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10章 我曾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哐!”卫生间的门开了,我慌忙把平安符塞进枕头,手指摸到平安符背面的字母Y。首发www.zhuishubang.com

    那是我亲手绣上去的。

    我失魂落魄地瘫在床上。

    “怎么了?”枭爷裹着浴巾出来,结实的肌ròu上挂满满晶莹的水珠,浑身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我一头扑他怀里,脑袋贴在他宽阔的xiōng膛,耳朵里全是他稳健有力的心跳。

    “枭爷。”我唤他。

    他嗯了一声。

    “你有兄弟吗?亲生的那种?”

    他心跳正常,声线沉稳,顿了顿道:“有过。”

    很简短的两个字,不带一丝情感。

    心猛地一疼,我尽量忍着莫名又复杂的情绪,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还是奔腾而出。

    跟枭爷身上的水珠纠缠在一起。

    “问这个做什么?”枭爷声音里带着警觉。

    我稳住情绪,搪塞道:“枭爷,我给你生个儿子吧。”

    他攫住我的下巴,粗粝的拇指在我脸蛋上来回磨蹭。

    倏地,他冷峻的脸上染了笑,漫不经心的问:“我曾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你确定要给我生?”

    这话叫我想起那个死掉的孩子。

    眼角再次湿润,嗓子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枭爷眸色渐渐软了下来,双手捧住我的脸,一字一顿道:“白月,不要奢望不属于你的东西。”

    我怔怔地盯着他,耐下xìng子的他,真的很像贾明。

    心底萌发一颗怀疑的种子,不过瞬息,便在我心房扎根、疯狂生长。

    从枭爷别墅离开后,我第一件事就是躲在没人的地方给韩恪打电话。

    韩恪问我什么事。

    我迫不及待地问:“你在哪?我现在就想见你。”

    那边传来韩恪不着调的声音,“怎么纪燕回满足不了你,你想跟我约pao?”

    我没心情跟他周旋,直接道:“我想跟你合作。”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他所在的酒吧包间,撵走他怀里的莺莺燕燕,端起他面前的酒一口干掉,郁结的心情才舒缓一点。

    他坐我对面点了根烟,精明的眼神躲在缭绕的烟雾后面,叫人看不真切。

    “说吧,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好处?”

    他一眼看穿我的心思,我也不跟他兜圈子,问:“半年前城东一家叫朝歌的夜总会被人抄了,你知道这事吗?”

    他单手夹着烟,一脸探究的看着我,“这事虽然轰动一时,但很快被姓纪的压了下去,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果然,跟我打听的一样,那酒吧是枭爷的产业。

    我又问:“你跟枭爷应该认识好些年了,他有没有亲兄弟?”

    “亲兄弟?”韩恪嘴角勾出一抹弧度,眼里的鄙夷随即露了出来,“我们这样的人,眼里只有利益,没有兄弟。”

    听他这话,他应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我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枭爷的事情。

    他掐灭手里的烟,伸出殷红的舌尖tiǎn了tiǎn嘴角,一脸邪气地问:“知道枭爷这称号是怎么来的吗?”

    我摇头。

    曾经我以为枭爷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毕竟年轻人不会用这种戾气深重又老气横秋的绰号。

    像纪燕回那种精致又干净的长相,称为纪少最合适不过。

    韩恪挪到我身边坐下,单手搭在我的肩膀。

    这个动作虽然有些过分,但风月场上的人都这么玩,我倒没在意。

    “纪家在申城可谓百年望族,不管是朝代更迭还是政策变更,对他们家一点影响都没有,可见纪家势力雄厚。

    枭爷于纪家就像爵位于皇室,每一代都要选个最优秀的继承枭爷这个称号。

    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每一代选手为了坐上那把jiāo椅,还未成年便自相残杀。

    所以每代枭爷的上位史,都是一部斩断亲情的血腥史。

    老枭爷那代有八个兄弟,他的上位史残暴到前无古人的地步。

    所以上位后,他便立下枭爷之位只传长子的规矩。

    但是,我听闻纪燕回并不是长子,他却坐稳了枭爷的位子,你觉得这合理吗?”

    我听得心惊ròu跳,仰头灌下桌上的酒,呼吸才能顺畅。

    若我之前只是怀疑贾明跟枭爷是亲兄弟,那么现在我就十分肯定了。

    否则他们怎么会长得那么像。

    否则贾明的东西怎么会在枭爷手里。

    否则枭爷跟红姐提到贾明时,怎么会那么憎恨,似乎他压根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似的。

    我可怜的贾明,明明出身高贵,却被亲兄弟踩进泥里,不但不给他翻身的机会,还把他弄死了。

    “你准备叫我怎么配合你?”我扭头问身侧的韩恪,却发现他不知何时眼神变得暧昧、火热。

    但凡经过人事的,都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走开。”我伸手推他,胳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接着觉察到一股燥热从三角地火速传向四肢百骸。

    我好难受,就像烧着了一样,脑子里一遍遍演绎自己躺在贾明身下的情景。

    “啊!”韩恪发出困兽一样的嘶吼,然后不管不顾的扯下自己的西装,整个人压在我身上。

    他力气很大,用力撕扯我的裤子。

    我明明恨不得一刀剁了他,身体却做不出任何抗拒的感应。

    甚至,期待他下一步动作。

    我猛地意识到,我们喝的酒有问题!

    “嘭!”

    突然一声巨响,包间的门被人踹开了。

    我看到一抹高大的背影逆光站着,浑身散发着森冷的犹如死亡的气息,他一步步朝我们靠近。

    室内的气压因他的出现徒然降低,瞬间,我清醒几分。

    “枭……枭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