很震惊?”韩恪笑意更甚,他掐灭手里的烟,语气里藏着按耐不住的xìngfèn,“这都是那位整容师告诉我的。好巧不巧,我顺着她提供的消息,竟然摸出一个大瓜——你的丈夫贾明,正是半年前搅得朝歌歇业的主儿,并且……”

    他说到这顿住了,站起身走到我面前,一脸玩味地问:“白月,你难道不好奇贾明为什么跟纪燕回长得一模一样?”

    一夜之间,他竟然调查到这个地步。

    虽然诧异,甚至觉得他善恶难辨,但我心底还是涌起一股难以压制的亢奋。

    我好奇,好奇的要死,但没人告诉我原因。

    一切的一切,只能靠自己的猜测、试探。

    就像高空走钢丝,稍有差池我便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你知道?”我问他。

    他没正面回答,只是道:“还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纪燕回有个哥哥吗?”

    呼吸猛地一滞,我似乎听到大石落地的声音。

    我猜的没错。

    “所以,我的丈夫正是纪燕回的哥哥?”简短的一句话几乎耗尽我所有力气。

    脑子里全是贾明死无全尸的样子。

    我所认识的纪燕回,确实有那么残忍。

    “白月。”韩恪表情凝重地叫我一声。

    我心神不宁地嗯了一声。

    他伸手在我肩头拍了拍,“一切,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被他说懵了,问:“这话什么意思?”

    他突然俯身,xìng感的唇贴在我的耳朵,低声道:“给你说个小秘密,长水码头那匹货是纪燕回自己抢的。”

    “什么?”我怀疑他在跟我逗乐子。

    他似笑非笑的睨我一眼,那双狡黠的眸子告诉我,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准备多问两句时,他却潇洒转身朝门口走去,“这次合作很愉快,我很期待下次合作。”

    “等等!”我赶紧追上去拉住他的衣袖,挑重点的说:“枭爷要把我送出去学跳舞,我怎么做才能留下来?”

    他低头看我,脸上的算计意味更加明显,邪肆的笑慢慢从勾人的嘴角dàng开,“有的是办法,你别担心。”

    我本没有十分担心,可被他这么一说后,我忽然提心吊胆,总觉得自己正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往陷阱里面带。

    韩恪离开后我一个人在屋里发呆。

    我被深深的无力感包围,明明已经锁定仇人却杀不了他。

    这种煎熬,特别要命。

    枭爷在我出院后第三天也出院了,但是接下来一周枭爷都没有联系过我,哪怕偶尔去兰舟也没召见我。

    露露打听到枭爷最近跟一个女人走的很久,但他把那女人保护的极好,谁都不知道那女人长什么样。

    我心生疑惑,脱口问道:“你之前不是说枭爷对红姐感情不一般吗?”

    被我的话打脸,露露尴尬地咳嗽一声,“恩情算个屁,在利益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我可听说最近枭爷跟红姐为了生意的事闹得很僵。这也不怪红姐,她霸着实权十来年,现在枭爷说收回去就收回去,她脸往哪搁,再说了红姐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

    之前枭爷处理张超时,我只是觉得他手段残忍,现在经露露一说,我这才后知后觉,原来枭爷早都想收权。

    可我不明白的是,之前纪氏的权力是怎么落到红姐手里的?既然落在红姐手里十来年都相安无事,枭爷怎么突然大动干戈要收回?

    我想的有些入神,面前突然冒出一张商业晚会入场券。

    “看你这呆样!”在我脑袋上chuō了一下,“你毕竟是我手下,你在枭爷面前得宠我脸上也有光,所以我特地给你搞了一张入场券。今晚不把枭爷薅住gànsǐ,你就别回来。”

    这是叫我争宠吗?

    我不需要。

    但我需要一个靠近枭爷的机会。

    所以,晚上我换了身礼服独自走进会场。

    一进去就被里面的豪华装修震撼,从厚重的波斯地毯到精美的西式餐点,无一不透露出奢侈的味道。

    可惜会场里呜呜洋洋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但枭爷的出现,还是被我注意到了。

    当他一身黑色西服,出现在层层叠叠的人群中时,我不禁想起“光芒万丈”四个字。

    他自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矜贵优雅又冷傲疏离的辉芒,仿佛能令一切璀璨失去颜色。

    偏偏,这样妖魅的一个人,是我的杀夫仇人。

    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我准备朝人群中央的枭爷靠近。

    突然背后伸来一只手,死死捂住我的口鼻将我拖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