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1章 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韩恪没有一点收敛,依旧做着下流的动作。「^追^书^帮^首~发」

    枭爷迈着长腿几步走了过来,狠狠一拳把我身上的韩恪砸在地上。

    我衣不遮体展现在枭爷面前,他脸上戾气更甚,眼睛瞬间变得猩红。

    “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哭着解释,声音却娇媚的不成样子。

    “该死!”枭爷单手卡住我的脖颈,他力气很大,似要将我掐死。

    “住手!”韩恪一声低呵引得我跟枭爷看了过去。

    他手里拿着一把qiāng,笔直地对着枭爷,派头很足,只是蜜色的皮肤上染着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这娘们是我掳来的,我为什么想上她,你比谁都清楚,少在这迁怒于人!”

    我没想到韩恪会抗下这事,刚才的怨恨随着枭爷的收手而消散。

    “跟我玩?”枭爷气定神闲地看着他,一点都不在意他的威胁,并且主动走上前去,“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你也配!”

    这话太猖狂,别说韩恪,饶是我都觉得伤人。

    我看了韩恪一眼,令我意外的是,他面色如常,眼里透着我从没见过的坚韧跟狠厉。

    “嘭!”一粒子弹擦着枭爷的脸颊shè在了背后的墙上,我被这猝不及防的qiāng响吓了一跳。

    枭爷缓缓拧紧眉头,俊美的脸上似是笼上一层han霜,他长臂一伸将我捞进怀里,沉声道:“别怕。”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被枭爷清冽又熟悉的气息笼罩时,心底的燥热再次翻涌,并且愈演愈烈。

    我双手紧紧环着他结实的窄腰,一声胜似一声妖娆地呼唤,“枭爷、枭爷……”

    我明显感觉到他身子一僵,像是受到鼓舞一般,我手指慢慢下移,摸到一片滚烫。

    “嘻嘻……”

    枭爷彻底被我点燃,他伸开双臂将我抱在怀里,就像平时那样。

    我借助机会,双|腿紧紧缠在他腰上,顾不得矜持跟害羞,异常主动地吮|吸他的喉结。

    他狠狠在我挺翘的臀|部捏了一把,低咒道:“要死。”

    说着,转身带我离开。

    “纪燕回,你扣给老子的屎盆子,老子迟早要还给你。”背后传来韩恪愤恨的警告。

    枭爷双手兜着我,连身都没转,自负回道:“我恭候大驾。”

    出了酒吧大门,枭爷一下变了脸,带着恨意把我塞进门口的房车。

    我重重跌在宽敞的座椅上,摔得七荤八素。

    还没站起来,裤子就被他扯了下来,他连我底|裤都没脱,直接从后面挤了进来。

    因为yào效的原因,我润滑的不成样子。

    他的火|热坚|硬就像一场及时雨,缓解我内心的渴望。

    被他挤开填满的瞬间,我满足的发出一声低吟。

    枭爷起初还能克制,听到我的呻|吟后猛地发力,一边又快又深的往里面chā,一边咬牙低喘,“我如果不来,你是不是要在韩恪身下放|浪?”

    思绪被极|致的爽|感包裹,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想要更多、更多。

    他突然不动了,用力掰过我的脸,bī我正视他。

    我本陷在yù|望之中,被他冷冽的眼神一看,顿时清醒几分。

    韩恪虽然抗下所有罪名,但枭爷是个多疑的男人,今天我若不打消他的疑虑,怕会生不如死。

    想到这,我立即哭得雨带梨花,“我白月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唔……”

    话还没说完,我的嘴就被枭爷的唇堵上,他的舌霸道的撬开我的牙关,在我口腔里暴走横扫。

    我被他吸得娇|喘连连,这声音宛若最猛的情|yào,他还在我里面,就端着我换了个面对面的姿|势。

    这次他撞的又深又急,我敏|感的神经被他拨弄挑逗,快|感像浪潮般席卷而来,我绷直脚尖,在他怀里哆|嗦着。

    他没给我喘息的机会,再次发动的猛烈攻势。

    极其敏|感的身体哪里经得住这么密集又凶悍的动作,我哭着求饶,“爷,我受不了。”

    “够不够?”他濡|湿的唇狂狷地吸走我眼泪,粗|重的呼吸打在我脸颊,温温热热,弄得我心yǎng难耐。

    我撩起眼皮,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他白皙的皮肤变得绯红,额前的汗珠渐渐汇在一起,顺着脸颊滑向xìng。感的锁骨……。

    他身上散发着无人匹敌的魅力,这世上应该没人像他这样,完美地将年轻的朝气跟沉稳的霸气糅合。

    他简直是个妖孽。

    心底思念的弦被眼前的假象蛊惑,我瞬间迷失自己,勾着他的脖子飞快活动,迷离的娇|喘溢了出来,“老公……”

    狭窄的空间里被暧昧的声响、水渍声充斥,房车不断的晃动。

    突然震耳的撞击声,盖过这些琐碎又脆弱的声音。

    车祸发生的一刹,我感到天旋地转的同时,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将我护在怀里。

    只是脑袋在惯xìng的作用下,还是狠狠撞在车窗,眼前顿时一黑。

    我醒来时在医院,身侧站着虎子,他正跟查房的医生说着什么。

    见我醒来了,他一脸欣喜地跟我打招呼,“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头晕眼花,恶心想吐。

    但我还是在第一时间询问:“枭爷呢?”

    虎子脸色沉了下来,担忧地说:“枭爷还在重症监护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