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8章 爱上我,你会死的很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这时我只能把他当做贾明,否则,连跟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枭爷,我喜欢你。”

    话音刚落,我清楚地看到枭爷面色一滞,他应该没想到我回答的这般直白吧。

    跟他们这种人打jiāo道,越是巧言令色越不受信任,倒不如简单直白地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

    我接着说:“枭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站在权力顶端的男人,相貌更不用多说,整个申城想爬你床的女人多不胜数。我是个孤儿,无依无靠,能做你的女人,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枭爷似乎被我的坦dàng惊住了,顿了两三秒,他突然俯身,俊朗的脸在我眼前放大,眼眸紧紧锁在我脸上。

    只是那目光粘稠如浓蜜,有那么一刹,我想起贾明看我的神色。

    莫名地,我心跳加速,脸也跟着红了。

    但下一刻,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竟然从他眼里看到了类似于怜悯一样的情愫。

    “白月,爱上我,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这话,他站直了身子,冰冷又果决地离开,仿佛我做错了什么似的。

    猜不透我索xìng不去想,这辈子我的人生信条只有一个,那就是给贾明报仇。

    这是我苟活于世的原因。

    几天后我办了出院手续,天气越发han冷,我裹紧大衣回到出租屋。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天威胁我的男人,并没离开。

    从家里的生活垃圾来看,他最近一直住我这。

    “你怎么还不走。”虽然他害惨了我,但他对我肯定有用,所以我对他还算客气。

    他惬意地歪在沙发上,脸色依旧不大好,但比起之前精神多了,尤其那眼神,就像养不熟的狼崽子,闪烁着捉摸不透的锋芒。

    可你看到的,偏偏是张春光灿烂的笑脸。

    这样的人,非常可怕。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纪燕回做梦都想不到我藏在他女人屋里。”

    他倒是直接。

    “说吧,你为什么找上我。”我在他对面坐下,隐约觉得他之所以没走,是在等我回来。

    “若我说,我想弄死纪燕回的女人消气,你信吗?”他靠在沙发上,笑的痞气十足。

    我肯定不信。

    他嘴角的弧度更深了,“给你看个好东西。”

    说着,他从桌底下摸出个东西扔我怀里。

    我一看,是贾明的牌位。

    “你混蛋!”我立即zhà了,冲上去想甩他耳光。

    他架住我的手,用力一拽将我扯进怀里,慢悠悠地问:“我若把这玩意拿给纪燕回,你说他会怎么对你?“

    后果当然很严重,严重到我不敢想象的地步。

    我真后悔救了这个男人,本想利用他,却不料被他要挟。

    “你接近纪燕回的目的,怕是也不简单……”男人温热的唇在我耳边游走,似乎随时都会狠狠咬上一口。

    我受不了他的故弄玄虚,用力推开他站了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男人吹开额前的碎发,露出一双狡黠的却冰凉的笑眼,“跟我合作,弄死纪燕回。”

    我打了个哆嗦,直接拒绝道:“不用了。”

    他跟我或许是同类,但他明显不是善茬,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我宁可单打独斗,是死是活只凭本事。

    这结果似乎在他意料之中,他一点都不惊愕,随即站了起来,对我道:“你会求我的。”

    他走到我面前,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塞进我的衣领,接着大摇大摆的走了。

    他走后我虚脱地靠在沙发上,拿出名片一看,上面印着韩恪二字,还有一串电话号码,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休息了两天又回兰舟跳舞,令我意外的是,大家对我异常客气,就连平时惯会踩低捧高的领班露露,都给我大献殷勤。

    从他嘴里我才知道,那天枭爷帮我教训李勤的事,已经在整个兰舟传开了。

    我暗自思忖,枭爷什么身份,他想按住一个消息何等容易,但他任由那晚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他默认了我跟他的关系?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把我养在身边?

    莫非,还是不信任我?

    露露给我倒了一杯水,讨好道:“白月呀,苟富贵勿相忘。”

    我呵呵笑了两声,没有接话。

    之前我跟他打听红姐的事,他当即给我甩脸,还威胁我要把我撵出兰舟去。

    今日我就看他怎么表演。

    在我似笑非笑的注视下,露露终于绷不住了,他压低声音道:“你怎么就跟红姐杠上了呢?她在枭爷心中的地位谁都撼动不了,这些年不知弄死了多少个想爬枭爷床的女人,可枭爷从没说过她一句不是。你是运气好,能活到现在。我劝你呀,赚点钱就赶紧离开枭爷。”

    原来红姐还是个占有yù极强的妒fù,枭爷是怎么容忍下来的?

    我故意说:“她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年老色衰的女人,还是枭爷的后妈,枭爷怎么会真心爱她?”

    露露紧张地捂住我的嘴,“小姑nǎinǎi,话可不能乱说。枭爷的命都是红姐救的,他对红姐的感情,无人可比。”

    我赶紧推开他的手,好奇的问:“这话怎么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