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六章 京城纷乱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求书帮】提醒各位天才们谨记本站网址: www.qiushubang.com

慕云墨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然黑透了,只远方微微透露出些鱼白的颜色来,这是一间并不算是很宽敞的屋子,甚至是许多地方看起来还有些陈旧,屋里头的许多设施之类得也都是极为简陋,看起来应该是并不经常住人的样子。免-费-首-发→【求】【书】【帮】

    慕云墨侧过脸,微微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偏过头,就瞧着床榻边儿上正是站着个婷婷袅袅,应当是个年轻的丫头模样的女子,正是站在这床榻边儿上,伸手拨弄着一边儿的暖香炉子,那女子见她醒了,微微转过身来,同她有些僵硬局促地行了个礼,然后将暖香炉子的盖子给盖好,便抬脚转身离开了。

    倒是好像还有几分怕慕云墨的样子。

    且看着那姑娘的模样,慕云墨微微动了动眸子,身姿绰约,行礼的动作有几分诡异,不过确实有些并不像是东楚的人。

    看着姑娘有几分匆匆出去的模样,慕云墨坐起身子来,却并没有追出去,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处,倒是并没感觉着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异样,只是应当是躺太久了,有几分僵硬的难受,其余倒是并没有什么,慕云墨微微叹了口气,眸子深处划过一道暗芒,事情倒是比她想象中得顺利许多,甚至是比她预想中的要更加简单一些。

    那天趁着京城暴乱,南絮摔了出去,她便也刻意将自己的暗卫给支了出去,趁着那一片混乱之际,她也紧接着就被人打晕掳走了,后来应当是还给她喂了不少yào的,所以她才会昏睡了这么久,一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慕云墨放下揉按着自己眉心处的手,也不知道南絮如今怎么样了,南絮本来身子就弱,之前受的伤,体内里头难免是落了暗疾,是需要一直静养着的,那么一摔,她可是亲眼见着南絮吐血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暗疾之上更添新伤了,但是想来王府里头师父还在,应当是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思及此,慕云墨才渐渐放下了几分忧心,只是鼻尖却忍不住轻轻耸了耸,本来微微舒展几分的眉头当即就又猛地蹙紧了起来,顺着那股微妙的味道,慕云墨的视线最后落在了那个暖香炉子上,鼻子动了动,细细分辨了一下里头的成分,唔,这倒是都是极好的料子配出来的软筋散。

    慕云墨下意识抚了下自己的肚子,幸好这软筋散有只是些让人没什么太大气力的效果,不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

    这儿有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但是她还能如此安稳地在这里,睡着时好像也没听见过什么多么大的动静儿,想必肯定是没人找过来的。锦衣卫的人,魔教的人,鬼谷子的人,还有王府底下的亲信,如今想来京兆尹的人也该都出动了,这么些人都没找到这个地方,那也必然是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了。

    而如此隐秘的地方,要北疆公主荣王妃找恐怕还是有些困难的,封白华这人向来谨慎,肯定是不会自己动手的,不然那不就是往别人手里头送证据,如此排除一番,那定然就是那位北疆的圣女尊者,在相府里头能安然潜伏这么多年的莲曼的手段了。

    慕云墨微微活动了下自己的腿脚,感受到僵硬悉数退去,然后慢慢站起身来,确认自己能走得稳之后,才走到窗前,抬手将窗户给打开来,往外头一瞧,这才发现是一片漆黑,只有天边细微处有些鱼肚泛白之色,应当是快日出了,也正是这么一点光亮,也才不至于是让外头彻底黑暗,不过倒是十分寂静,出了奇的寂静,就连那小虫蛙鸣之声也都没有,寂静得让人忍不住有些心慌了。

    慕云墨瞟了眼边儿上连锁都没有上的小门儿,刚才那个丫头就是从这儿出去的,慕云墨微微挑了挑眉头,却是一点想要试试往外走的心思都没有,几乎是想都不用想,慕云墨都能知道,她只消是刚刚把房门推开,也不等她能把一只脚迈出去,只怕就是周围瞬间就能有不少高手跳出来,拦住她的去路。莲曼抓她能花这么多心思,这守住她的手段和法子想来也是会更加的缜密,再者,慕云墨也是自己想要进来的,又逃什么呢?

    她如今所要做的,无非是安静等着就是了,其她的,顺水推舟就是了。

    将眼下的处境都想了个透彻,慕云墨也安下心来,甚至是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角有几分似扬非扬的弧度,动了两步,这也才是觉着肚子里头有些空了,她自从十五进宫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她既然是被掳过来的,昏睡之际肯定是没人会刻意去喂她吃食的,而且又昏睡了这么久,宫宴上的东西向来也都是吃不了几口的,此刻就是慕云墨自己不饿,肚子里头的孩子有该是饿了,闹有该是闹脾气了。

    应该是想到孩子,慕云墨眸子里的情绪也软和了几分,刚是想要开口喊方才那个丫头,就听着门被打开的声音,那丫头端着一个挺大的托盘,上头是些清粥小菜,做得并不算是多么精致,甚至是瞧着还有些粗糙,丫头将托盘放在了厅堂中央的小圆桌上,同慕云墨点头示意了夏尔,砖头就走了。

    这丫头也太冷清了些,慕云墨如今是xìng子也被养得活泼了些,当即也是觉着有几分无趣地撇撇嘴,但是还是怪顺着坐了过去,端着粥碗就开始喝了起来。

    她既然是被掳了来,北疆的人,还有封白华自然是想要拿她做筹码为难封江清的,在此之前自然也不会敢为难她的,定然也是得好生伺候着她的,只是慕云墨到底是有些吃习惯了王府里头那些精心准备的膳食,若是搁在以前没有怀有身子的时候,倒是也就罢了,慕云墨自己一个人也并不觉着什么,关键便是还有肚子里头的孩子,孩子猛地换了吃食,也是忍不住想要闹脾气的。

    慕云墨刚是吃了两口,还想着倒是许久没有碰过如此清淡的白粥了,换换胃口也是好的,然后当即便是觉着肚子里头一阵恶心涌了上来,犯上喉咙,这股感觉来得太过突然猛烈,慕云墨当即也是一甩手中的勺子,就扶着桌子,仰头在一边儿,干呕了起来。

    刚是扶着桌子干呕着,门“砰的”一声就被推了开来,方才那个丫头婢女猛地就冲了进来,面上还带着十足的紧张,似乎是害怕慕云墨要使什么yīn谋诡计逃跑一样,她脸上的警惕和怀疑太过明显,冲进来之后,就站在一边儿,极是犹豫惶恐地看着慕云墨,却依旧没有说话。

    看了看那丫头的神情,慕云墨当即也明白了过来,只怕是这丫头提前已经都被吩咐过了,无非是说她很是yīn险狡诈诡计多端,让她务必要小心,所以如今她这幅模样,落在这丫头眼睛里,只怕是以为她又在想什么法子,要逃出去。

    慕云墨这就是有些无奈地心里头长叹出一口气,这可就是全然在污蔑她了,慕云墨皱了皱眉头,“你的主子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我还怀着孩子,这是再自然不过的反应了,所以,你能不能别愣着,也先替我去倒杯水来,我想要漱漱口。”

    听到慕云墨的话,那丫头就是忍不住得愣怔了一下,但是依旧没有说话。

    慕云墨忍不住蹙起了眉头,莫非这丫头还是个不能说话的?是个哑巴?莲曼竟然是警惕她,已经警惕得这么狠了吗?该不会还是个聋子吧?那是不是她方才说的话,她都没听见,但是看着丫头的面色也不像啊,慕云墨顿了顿,继续道,“去重新做一桌饭菜来吧,换个口味的,去吧,就算是你们主子知道了,也会同意的。”

    丫头这就又愣怔了一下,但是最后还是点点头,走了出去。

    待是那丫头走了出去,慕云墨才强行压着那股恶心反胃的感觉,转身坐回了床榻边儿上,微微低头的瞬间,脸上露出几分疲惫来,慕云墨扶了扶自己的小肚子,心里头暗暗道,宝贝,你可要乖一些,这里现在四面八方都是人的,娘亲若是稍微露出些不对劲儿来,就会被人抓住把柄的,你父王现在在边疆也不知道如何了,父王保护娘亲和你,咱们也能一起保护父王的,是不是?

    慕云墨心中凝了凝,似乎是已经能想到边疆的封江清若是知晓她这么做,肯定不知道该如何生气了,慕云墨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慕云墨的目光已经恢复如常,丫头也又端进来了温水来。

    慕云墨身上的衣裳倒是没被换下去,这宫装里三层外三层的,实在是很好藏东西,慕云墨顺着在自己袖子里头摸了摸,不知是从哪儿摸出一个小玉瓶儿来,那小玉瓶儿比一般的小玉瓶儿还要小上许多,慕云墨从里头倒出一颗小yào丸儿来,就着水服下了,然后随手将小玉瓶儿摆在了一边儿的花架上,倒是也不惹人注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求书帮】m.qiushubang.com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