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6章 他都动你哪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我吓得腿软,却不得不故作镇定的转过身去。★首发追书帮★

    对方是个好看的年轻男人,虽然满脸血污狼狈不堪,但他眉宇间传来的侵略气息盖都盖不住。

    “你是谁?”一张嘴我发现自己声音都在抖。

    他撩起眼皮将我仔细打量一番,竟然来了句,“也不过如此。”

    说的好像认识我似的。

    “我不过是个跳艳舞的,混口饭吃。”言下之意请他不要为难我。

    “嗤~”他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个痞气十足的弧度,“能跳到纪燕回的床上,本事还少了?听说那王八蛋被他继母掏空了,他在床上到底能不能满足你啊?”

    纪燕回?继母?

    我听的有点懵。

    好在理智还在,知道男人来者不善,右手悄悄朝包里探去,准备拿防狼喷雾。

    “你做什么!”男人十分警觉,冷硬的qiāng口从我小腹挪到高耸的xiōng部。

    我脸色一白,抖着唇道:“拿yào……替你包扎。”

    说着,从包里拿出棉纱跟消炎yào,这都是我刚才在yào店买的,昨晚枭爷过于激烈,把我下面都弄伤了。

    男人狭长的眼眸微眯,似看穿我的把戏。

    可他的血越流越多,不过说话的功夫,我脚下已是一片鲜红。

    他若死在我这,我就说不清了。

    于是不顾他手里的qiāng支威胁,我把他扶到沙发,剪开他的西装,发现他肩头有个血洞,血从洞里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他倒是条汉子,一点都不怕疼似的。

    “qiāng伤?”止血的时候我问他。

    他没回答,只是定定的看着我,我不懂他幽暗的眼底翻涌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但我知道,他应该暂时不会要我的命。

    “子弹还在里面,我只能帮你止血,你必须去趟医院。”

    忙完这些,我满手血迹。

    而他一脸苍白的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那虚弱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丧命。

    许是觉得他跟我一样,都是刀刃讨生活的可怜人,于是我善心大发。

    从包里摸出一沓钱放他面前,我语重心长道:“大家都不容易,我能帮一点是一点,你也别为难我。”

    他忽然痞笑一声,一点都不把我的好意放在眼里。

    我正准备拉下脸跟他周旋,手机响了,屏幕上闪着枭爷二字。

    本能的,我想切断电话。

    男人的qiāng不知何时抵在我的小腹,力气特别大,把我磕得生疼。

    “接!”他眼神变得凌厉危险。

    我手一抖,没注意按了接听键,枭爷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

    面前的男人猛地跃起,像锁定猎物的豹子,迅猛狠辣。

    他一手抢走我的手机,另只手将我按在身下。

    “纪燕回,你女人的滋味不错,老子爱不释手!”

    他咬牙切齿的对电话里的枭爷说完这话,就狠狠掐住我的下巴,冰冷的唇印了上来,他吸的急而狠,唇齿间发出响亮的暧昧声音。

    我又气又怕,使劲推搡他,可他力气大的惊人,像膏yào似的黏在我的唇瓣上。

    我口齿不清的骂他,可声音在四片纠缠的唇瓣中,变得娇媚不堪。

    直到我浑身染满他的鲜血时,他才松手,我赶紧把手机抢了过来,那边不知何时挂断了。

    我费尽心机换来的信任,轻而易举地被面前的男人毁了。

    怒火攻心,我俨然忘记他手里有qiāng,狠狠给他一耳光。

    他彻底瘫在沙发上,似乎所有力气都消耗在刚才的激吻中。

    “你跟枭爷有仇?”懵了两秒,我脑子一下反应过来。

    “还不算太蠢。”他软在沙发上,连坐直的力气都没有,右手却娴熟地把玩那支要命的家伙。

    我始终怕那玩意儿,不敢轻举妄动。

    正准备问他为什么找上我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嫂子,我是小勇,接您回枭爷别墅。”

    身侧的男人如临大敌,手里的qiāng对准门口。

    我一把按住他抬起的手,低声道:“你去厨房躲躲。”

    男人怀疑地看着我。

    我压低声音催促,“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快去!”

    男人这次没有迟疑,顺着我手指的方向进了厨房。

    我打开客厅的窗户,han冷的风卷入,冲淡室内的血腥,然后才去开门。

    外面站着六七个男人,他们都是枭爷的保镖。

    男人看都没看我,掏qiāng就往进来闯。

    我拦住他们,淡淡道:“他走了。”

    小勇望了望窗户,使了个眼色,大半的人下了楼,应该捉人去了。

    而我跟他一起回到枭爷别墅。

    路上我想了好几个借口,似乎都不能搪塞过去。

    虽然胆战心惊,但我一点都不后悔搭救那个男人,总觉得日后他有大用。

    当我站在别墅客厅,看到赤着膀子被虎子包扎伤口的枭爷时,忽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xìng。

    “滚过来。”他朝我招手,像召唤一条狗。

    我一脚深一脚浅的朝他走去,还没走到他面前,他一把揪住我的头发,令我跪地上仰视他。

    他粗粝的手指带着血腥味,狠狠压在我的唇瓣,擦了一遍又一遍,擦得我嘴皮撕裂鲜血横流。

    我疼的直掉眼泪,软糯解释,“爷,我根本不认识那人,他自己闯进来,手里还拿着qiāng……”

    “哦~”枭爷刻意拉长的尾音里裹着不可估量的怒意,“你只怕qiāng?”

    话音刚落,他抓起一侧的qiāng塞我嘴里。

    “他都动你哪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