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3章 浅滩困不了他太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我不晓得吴亮是怎么找到我的,但我清楚他来者不善。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竟然知道我整过容、补过膜,还知道我傍上了申城只手遮天的枭爷。

    所以,他张嘴跟我要五百万封口费。

    若我不给他,他就告诉枭爷,我不是原装货。

    这是一个幼稚可笑的威胁,偏偏会要我的命——

    枭爷何等精明,一旦发现我欺骗他,就能顺藤摸瓜,把我调查个透彻。

    届时,别说报仇了,我连自保都成问题。

    佯装的坚强在这一刻裂出一道口子,不堪回首的过去如黑暗的潮水般涌了出来。

    我活了二十一年,除了跟贾明在一起的那半年,我一直在苦难中挣扎,别人唾手可得的幸福,永远,不会属于我。

    或许这就是命吧。

    深吸一口气,我摸出手机打给韩恪,约他见一面。

    韩恪报完地址后,不正经的调笑道:“还敢找我,不怕我这次真的干了你?”

    “不怕!”我从容回应:“上次应该是有人想算计你,不巧被我赶上了。”

    “啊~”他那边突然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声音染上色|情的味道。

    我还没问呢,他便主动jiāo代,“先挂了,这姑娘的舌|头太厉害,吸得我快嗨了。”

    这男人!

    打车去了他说的地方,是家地下赌场,他自己的地方。

    住院期间我曾跟露露打听过韩恪,露露说起他异常鄙夷,嘲笑他是个不入流的私生子,母亲地位太低,死了连韩家陵园都进不了。

    但说到他父亲韩将军时,露露既崇拜又恭敬,喋喋不休了半个小时。

    我越听心底越凉,曾经我以为人人平等,但残忍的现实甩给我一个又一个响亮耳光。

    纵然流着同样的血,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命。

    所以再次见到韩恪时,我看向他的眼神,多少带了些怜悯的、又惺惺相惜的味道。

    他是真的帅,跟枭爷的帅还不一样。

    他帅的既张扬又惊艳,带着桀骜不驯的侵略xìng,虽然看上去痞里痞气,但那眼里的精光暴露了他的野心。

    他是条蛟龙,浅滩困不了他太久。

    鉴于他要我长期合作对象,我直言不讳的告诉他,我是一个复仇者,并且把吴亮的情况简单介绍给他。

    听完我的话后,他很快抓住重点,“也就是说你继父的大儿子,威胁到你的利益,你需要我帮忙?”

    我忙不迭的点头,他笑着摇晃手里的酒杯,不急不缓地说:“那你也给我做件事。”

    来之前我已经做好跟他jiāo换的准备。

    韩恪仰头灌下杯里的酒,裂开嘴角露出一记不怀好意的笑,那洁白的小虎牙好似锋利的刃,在灯光下闪烁着yīn森的光。

    “纪燕回手里有份合同草案,你拍下来发给我。给你个友情提示,那合同应该还在纪燕回病房,虎子没来得及送出去。”

    他这是要我盗取商业机密!

    我有些犹豫,这种事只能给纪燕回带来经济损失,又不能取他xìng命,我若因这事暴露了,那就得不偿失。

    我本想跟他讨价还价,但吴亮的威胁短信又来了,如跗骨之蛆一样令我恶心。

    我立即答应韩恪的要求。

    “成jiāo。”韩恪站了起来挑起大衣,“出发。”

    他比我想象中还要干脆利落,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从韩恪那里离开,我没有回出租屋,又直接去了医院。

    进门前我都想好了,不管红姐怎么对我,我就要待在枭爷身边,伺机而动。

    哪知进门后我并没看到红姐跟枭爷的身影。

    真是天助我也!

    我赶紧在偌大的病房里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架子上看到一份合同草案,激动地摸出手机一阵狂拍。

    刚拍完,我听到外面传来枭爷跟虎子说话的声音。

    我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把合同一丢,左顾右盼的寻找藏身之处。

    看到衣柜,我想都没想直接钻了进去。

    柜门刚合上,枭爷他们进来了。

    黑暗狭小的空间加倍放大我的恐慌,我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狂野的心跳声。

    “枭爷,您这盘棋下的很大,确定不需要我把暗处的兄弟召集出来?”外面虎子忧心忡忡的问。

    “不用。”枭爷沉着自信的声音中夹杂着讽刺的味道,“我什么风浪没见过,就这点事还能把我难住。还别说,这场意外来的真够及时的。”

    “您还说呢,他们有备而来,这场车祸差点要了您的命。您就不能自私点,保护好自己吗?偏偏把外人的xìng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您要是出个意外,先不说兄弟们,您要温小姐……”

    虎子本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但外面不知发生了什么,他突然噤声。

    我听得起劲,所有心思都放在他们的“隐私”上面,以至于衣柜门猛地被人拉开时,我还保持偷听姿势,一个趔趄栽了出去。

    “是你?”枭爷质疑的声音像一壶冷冽的水,从我头上兜了下来,我全身僵硬,连头都不敢抬。

    “你在这做什么?”虎子明显比枭爷气愤多了,他冲上来似想打我。

    我害怕的往后一缩,他的手被枭爷架住了。

    “虎子,你出去。”

    虎子绝对服从,很快消失。

    “咔嚓”我听到头顶传来qiāng支上膛的声音,下一刻手qiāng抵在我脑袋上。

    “活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