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02章 你到底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追♂書♂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zhuishubang.com

〔求♂書♂帮-是本小♂说-唯♂一更新最快的♂站〕

我欣喜若狂,想冲上去扑他怀里。★首★发★追★书★帮★

    在我手指即将碰到他衣襟时,他微微侧身躲开了。

    激动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这女人哪来的?”他语气嫌弃,眉头一皱便令空气凝固。

    带我进来的马仔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所有人都把目光锁在我身上。

    而我一直痴痴地看着枭爷。

    他跟贾明实在是长得太像了。

    年轻,英俊,笔挺。

    但他气场森冷,眼神陌生又凌厉,这两点跟我丈夫完全不一样。

    理智一寸寸回归,仇恨渐渐翻涌。

    我按捺着,强颜欢笑道:“枭爷您好,我叫白月。”

    为了给贾明报仇,我只是整了容并没换名字。

    因为结婚证上贾明的老婆是白月。

    我永远都是白月。

    下巴猛地被枭爷捏住,我被迫仰起头跟他对视。

    他幽深的目光似危险的利剑,带着死亡的气息bī入我的心脏。

    只是一眼,便看得我浑身瘫软,长这么大头次有了小便失禁的感觉。

    这个人太可怕了。

    忽的,他推开我,笑的邪肆而轻蔑,“想爬我的床?”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响,只是本能的点头。

    他笑意更甚却不达眼底,“我儿子好久没开过荤,你伺候好他,我就留下你。”

    伺候他儿子?

    我微微一愣,还没回神,腿上一阵湿yǎng,低头一看是刚才的獒犬,它吐着血淋漓的舌。头tiǎn舐我的小腿。

    我吓白了脸,慌忙后退。

    没走几步,就被冲上来的两个马仔摁住。

    “我家枭爷养了黑仔五年,就跟亲儿子似的。”

    “不,你们不能这样!”我抵死不从。

    刚挣扎两下,那只狗像个人似的,竖起来扑我身上,那玩意儿火。热滚烫,在我luǒ露的大。腿上摩。擦,活动自如,表情陶醉。

    显然,它经常干这种违背人lún的事情。

    我恶心坏了,抬腿将它踹开,滚到茶几旁敲碎一只酒瓶,举着锋利的玻璃碴威胁道:“都离我远点!”

    “敢打我儿子,有种!”枭爷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雪茄,左手夹烟。

    这是本能的动作。

    贾明不是左撇子。

    我压制内心的恐惧,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娇声道:“枭爷,人家是真的仰慕您,求您……”

    “做了她。”我话还没说完,他就轻飘飘的下了命令,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

    眼前他站了起来,牵着朝我目露凶光的藏獒准备离开。

    我不顾藏獒的威胁走过去跪他脚下,正准备张嘴乞求,一侧的藏獒突然咬住我的手腕,它bào发力惊人,似乎瞬间就能将我的手腕撕扯下来。

    为了自保,我没多想,抬起手里的玻璃碴,狠狠chā入藏獒的眼睛。

    藏獒吃疼,疯了一样挣开枭爷扑上来撕咬我,一口又一口,凶狠残暴。

    就像它的主子。

    我护着脸蜷缩在地,周围是马仔们惊慌逃窜的声音,他们生怕被这只疯狗牵连。

    疼痛排山倒海而来,我以为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

    突然,我听到一声qiāng响,藏獒轰然倒地,汩汩的热血淌了我一身。

    我目光散涣地盯着持qiāng靠近的枭爷,用尽力气抓住他的裤腿,目光哀求。

    他睨着我,眼神晦涩不明,我的意识越发薄弱,彻底晕过去前,我听到他的声音似从远方飘来,“有种。”

    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伤口逐渐愈合,只是手臂少了一大块ròu,凹陷的疤痕狰狞丑陋。

    出院那天,来了两个男人,他们自称枭爷的人,把我带入一栋别墅。

    进去前,保姆把我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检查了三次,确保无误后才准我进门。

    我突然意识到,想要枭爷的命,不是件容易的事——他的警觉xìng太强了。

    我必须,沉住气。

    傍晚门口传来脚步声,我赶紧迎了出去。

    枭爷挺拔的身姿出现在我的视野,他长得好身材棒,昂贵的大衣衬得他更加矜贵迷。人。

    透过他,我似乎看到了贾明。

    我们虽然一直清贫,但长相帅气的贾明身材魁梧高挑,不管他穿什么都好看,夜总会的小姐没有不想往他身上爬的。

    幸运的是,他只爱我一个。

    “想什么呢?”枭爷低沉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我靠紧他,纤细的手指在他结实的腰际打圈,“枭爷,我伺候你洗澡。”

    决定报仇之日起,我的娇羞跟含蓄dàng然无存。

    手指下移,摸到他那里高高鼓|起,我轻轻地在上面摩挲,他低骂一声“小妖精”,便将我打横抱回卧室。

    我连衣服都没脱,像蛇一样缠在他精壮的腰身,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伸出粉。嫩的舌。头吮吸他高突的喉结,一路朝下。

    他微微颤栗后将我推倒在床,整个人极其霸道地覆了上来,大刀阔斧的进入,疼的我倒吸一口凉气。

    “痛?痛也忍着!”他猛地叼住我的唇,吸得又凶又猛,身下更是像匹野马一样驰骋。

    他力气大、花样多、又野xìng。

    我被他翻来覆去的弄了一遍,就像濒临死亡的鱼,在我即将晕厥的一刹,快|感如期而来。

    他蓦地松手,这一刹,似有无数烟花在我眼前绽放,每一根神经都处于癫狂状态。

    耳边是枭爷蛊惑致命的声音,“女人,跟我身边老实点,否则死无全尸。”

    我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脑海里闪过贾明悲惨的死相。

    恨意泛滥,我闭上眼道:“不会。”

    至少在弄死他之前,我不会死。

    事后他看到床单上的殷红时,黑沉的眼底闪过一丝惊愕。

    我以为他看到那抹红色会开心,没想到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厉声道:“说,你到底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追♂書♂帮】m.zhui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