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9章 该来的躲不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露露见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敢给他摆架子,眼里的鄙夷藏都藏不住,张嘴就想表现他的过人之处。★首★发★追★书★帮★

    就在这时,后台的门敲响,虎子探入半个身子。

    “嫂子,爷发了好大的脾气,你过去帮忙劝劝。”

    整个兰舟谁不知道虎子是枭爷身旁第一得力助手,他这番话极其给我面子,露露看我的眼神瞬间变得敬畏又艳羡。

    只是我怀疑他找错人了,我哪有安抚枭爷的本事。

    虎子很着急,催我赶紧过去。

    路上我问他,枭爷怎么了。

    他闷声道:“前几天,爷的货在长水码头被人抢了,抢货的人迄今都没找到,枭爷正火大呢。”

    我心里一咯噔,立马想起韩恪那种虚伪又猖狂的脸。

    推门时,手都在颤抖。

    进去后,我终于明白虎子嘴里的“火正大”是什么意思。

    偌大的包间里跪了一排人,他们赤果的上身鲜血淋漓,俨然已经遭受最严苛的惩罚。

    而枭爷正cāo着刀子,一刀刀,慢而准的从一个胖男人身上片ròu,鲜血顺着被切开的肌理唰唰地往出来飚,溅在枭爷白皙的脸上,徒给他增加一丝妖冶。

    男人嘴里发出凄厉的嚎叫,就像受伤的野兽,绝望又疼痛,可他不敢躲闪,笔直地站在枭爷面前,任枭爷切割。

    我接受不了这么残忍又血腥的场面,胃里一阵反酸,忍不住干呕起来。

    枭爷听到我的声音,扭头看了过来。

    只是一眼,便叫我胆战心惊。

    “她怎么来了?”

    这话是对虎子说的。

    虎子顿感情况不妙,磕巴道:“爷……您心情……不好,我把白月请来……逗您开心。”

    他边说边推我,示意我上前讨好枭爷。

    我算是看明白了,把我叫进来完全是虎子是意思。

    他还真是高估了我在枭爷心中的分量。

    这个时候的枭爷如同地狱修罗,谁安慰谁倒霉。

    我迟疑着没有动。

    “爷,你凭什么说我是jiān细,我看她才是jiān细!”被枭爷割ròu的胖子忽然指向我,一脸的不服气。

    “你过来。”枭爷对胖子的话置若罔闻,招手叫我过去。

    我吃不准他的心意,慢慢朝他挪动,每走一步都像踩着刀尖上一样胆战心惊。

    他许是等急了,长臂一伸将我捞进怀里,我手里忽然多了把黏糊糊的刀。

    枭爷满是血污的手紧紧贴在我的小腹,低声道:“弄死他。”

    我一个哆嗦,刀差点掉地上。

    枭爷手疾眼快,重重握住我拿刀的手,湿热的唇咬住我的耳朵,以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你记住,进了这个圈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噗嗤”声盖住他的尾音,枭爷握着我的手捅进胖子的小腹,他cāo控着我的手,狠狠转了一圈,又快速抽出刀子,一截肠子就这么被带了出来。

    胖男人重重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哇~”我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跟恶心,秽物喷溅的到处都是。

    “没用的东西。”枭爷从怀里摸出一方帕子,按住我的脑袋给我擦拭嘴角的秽物。

    然后,他松开我,站在人群中央,似君临天下。

    “jiān细是谁?”

    跪在地上的下属们愣了一秒,接着争先恐后的回答,“是张超。”

    想必死掉的就是张超了。

    枭爷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微笑着朝我伸手,低声道:“咱们回家。”

    我木讷地被他牵着,跨过张超的尸体时,我突然自作多情起来。

    枭爷这出大戏,是不是为了给我洗脱嫌疑?

    “纪燕回!”门口突然传来红姐怒不可遏的声音。

    她冲进来揪住枭爷的衣襟,咬牙切齿道:“你要翻天吗?”

    我站在枭爷背后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平淡到冷漠的声音。

    “我只是惩罚jiān细。”

    红姐大受刺激,把我从枭爷身后揪了出来,扬起脑袋质问他:“就因为我说这贱货是jiān细,你就要bī死我的人?”

    枭爷没有说话,就像默认了似的。

    这下彻底点zhà了红姐,她指着枭爷的鼻尖,“你长本事了!你把张超弄死,老娘看你怎么打理中东那条线路!出了篓子,我可不给你擦pì gǔ!”

    枭爷霸道地将我拽回怀里,冷声对红姐道:“那条线,我亲自跟。”

    “好,老娘拭目以待。”红姐撂下狠话怒火冲天地离开。

    “枭爷。”我不安的叫了沉默的男人一声。

    他低头凝视我,复杂的眼底似浮动暗涌,半晌才说:“该来的躲不掉。”

    这六个字意味深长,我猜不透。

    但我隐隐觉得,枭爷跟红姐的关系,并没外界传闻那么亲昵。

    我何不逮住这个机会,叫他们自相残杀呢。

    晚上我被枭爷带回他自己长住的别墅,他把我摁在温暖的浴缸里。

    我用尽全力满足他,就当伺候贾明。

    我们从浴室做到卧室又做到阳台,他需求旺盛、精力充沛,我都有点怀疑他憋太久,所以才疯狂地fā xiè在我身上。

    第二天醒来时我浑身酸疼,地上全是我们凌乱的衣物,就连枕头都掉在了地上。

    我伸手去捞枕头,突然,一个明黄色的小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瞳孔猛地一缩,连呼吸都停滞了。

    这是一年前我给贾明绣的平安符套,里面藏着我从庙里求来的平安符。

    它怎么在枭爷的枕头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